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000万元 受马云“刺激”:在意大利6年开了13家超市的他 回国跳入进口电商大潮

2015-08-26 09:50 互联网金融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融资1000万元 受马云“刺激”:在意大利6年开了13家超市的他  回国跳入进口电商大潮

  2014年3月份,为扩展海外购业务,马云造访意大利,无意间改变了另一个男人的人生轨迹。

  他叫沈平,一个在意大利经商6年的温州人。6年间,他经营了13家大中型超市,分散在意大利北部各个城市商业区,单家面积3000平方米以上,年销售额达3000万欧元。此外,沈平还拥有一家娱乐会所,年流水500万欧元。

  去年3月份,沈平原本平稳而舒坦的生活被改变:马云的意大利之行,让沈平看到了欧洲跨境电商这门大生意,瞬间勾起了他的创业热情。今年4月18日,他创办了专注欧洲直邮进口电商——我们家,并获得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

  马云的演讲

  在意大利,很少有人知道中国电商是个什么样子。“认知仅停留在阿里巴巴,误以为它是卖假货的。聚美、洋码头也完全没听说过。”去年3月,马云来到意大利,与欧洲厂商说“鼓吹”国内电商市场。“有些厂商被打动。”

  沈平说,此时的意大利内销问题很大,销售在整个欧洲受阻,传统的贸易进口,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中国正爆发的进口需求或能缓解这一问题。

  但是欧洲的厂家以家庭化、小规模厂家为主,提供的是百年历史、传统工艺品,不管是天猫国际,还是去京东海外购,都很难进入。

  他们必须解决几个问题。

  1、运营问题。要组建国内运营团队,或者招聘代运营团队,去汉化、美化商品。成本高,风险不可控。2、自己解决物流。跨国物流要么代价特别高,要么风险不可控,要么时效性非常差。3、赊销、转汇对商家来说是一种巨大的风险。”

  为此,厂商头疼不已。一天,他们中有人找到沈平,问:你为什么不去做第二个马云?做一个平台,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沈平是当地供应商联盟成员,该联盟由200多家当地知名厂商组成。

  听到这话时,沈平心动了。“挑战很大,压力也很大。” 回想起6年前,沈平开第一家大型商超时,被很多人不看好,但最终成了。

  这次,他也想尝试一下,并且是“All in”。“我把所有东西放下,包括之前的事业、我的家庭生活,一心一意地去做这个事情。”

  说服欧洲厂商

  5月份,沈平快速进入筹备期,很快掉进了第一个坑。“本以为对接国外供应链厂商会相对容易,没想到不是这样。”

  他最初的做法是让大品牌进驻,通过这层合作关系,去影响一些小厂家。那时,沈平每天要见5家厂商,通常只有1家愿意尝试合作。

  “一些法国、西班牙的厂商觉得我是骗子。一些大牌会说,中国市场我是不会进的,太混乱了,天猫我也不进。”其实,他们也不想跟线下渠道商去冲突。

  还有一些厂商只知道阿里巴巴,觉得中国网购市场不大。“他们对我的平台不熟悉,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持续了三个月,沈平觉得此路不通,必须换个方式做。他想到了行业协会,让后者给自己做背书。

  意中基金会、意中商会,出口五国商会、首饰行业工会、时尚工会......凭借多年的积累,沈平快速与他们建立了合作关系。

  转眼间云破月来。“一些厂商觉得你是熟人,又是行业协会推荐,就相信让我去做。”为此,沈平还组织了跨境电商高峰论坛,吸引了很多厂家。通过这步棋,到去年9月份,沈平已搞定约50家供应商,另利用原有的超市渠道,沈平又导入了约50个品牌。

  自建国际物流

  沈平的商品是厂家直供,不是来自华人贸易商。“贸易商正品不可控,我把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拒绝了,仅留下一家,做的是眼镜连锁店。他跟我保证,所有商品均为正品。”

  他也不与C店合作。“他们是零售价取得的商品,价格虚高,甚至可能卖假货,买手不可控。”

  为保证货品厂家直供,沈要求厂家把商品发到他的仓库里,相当于是商品提前入库。“我在意大利有13家仓库,在米兰有1个集运仓。”一旦消费者下单,商品就从仓库调到集运仓,然后转运至国内。

  这其中涉及关键一环——国际物流。一开始,沈与第三方物流合作,耗费了2个多月时间尝试与某国际知名物流公司合作,但发现满足不了需求。1、成本太高。一般情况下,每单成本在20欧元左右,低的话10欧元左右。2、时效。便宜一点的物流公司(EMS、邮政),价格在8-12欧元,最快需要15天。对跨境电商而言,这是致命的。

  沈平选择了自建。经过4个月摸索,沈平与意大利的一个航空代理公司合作,成立蜗牛国际物流。采取定时包机包舱模式,也就是说,运送一件东西和运送一舱东西,价格相同。

  “我反正每天都要付同样的钱,只要把量做起来,物流成本会非常低。”沈平向铅笔道介绍,目前每舱的承载量是80吨,每周20个班次。物流成本每单只有3欧元,未来打算把蜗牛国际物流开放,成本可降至1-2欧元。

  国内物流成本也很高,这让沈觉得制约。“配送100元的商品,一些服务较好的厂商要拿走15-18元。”沈平说,正在考虑其他第三方物流公司,如天天快运、如风达,他们的价格只有前者四分之一。

  跑上赛道

  1月份,沈平在杭州成立公司。

  3月5日,马云再次来到意大利,3天后,“我们家”启动内测,流量主要来自支付宝。“我在为支付宝国际推进欧洲国际战略伙伴关系,并在欧洲很多实体店推广支付宝国际收单接口。在国内,他们也会为我导入对欧洲商品有兴趣的流量。”

  内测当日,沈平将“我们家”优惠信息植入支付宝,主推牙膏和洗发水,规模超10000单。4月18日,“我们家”正式上线,依托支付宝的引流,第一天4347份订单,前四天12000多单。“其他海淘平台上线第一天通常就几十单”沈平感觉很兴奋。

  之后的“520海淘节”,支付宝搞了黑色星期五活动“我们家”当天6000多订单,战绩在参与的跨境电商中排名第11位。

  目前,“我们家”活跃用户3万多,已上线12000多个Sku,以保健品和美妆类为主,还有30000多sku在数据库里,一个月后,会扩张家庭生活类。沈平称,解决了国内物流之后,将会上线食品和酒水等。

  成本方面,“我们家”整体毛利20%,费用率25%,微亏5%,其中物流占销售额的20%。沈平表示“国内物流成本若降下来,能很快实现盈利”。

  “之前都是不花钱的推广,9-10月,我们将进行一场烧钱行为。”此前,沈平已拿到1000万元天使投资,其中他本人出资510万元,另外两位投资人分别为:天使投资人郑华民、意大利之家母公司北京恒邦信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瑞军。

  通过这轮“烧钱行为”,到10月底时,沈平希望能实现10万注册用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