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gy 创始人:我搞 AR 结果当了炮灰,就剩下这点经验你们听不听?

2017-09-30 15:31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David Hyman是AR创业公司Blin.gy的创始人,曾经公司拿到了VC的投资,积累100多万用户。但是这些用户来了又走了,保留率比较低。因为没有现金支撑,公司无以为继,只好寻求出售。可惜没有VC愿意接盘,Blin.gy只能“死亡”。让我们听听David Hyman从失败中学到了什么经验。

Blin.gy生存了一段时间,不是很长,在短暂的一生中Bilin.gy积累了100多万下载量,如果你的年龄不到10-13岁,可能不知道Blin.gy。现在你再也看不到它了。为什么?因为我的移动AR创业公司失败了。只要汲取教授,你的公司也许可以避免失败。

最初的努力

最早我们推出一个名叫Chosen的App,Blin.gy是它的一个试点项目,Chosen的目标是将演艺比赛游戏化。你可以将它想像成“移动《美国偶像》平台”,让观众成为评委。

虽然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建设Chosen,还借助Ellen Degeneres(她持有一些股份,将我们的App放进自己的节目)宣传产品,掌握了丰富的用户数据,可以深入理解App哪一部分管用。

从早期发展看,有一点相当明显:如果用户以表演者的身份使用App,他们留下来的概率比观众或者评委高很多。事实上,SnapChat和Musical.ly也是一样的:我们的文明似乎天生就具备这样的特性,大家喜欢用移动工具表达自我、分享。

我深信应该将观众变成评委,我们挥霍手上的金钱,试图完成目标,这样做风险很高,如果改进自我表现工具,为表演者创造更好的体验,风险会小很多。

下面就是我从Chosen学到的经验:

——先要确保自己拥有一个应用,能够留下很多用户,在此之前,不要想着抛弃股份,不要想着向某些很有前景的东西投资。如果不能让用户留下来,即使安装量很高也没有任何意义。

——用你的全部精力寻找办法留下用户,速度要快。尽可能少买一些用户,只要获得最少的必要数据就可以拿到满意的统计信息,为未来增长提供参考。如果用户安装程序之后第二天有超过40%的人返回,如果安装的用户在30天之后的随便哪一天还有超过20%返回,那就说明你的App正在健康成长。如果数字低于目标,那就要小心啦。

——不要迷信名人效应,也不要指望与大型分销者合作会有什么帮助。对于品牌建设者来说,这些合作有用,如果只是直接营销者,希望用户安装App,效果会大打折扣。名人、分销合作伙伴的影响越大,想将它们的追随者转化过来就会越难。

转移

改进自我表现工具,这就是我们想走的路,我们已经知道了,最终孕育出一个新构想:向AR应用取经,用面部侦测和追踪技术显示视觉特效(例如,给你一张有趣的兔子脸,或者抛出彩虹呕吐物)。不过这些应用是将数字层叠加在现实之上,我们的方法更新奇更独特,将现实叠加在数字层上。

用户选择背景,我们可以实时将用户叠加在背景层上,需要的设备只是手机。老实说,要达成目标相当困难。人脸变形工具只需要捕捉眼、鼻、嘴的大致形状,我们的技术不一样,要准确知道人体相对于背景的清晰边缘在哪里,没有绿屏很难做到。项目得到了现有投资者的支持,他们相信团队会成功,再次追加投资。

没过多久,我们就达到了基本要求。不过要让产品良好运行相当困难。开始以为只要几周,然后延长到几个月。我一次又一次将原型产品拿给女儿用,女儿老是回应说“不够好”。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一种过渡办法,让用户站在单色墙壁前,这样才能将用户与背景区分。只有通过这种办法用户才能从视频中找到比较好的体验。

要说服孩子们多走一步相当困难。我担心产品无法腾飞。手上的现金只能支撑4个月,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将产品推向市场,赢得世人的关注,寻找VC。有没有压力?当然有,很大。

我从Blin.gy预发布产品学到一条教训:

