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临界点:VR/AR2.0时代的深圳思考

2017-10-30 19:1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10月27日,由清华经管学院创业者加速器和青亭网联合主办、清亭基地承办的第12期青亭线下沙龙《VR/AR爆发临界点》在深圳南山区举行。

UC截图20171027221236

参加本次活动嘉宾有:广州卓远董事长阳序运、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3GlassesCEO王洁、脑穿越VR创始人黄庄、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亮、量子视觉CEO张聪、深圳纬目创始人栗明、Vive深圳总经理梁浩辉、珑璟光电CEO马国斌、Ximmerse CEO贺杰、0glass CEO苏波、源视感科技CEO周凡。

活动开始,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深圳空间总经理梅秋生致辞并介绍了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深圳空间从「物理空间、创业环境、投融资、大咖导师」等全方位构建创业生态,帮助创业者加速成长。

微信图片_20171028114859

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深圳空间总经理  梅秋生

梅秋生表示,在投资方面,从团队进驻之后,除了加速器相关基金直投,还有一些合作的基金、资金可以进行投资。

  主题演讲   

VR行业收入领先的公司——广州卓远董事长阳序运分享了对VR线下娱乐的思考,这也是阳序运首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观点。

20171027170649-09bbbb5b-me

广州卓远董事长  阳序运

阳序运认为,VR线下娱乐是传统街机娱乐的升级和延展,「随着VR、AR的投资比重不断增大,春天埋下的种子,一定会有秋天的收获。」

「VR技术是街机业复苏或再续辉煌的唯一希望。它对大场地、动感外设的依赖,家庭不能满足或不容易体验到,家庭版本无法替代或超越,这就是它存在的理由。」阳序运认为尽管当下的VR体验受制于佩戴的舒适性、视觉效果、交互硬件的发展,市场遇冷,但它的深度沉浸感、全景自然交互的潜力,符合人们的高品质需要。VR的发展可能如同当年手机的发展轨迹,「当时大哥大的失败,不代表手机没有未来。」

1-1FZ1092H80-L

针对VRAR创业团队,他指出很多团队的死法就是目标设的太远,没有短期目标,弹尽粮绝耗死的。因此,他给创业团队的建议是,「先求生存再求发展,能自我造血是等到春天的关键,袋中有粮心中不慌。」

比如团队可以做些线下的定制单、行业定制单。有些团队目标过于远大,大鱼塘里可能有大鳄,只是大鳄还没到苏醒的时候,大市场最终拼的可能不只是你的技术,而是背后的资本。

QQ截图20171027182548

阳序运透露,目前卓远拥有最大数量的线下体验店,销量遥遥领先,一个月要购买500台头盔。

  VR圆桌    

 

1、深圳企业眼中的VR2.0时代

参加VR圆桌讨论环节的嘉宾有: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3Glasses CEO王洁、脑穿越VR创始人黄庄、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亮、量子视觉CEO张聪、深圳纬目创始人栗明。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305

面对主持人关于当前VR/AR产业发展现状的问题,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直言行业爆发还没有到来,例如社交,现在还有一些技术瓶颈,有一些场景或基础条件还没有成熟。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415

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  李晶 

「我相信VR/AR一定会是下一个计算平台,一定是一个能够像现在的手机一样的产品,它在任何行业都应该有非常好的、很广阔的应用,会渗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只是时间问题,它一定会在每一个行业里面发挥它的价值和作用。」李晶说到。

「天时地利人和,任何事情要想成功必须有这三个基本因素,我们是否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对此,3Glasses CEO王洁这样反问道。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454

3Glasses CEO  王洁

所有应用场景在未来都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这个实现的时间到底是需要一两年,还是两三年、三四年、还是五十年?团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把节点踩得足够准,或者比友商犯的错更少。

王洁认为未来的VR方向,一定是越小,越轻,越薄,但是需要时间,「在未来两三年内形成爆款基本没可能,但是达到小康水平绝对有可能。」

栗明认为VR产业发展跟电子消费品发展路径相似,「手机、电脑,家用电子产品等最早应用到地方基本都是在军事领域,之后会进入到科研领域、工业、再到商业,最后才会进入消费级领域。」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20

深圳纬目创始人  栗明

「未来一定会到来,但是这条路径建议还是先从专业场景入手,在目前阶段会更有效一些。」

脑穿越VR创始人黄庄也认为最核心的是时间点要踩对,「早了是炮灰,晚上赶不及。」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30

脑穿越VR创始人 黄庄

大家要相信VR这个东西会继续下去就要活着,活着就有机会。

黄庄认为VR社交还是很有前景,但不是今年或明年,因为它的基础量没有达到,这件事情不会很快起来。

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刘亮同意黄庄的观点,「VR爆发不会是今天,也不是明天,希望是后天,VR/AR产业能够成熟发展。」

VR是一个大的系统,不是某一块技术,某一个突破点,不是腾讯想做VR平台就能做起来,不是相机厂商想做8K、10K的立体相机,或者华为推传输管道,各自为政就能做起来,这是一个整体的大系统。」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44

看到科技联合创始人  刘亮

量子视觉CEO张聪以OZO停产来判断行业现状,「2017年、2018年都不是非常大的时机,影像级或者影视级的VR电影产业在这个时间点并不成立。」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556

量子视觉CEO  张聪

最低端的VR影像在这两年也不成立,就是VR盒子以及非常low的VR全景相机,「成本大约在一二百元的全景相机,包括成本在几十元的VR盒子,去年是很大的量,今年是急速下滑。」

2.VR商业应用领域现状如何?

