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牛的VR公司快哭了!被背叛、被围剿后,现在连HTC的小部门都干不过!

2017-11-10 17:21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扎克伯格最近失眠了,

先是脸书被俄罗斯人利用,

再是收购的VR公司半死不活,

两件闹心事双双临门。

Facebook就不说了,

今天给大家说说他收购的这家VR公司,

Oculus

Oculus被称为VR界鼻祖,

刚成立两年估值飙到20亿美元,

最后被社交大佬Facebook抢着收购了。

Oculus是VR行业的老大,

既是行业的领导者,

也是规则制定者,

扎克伯格对他的期望是:

“攻”可做虚拟现实领域的“苹果”,

“守”可为下一个社交时代做准备。

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

如今的Oculus不仅没坐上行业老大的地位,

还被盟友实力背叛,

被微软谷歌前后夹击,

再加上其他大佬虎视眈眈,

不得不时刻提心吊胆过日子。

当年牛逼的Oculus是变成如今这般田地,是什么让他上不了高速,只能在乡级公路上颠簸,今天创哥带大家探索探索。

网友吐槽Oculus头显太丑

但这不是HTC与他并驾齐驱的原因

2015年,Oculus推出Rift头显,在带来震撼体验的同时,网友直接吐槽:太!丑!了!就像一个巨型眼罩,还没眼罩好看。

技术很重要,但体验也相当重要,Rift头显又笨又丑,除了发烧友会购买外,很难吸引普通爱好者。

没想到第一波暴击还没结束,第二波暴击接踵而至,Rift上市没多久,HTC也立马上市了Vive头显,以前是Oculus一家独大,现在是两家并进,有了比较对象。

虽说Vive也是丑的无敌,重的无敌,但在屏幕方面,Vive的视角更好一些,Rift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通过窗户在观看,通俗的讲,Rift是2.35:1的电影屏幕,而Vive是16:9的屏幕。

视觉上输了也就罢了,毕竟个人感观不同,但在硬件上又输了一大筹。Vive配有运动控制器和追踪系统,Rift没有这两样配置,就导致在沉浸体验上不如Vive。VR是虚拟现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体验,这都输了还怎么比?

即使Rift在不断的改进自己的产品,但跟Vive比没有明显优势,更没有差异化对比,为了竞争,小扎直接把价格砍掉了一半,从800美元降到400美元。

在中国,最低也要4299软妹币

后来Oculus在B端市场发力,推出价值1000美元的企业套装,想要占领B端市场,但是,HTC一年前推出了企业套装,仅仅比Oculus贵了200美元。

虽说Oculus在硬件设备上慢慢拉回了优势,但其他大佬也开始入局,产品低端,价格低廉,让Oculus也是举步维艰。

为了提高销量,Oculus推出了游戏商店,为游戏加了DRM 硬件检测技术,只要检测不是Oculus设备,就无法运行游戏,软硬件绑定销售。

后来发现这个策略很不明智,Oculus的软件是很牛逼,但是大神玩家分分钟破解,盗版横行,最主要让大家对Oculus的好感度大打折扣。于是去掉了DRM检测,与玩家重归和好。

Oculus的发展道路是一挫再挫,与HTC相比,缺的不是技术,而是底蕴,这是HTC能与其并驾齐驱的原因,Oculus在产品开发和发展战略上还需要一个完整的体系。

微软谷歌军团异军突起

拉起一票大佬围追堵截

随着VR的不断发展,很多大佬级企业开始入局,这让Oculus压力很大。

2016年谷歌推出面向安卓系统的VR平台——Daydream,准备大干一番。对Oculus来说,谷歌就是一个搅局者吗,不仅进军VR领域,还把Oculus的合作伙伴三星给拐跑了。谷歌提供软件,三星提供硬件,今天7月三星的发布的旗舰机,就开始支持谷歌的Daydream。

而Oculus从2014年起与三星合作,共同开发了移动端头显Gear VR,三星负责生产和销售,VR应用通过Oculus平台进行分发。

三星加盟谷歌,不仅抛弃了Oculus,还推出了Odyssey VR头显,在硬件设备上从合作走向竞争。现在三星不仅熟知Gear VR的技术,还有更好的硬件开发条件,Oculus似乎为谷歌做了嫁妆。

而且前段时间谷歌收购HTC的部分手机业务,两者已经走上了合作的道路,在VR方面再进一步合作的话,实力将大大增强。

谷歌阵营已经成为Oculus的一大竞争对手。

除了谷歌阵营外,Oculus的另一个大的竞争对手是微软阵营。今年10月微软推送win10更新时,直接在系统里面加入了VR,微软作为第三方,从资源上整合VR市场。

在硬件方面,微软说服了戴尔、惠普、联想、宏碁、华硕和三星等大佬级硬件厂商开发VR设备。

在价格方面,宏碁AH101头显与Rift价格差不多,适合资深级玩家;联想ZUK头显的价格则比较低,适合小白级玩家,微软集合多家硬件厂商涵盖高中低三个段位的头显,从价格的选择性上更加灵活,更具有优势。

在内容方面,现在已经有很多公司开始制作VR游戏以及电影,在内容推广时,他们更愿意与微软这样的大公司合作,毕竟win10系统截止到7月1日,全球安装量已达3.5亿,市场份额占据21.9%。

Oculus虽然背靠Facebook这颗大树,但Facebook是社交起家,在技术和硬件开发上,都不占优势。

砍掉最自豪的虚拟动画

还换个更牛逼的CEO

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和超低的预期,小扎也不得不调整战略。

先是关闭虚拟现实(VR)电影工作室OculusStory Studio,这家工作室成立于2015年,为前期的Oculus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制作的《Dear Angelica》和《Henry》等虚拟现实短片屡获大奖。

但是,工作室成立28个月来,只推出了3部作品,而且目前VR内容制作已经成了一个烧钱黑洞,据说《lost》每分钟的制作费用已经达到了100万美元。

外部工作室也在崛起,已经出现了一批优质的工作室,比如Within、Baobab、Penrose、Felix Paul等,Oculus已经建立起了游戏商店,开始着力于与外部内容合作。

VR行业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找到用户的痛点,开发的产品不痛不痒,就算在VR游戏方面,软硬件都很难完美的配合,Oculus作为初创公司,很难再内容上投入太多精力。

在这之前,小扎还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更换了Oculus CEO,创始人帕尔默·拉奇离开,前小米全球副总裁Barra成为新的CEO。

帕尔默·拉奇跟硅谷的技术员有着同样的爱好,那就是搞事情,不过,别的技术员是善意的恶搞,他是差点搞垮了公司。

Oculus因为技术摽窃,Facebook付出了5亿美元的司法成本。

帕尔默·拉奇暗中资助一个保守派团体,煽动其他民众反对希拉里竞选总统,事件暴露后,导致很多Facebook的女员工离职。

帕尔默·拉奇在Oculus工作期间,还违反与合作公司的保密协定,被法庭判定赔付5000万美元。

不仅没做出业绩,还不停的搞负面新闻,小扎如何能忍?

现在,Oculus换了CEO,有技术大牛约翰·卡马克加盟,能否在微软谷歌的围追堵截中脱颖而出,还需再看。

异军突起、围追堵截、竞争不断,VR界正在上演一出大戏,现在的厮杀决定未来的格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