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印度人的升职记 就是一部谷歌成长史啊

2016-05-18 12:30 游戏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这个印度人的升职记 就是一部谷歌成长史啊

  2004 年 4 月 1 日这一天对 Google 来说是个挺特殊的日子。不仅 Gmail 这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子邮箱在这一天发布了,还因为一个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印度工程师来到了 Google 面试官面前。他就是桑德尔·皮蔡(Sundar Pichai,更多人喜欢叫他“劈柴”)。

  十多年过去后,Gmail 是 Google 旗下七款月活跃用户数超过 10 亿的产品之一,而皮蔡也成了 Google 的 CEO。2004 年的愚人节对 Google 来说真是有些特别。

  在到 Google 面试前,出生在印度的皮蔡已经有了斯坦福的学习经历和麦肯锡的工作经验,但这样的履历距离让他进入公众视野还差很远。不过,在加入 Google 几年之后,一切都改变了。皮蔡不但做出了 Chrome 浏览器这类成功的产品,甚至还接管了 Android 这样影响数十亿人的业务线。去年,他终于成为了 Google 的新任 CEO,并且亲手执笔了最新一期的创始人信。

  要知道,往年这封创始人信一般都是由 Google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 Larry Page)或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亲自撰写。今年这个任务转交给皮蔡后,从名义上来说,他已经被佩吉和布林看成是 Google 的创始人之一了(曾担任 Google CEO 长大10年的施密特都没被列为创始人过)。考虑到皮蔡这些年在 Google 完成的工作,这个称呼虽然在时间方面有些错位,但在功绩方面可没有。

  桑德尔·皮蔡与 Chrome 浏览器

  2004 年加入 Google 之后,32 岁的桑德尔·皮蔡首先负责的是 iGoogle、Google Toolbar、Desktop Search 这类当时围绕桌面搜索产品构建起来的业务。

  那个年代,市场上的主流浏览器一直是微软的 IE——连 Firefox 在当年 11 月才首次发布,互联网公司为了让用户打开浏览器就能访问自己的服务几乎都会开发浏览器工具栏这样的产品,Google 当然也不例外。

  由于当时诸多公司都在开发浏览器工具栏,所以彼此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还有一些公司甚至会用不正当手段来推广自己家的产品。这种无序竞争的环境,导致一个浏览器界面可能被塞了好几个不同的工具栏,用户打开浏览器很可能看到的是下图这个样子:

这个印度人的升职记 就是一部谷歌成长史啊

  对于当时的互联网用户来说,即便 IE 难用,也没有太多其它的选择。一直和浏览器打交道的桑德尔·皮蔡开始建议 Google 开发自己的浏览器。不过,时任 Google CEO 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长达 6 年的时间里都不支持皮蔡的这个想法。施密特后来回忆说:Google 当时还是一家小公司,他可不想在浏览器大战中输得鼻青脸肿。

  得益于两位联合创始人的支持,皮蔡还是做了浏览器。2008 年 9 月,产品主管桑德尔·皮蔡和工程主管 Linus Upson 一起在 Google 官方博客上宣布了这款新产品。从这篇官方博客当时的描述看,皮蔡想做的不仅仅是一款浏览器,而是一个顺应 Web 技术发展的现代化计算平台。

  到了 2012 年,也就是 Chrome 发布四年后,它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33%,超越 IE 位居首位,这个优势一直保持至今。Google 作为浏览器领域的后来者,用 4 年的时间就击败 IE 和 Firefox,成为浏览器领域的领军者,桑德尔·皮蔡功不可没。

  2016 年 4 月 20 日,Chrome 版本号达到了 50 这个大关,Google 公布了一系列数据来展示 Chrome 的发展情况,比如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突破 10 亿、每个月可以为用户加载 7710 亿个网页等等。

