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进报道 | VR明星创企Upload官司接近尾声,“性狂欢”却仍未停止

2017-09-19 16:1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注:本文作者为 DAVID STREITFELD,外媒科技专栏作家。文章是发生在VR明星创企Upload中的一起性骚扰案件的后续调查。在作者的观点中,硅谷如今的风气恶劣,本应该获得关注的性骚扰案件逐渐被人遗忘,“受害者”依旧处于劣势,“施暴者”则依旧逍遥法外。

在Upload,狂欢好似无休无止。

这家创企以推广虚拟现实起家,很快成为行业的娱乐活动和新闻中心,举办了数百场活动。参加活动的都是年轻人,渴望交际。他们拿着自己的演示稿,觥筹交错,把酒言欢。

自由散漫的狂欢不止出现在夜晚的派对上,Upload办公室深受这一文化的影响。“猖獗的性行为和暗示,营造了令人无法忍受的环境”,该公司员工Elizabeth Scott这样形容。Scott现已辞职,并在5月提起了法律诉讼。

Scott透露,Upload专门腾出一个房间,鼓励员工之间互相发生关系。这个房间里有一张床,大家称之为绳艺房间。男员工会在绳艺房间里和别人发生关系,这是对工作场所的侮辱,是非常不合适的。员工们经常会在绳艺房间里发现内衣内裤和安全套包装。男员工经常谈论女员工让他们欲火中烧,没法专心工作。作为公司的数字媒体经理,Scott曾在今年3月向上司投诉过这种糟糕的环境和其他问题,后来却被辞退。

15upload6-master315

图:Elizabeth Scott

Upload两位联合创始人Will Mason和Taylor Freeman之前的回应是:“我们不能直接评价正在审判中的案件。我们想说的是,员工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也是公司能够成功的唯一原因。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正向的VR/AR社区,公司文化同样如此。我们有信心向世人展示公司对待员工的态度,很遗憾有了这起事件,但相信我们作为领导者的行为也能够因此得以体现。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可言的。”

然而到上周五,两人却一把扯下之前正人君子的面具,表示,“我们让大家失望了,非常抱歉。”

眼下的硅谷,堪称性骚扰和性别歧视故事高产地。就在上周,借贷创企Social Finance的首席执行官因被指控有不合适的性行为而辞职,Upload事件也顺理成章再次受到关注。Scott在上诉文件中说,有一次在圣何塞参加大会的时候,Freeman想要和别人做爱,把她从房间里赶了出去。

如果说这些指控内容已经让人瞠目结舌,那该诉讼的结果更会让人惊掉下巴。

相对于那些被公司赶出门,名声一落千丈的风投资本家,Upload却并未因公共关系而受到多少影响。Freeman和Mason仍然稳坐自己的位置,投资人也没有撤资的意思,狂欢还在继续,只不过动静可能稍微收敛了一些。

无论是Upload,还是Scott,双方都有达成妥协的动因。Upload可以说这些问题都是过去的事情,而26岁的Scott无需经历庭审,也可以赢得胜利。

在Scott提交诉讼不久,Upload至少6人先后辞职,但均保持静默(在顶峰时期,该公司拥有20-25名员工)。在采访中,两位离职员工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描述,但不愿意透露姓名。

15upload2-superJumbo

图:Upload在旧金山的办公室

“很多人害怕和媒体打交道。”另一位前员工Danny Bittman说道。为表示对Scott的支持,Bittman上周在《Medium》上专门发了一篇文章。

“我们对当时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感到害怕。”

在Facebook和其他论坛的私密小组中,虚拟现实行业的喧闹也一直未停止。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却不会说出来。

知名播客节目Voice of VR的主播Kent Bye说:“人们私下都会猜Upload的指控是真实的。或者反过来,这些指控太疯狂,可以被忽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想公开讨论这些事情,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前途。”

在我们进行过的24起采访中,即便是那些对Upload抱有期望的人也认为,这家公司的管理层都是年轻、不成熟的男性,手上钱一大把,根本不知道该怎样控制自己的权力。

事实上,许多硅谷创企都是这样,只是有些公司逐渐成熟,其他公司直到被逼无奈才终于有所行动。比如Uber,今年因性骚扰丑闻开除20多名员工,顶层管理团队大换血。

Upload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心,因为他们的核心产品就是“派对”。硅谷创企一向的做派是,赚不赚钱不要紧,吸引到全世界的目标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工作和娱乐之间的界限往往比较模糊,甚至完全被擦去。

在Scott提出诉讼之后,绳艺房间成了Upload的形象代表。知情人士透露,色情网站Kink.com的员工前来参加Upload的派对,离开的时候深深叹了口气。

“这家公司缺乏正确的领导来培养健康的工作环境,投资人也没有积极行使他们的监督权。”Bye说,“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直接面对,而这,是任何人都没有考虑的。”

15upload5-superJumbo

科技的新开始

Upload成立于2014年,当时创业者——其中许多为女性——纷纷涌入虚拟现实行业。人们相信,这一年轻的行业拥有巨大潜能,只要你发展速度够快,遇到“贵人”,就可以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那么,怎样遇到贵人呢?来Upload就对了。这家公司的三位创始人(其中一位已经退出)都在25岁左右,活力满满,创意多多,只是没有多少资历。Freeman在自己的简历上写的是:背包走遍欧洲,自由用户体验设计师。

