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毁了谷歌眼镜,现在终于因为性骚扰丑闻毁了自己

2017-10-25 15:1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继Harvey Weinstein爆出性侵丑闻之后,硅谷著名科技博主Robert Scoble退出了技术咨询行业,原因是——此前他承认曾在技术行业中对女性进行性骚扰。

他在咨询公司的合伙人Shel Israel在自己FaceBook上写到,除了退出Transformation Group LLC外,Scoble还计划取消今年剩余时间内的所有公共活动,去参加互诫协会并咨询精神科医生来解决他「严重且麻烦的个人问题」。

10.25丑闻2

图为 Robert Scoble

 对于Scoble的恶习的揭露始于上周,记者Quinn Norton在Medium上发文指责Scoble,称他在O'Reilly Media「2010年初」举办的年度Foo Camp会议期间,暗中摸了她的胸部并抓了她的臀部

 01.毫无征兆

 她说,她看到Scoble醉醺醺地与一个喝醉的女人(不是他的妻子)调情。「然后,毫无征兆地,Scoble就转向了我,」Norton写道,「我感觉到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胸部上,他的胳膊探出去抓着我的屁股。Scoble的体型比我大得多,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力把他推开。」

「我抽出一只手并用手掌从下面敲击他的下巴,想把他打回去。这一下起作用了,他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Norton写道。

在Norton发文之后,又有其他女性站了出来,包括他之前的同事Michelle Greer,她告诉另一家科技媒体BuzzFeed说,2010年他们共同供职于Rackspace时,Scoble在酒店的酒吧骚扰了她。

10.25丑闻3

 02.其他硅谷案例

 Scoble事件是硅谷最新一轮的性骚扰风波。今年夏天,风险投资家Dave McClure和Justin Caldbeck也因为卷入类似事件而不得不辞职回家。

曾帮助500个创业公司启动的McClure在一篇名为《很抱歉,我是个混蛋》的文章中公开道歉,随后辞职。投资公司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Caldbeck也因The Information上的一篇文章离开了公司,文章中六位女性都指控他有性骚扰行为。他的骚扰行为包括在桌子下面触摸以及讨厌的深夜短信等。为此他也做了公开道歉。

在Scoble遭到指控之前,《纽约时报》和《纽约客》都报道了电影大亨Harvey Weinstein的多次潜规则性骚扰和袭击事件。Weinstein现在正面临着七起刑事案件的调查。

10.25丑闻4

图为 Harvey Weinstein

 在Weinstein对付这些指控的同时,Scoble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

「我做了一些非常非常伤害女性的事,我感到很羞愧。」Scoble周五在《今日美国》的采访中说道,「我做了很多事情想要弥补,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事情会败露。」

他在咨询公司的合伙人Shel Israel表示,他对这起事件感到很惊讶。「是的,我确实见过他喝得酩酊大醉,但并不是最近。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他对女性有不当行为。如果我看见了,我一定会制止他,」Israel写道。

但是Israel说Scoble告诉他这些指控是「大部分都是真的」。

 

 03.这个「大嘴巴」曾毁了谷歌眼镜

 Scoble居住在半月湾,在2003年到2006年期间成为了微软的一名科技博主。他因为自己的博客Scobleizer而成为了科技界一些人眼中的名人。他还曾在Fast Company担任视频博客,也曾在Rackspace开发创业公司和新技术。

除了解除与他的咨询合作关系之外,涉及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VR/AR)相关的协会昨日还将他从顾问委员会的名单中移除了出去。该协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组织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骚扰,并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其实,Scoble在业内一贯以大嘴巴著称,早在iPhone 8/iPhone X发布之前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就到处在嚷嚷这些手机和AR相关的各种内幕。并且经常出席各种公开场合,宣扬苹果会出AR眼镜。

最终他的一些话得到了证实,但更多的所谓「内幕」沦为空谈,比如iPhone 8/X并不是他口中神乎其神的一块「纯玻璃手机」,苹果也没有推出眼镜,CEO库克甚至直言「能做出优质AR眼镜的技术还不存在」。

此外,Scoble最让人诟病的,恐怕就是曾经靠自己的影响力间接「葬送」了谷歌眼镜了。

谷歌眼镜是在2013年推出、被寄予厚望的一款产品,那个时候甚至还没有对公众宣扬AR这一概念——这款产品是轻量、单目的智能眼镜,可以让用户获得导航、温度等一些生活中必备的信息,还能拍摄视频。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设计。

然而,由于眼镜录视频和举着个手机不一样,前者更加隐蔽,因此谷歌眼镜的隐私性一直饱受质疑。很多公共场所禁止佩戴谷歌眼镜的人进入,甚至针对戴谷歌眼镜的人出了一个专门的名词来形容——「Glasshole」(眼镜混蛋)。

而Scoble这位老兄可能是太喜欢这款产品了。无论到哪都戴着它走,甚至洗澡时也不忘给自己来张自拍——这也是Scoble和谷歌眼镜最为臭名昭著的一张照片。Scoble因其影响力,彻底把戴谷歌眼镜的人和「GEEK」「NERD」这种类似「非主流」的东西挂上了钩。连时任谷歌CEO的拉里·佩奇也公开向Scoble表示:「Robert,我真的不是很喜欢这张出浴的照片。」

谷歌眼镜最终逃不开失败的命运,可以说,而加速谷歌眼镜死亡的,正是最喜欢它的Scoble。谷歌眼镜的失利,也被不少媒体解读为谷歌虽大力研发AR相关底层软件,却迟迟不涉足眼睛类产品的伤疤。乃至Snapchat今年宣布推出能录制视频的「智能墨镜」时,外媒TechCrunch还担心它会不会步谷歌眼镜的后尘,沦为又一个「GEEK的玩物」。

好在,谷歌眼镜今年又复活了,谷歌把它彻底变成了一个面向企业的B端产品。据说在工业领域很受欢迎。而当年「自我毁之」的Scoble如今因为性丑闻惹祸上身,自身难保,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能迎来洗白的一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