  从产品上来说,桑德尔·皮蔡主导开发的 Chrome 给整个浏览器行业带来了很多改变,并推动了 Web 技术的发展,比如快速的产品迭代理念、多进程的标签页管理方式、后来被 Opera 等其它浏览器厂商采用的 Blink引擎等等。从战略上来说,Chrome 对 Google 同样意义重大,毕竟浏览器是桌面时代的网络入口,也是 Google 内部继搜索后又一个用户数超过 10 亿的产品。对皮蔡个人来说,从头参与 Chrome 和 Chrome OS 产品线的管理,让他得以积累与开发者和硬件厂商相关的经验,而这也为他后来主持移动方面的业务打下了基础。

  桑德尔·皮蔡与 Google Apps 

  在 Chrome 浏览器获得成功之后,皮蔡在 2011 年接管了 Google Apps 业务线,也就是 Gmail、Google 日历、Google 文档和 Google 云端硬盘,这些产品将和 Chrome OS 一起构建出一个基于云端服务的操作系统。

  在 Chrome 浏览器推出几个月后,Google 就对外公布了 Chrome OS 的计划。在 Chrome OS 公布的前一天,Google 去掉了 Gmail、Google 日历、Google Talk 和 Google 文档的测试标签。按照 Google 的设想,用户不需要一个像 Windows 那样庞大的系统,他们可以借助 Chrome OS 和 Google Apps 套件在云端完成很多日常工作。此后,Google 和微软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2012 年 4 月,桑德尔·皮蔡以高级副总裁的身份在 Google 官方博客上发布了 Google Drive。至此,Google 算是补齐了操作系统云端化所需要的基本“零件”。

  对于 Chrome OS 用户来说,无论你是想安排工作、处理文档,还是沟通、储存文件,Chrome OS 这个基于云端的操作系统基本都能实现。虽然说像编程、设计、音视频处理这些复杂的工作 Chrome OS 还是难以胜任,但 Google 和 OEM 厂商合作生产的 Chromebook 还是得到了教育界用户的欢迎。

  身处行业浪潮中的人或许都有这样的感觉:很多商业趋势往往难以预料。皮蔡构建的 Chrome 项目虽然取得了耀眼的成绩,但由苹果前 CEO 史蒂夫·乔布斯、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等人引爆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对人们网络生活的影响却更深刻。Android 逐渐变成了比 Chrome 更流行的计算平台。  

  桑德尔·皮蔡与 Android 

  维基百科上的数据显示,2013 年 6 月,活跃的 Android 设备有 5.38 亿台,而仅仅一年后这个数字就超过了 10 亿。Android 由一个不起眼的边缘项目发展成了 Google 在移动端的支柱产品,整个网络世界也开始从桌面领域向移动端快速转移。

  当 Android 还是一个小项目时,Google 可以任由其自由发展;但当 Android 已经收获了数亿用户后,时任 Google CEO 的拉里·佩吉开始要求安迪·鲁宾把 Google 已有的服务与 Android 进行整合。一开始,安迪·鲁宾同意了,但后来他却又反悔,并表示自己不能这么做。最终,这场讨论以安迪·鲁宾辞去 Android 业务负责人的结果收场。2013 年 3 月,拉里·佩吉任命桑德尔·皮蔡接替安迪·鲁宾成为新的 Android 业务的负责人。

  在快速获取用户的同时,Android 也出现了很多隐患:来自竞争对手的专利官司、来自硬件合作伙伴的潜在威胁、严重的版本分裂引发的用户体验和开发者适配问题等等。看上去,每一个问题都不是轻易能解决的。

  桑德尔·皮蔡接手 Android 业务时,Google 刚通过收购摩托罗拉缓解专利问题,但来自三星的威胁又已经摆在眼前,版本分裂问题也没有解决的迹象。当时,三星在 Android 设备的市场份额一度高达 40%,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自然会影响到 Google 对 Android 的控制力。

