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步也是一大步,快来听听这几位大咖畅谈VR2.0时代,绝对前瞻!

2017-10-28 00:1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10月27日,由清华经管学院创业者加速器和青亭网联合主办、清亭基地承办第12期青亭线下沙龙《VR/AR爆发临界点》走进深圳,在深圳南山区清亭基地顺利举行。

参加VR圆桌讨论环节的嘉宾有: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3Glasses CEO王洁、脑穿越VR创始人黄庄、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亮、量子视觉CEO张聪、深圳纬目创始人栗明。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305 

VR圆桌讨论环节,上述六位行业大咖针对圆桌主题《VR2.0时代的发展路径》各自分享了不同的观点和对行业的思考。以下是各位嘉宾演讲内容的整理:

VR2.0时代

圆桌主题是VR2.0时代,刚刚过去可以说是VR1.0时代。深耕VR行业这几年,大家都积累不少经验教训。那有没有这种情况,大家之前没有看好的,或者是行业内普遍看好的东西,结果最好被证明是失败的?

“说实话,我觉得昨天拿到你这个题想了一个晚上,我没有想出一个行业是我认为去年很火爆,但是今年失败了的。”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说道。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415

 

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  李晶

为什么这样讲?只是有些行业,大家对它刚开始保有期望值非常高,觉得它可能在2016年或者2017年突然爆了,但是可能没有达到大家的期望值。但是我不认为一个行业的应用现在就宣判失败了,虽然黄总说社交不做了,但是他“洗脑”非常成功,因为梁总还在和我谈VR社交的事。

所以我认为有些行业只是没有到来,例如社交,可能现在有一些技术瓶颈,有一些场景,或者是一些基础的东西还没有达到,所以它还没有到来。但是我相信未来VR/AR一定会是一个平台级的东西,一定是一个能够像现在的手机这样,成为一个器官性产品的产品,它在任何行业都应该有非常好的,很广阔的应用,会渗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我认为只是时间点的问题,它一定会在每一个行业里面发挥它的价值和作用。

“天时地利人和,任何事情要成功必须有这三个基本因素,我们是否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对此,3Glasses CEO王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454

3Glasses CEO  王洁

这是一个关键要素。刚才讲到所有应用场景,在未来都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这个实现的时间到底是一两年,还是两三年、三四年、五十年的问题。

所以就需要这个过程中我们把节踩得足够准,或者比友商犯的错更少。但是我明确的说在未来两三年形成爆款没可能,但是小康水平绝对有可能,否则我们怎么活?

要想达到一个大的产业规模,就像我们做硬件为主导的平台一样,我们到底把自己选择在哪个市场空间?HTC希望做极致体验,这也是我们公司的诉求,希望更多人享受VR的美好,这就意味着,那些能离消费者使用最高的,可能不是最好的参数,但是是性价比最高的。例如华强北出品的手机盒子,难道没有价值?必然有价值。线下体验在2014年、2015年刚开始推出的时候确实不好,但是给了新的市场空间,让我们找到了新的破局的点。

这个问题从小的方面来说,3Glasses在整个圈里面有一个特别的事情,所有硬件厂基本都做移动端,3Glasses在不具备大的后台的前提条件之下,靠自有资金或者早期初期融资成本之下,我们没有去做移动端,是因为还是回到那句话,移动端是一个可以的产品,但是因为体验量级没有到。

很多人问我,如果你做移动端,量应该会更多。而且对于你们的研发成本,这个技术应该不是问题,为什么你们不做?因为我们在深圳,华强北离得如此之近,很多厂商说你们可能做个手机盒子给我吗?可能做得更好。我们挣扎过,这是我们路径选择上摇摆的点,但是最后还是选择未来的VR一定是越小,越轻,越薄,但是需要时间。但是两年前我们能做?不符合这时候公司的价值观。并不是不做,只是不够符合条件而已。所以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选择,在这个时候的VR如何选择。

