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被踩,BAT瓜分天下,互联网创业者凭什么颠覆未来?

2017-09-19 13:32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馒头商学院”(ID:mantousxy),作者 徐昊,《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作者,腾讯大学专家;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整理自徐昊老师在「馒头商学院X腾讯大学」2017开学大课上的演讲:《互联网重构世界的四个阶段》。

人类走过了农业革命、工业时代,已经开始进入互联网时代,我们面临的最大机遇就是(移动)互联网。


互联网时代,中国公司有了与全球公司竞争的历史机遇,今天全球互联网排名前十位的公司中,有四家是中国公司。

腾讯也因此有了与世界有同台竞争的机遇。自上市以来十年多股票涨了458倍,还有34倍的分红。腾讯的成长路线,正是这个时代机遇下的完美表现。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大背景之下,我们认知互联网的方式发生了四个阶段的变化。


在互联网的第一阶段,人们认为互联网只是一种新的媒体,其中最主要的变化是信息从单向变为双向。从以前中心化的传播,变成了今天扁平化多中心的传播。

在这种背景下,企业跟用户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虽然所有的传统行业喊用户是上帝,但是本质上他们是为人民币服务。例如:之前的摩托罗拉公司,卖了几百万个手机,但是用户之间是孤立的,他们改变不了摩托罗拉。


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这个现象发生了变化。所有的用户不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形成连接,产生价值。

所以今天如果一个企业发生了问题,用户中只要有几十人连在一起,在网上发出声音,这个企业就扛不住。如果有上万人,这个企业就要面临巨大的公关危机,甚至走向死亡。

互联网认知第一阶段的行业趋势实际上就是打打杀杀。在大多数人眼里,互联网的故事就是今天网上谁和谁开始对骂,谁和谁进行了收购,其实外行人都是看热闹。

实际上打打杀杀的背后都是有目的地进行圈地。

这些年下来,腾讯圈住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百度圈住人和信息的关系,阿里圈住人和商品的关系,腾讯圈住人和游戏的关系。


最后只剩下服务还没有被瓜分。所以今天的战争主要是围绕服务展开的。

这种竞争延续了PC时代的一个老思想:入口的竞争。

PC时代,我们已经很熟练这种竞争方式,所以一进入手机时代,经验丰富的互联网人在过去五六年之内就把手机上所有的入口全部抢了。

当然互联网人的思维很活跃的,当PC、手机入口被抢后,他们马上就想还有什么端可以抢?于是就有了智能电视端,这里主要是乐视和小米的竞争。

还有更大的端,那就是车。车其实是更大的手机,可以把人装进去。因此围绕车端的争夺这些年逐渐开始。


在2015年又出现一个机遇,可穿戴智能终端。我们曾预计可穿戴设备是新的端,但是实际上这个端的效应并没有产生。因为它更像是手机的延伸、手机的外挂,它实际上没有产生端的效应。

那么下一个端在哪儿?

2016年,新的端出现了,这就是VR/AR。初期,VR出现了井喷式的发展,但2016年下半年就有人开始踩它了。VR技术还不成熟,被炒作得过早了,后期我们更看好AR。

想要颠覆BAT,一定也是下一个端出现的时候,才会有大的机遇。

其实互联网人抢入口的时候,不只是端,还会抢管和云。

管道是大家熟悉的三大运营商。不过在争夺的缝隙中,有一个新事物诞生了——WiFi的万能钥匙,它抢的是WiFi的入口,它并没有造网,但是它解决网上WiFi密码的问题。

这给我们又一个思路,互联网颠覆传统世界,从来不是跟传统世界直接发生关系,而是重构它的产业链。

除了管道我们还看到云,除了中国的腾讯云、阿里云在抢这样一个大的市场,世界上也在争夺云的大市场。

云、管、端的争夺只是互联网对信息入口争夺的一种方式。在入口级的创业机遇,已经变得越来越少或者几乎没有。

当然如果你有实力像谷歌一样,那就还有机会。谷歌在做一个针对所有设备的万能操作系统,只有这样的级别才有抢入口的机会。

不过互联网人抢的东西无非都在线上:游戏、搜索、广告、视频,这四类分占了上百亿的市场分额。但是上百亿这样的市场规模跟传统市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互联网人在瓜分线上之后,一定走向线下,这是必然的。

当互联网杀回到现实世界,就进入认知互联网的第二阶段。


在第二阶段,我们开始认识到互联网除了能够传播之外,原来还是一个销售工具。当我们从线上的入口之争杀到线下之后,发现入口之争只是PC时代的遗留产物,而场景之争才是一个新的领域。

围绕吃、住、行、游、购、学、医,互联网公司虽然冲到了线下,却没有直接抢线下的份额——我们杀入到农业,从来没有跟农民比谁的大米种得好;我们杀进餐饮领域,没有比谁开餐馆开的好。

互联网杀向实体行业的时候,采取的方式是重新再构产业链,把产业价值重新分配。

当O2O出现的时候,或者说互联网杀到线下的时候,第一大场景就是电商场景。这里就不详讲了。但电商的基础是支付,如果没有支付,电商的场景不会是今天的景象。

移动支付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核心竞争之一,中国大量的O2O服务更是受益移动支付。所以互联网杀到线下之前,首先解决了支付的场景。

人们认知这个场景的时候,不管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企业公司,彼此之间都想从线上杀到线下,从线下杀到线上,但其实两种文化的差距真的很大。