  在皮蔡主管 Android 业务后的第二个月,他把拉里·佩吉和 Google 首席商务官 Nikesh Arora 一起带到韩国首尔去会见三星高管并参观工厂。按照他的说法,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传达尊重。

  随后,皮蔡又在几乎所有可能的场合与三星移动通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申宗均一次又一次的面谈——无论是在拉斯维加斯的 CES、加州山景城的 Google 办公室,还是巴塞罗那的 MWC。到了 2014 年初,Google 和三星之间的关系终于转暖,三星不但将加大对原生 Android 应用的支持力度,双方还签署了专利交叉互换的协议。来自硬件合作伙伴的潜在威胁算是暂时性地化解了。

  虽然阶段性地解决了三星的威胁问题,但桑德尔·皮蔡也不是每个计划都能成功。在 2013 年刚接管 Android 时,接受《连线》采访的皮蔡就表示:“Android 和 Chrome 虽然短期内会独立存在,但 1–2 年内将会出现一些变化”。在 2014 年,Google 就做了一些融合 Android 和 Chrome 的尝试,比如鼓励开发者把 Android 应用带到了 Chrome OS 上、把 Chrome Apps 搬到 Android 上。

  从如今的结果来看,Google 的这个尝试并不成功,开发者虽然愿意为 Chrome 开发应用,也愿意为 Android 开发应用,但却不愿意把其中一个平台上的应用移植到另外一个平台上。即便到今天,Chrome 和 Android 仍然是相互比较独立的平台。

  当然,这样的小挫折并不影响 Google 管理层对桑德尔·皮蔡的认可。到了 2014 年 10 月,皮蔡又接管了 Google 的搜索、地图、Google+ 等若干产品线。Google 公司已经进入到变身 Alphabet 的准备阶段。

  桑德尔·皮蔡与 Google 

  2015 年 8 月 10 日,Alphabet 这个名号成了各大科技媒体的头条,大家所熟悉的 Google 正式重组成一家名为 Alphabet 的集团公司,拉里·佩吉任 CEO,谢尔盖·布林任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任总裁,而桑德尔·皮蔡则成了新 Google 的 CEO。

  原 Google 中那些和互联网业务没有太大关系的项目,比如 Calico(生命工程相关)、Google Ventures、Google X 等都将归到新成立的 Alphabet 旗下;那些和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则归属到了新的 Google 公司中,比如 YouTube、Android、搜索、Chrome 等。皮蔡在接管原 Google 大多数重要的业务后,顺理成章就成了新 Google 的 CEO。

  拉里·佩吉在公开信中说:“我很幸运能遇到像桑德尔·皮蔡这样有才能的人来管理稍苗条一些的 Google,这样我也将有更多的时间来参与更具创新性的项目。”

  上任新 Google CEO 8 个月后,桑德尔·皮蔡代替拉里·佩吉和谢尔盖·布林执笔一年一度的创始人信。在这封信中,皮蔡分别从产品和行业的角度描述了未来的 Google 会如何发展。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开发下一个十亿级市场成了 Google 当下最重视的发展方向。

  回顾桑德尔·皮蔡在 Google 的从业经历,他不但能在浏览器这样业已成熟的市场为 Google 开拓一片领地,也能在接管 Android 这样的新业务后化解其中潜在的危机。拉里·佩吉提起他时说:“桑德尔有丰富的技术经验,独到的产品眼光和敏锐的企业家嗅觉。这几种能力汇聚在一个人身上是很罕见的,也让他有能力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

  成为 Google CEO 后,桑德尔·皮蔡回到印度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印度学生们提前几个小时就占满了他将要演讲的会场。不过虽然这样,他还是会找机会跟开发者们接触。比如在越南河内的街边饮品店,身材消瘦的皮蔡搬一把塑料板凳,喝着平价饮料,也能跟风靡全球的手机游戏 Flappy Bird 的开发者聊个畅快。本质上,他仍然是个跟你一样的普通工程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