然后,深圳纬目创始人栗明发表了他的看法。我尝试从技术的角度看一下刚才大家所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从宏观来看,会发现今天所用到的所有电子产品,比如说我们的手机、电脑,家里用到的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它们都会经历一个从最早出现是在什么地方,基本都是在军事领域,之后会进入到科研,之后会进入到工业,之后会进入到商业,再之后才会进入到消费级领域。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20

深圳纬目创始人  栗明

大家仔细想一想,我们身边的电子产品都是按照这样的路径发展过来的,没有例外。没有例外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技术在迭代和发展过程中,需要融合进更多的元素,不可能一下子达到90或者95分。现在我们看VR,现在发展很吸引人,所以前两年消费者觉得我们到了下一个时代,但是他们在工业或者商业细分场景下有应用吗?没有。比如说当年电脑的普及,有在许多细分场景下做生产工具的应用吗?是有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VR/AR厂商会发现真正的市场机会是在具体场景下的具体应用,也就是我们所说场景应用。

这才符合技术的发展规律。对于消费者而言,我们所购买的很多电子产品,很多时候不是生产工具,是消费产品,带给我们方便和娱乐。但是当这个产品在商业和工业领域的时候,是被当作生产工具来使用的。在这个时候,你只需要帮助我解决我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够了,至于长得大一些、丑一些、贵一些、笨一些没有关系,因为这些不是重点,我要的是解决某一个单一问题。

大家都是作为消费者,我们设想一下,当我买一部手机的时候考虑的因素有那些?要足够轻、薄,调性符合某一个年龄段的,就像大学生不会买华为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在消费端能够真正开始起量的产品,一是在底层的软件和硬件充分成熟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爆发,而这个成熟就是由不同的细分场景、领域,上游的产业链中,从软件到硬件大家不停的分工打磨,逐步来的。从我们的角度将,这个过程未来一定会到来,但是这条路径还是从专业场景入手,在目前阶段会更有效一些。

脑穿越VR创始人黄庄的表示,有句话说颜值越高,责任越大。我先回答一下我们不做社交的问题。还是要说明一下,当时我们申请进入HTC的时候,说的故事就是讲社交,可是我们也的确发现时机未到。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30

 

脑穿越VR创始人  黄庄

引用习大大说的话不忘初心,我们还是相信VR社交非常有前景,但是不是今年,明年,因为它的基础量没有达到,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我有一个感想,大部分在座的朋友是做VR/AR的,我们恰恰是做VR/AR的,在别人聊的时候,真的应该把VR踩在脚底下。为什么?当我看到微软说要进入VR行业,他们把VR头盔定位成一个东西,告诉各位一个听起来很没价值的东西,就是鼠标、键盘。为什么要在战术上很重视他们,可是在战略上贬低他们?它的机会很大。

人类是贪婪的,5寸可以走来走去的屏幕和360度诬陷屏的大小,人类希望有更多的信息来冲击它。可是并不是觉得这个东西行就一定能够成功。这个时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踩对时间点。我是第三次创业,最核心的教训是时间点要踩对,早了是炮灰,晚上赶不及。这个时间点如何能看准?我要和各位说的是,这很难,但是在最好的时间点,垂直行业里面找到一个对的场景,大家要相信VR这个东西会继续下去就要活着,活着就有机会。

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亮表示,我看了标题是临界,感觉很乐观,感觉像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我同意黄总说的,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我们希望是后天,VR/AR能够成熟。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44

 

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  刘亮

整个方面是一个大的系统,不是某一块,某一一个点,不是腾讯想做平台就能做起来,不是厂商想做8K、10K就能做起来,这是一个整个系统。但是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做大系统的人,例如脸书、高通、谷歌,这些所谓的行业巨头都在做这方面的投入。所以未来一定是美好的。大部分人都会高估产业点爆发三五年内的效果,但是会低估十年后的影响。VR/AR就是这样。再说回我们做VR的环节,在我看来这条路要走得非常远,所谓的VR相机,90%市面上的相机都是全景相机,和真正的交互、做漫游、采集技术还相隔十万八千里。

大家冷静下来,有不同的平台拿了投资人的钱,不要好高骛远,要实实在在。我们有很多高大上的算法,但是怎么样能够踏踏实实的把技术、工作重点放在VR/AR核心点上?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能够看到冲破向前的东西,有一个积累,这只需要时间,只要有时间就一定能够爆发。