——与你的预期相比,每一件事耗费的时间都会长一倍。如果你没有办法让工程师以2倍的速度工作,没有将进入市场、更新换代的时间加进去,那就不要冒进。

产品发布之前,我们的工程师取得突破。他们学了一些机器学习速成课程,用谷歌Tensorflow训练了一个AI引擎。我们将孩子请过来,让他们站在绿屏面前,训练算法,最终我们几乎开发出轻量级推理引擎,可以用手机图形处理器完成运算。我们需要几周——也可能是几个月——时间优化,但是没有时间啊。我们不得不推出产品,引入过渡办法。

我们渴望自己的产品能留住大量用户,从早期日独立活跃用户的增长情况看,产品天生具有病毒特性和很强的粘性。随后,我们与Musical.ly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合作,他们同意创建“blin.gies”,上传到Musical.ly,与自己的海量追随者分享。

居然奏效了!应用的安装量超过100万,每次安装的成本不到0.10美元。视频完美指向最最匹配的观众。相对于Instagram、YouTube,Musical.ly达人的影响力被严重低估。Musical.ly不许嵌入外部链接(比如程序店链接),能得到这样的转化率算是相当惊人的。所有用户会在视频中看到我们的水印,转而安装我们的App。

用户数的确在增加,但是没多久我们就碰到了麻烦。临时背景侦测法不受欢迎,如果没有这一步,用户看到的视频质量不好。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用户保留率打大折扣。我们希望日返回率达到40%,实际只有25%。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拉锯战

看看银行帐户,现金只能支撑60天,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一名VC投资。别无选择,只能向风投社区寻找投资者,带上并不漂亮的用户保留数据和不成熟的产品。我们向他们推销说,以后会用更好的技术提高保留率,我们只能这样说——一旦机器学习技术得以完善,产品像“魔法”一样跑起来,那时保留率就会提高。

我组织了18次VC会议,每一次都很难。大家的反馈让人目瞪口呆,结论基本一致:“技术与愿景相当不错,但是如何让它变成平台呢?”

一次又一次,似乎这些VC全都拥有一样的群蜂思维。我们说Instagram和Musical.ly最开始时也是工具,但最终变成了平台。他们反驳说:“只有少数工具变成平台,大多没成功。你们怎么成功?”我们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我们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很痛苦,但必须走:出售技术和(或)团队。希望出售能收回成本。根据18次会议的结果,我们重构了销售模式,使之适应潜在收购者。

世界上许多深受人们喜爱的科技公司都参与谈判。有一家公司特别感兴趣,它让我们为它们制作原型产品,用我们的机器学习技术制作,一次又一次修改,逼我们达到更高的标准,以此证明产品在进步。

我们一次又一次收到消息,说公司将会被收购。特拉维夫的工程师飞出去,接受拷问,一问就是一周。我们与潜在收购者开了20多次会,情况不错,我们会被收购。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想冷静,想克制,但是忍不住。我还告诉特拉维夫团队,不要在加州寻找住处。与此同时,我开始做起白日梦。

风向突变,一周之后,潜在收购者发了一款邮件,说不收购了,没有给出原因。现在银行的钱只能支撑2周了。这些钱足以支付被裁员工的工资和遣散费。游戏结束了。

最后的教训:

——时时检查自己的预期,确保头脑清醒。如果预期不切实际就会受伤。有人认为钱到了银行帐户就安全了,不是的,我们曾遇到一名投资人,他的钱都打进来了,结果还是撤资了。

——对自己所做的事保持高度的信心,这样你才能撑到最后。困难之大不言而喻,只有当你朝着愿意全面冲刺时,才能撑过去。我对自己的愿景不太坚定。

攀登高峰却从未登顶,无疑是一件憾事。不过付出巨大的心血之后你会成为一个更有耐力的人,希望你能拥有新的愿景,站在更高的地方看到更清晰的远方。你的内心也会更坚强。有时,失败之痛能转化为动力,帮助你迎接下一次挑战。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wlh/my-mobile-ar-start-up-died-so-yours-doesnt-have-to-77ffc04ed64d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