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深度】VR公司如何玩跨界?MindMaze都要进军好莱坞了

2017-10-10 17:16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说到AR-VR行业中的独角兽企业,可能大多数人会想到那个估值接近60亿美元,还要藏着掖着不露面的Magic Leap,阿里领投的背景,以及累计13亿美元的巨额融资让其光环加身。相比之下,另一家估值突破10亿美元的VR独角兽——MindMaze则要低调得多。

有趣的是,虽然MindMaze在拓展VR业务时十分具有“突破性”,旗下面向B端的产品或多或少也投入了实际应用,但投资人对它们的期望却不在虚拟现实领域。

x1.jpg

(MindMaze在OSVR上装了8个”面捕”传感器)

2015年,MindMaze发布了一款名为“MindLeap”的VR游戏系统,却因脑机输入功能获得瑞士政府拨款在内的850万美元投资。除此之外,它们与OSVR合作推出的“Mask方案”,也是由于出色的面部捕捉功能被著名影星莱昂纳多相中:“这有可能成为未来媒体和娱乐发展的驱动力量。”

依托自己在神经科技和医学方面的经验,源起VR业务的MindMaze打了一手“跨界好牌”。公司创始人Tej Tadi索性将错就错,开始和好莱坞工作室以及硬件厂商讨论技术授权,最终将和相关的电影工作室达成动捕和面捕合作。

不难发现,许多VR企业都有跨界的可能。

VR行业的“神经科技”公司,或许是马斯克最大的敌人

今年3月份,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成立了一个名为“Neuralink”的公司,并宣布要开展脑内植入脑接口技术的研发,就此他还阐释了一番愿景,想要把人类大脑变成能与AI系统媲美的“设备”。无论是寻求廉价火箭发射方案的Space X,还是想在美国大地之下凿出一个城市的Boring,奇思妙想的马斯克总是在干与时代不相符的事。

x4.jpg

(马斯克将Neuralink当做巫师的“蓝帽子”)

然而,这次他可能稍稍晚了一步。 

就在Neuralink成立的几个月后,一家名为“Neurable”的初创企业在SIGGRAPH大会(计算机图形图像特别兴趣小组)上,展出了能够使用大脑控制的VR游戏。与马斯克宣扬的“神经织网”有所不同,Neurable则是通过“外置贴片”为HTC Vive打造控制接口,玩家不需要任何操纵杆就能移动游戏中的物体。

相比之下,Neurable所用的脑电图描记器(EEG)技术并不罕见,消费级设备甚至可以将成本控制在三位数之内,通过信号降噪和数据积累也能有效的解决延迟问题,这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显然是个更靠谱的选择。它们对于技术的成熟度似乎很有信心,脑机控制的“完整版游戏”计划在明年就能发售。

x2.jpg

(Neurable的脑机接口,看起来还有些笨重)

尽管Neurable没有像MindMaze那样大肆拓展其它领域,但公司的技术模板倒是引发了一波大脑输入热潮——外置脑机接口在输入时同样可能大有所为。近几个月内出现了不少与之类似的技术,Reardon试图通过肌肉信号和弹力带代替鼠标和键盘,奥地利格拉茨科技大学(TU Graz)则用脑机界面来创作音乐。

从头显做起的FOVE,却成了颇具竞争力的眼动追踪公司

FOVE早在2014年时就被微软创投加速器相中,但真正引起市场兴趣还是在隔年的SXSW大会上,公司CEO小岛优花(Yuka Kojima)彼时在用蹩脚的日式英文介绍旗下产品——一款融合了眼动追踪技术的VR头显。

眼动追踪其实不是个新鲜事了,SMI自1991年起就开始深耕这个领域。从FOVE头显的原理来看,它们显然也参考了老前辈“眼动仪”的经验,主要通过红外光源来检测眼镜、瞳孔和角膜反射,能够将精确度缩小在1°以内。不过,此前与欧司朗合作打造的集成系统倒是彰显了一定的独立性。 

从某种程度来说,FOVE引发了一场硅谷斗争,眼动追踪公司一时之间成为了互联网巨擘眼中的香饽饽。

x3.jpg

(FOVE团队,来源:Business Insider)

谷歌去年10月时收购了眼动追踪公司Eyefluence,随即获得包括UI交互、生物识别在内的18项可用专利。Facebook几乎在同一时间买下The EyeTribe,并为Oculus的功能拓展做准备。而到了今年6月份,苹果也将老牌的SMI收入囊中。

实际上,SMI年初时才开发出VR内容相关的眼动追踪Demo,而且还是在Gear VR和ARM的帮助之下。FOVE至少在这个领域持有一定优势,小岛优花自然有着更大的野心。

“我们最大的技术挑战是满足所有人需求,包括眼镜和非眼镜用户,以及老人和小孩”,FOVE战略总监Jim Preston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想法,他们目前正在和投资人进行商讨,FOVE的眼动追踪技术很有可能融入其它产品。

不难发现,由于VR开发涉及到许多不成熟技术的应用,在阴差阳错之下,以技术为驱动的VR企业往往在某些新兴领域走得更远。这并非是一件坏事,在资本撤离VR行业的当下,它们需要更多的收入来源以维持生计。而退一万步来说,这也比换个平台炒炒IP的“跨界”要强太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