李晶表示酷开VR现在主要做的B端方向有两个,教育和广电。下半年,团队开始向教育方向去做,包括广电行业。

「这个行业到底有没有可能性或者价值是团队选择是否进入的标准,另外要结合自身的优势和特点,学会利用之前已经拥有的优势,而不是贸然进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市场。」

王洁介绍3Glasses在教育市场主要提供专业技术,服务做教育渠道的公司,「我们作丙方,有硬件、有系统支撑,两者结合。」

「我们不去一线服务学校。因为一个项目从看到产品、到项目编订预算资金、项目招投标,是一个很复杂、周期很长的流程,有些项目5年收不回钱也很正常。」

栗明认为行业应用有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客户会有自己非常特殊的需求,在这时候,需要创业团队具备很强的产品化能力,通过和这个行业积极沟通,挖掘出行业客户的需求,甚至找到一些他自己没有发现的需求,把客户的需求通过产品的方式定义出来,这是切入行业很重要的一步。

 微信图片_20171028003635

3.价格战是否对行业产生不良影响?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讲的是——丛林法则,这个词往往代表商战中残酷的一面,但是我想说的是,首先我们需要有一片森林,也就是说这个行业需要有多样性的生态。说实话一体机里我们卖得最贵,4599元,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和方法维持这个价格。」对此,李晶谈了自己的想法。

她进一步补充道,因为团队扎根制造业多年,深深明白整个产业链、供应链要靠多家企业一起支撑起来。如果大家都在一起,这个行业会生机盎然,哪怕存在残酷的竞争,也比在沙漠上的生存几率高。

微信图片_20171028004545

「价格降到是否能让这个市场呈现几何倍的增长?例如能否从全球500万的量变成5000万的量,如果是,我也选择降价降,因为这迎来了更大的市场空间。」王洁认为目前打价格战没有意义

利润率本来就低,把利润率搞没了,最后市场也没有起来,也没有从五千台变成两万台。王洁表示还不如把这些利润变成更好的服务,「把利润降下来,去年卖了1万台,今年卖了1.2万台、1.5万台,这没有意义。

  AR圆桌   

参加AR圆桌讨论环节的嘉宾有:Vive深圳总经理梁浩辉、珑璟光电CEO马国斌、Ximmerse CEO贺杰、0glass CEO苏波、源视感科技CEO周凡。

1

1.AR手机太贵,AR眼镜何时能落地?

源视感科技CEO周凡认为目前AR眼镜产品价格居高不下主要原因是在技术底层,「我们努力让自己的成果与一些大学软件学院、国外的研究机构或者实验室接触,但是实用性依然还有距离。」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016

源视感科技CEO  周凡

手机AR到AR头显,整个供应链还是非常不成熟。这其中,头显的复杂程度并不比一个手机要简单。无论是它的软件方面的调试,还是硬件方面的装配,包括硬件各种部件的量产程度单靠手机实现以假乱真的效果还是不行。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127

 珑璟光电CEO  马国斌

珑璟光电CEO马国斌针认为场景单一,功能计算能力弱以及交互方式、显示本身的不成熟让大家与AR眼镜这类产品的希望值产生了距离,消费层面真正的AR产品依然需要等待。

0glass CEO 苏波表示现在市场上90%以上的公司都在做B端,是因为B端可以赚钱产生现金流,很多公司目前都是这样的状况。目前技术的这个发展阶段,所有新技术都是沿着先工业,后商业再消费业的路径发展。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112

0glass CEO  苏波

「用户体验是决定AR眼镜最终能否打入C端的重要问题。价格低、戴得稳、看得清将会是急需解决的基本需求。如何让用户佩戴时长加长,对于内容的体验整体好感提升亦是重中之重。今年1月份,我们和一家企业的CEO做了非常深入的沟通,当谈到如何跳出这样的怪圈时,他的答案是AR眼镜的定位是解决B端行业痛点的良药。」苏波表示。

而对于AR、VR的结合,XimmerseCEO贺杰表示曾与小米、HTC、三星合作,重点在于实现VR/AR设备的轻量化。不断探索加快VR/AR向眼镜形状的快速演进。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104

Ximmerse  贺杰

对于HTC与谷歌在VR一体机方面的合作,Vive深圳总经理梁浩辉表示,目前很多人说的都是在手机上实现的AR,但是对于Vive来讲,还是看重戴在头上的AR的前景。VR/AR只不过是穿透度不一样,VR什么都看不到,但AR还可以看到后面。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046

Vive深圳总经理  梁浩辉

2、AR手机只是过渡产品

「光波导原理的AR眼镜不是终级,但是站在轻薄的角度,最近三年能够可量产的,会是光波导,」马国斌这样讲到,但是通过性能路径优化(例如基于镀膜的或者基于全新光栅等),后期消费者对眼镜的想象将得到满足。

「归根结底,好的AR体验还是不能依靠手机。」周凡也解释道,从手机端角度来看,服务量太多了,可响应部分也很多。广大的开发者应该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在一些特定场景下开发出最适合该应用下的场景。

微信图片_20171027223423

马国斌表示,所谓的高端、低端都是理论,对他来说都是合理的。在这个阶段,从底层交互到应用,应用将会越来越丰富,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从长期来看,最终的产品形态一定会演进。它不仅仅是AR概念,更大概念是解放双手,这和手机类产品相比是更重要的区别。

ARKit、ARCORE的推出,推进了AR发展的步伐。但这并非表明手机AR就是其最终形态。随着AR设备的迭代升级,AR眼镜终究会来到大众面前,而这个时间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遥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