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和AR硬件怎么玩才能不被大公司碾压,ToC市场只是大公司赛道?

2017-11-08 18:11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11月8日,由北京市文资办主办、北京市文投集团承办,青亭网联合承办,北京市文化创新工场协办的 2017首都温床产业投融资项目推荐会之VRAR项目路演推荐会如期在北京歌华开元大酒店举行。

本次路演会议,进行了两场圆桌论坛,邀请到了热门的投资领域人士和之知名VR/AR硬件大咖。其中,参与“VR/AR硬件,要怎么玩才不被大公司碾压?”主题圆桌论坛的嘉宾有:北京耐德佳联合创始人CEO段家喜、Pico副总裁祖昆仑、北京亮亮视野创始人兼CEO吴斐、TPCAST CTO周朝晖。

本场的圆桌论坛,各位大咖对VR和AR硬件市场进行了观点分享,以下是本次圆桌论坛的精彩环节。

微信图片_20171108180903

论坛开始,青亭网联合创始人 王颖就跑出一个现在来看依旧很尖锐的问题:VR和AR硬件怎么玩才能不被大公司碾压,To C市场是不是只有大公司才能玩的赛道?之后,又针对不同行业,不同领域进行展开提问。

北京耐德佳联合创始人CEO段家喜

现场的四个嘉宾中,段家喜是唯一认可这种观点的,不过也仅仅是部分同意。段家喜举例说到,像微软这样的大公司,他们已经拥有成熟的解决方案,依靠Windows 10和各大OEM厂商平台很快就建立了起来。因为他们本身就拥有固定资源,他们有很好的整合能力,这点实际上是大公司的优势。

但对创业者来说有没有绝对的机会进入VR/AR领域?当然有。段家喜再次举例说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当今手机市场品牌前五名,五年前这些人难道不就是巨头吗?是巨头。只不过To C市场不能完全关上这扇门,To C市场无非是回答你做的是说的市场,和你能不能把握住To C里面的差异化市场。

当然,从提供方案到解决硬件,耐得佳也遇到过一些问题。我们这并不是我们自己想往这个方向走,实际上则是应对客户的需求。市面上当然有像功能非常完善,各方面的功能非常强大的MR头显厂商,面向每个行业的应用需求,每个行业都不一样。

例如我们开发的产品,用于帮助弱视人群,帮助他们实现生活自理,过红绿灯、出门上有了很大的改善,不再需要人员陪同。目前有四个合作合作都在进行相关的产品,对于整个社会来讲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无人机领域,起飞时需要两个工作人员来配合操作,一个是用来操作无人机的飞手,另外是来观察显示屏幕的。事实上通过大屏幕的AR提示可以降低工作人员成本,只要一个工作人员可以来解决相应的问题,事实上就提高了人员的工作效率。以上的硬件都是契合行业应用的需求,我们来去配合解决方案去做的,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Pico副总裁祖昆仑

祖昆仑表示,我们必须要心怀梦想,面对现实。今天我们要说的To C市场,游戏规则不是大公司定的。但相对来讲好的消息是所有大的平台没有在培养这个生态,而且大家在所有投资圈里都能达成共识,VR、AR是未来的发展防线这些都没有人怀疑。

再说回Pico,虽然我们推出了一款售价不到1800多元的VR一体机,但这并不是Pico做出来的。可以肯定的是,Pico这款产品肯定不会亏钱卖。这一定是产业链的努力,如果高通西片还卖那么贵,或者屏幕还卖那么贵,我们Pico可肯定就做出不来。

为什么Pico小怪兽VR一体机会给出这个定价(不到1899元人民币),并不是书To C市场马上就爆发了,我觉的这种产品形态应该是最接近于To C市场的产品,我们愿意去用这样的价格和产品去试水。

作为初创企业,首先要保证你能活下来,而且还要说让你所有的投资人能看到你的公司能长大。其实整个VR、AR行业达成公司,2C市场不是明天就能到的。回归到VR、AR技术本质是什么?其实是全景体验。

反思在垂直领域哪些行业对于技术应用是可以成长的,是可复制、有规模的,所以目前的做法是寻找重点行业进行重点培育,能够变成可以扩张的。刚才说到我们1800多元的产品,与其说是C端试水,其实对B端也很有意义,因为B端很多场景也是寻找这种价位的产品。

之前有MR的产品用好几万的去打,现在市场规模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哪些行业、场景最有用的,我们现在是深铺这些行业。刚才有个前提是如何不被大公司碾压,其实要看大场景下哪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但这些不可以做的事情不是说市场太小,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的基因,可能对于他来说没有立刻去扑到这个行业,我们先去扑才会形成。