量子视觉CEO张聪认为,这个问题实际问的就是2015-217年失败案例是什么。第一,影像级或者视级的VR电影产业在这个时间点并不是很成立的一件事情。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56

量子视觉CEO  张聪

我说得可能很实际,比如前段时间的停产的产品,我们很赞同时间点的问题,我们就讲2016年、2017年、或者明年。例如OZO产品的停产,我们也做类似的产品,目前我们没有竞品了,央视他们采购这些东西只有量子视觉的产品。短期看这是好事,但是长期看并不特别乐观,因为他们教育了很长时间的市场,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每年的展会都花了很多钱教育市场。没有他们的引领,2017年、2018年都不是非常大的时机。

还有最低端的VR影像至少在这两年不成立,就是VR盒子以及非常low的VR全景相机,现在我们也在做全景直播,但是非常LOW的成本大约在一二百元的全景相机,包括成本在几十元的VR盒子,去年是很大的量,今年是急速下滑。应该怎么做,大家都有自己的套路,否则大家都不会坐在这里,肯定有走自己的路。我自己的回答,这两方面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好的技术发展,至于以后肯定有技术是对的,我只是说目前的事。

VR垂直领域现状如何?

李晶表示,酷开的VR现在主要做的B端方向有两个,一个是教育,一个是广电。2016年,我刚开始成立这个事业部的时候,就和别人不太一样。第一个一体机我们定位是做B端,因为当时大多数人都讲2C,说2B的人很少。我一直是在做电视机、手机这样的消费类产品,比较清楚到底消费者需要的是什么东西,一个这样的产品到底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我当时认为短期内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所以当时我们的产品有很多设计是针对2B的场景,现在看来我们做的准备是对的。

下半年,我们开始向教育方向去做,包括现在的广电行业。我认为我们的选择一个是看这个行业到底有没有可能性或者价值,另一个选择,不是认为教育好做,或者广电好做,市场广大。其实教育这个行业特点非常鲜明,渠道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认为VR或者AR这个产品,在目前的状态下不是来颠覆这个行业的,只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增强一部分的体验,能让孩子们有不同的体验,那么它一定要按照这个行业的游戏准则和标准去玩。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635

王洁表示,这是个互联网建设的过程,让我想到2014年我们做这个产业升级的过程,特别像。道理大家都明白,这里有几个点。第一,目前真正有钱的传统行业,互联网不管多大的大咖,最后是被房地产给救了或者并了。何况是现在初期的VR阶段,和传统行业相比都是刚刚开始。既然这个行业需要钱,那个行业有钱,那么找有钱的给我们买单。很多人很好奇,我从2002年开始做VR,很多人说你做什么VR,怎么能活下来?我之前的12年没有融资,5万元起家为什么能够活下来?我知道两个行业不用我买单,一个房地产,一个政府。2002-2012年,为什么只有他们为我买单?因为他们有钱,政府愿意为新技术投入,愿意为你的研发去做投入。还有房地产,那么多房地产有钱大佬,不敢说所有都是土豪,确实有一部分思想先富裕起来的人,愿意尝试新技术解决他的问题。

这两个行业演进了十几年,很多人都是VR+房地产是锦上添花,是不能赚钱的概念,对不起,它确实能赚钱。很多人只说做表面的功课,例如展示、换个壁纸等等。还有一个例子,不是做房子,做外销,貌似概念很好,逻辑很通,但是外销盘最多只是具备广告效益,诱导你去现场,最终还是现场教育。

如果没有传统行业积累的创新公司怎么来做?这类公司在中国80-90%的规模是有的,只有5-20人。他们就是年轻,优势是创造力,没有任何历史负担,没有传统产业的负担,就是天马行空。我知道那个逻辑,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对置身做定位,教育是3Glasses也在做的,但是我们不去一线服务学校。因为一个项目从看到你的东西,到发改委定资金,项目招投标,很正常,我们做政府项目5年收不回钱也很正常。