在互联网公司大家讲创新能力,本质上其实是开源意识,互联网公司没有守江山的意识,更多是打江山,所以能看到更大的场景。

但是传统行业的人是在红海里竞争,所有的打法大家都知道,拼的就是谁用更低的成本把这个事情做成,这是节流的意识。

在场景之争的时候,市场上的机遇层出不穷,吃、住、行、游、购、娱、金融、医疗、教育……BAT已经无法像抢入口的时候圈住整个行业。

因此互联网可以带来更多的创业机遇,不是入口的机遇,而是场景的机遇。

创业公司产生更大的机会都是来自场景。这是我们认知互联网的第二阶段。

2016年4月份的时候,腾讯有一个创业营,这个创业营面试过程中,我两天半的时间看了53个项目,其中有12个是SaaS,一看到SaaS这样的概念我马上意识到,人们认知互联网已经进入到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是供应链的互联网化。而SaaS就是这个时代典型的标志物,这是一个分水岭。在之前,更多是开源,进入第三阶段的时候,SaaS其实是节流。

从开源到节流,也将从公众的视线转向企业内。因此2016年下半年,大家不再炒作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这个概念。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的价值变弱,其实恰恰相反,对于创业者和实战者来说,真正的机会来临了,因为他们有了更多的2B的机会,而2B市场是不可能被垄断的。

其实SaaS不是新的概念,在传统的企业管理中早就有CRM和ERP,但是为什么今天的SaaS比这两个简单,却能带来这样的冲击效果?这是理念的不同。

之前所有的SaaS设计都是站在管理者的视角,只做企业内部管理,企业和用户之间有明确的边界。所以CRM、ERP只能是管理工具。

但是现在的SaaS不是管理视角,而是服务视角。

今天SaaS软件可以把QQ、微信的这些信息直接导入后台企业管理的软件,它是为企业用户进行服务的软件,这些服务一次性打通从用户端到企业端的内部管理流程。

这样的变化让SaaS看上去比ERP和CRM简单,但价值却大于之前的企业内部管理。于是另外一个趋势产生了:小企业面对企业巨头时也能有话语权了。

传统世界里,小企业无法跟企业巨头竞争,SAAS让小企业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与大企业竞争的实力。

这就是SaaS带来的第三个阶段。

关于互联网前三阶段的信息,其实在网上找各种文章都可以看到。但是为什么看了那么多文章,你还是不知道互联网到底怎么做?

这是因为互联网和传统行业最大区别不在于外表,而在于第四阶段:价值链。

我2000年加入摩托罗拉,最早做网络出身,我目睹了网络结构从最开始的树状结构变为扁平结构。这些简单的技术结构开始深入社会的各个环节,整个社会被打成扁平化。

媒介传播扁平化了,思维和学习的方式扁平化,人际关系也变得扁平。大家说的组织扁平化并不准确,当人多了组织不可能保持扁平化。

但组织沟通必须扁平化,环境变化太快,信息沟通必须快速,越级沟通和交流是保持沟通流畅的必须动作。

而在商业模式上,平台的出现就是把传统的线性产业链打成扁平的网状。这就是扁平再次发酵,进入到产业链化的过程。

这样一个大的环境下,一家公司已经不足以在行业中形成足够的垄断,所有的关系不再是绝对的管理关系,而是有合作的生态关系。对于腾讯这样的公司,我们已经进入生态之争。

但是在认知互联网的第四阶段,最大的变化还在于人。

中国整体社会停留在马斯洛需求的第二项,但是互联网人已经进入第四项,甚至部分人进入第五项。

从“本我时代”进入“自我时代”,原先的管控模式必须变成自驱的激励模式,如果没有这样的认知,你的企业转型一定会跟不上。

6年前我从摩托罗拉加入腾讯的时候,受到巨大冲击。因为从行为到价值观,我和腾讯完全不一样。

举个例子,我描述摩托罗拉时会用:“精准的模糊”来形容。我们足够职业,不管是写邮件还是做表格,都一丝不苟按照标准来。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为运营商(客户)服务,不是为用户服务。

在用户对象的定位上,这个大的方向模糊,我们精准地走向了模糊。这就是为什么摩托罗拉这样的企业,管理很成熟,很职业,最终还是在转型中出局。

在描述腾讯时,我会用:“模糊的精准”来形容。腾讯人做事的方法、做事的流程不确定,什么事都敢想,不受过去的约束,感觉一片混乱,完全没有像摩托罗拉一样严格的标准化。

但不管做什么,腾讯永远都是为用户服务的,它是精准地为用户服务;虽然过程和方法都是模糊的,但目标是精准的。

如果今天,让我来面试六年前的自己,我会拒绝。

一个人转型已经很难,企业家要带着团队转型就更难。但是转型的关键还是你对这个行业要有真实的认知。不是商业模式,而是人的思维,才是转型中最大的痛点。

也许你还处“如何适应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焦虑时期,那就需要快速变化了,因为人工世界正向我们走来,人类将生活在:物理世界、虚拟(心理)世界和人工世界,组成的三重世界之中。上世纪50年代,波普尔的三重世界的预言已经走向了我们。

在快速变幻的时代大背景下,我们都是摸象的盲人,在你没摸懂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

人类生活向数字化智能时代的全面的迁徙是一个时代性的人类课题,和不可阻止的人类命运。

无论你远离它,还是沉浸其中,

你的身影都在这场伟大的迁徙洪流中,

超越人类经验的大迁徙温暖而无情地开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