对于Oculus Go一体机,祖昆仑谈到我们每次在海外的大展Oculus都会有人来交流沟通。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对于市场预期和判断基本相似。另外,像Oculus这样的大平台能够进入对行业都有好处,因为他们有极高的号召力,能培养开发者,建立生态。不过,Oculus如何进入国内还是有一个较大的问题。

对于Oculus Go今后会和小米合作,祖昆仑认为在没有看到产片前,都是空对空在谈。目前,还是有很大的市场和机会。

北京亮亮视野创始人兼CEO吴斐

吴斐对于开头提到的问题有点悲观,这有点像竞赛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士气太低了,希望给大家和行业鼓劲。第一点,VR和AR行业属于一个大周期,刚刚开始,里面的机会太多了。现在就担心巨头把所有的站下来,我觉得这些人都没有仔细观察这些行业。回看历史,今天AR处于一个什么时代?有点像房地产的五通一平,还是一个基础架构构建当中。

借助同行业的一个总裁的一句话:“当你看到机会的时候,机会的窗口已经关闭了。”我觉得AR是存在这样的机会,如果是只想说抱大腿最后会是弃子,我希望在座的创业者不要妄图去做这么低的位置,因为有很多机会是可以在他左步发现的。比如说手机都已经出来,iPhone卖这么火,腾讯没有必要再做一个手机,他去做一个微信,依然占住了手机的入口,我认为应该多从这样的机会去发现。

小公司有什么样的特点?小公司的特点是你可以聚集非常多的人才,在一个点上压强超过一家大企业,大企业如果跟你有通过的压强,他可能已经承受不了这样大规模的人数,所以这是优势。我们的做法是做出了硬件,有后端的服务,真的把我们的硬件加服务提供给客户的时候,发现这其实只是个敲门砖,一下发现了更多的机会,这些机会里边它是在向上长的,并不是又长起一个新的生态,这是非常好的机柜。我们在这里面慢慢的双方走在了一起就成长起来了,如果只是想着说在某一个环节不愿意做甚至不屑于做你去做,其实真的是因为没价值,只有蛋糕大家才会去抢。

在大周期结构下来看,目前AR和VR两个领域就可以分开来看,VR以显示为主,AR更多的是移动场景下的交互,下面我就来谈谈我擅长的AR部分。并且,我们在不断的试错。

我们做了大量用户调研,未来工业用户佩戴AR眼镜时间将超过8小时,同时受限于移动平台需要大量和高度计算,因此我们认为分体式设计将会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通过手机这个体量足够大的设备,大家无需重复购买。

对于产品而言,每一个器件都应该轻,我们是33克,我们的光学模组只有0.4克,让大家戴上能够提示信息,在移动的市场交互更重要的是快速读取信息我们保持了20度,是人眼能够清晰辨别文字的角度。其它方面,我们花了大量的人力和精力,自己也形成了非常多的专利,把所有的协议都写在USB上插到手机上,这就是把我们的产品打通。

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也会和包括产业链、供应链的人去沟通,我相信大家都是在公平的收集信息,观察每一个企业的发展,大家也会做出自己的判断,认为这才是我们希望能够支持的方向。所以在我们的供应链也有像富士康、比亚迪,我们有所有的这些主要核心部件都是iPhone、华为的供应商,因为他们也不希望错过下一个周期。尽管你的量不会像手机,甚至都超不过它一个月的销量,但是它也愿意支持你,因为这是一个大时代的来临。

TPCAST CTO周朝晖

对于创业公司能不能在硬件领域有所作为,周朝晖认为TPCAST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我们有很大的作为。

到今年为止我们发现做的无线的传输技术,我们其实也做了好几年做了类似的事情,但只有接触到VR时发现,PC VR的头盔线是一个痛点,这样我们前几年积累的技术就被用于解决痛点,我们叫“剪刀计划”。

要从硬件从面来讲,我一直不悲观。因此15年前发明了U盘,中国第一次在国际上有了技术型的发明专利,能够被索尼,美国几个大公司采用。15年以前是技术变革的年代,一个新的技术、新的团队,能够掌握一个新的技术就能够有一席之地。

VR行业是沉浸计算表现的产品形态,目前VR头显中的线缆是最大的痛点,找到痛点之后,只要解决好这个痛点,然后你的价格、渠道、品牌其实都不见得很重要,只要把握好质量关,解决好行业痛点的产业是不愁销路的。首批适配于HTC Vive头显的无线套件在HTC官网仅18分钟就售完,也说明了消费者同样任何这样的产品。

基于解决痛点拿到我们的方案、模块、技术原型,然后再找到Facebook、微软,就没有什么门槛。一个中国的创业公司跟行业的巨头去打交道拥有的是什么?拥有的是解决行业痛点的技术方案,这是我们觉得挺有体会的。把我以前积累的一些坏的经验其实都洗掉了,只要是说能解决痛点的,能够有质量的解决痛点,这个事情就不会愁销路,不会愁客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