双创周·深圳|泡沫褪去了,创业成常态

2017-09-19 06:47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时代周报记者 陆璐 实习生 张硕 发自深圳

9月15日,第三届全国双创周深圳会场开幕。 “那个场面从没见过,基本上人挨人,挤都挤不进去。”董霞回忆起去年全国双创周深圳主场开幕时的情景。她是深圳勇艺达机器人有限公司的市场经理,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会场参观了十几家创业公司,并摸了勇艺达的机器人“小勇”的头。这款机器人在当届现场就卖出400多台。

今年不太一样。全国双创周主场从深圳换到了上海,深圳分会场的地点也从深圳湾创业大街换到了会展中心8、9号馆。同期展出的,还有2017珠宝博览会和美食博览会。相比去年超过50万和前年27万的参观人次,场面略显冷清。

双创周已举办到第三届。2015年全国双创周正值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不久。如今三年过去,人们对口号早已不再陌生。同时经过三年沉淀,无论创客空间和项目,还是政府的扶持政策,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过热”之后逐渐进入“常态化”。

泡沫正在退去。这点在深圳表现得尤为明显。

创业成为一门生意

8月15日,创业黑马在深交所创业板正式挂牌上市,首发1700万新股,成为国内第一家创业服务领域的上市公司,此后连封20个涨停板。

这家公司比竞争者更早发现了“创业服务”这门生意。尽管2008年成立时团队仅十几人,但创业黑马在几年间迅速发展成一个集创业辅导培训、公关推广、社交等为一体的创业孵化器。

看中这门生意的不只是创业黑马。在第三届深圳创客周的主会场,众创空间和众创平台数量占参展主体总量超过1/2。

“送水的人比淘金的人还要多。”一位深圳创投圈人士这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将创业和创业服务分别比喻成“淘金”与“送水”。无论是办工商登记、孵化器招租、孵化器代理、法律服务和公司咨询,都可以成为一门生意。2014年成立的快法务,是全国首家专注创业法律服务的网站。三年间已服务过37000客户,注册了72000个商标。 “这个市场确实非常大。”快法务深圳分公司的销售经理侯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表示创业人群最多时,是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这一年国务院连续公布了推动“双创”的《指导意见》和《若干政策措施意见》,之后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政策,支持“双创”及众创空间发展并提出一系列政令化目标。一时间创业成为流行。

2016年快法务成立深圳分部,侯鹏从北京转战深圳。“泡沫的确存在。”但侯鹏觉得相比2015年底,现在算是稳定下来了。“氛围也挺好,大家一般有个明确的想法,相对理性一些。”据他估计,2015年第一波创业浪潮中诞生的创业项目,至多有两成活了下来。全国各地竞相冒出的孵化器和创业空间是这把“虚火”的重要组成。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6创新创业白皮书》显示,仅2014—2015年间,国内众创空间数量已从50余家发展到2300余家,增长46倍。到2016年底,这个数量已经超过4000家。“有段时间甚至孵化器比创业项目还要多。”柴火创客空间运营总监Lili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成立于2011年的柴火创客空间是深圳第一家、全国第二家创客空间,曾因2015年李克强总理到此考察而名声大噪。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创业泡沫已经退去。松禾创新孵化器运营工作人员李莹认为2017年无人机、机器人和VR创业项目已不再流行,人工智能和基因测序成为大热门。“扎进这两个领域的创业项目不计其数,泡沫正在挤出,未来还会继续挤。”李莹表示。

去虚火和洗牌同步

全国工业设计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封昌红认为,经过几年大浪淘沙,如今在深圳能生存下来的创客空间,可能都找到了自己的模式。

柴火正在打造升级版。在相比同业更早完成用户和资本积累之后,主要服务“专业创客”的柴火造物中心(x.factory)已在今年3月启动用户内测。“‘专业创客’一方面要求他的软硬件开发技能很强,还要求有具体在做的项目,不能是很虚的那种。”Lili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比柴火创客空间仍作为对接公众的窗口,造物中心提供的服务将更加聚焦和垂直。目的是打造一个开放工厂,帮助专业创客快速实现产品的从“0”到“1”。