在担任Upload董事长之前,Mason是佛罗里达州一家设计工作室的实习生。2014年,Mason毕业于佛罗里达州史丹森大学,2015年在Change.org上发起在线请愿,要求将学校首位女董事长Wendy Libby免职。这一请愿活动并未获得多少支持。

虽然Upload的目标不甚明确,但这家公司自成立之后还是受到了许多欢迎。他们很快完成125万美元融资,其中最知名的早期投资人为Joe Kraus,硅谷老牌投资人,现就职于Alphabet旗下风投机构谷歌风投。Kraus自掏2.5万美元投资了Upload,同时据说也是公司的顾问之一。在整理这篇报道时,Kraus拒绝接受采访。

Upload的其他投资人还有,来自中国的盛大集团,在该公司第二轮融资中投入450万美元;日本手机游戏公司Colopl,在Upload的董事会中,只有Colopl的Shintaro Yamakami非Upload本公司员工。Shintaro Yamakami的发言人表示,他目前“正在减少参与公共关系活动”。盛大集团发言人也表示,“我们没有任何评论。”

Scott毕业于埃默里大学,大学期间曾担任性攻击防范群组组长,2016年4月加入Upload。Scott拒绝接受采访,她的母亲Jenny Scott说,“Elizabeth在成长过程中,遭遇过几次威胁人身安全的事件,这也培养了她分辨是非的能力。”

Scott在Facebook主页上是这样形容自己的:小个子,时髦活泼,金发,要么接受,要么离开。之前在Upload,她负责管理公司文案团队发布在Facebook、推特、领英、Snapchat、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内容,和软件工程师打好关系等。在诉讼文件中,Scott说自己的工作还不止这些:公司女员工被要求进行所谓的“女性任务”,包括打扫卫生等。公司要求她们像“妈妈”一样,男员工有问题就要去帮忙。

Scott所描绘的场景,即反映了所谓的男性文化,在碰撞之下,虚拟现实带给我们的新鲜感消失了。但就在Scott提起诉讼的几个月前,类似情况已经发生。

Magic Leap——一家深受谷歌及其他知名投资人喜爱的创企,在今年2月被一名女性高尚法庭,称为争取对女性更友好的多元工作环境,她被公司给开除了。

这位女性叫做Tannen Campbell,从法院文件中我们看到,Campbell要求公司“承认企业文化中存在的厌女倾向”,这一倾向已经威胁到公司生存。此外,Campbell还指控公司存在性别歧视和报复行为,Magic Leap均予以否认。这起案件于5月达成妥协。

放眼整个科技行业,性骚扰似乎是根深蒂固的行为。斯坦福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生Chole Hart表示,虽然相关调查研究多属故事,也比较碎片化,但在她和女性工程师的27起深度采访中,这一话题经常被提及。

Hart透露,2/3的女性都经历过非意愿的性骚扰,比如咸猪手或被偷亲,或听到令自己不舒服的词句。1/3的女性表示,同事的男员工会对她们表达单向的爱意。

Hart的采访,加上其他调查都显示出,硅谷在这方面“50年如一日”,随着越来越多年轻女性加入,性骚扰现象甚至变本加厉。

一些年轻女性表示,她们本身就没对硅谷抱太多期望。虚拟现实开发人员Amanda Joan表示,Scott在诉讼中提到的“厌女倾向和淫秽文化”在硅谷根本司空见惯,就好像马路一定会堵车,房租一定不会低一样。

“如果我要抗议所有存在此类文化和行为的公司(公开或私下),那留给我的退路就非常有限了。”Joan上个月在领英上发文这样说道,“老实说,除非我们搬到神奇女侠出生的亚马逊天堂岛,否则这种事情不可能全部消失。”

15upload4-superJumbo

“喧闹文化”

在加入Upload大约11个月以后,Scott向上司汇报了办公室环境、同工不同酬、杂事过多等问题,随后却被开除。

这些事发生在今年3月,但是Freeman和Mason刚被福布斯提名为“30位30岁以下创业新星”。

在这一切成功的背后,Upload的女员工却被看作“房间里的糖果”。

“Upload的文化是喧闹的文化,兄弟文化,”另一位前员工Greg Gopman在采访中说道,“虚拟现实热潮不减,Upload鼓吹的力度谁也比不了。在行业内,大家热衷参加他们的活动,给自己吸引关注。他们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直到有一天有人把他们曝光。”

Scott在诉讼文件中提到了现年33岁的Gopman。在文件中我们还看到,Upload的其他男员工常常吹嘘自己“拒绝套安全套”,以及“和1000多人上过床”这样的事情。

说到自己被Scott点名,Gopman很不高兴。“如果哪天我要结婚,怎么解释这些事情?”对于Gopman这位已经离职的员工的回答,Upload拒绝置评。

在一次采访中,Upload首席执行官Freeman表示,公司正在向前看。他得到的教训是,员工需要更多地表达自己,尤其是发生问题的时候,员工需要有人倾听他们的抱怨。

“如果当初我们公开沟通这些问题,很多事情就可以得到避免了。”Freeman说,“作为一家创企,一旦你拥有超过5名员工,男女混杂,就需要聘请外部HR。当你对公司心怀担忧,却没有人倾诉的时候,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Freeman还补充说,“经历过这些事,我们公司现在非常强大。”

至于Scott,她现在在一家相机公司工作。她告诉朋友说,她和许多虚拟现实公司进行了无数面试,但当他们发现她把上任雇主告上法庭之后,这些公司无一例外拒绝了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