3Glasses的教育方面做什么?提供VR最专业技术,帮助做教育渠道的公司,我们作丙方,做产品培养,有硬件,有系统支撑。这两者需要结合,但是很难让一个人全部都懂。我之前的懂也是因为花了十几年才学会的。所以对于创意,一定不要只局限于我看到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545

作为新兴产业,或者没有传统产业特别背景的人来说,没有办法和别人PK专业,你PK的只有自己的专业。第一是向传统产业要钱,第二是新兴的小朋友们想做传统行业,去向这些前辈们做配合。第三,3Glasses的教育在公司的贡献价值非常小,一个学校买30台、50台头盔给我多少钱,还不够给他们发工资。但是这个行业一定要做,未来很好,我们要守住。但是那我们的钱从哪里来?这时候真的需要企业经营者具备胡思乱想的能力,但是这个胡思乱想要能落地。

栗明表示,第一我们是做底层技术,第二我们也做完整产品,第三页把产品做到了行业当中。这个过程中,谈一谈我们自己的体会和经验,甚至还有反思。

对于行业应用而言,有个很重要的特点,这些客户会有自己非常特殊的需求,不是很通用的需求。但是在这时候,他了解自己的需求,不了解什么是VR。这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鸿沟,这个过程中需要我们具备更强的产品化能力,通过更多和这个行业的沟通去沟通了解,挖掘出他的需求,甚至找到一些他自己没有发现的需求,并且很好的把他的需求通过产品的方式定义出来,这是切入行业很重要的第一步。 第二步,要为他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第三个点,坦率的讲可能相对偏产业链。例如中国的眼科医院和我们都有合作,大牛的眼科医生和我们都很熟悉,甚至很多人会主导找过来说,你们产品还能做什么,我们愿意和你合作。但是相对长远而言,这可能会把我们导向完全另外的一条路径。坦率的讲,这也是我们现在一直思考,不断去尝试摸索的点。说出来给大家一起分享。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431

黄庄:主持人应该可以感觉到,深圳的圆桌会谈谈的很俗,就是钱,奔着钱去,北京就不这么说话,就讲流量。在北京讲圆桌,就是讲用户多大,有多少用户数。在这里不是,有钱,哪里有钱哪里去。我稍微说一下,其实一开始我们是奔着2C去的,因为从北方过来,是高大上的。

未来活下来,我在做2B,可是我自己心里有一个很明确的界限,这是所谓的“4P理论”,从最小的钱可以做生意,到最上面可以做规范。假如我们看好VR这个行业,在2B来讲,对某些人来讲是最终的归宿,对某些人来讲是路径。这个过程中要积累很多这个领域相关的东西,可是你是横着积累还是垂直积累,要看个人的顺序。所以要先把这个架构理顺。

刘亮表示,现在VR/AR行业中,我们做底层技术的人怎么样和公司进行融合?这也困扰了我很长时间。你想把一个低端的运用场景想透,在VR这里确实比较难。我们是乙方,他们对VR技术的了解太远,很多东西需要你手把手去教。例如最简单的东西,张聪做10K,我们做8K,和欧美企业进行了接触,包括好的制作人等等,我们关系都不错。最后你发现想做VR的时候,他们对于VR的叙事方式很困惑。几十年下来,我们在传统视频领域里面看到的各种各样的特写,在VR中没有这样的功能,不适用。

张聪表示,我们是作为一种工具或者器械解决方案商,但是这种工具和解决方案必须要找到行业应用和行业落地的点。我们没有经验,我是学术出来的,不知道行业有什么需求,那就好好的和人家聊,例如我五次找梁总,他不理我,我就再聊第六次。这些事情是我们要好好去做的事情。现在以VR来讲,或者OZO为什么做不下去,就是做得高高在上,就是搞好莱坞的制作,没有必要。要和行业好好聊下去,找到他们的需求和应用点,深度去解决,这件事情才能深度给这个行业带来一定的契机。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745

价格战是否对行业产生不良影响?