硬蛋科技2017年同样面临调整。“因为AR非常火爆,从今年开始公司重点在AR领域做更多的技术和资源积累,同时也会为项目提供资本对接的渠道。”硬蛋科技公关麦丽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因为不能在资金和供应链上为项目提供有力支持,大多数仅提供办公空间和工商注册、创业培训的孵化器在2016年面临洗牌和升级。促成这一局面的最直接原因是,深圳政府在这一年收紧了孵化器扶持申请标准。

2015年,深圳市科技企业孵化器的扶持审批在基础条件上提出的硬性要求是,孵化场地不低于3000平方米,以及在孵企业孵化数量在10家以上。到了2017年,科技企业孵化器项目的申请条件在原来基础上增加了7项。不仅要求孵化场地的使用率超过75%,对在孵企业的行业领域和知识产权也有了明确规定。最严格的一条是,在申报之前孵化器运营时间至少满一年,申请成功后三年内不得搬离。

“最后一条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李莹这样表示。很多在服务资源上不具备核心优势的孵化器因为入驻率太低而不得不关门。去年至今,包括孔雀机构在内的一些南山区创业孵化器明星项目,也因过度依赖“租金”而倒闭。

创投机构同样面临转型。专注早期风投的松禾资本2015年起涉足企业服务领域,与深港产学研联合成立松禾创新孵化器。之所以这样做,李莹解释,一是为了方便集中做投后服务,二是“好的项目变挑了”。云天励飞就是被资本追逐的科技型项目之一。这家专注于动态人像识别系统的公司不久前刚完成A轮融资,如今已成为深圳的明星项目。龙岗区公安局是云天励飞的第一个客户。“以前的三抢案件基本上都没办法破,有了这套系统以后,龙岗90%以上的‘三抢’案件都可以告破,100%走失人员24小时可以找回。”云天励飞首席市场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政策升级

2013年两会新闻发布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公布了一组数据。“这3年多来,每天平均有4万个以上市场主体注册登记,那就相当于每年新增1000多万个。”具体到深圳,2016年新登记商事主体超过56万户,南山区新增23046户企业,同比增长53.1%。 “双创”在拉动就业方面的作用明显。

2015年3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要在全国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在各地制定的政令化目标中,创业服务平台数量成为重要指标。

类似情况在深圳亦不例外。2015年首届全国双创周期间,深圳市发布《深圳市促进创客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及其他相关政策,计划2017年全市开设200个创客空间。深圳的创业扶持政策在2016年开始有所调整。一方面政府提高了孵化器相关扶持的申请门槛,同时将重点逐渐从平台扶持转移到项目扶持。从人才政策、项目审核等方面提供精准支持。

前述云天励飞首席市场官对这一点感受颇深。

如今已成为明星项目的云天励飞有时会被政府邀请参加一些创新产业园的政策讨论。“从融资到运营、人才保护、税收和用地政策,能明显感觉扶持政策越来越细化。”她说。

几天前,深圳市科创委主任梁永生在本届创客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深圳的双创扶持举措正在从仅仅支持创客空间向整个创客活动的全链条转变。“现在的政策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从资金、人才引进到空间提供、工业设计、制模打样、开源软硬件、小批量生产、知识产权、运营保护、创客教育等各个层面,覆盖了整个创客活动全链条。” “深圳的优势是宽松的创业氛围和完整的产业链。”封昌红评价。但目前还算不上完美。封昌红认为,深圳的创业环境在全国走在最前列,但从整个创新的阶段来讲,中国目前还处在初期发展阶段,未来还需要爬坡。“所以创客周开放了很多活动让孩子们参加,因为未来的创新者一定是今天的孩子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