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瑞刚:创业不是重复别人也不是重复自己 | 口述

2015-08-27 19:40 文化艺术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8月13日晚上7点30分,微鲸上市发布会在上海举行,现场群星璀璨、群贤毕至。尽管有腾讯科技、天猫等高管助阵,以及《新周刊》前主编封新城与李健的站台,黎瑞刚依旧是唯一的主角。

  主持人窦文涛亲切地称这位业内大佬为“黎叔”,强调这场发布会是黎叔有生以来头一回没有任何官员的身份出席的发布会。面对窦文涛“官转民”的调侃,黎瑞刚表示,“谈不上官转民,为了产业的重新出发,把自己重新武装起来,这是一个新的出发。”黎瑞刚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对于很多人而言,这可能是一个略微陌生的名字。而在传媒圈内,他却如雷贯耳,大家都习惯亲切称他 为“ 黎叔”。黎瑞刚的多次创业历程,更是被无数传媒人津津乐道。

  要有一种谦卑的包容的开放的,永远期待着自己被颠覆的心态来看待所有新的东西。来拥抱所有年轻的事物来迎接一个年轻的时代的到来,我们要有这种心态来思考我们的未来,同时我们要成为行业的变局者

  A

  产业正在被互联网重新解构

  与当下很多当红的创业成功人士相比,黎瑞刚显得相对特殊。他几进几出体制内外,对体制的感悟比很多人深入。他深耕广电行业多年,对传统媒体的困顿与转型有更深刻的体会。在微鲸发布会现场,黎瑞刚分享了很多自己的创业故事与感悟。

  黎瑞刚坦言,这个时代的变化,尤其是技术的变化,让他们这一群电视人、媒体人在人生和事业的道路上忽然中途变道了,上了另外一条快车道。引领、驱动他们变到这条快车道的就是互联网。

  电视的内容从原来单向的覆盖变成双向的互动,电视的传输从原来的无线、有线、卫星变成了后来的电信宽带、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电视的受众也从原来的观众变成今天的用户,而电视的传播也从原来简单的放送变成了一种服务。

  黎瑞刚曾说过,今天媒体这个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脚下所依据的这个基础平台基础结构基础设施,正在被快速地解构掉。传统的新闻纸所依赖的纸制的介质,发行的通路;广播电视所依赖的无线到有线到卫星,广播式的方式……这些支撑着整个新闻产业发展起来的整个基础架构,正在被互联网重新解构掉。

  这种解构最早是因为传播方式发生了变化,广播式的变成了网络状的点对点的东西,然后我们的消费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因为各种终端的出现也发生了变化,从下游的这些变化反过来影响了我们生产方式的变化。

  B

  电视正在迎接一场革命性的挑战

  黎瑞刚因此意识到天下大势在根本性裂变,目前自己面前的这些屏,尤其是家庭客厅里面那块屏,也就是电视终端正在迎接一场革命性的挑战。因为互联网它将拥有生命、拥有思考、拥有大脑,它将变成更加的智能化。

  美国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教授凯文·韦巴赫认为,“未来,人们不一定非要打开电视机才能收看节目;今后10年,视频内容仅限于单一的时间段和特定的硬件设备的概念将逐渐成为历史。”黎瑞刚对此有强烈的共鸣。

  在发布会之前,黎瑞刚刚刚从美国回到上海。在短短的美国之行中间,黎瑞刚就亲历了美国的电视界发生了很大的事件和变化,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传统的电视机构从迪斯尼开始,华纳,FOX等公司的股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迪斯尼董事长和CEO在上一周季报的发布会上说整个迪斯尼季度的利润是超过预期的,但是有线网络用户数量有过百万的下跌。

  为什么会导致这样一种局面?这种局面还会不会延续?答案在哪里?你还会不会去看股市?黎瑞刚表示,“当这些传统媒体结构市场对它的反映在看淡在下跌的时候,互联网电视仍然在飙升,这就是今天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现实,不光在中国,在全球在整个电视行业中间正在发生着现实,我们必须正视它,迎接它,甚至要去拥抱它。”

  C

  体制与创业并不冲突

  在一些政府部门及传媒业内人士看来,黎瑞刚“始终走在市场最前列,又始终受到体制信任”。而黎瑞刚亦曾坦言,“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让我有机会平视领导决策背后的运作机制和他们思考问题的方法。”

  “有些东西我是看到了趋势,而且行动得比较早。”黎瑞刚继续说,“随便举个例子,SMG 最早做制播分离改革,包括后来像灿星这样的团队,我还是走在蛮前面的;我们做IPTV的时候,不要说优酷了,连视频的传输分式也没有很普及,没人相信我们可以用电信网络来传电视节目,再造一个网络市场,但是我们后来做成了;我最早做电视购物,今天东方购物是中国最大的电视购物频道,一年人民币80多亿元的销售额,有一万多种商品,而且我们建立了自己的供应链系统,包括自己的仓储、物流系统,这套体系以前电视人没干过,但是我认为媒体光做广告模式是没空间的,只有把整个产业链系统打通才有机会……”

  中国的广播电视系统一直保持着较为封闭的状态,以至于这个规模庞大、汇集媒体精英的产业远远没有形成具有基本治理结构的公司。这也是全国广电改革之初,所有试水者都面临的问题。虽然挂着企业的名称,却更像政府。

  黎瑞刚认为破体制的局不是资本驱动的,破体制的局还是政府自己,还是体制自己。但是资本可以让它在市场方面有一些推动,或者说化解体制的问题,这是有可能的。但是要解决这个体制,资本是改变不了的。只有体制给资本机会,没有用资本来破体制,破不了。但是这个体制它是这样的,资本来了以后,会让体制有一些松化,让它有些空间,让它变得更灵活,会有这样的情况。

  D

  生不逢时就是生逢其时

  作为一位在广电这样的传统媒体深耕多年的人,黎瑞刚深知在媒体领域创业,或者说互联网+传统媒体不同于纯粹的科技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领域的创业。黎瑞刚坚信内容依旧是媒体的王道。

  黎瑞刚清醒地看到,他创业的基础和优势是内容,但是如果他仅仅依赖于这种优势,很快地就会转化为劣势,也就是说除了内容的整合之外,他和他的团队还拥有对于用户内容体验的一种理解。除了内容,黎瑞刚还从技术端、设计端、产品端整合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才。

  在智能电视领域创业,黎瑞刚将直面小米和乐视两大先行者与巨头的贴身竞争,对此黎瑞刚很平静,“我们当然不怕,而且我们很有信心。我们虽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我们相信我们很可能是第一个能吃到螃蟹肉的人。”黎瑞刚也相信中国市场的容量未来能够容纳一个多元化的竞争格局。

  当被记者问及,“是不是第二次创业?”黎瑞刚说是,“从过去到现在,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间,我在不停地创业,我在不停地突破,我绝不想重复自己也不想重复别人。”

  “命运有时拐弯了。”黎瑞刚感叹,“跟默多克、雷石东等传奇巨头相比,我不觉得自己有多成功,还差得很远,经历没那么跌宕起伏的戏剧性,只是踩对了点,在对的环境遇到对的人,做了对的事情。”

  他之前给SMG新员工培训,总有人问他的成功之道是什么,他总结了三点:一是要有悟性,对所在的环境、大的趋势要有判断,就像人生突然开窍了,遇事会沉着、应对得体;二是你得比别人想象的更勤奋,人生除了勤奋别无捷径;三是需要一点运气,我们是幸运的一代人。华西都市报记者肖纯综合整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