在深圳这边,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很多公司都把一体机的价格向很低的方向压,例如我们有产品在两千元,深圳还有很多中低端,但是现在所有的公司都是199美元,爱奇艺也出了相同价格的产品。我们会担心一种情况,现在还没有怎么着,C端也没有起量,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大家已经开始在打价格战,把厂家的利润率压得很低。从短期来看,某一个公司凭借可以的质量和价格卖得比较多,但是从长久来讲,是否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一个损伤呢?

对此,李晶表示,我想讲的是丛林法则,我们有的时候讲这句话感觉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我们怕吗?说实话一体机方面我们卖得最贵,4599,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放在那里。

你说是否怕有那么多低价冲击进来?一方面是怕的。但是我认为是好事情,我们经常听到某个竞争对手,例如HTC出一体机了,我说那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这不是和你竞争了吗?就是丛林法则,首先是要是一个森林,并且有生物多样性,我们不希望是在沙漠里面。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制造业,深深的清楚整个产业链、供应链要靠多家企业一起支撑起来的。我特别怕有一天,现在只是马拉松刚开始,非常担心跑着跑着周围的友商不见了,说明我跑错路。如果大家都在一起,这说明生物多样性是存在的。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311

王洁认为,3Glasses的定位和酷开不一样,我们最终面向终端。这个问题要从两个环境来看,第一档这个价格降到是否能让这个市场呈现几何倍的增长?例如能否从全球500万的量变成5000万的量,如果是我我也降,因为这迎来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第二,去年我经常说,国内很多人降价,说王洁卖多少,我比他少300。类似这样的声音经常发生,这也正常,因为各有各的合作客户,客户也会选择不同的产品,进不同的终端。这在我看来就没有价值,因为整个番禺市场的容量一年就是几万台头盔,打到底,全炸单,供应链都在这里。把利润降了,去年卖了1万台,今年卖了1.2万、1.5万,没有意义,还不如把这些建变成更好的服务。因为这时候的还不是百分之百,大家会做一些特别好玩的产品,可能需要的不是少100元、200元,需要的是更好的服务。所以在这里,我很讨厌这种做法。利润率比来就低,把利润率搞没了,最后市场也没有起来,也没有从五千台变成两万台,没有。有些友商通过很低的价格进入了番禺,如果服务没跟上,对不起,最后客户依然不会选择你。

但是,为什么说脸书和HTC,包括我们和微软合作的产品,这个价格我是在最早知道的,定这个价格?因为从499到299、199、49.9、19.9,不同的价格给消费者考虑的时间成本是不一样的。我们了解海外市场,举个例子,在收银口就看,19.9元的,老外都不考虑,拿了就走。但是换成49.9,他们就要考虑一下。

2018年是VR特别爆的点,贵一点的VR,例如两千元以上的,全球不到500万。明年如果达到两千万,能把这个基础量起来,因为我们的体验已经到了一个点,已经可以以相对比较低的成本作出还不错的产品。所有人都希望这个东西起来,低端只是路径,但是不是目标,我们还是到C端。2018年如果通过降价能够把市场炸出一波高潮,就能够循环起来。因为太多定制化,太多我们需要从底层研发的东西。3Glasses的产品为什么没有办法卖得更低?因为我们的成本就在这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809

2018年,我希望所有的VR从业者很好的参与到这个其中来。我对我的财务讲,2018年,我们拼尽全力把所有的钱、资源都砸进去,如果能够把市场砸起来,我们就顺了。如果没有砸起来,钱袋子要勒紧。

大家面对即将过去的2017年,和即将到来的2018年,大咖们有什么话要送上?

李晶:这一年,大家看起来有点疲惫。但是在座的所有人,今天能够来参加这个活动,一定是心中还有梦想的。所以我希望2018年并不是这个行业爆发,而是能够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高速成长,我希望这是一个雨林,能够有更多的产业,更多的产品形态出现,能够生机勃勃的走下去,我们离想到的市场就会越来越近。

王洁:既然我们进入这个行业,就让我们尽情、尽性,拼尽全力的拼一把,这样到了才不会后悔,这是你老了可以讲的最灿烂的一个故事。

栗明:希望我们都能走得更坚定一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