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创业,杀手级技术让世界更美好 | 初访动视云创始人解锐

优客工场 2016-05-19 09:50 创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如果你看过美剧《硅谷》,那么你一定记得硅谷极客们的典型创业座右铭: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后来,似乎是个创业者,嘴边都挂着改变世界,我们对所谓“make a difference”式的创业雄心,嗤之以鼻。我同意,太多太多的创业者都太浮夸了,也许他们只是为了噱头。


不过,一个很极的极客,不经意的告诉我,他想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我将深信不疑。因为我了解的极客,在试图用当下人们不理解的技术,改变人们当下的生活时,他们的思路可能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技术

if(如果它是:普通,没什么卵用,有噱头)

print,(大脑告诉我)不能让世界变的美好;

else if (如果它是:杀手级,体验更棒,效率增加,成本降低)

print,(大脑告诉我)让世界变的更美好

 

今天介绍的这位创业者,我问他,你是不是个典型的极客?


他说,“一个事儿,别人可能觉得这事没出现过,或者不太可行,但我会用自己学过的知识和技巧努力的尝试把结果呈现出来。”


Then,我们一起来了解下这个极客的故事。



解锐:动视云联合创始人、COO,巨蟹座 

坐标:优客工场海龙大厦社区



不务正业的科协主席


blob.png


97年,解锐就读于武汉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那个系是属于电子口的,当时他是学院的科协主席。


用解锐的话说,“我这个科协主席有点不务正业”。那时候很多人、甚至是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对网络都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但是,他这个电子信息专业的人却想做一些跟娱乐有关的东西,能让大家进入网络时代。


解锐牵头搭建他们整个宿舍的局域网,在局域网里,他搭建了类似于《星际争霸》的服务器、搭建了文字网MOD的服务器,还经常组织大家进行一些比赛、公会进行战斗,让大家通过游戏、娱乐进入了计算机的世界。


当时毕竟挂着学院的职务,老师就说你这么搞,会不会让大家学习都荒废了,都变得不务正业。结果专业课成绩出来,他们班的学生,C语言、编译语言这样的课程分数都很高。个中缘由,解锐解释道,“在游戏的过程中,每个人为了自己的等级变得更高,都需要做自动脚本、做触发器,这全都是编程里的一些体系,这也让老师对娱乐和学习的结合有了新的认识。”


从通讯到互联网,找到真正心动的事业


按理说,解锐在大学期间已经积累了相当深厚的游戏行业基础,只是他说,当时思维还是比较传统,没觉得游戏能作为事业,所以当去了非常对口的通讯行业,而且待了5、6年的时间。


“我这个人脑袋比较爱想事儿,总想用某种方式让自己的想法得以实现。在通讯行业,做规划设计最能找到这种乐趣。”


这几年的积累,让解锐对整个通讯网络,都有了一个整体的认识,包括对中国的网络普及也有了概念。后来,因为在通讯行业,总是年复一年做着相同的事情,规划、报告、设计、再规划......而且那会上班就非常认真的上班,不像现在创业潮,除了上班还可以考虑别的出路。


他觉得,该给自己一些挑战了。


后来的几年,解一头扎进互联网行业,在蓝汛待了4年多。


和很多从蓝汛出来的人一样,解锐非常认同这个平台。一方面,蓝汛的机制让每个人得到很全面的锻炼,解锐当时负责一个产品线,从研发到运维、售前、产品、客服都要整体去管理,让这个IT理工男积累了很多的管理经验。


更重要的是,CDN(内容分发网络)作为一个互联网的基础服务,可以接触到非常多的互联网应用。在给他们提供服务的过程中,解锐饶有兴趣研究起他们的业务模式、商业模式和服务。


那时候是中国互联网走向繁荣的时代,以开心网为代表的社交应用如火如荼,解锐在蓝汛见证了开心从几十个M带宽发展到几十个G的量级,见证了它从无到有,快速起步、膨胀的过程,这种病毒式增长的社交应用,和以前传统企业那种成长路径完全不同。


除了社交,视频网站也在同期崛起,当时土豆一度成为了蓝汛最大的客户,各种视频网站开始涌现,互联网的流量在迅速的膨胀中。


但是解锐说,这些东西还没有令他那么心动。说起真正的心动,就是在蓝汛期间,服务了一家叫云联的云游戏厂商。结合中国的网络规划,社会经济,这种模式有可能成为颠覆各种行业的一个杀手级技术。果然没多久,云这个概念就在中国火一塌糊涂。


于是乎,解锐从蓝汛出来加入云联科技,一块儿创业。结果加入没多久,公司因为运作上一些问题,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从原来那么大的公司加入到这种创业团队 ,其实不是冲着这个公司,而是冲着的这个方向、这个模式,认为是个不可逆的技术潮流”。


他说,自己做每一件事都不是蜻蜓点水,一定会做到一个自己满意的状态。既然是冲着这个方向去的,而不是冲着某个人或者某个公司,即使那个公司出了什么问题,我还是该继续就继续。于是,动视云这个公司成立了,他们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基于云的格来云游戏。


有人说,格来云做了谷歌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



简单来说,云游戏就是通过强大的云计算能力,让游戏玩家在任意配置的电脑、智能电视、手机上,玩到那些只能在PS4、Xbox或者高配PC上才有的游戏大作,玩家只需保证自己的带宽足够,按需购买游戏时间即可。


要知道,现在大部分的游戏大作,都是主机独占,有些PC上能玩,但是对电脑的配置要求很高,粗略计算,要玩一个制作精良的游戏,成本至少4000块起。


格来云的理念其实和谷歌的Chrome是一样的,只不过Chrome是把一些小应用运行在云上,而动视云,是把体积更大、运算更复杂的大型游戏放在云上,对技术的要求更高。


和很多人一样,我的第一个疑问是网速OK吗?


解锐说,中国的通讯基础设施在世界范围是中上等水平,中国的光缆普及率、4G等基础设施都优于国外。而且在宽带中国政策下,不仅城市,在农村的光钎改造力度、4G普及速度都会越来越快,而且到2020年中国要普及5G了,所以网速越来越不是一个问题。


说起动视云的创始人团队,是典型的互补型铁三角。解锐负责运营层面,CEO张鹤翔是解锐在云联认识的,鹤翔是从搜狗去的云联,主要负责技术层面。VP李嘉庚是在老乡会上认识的,是文化圈内人士、商务多面手,主要负责对外的项目。


“大家都是冲着这件事,觉得这个事特别令人内心激动,想把这个事情继续下去。”


最近VR很热,据说是下一个颠覆级别的风口应用?


说到VR,对于解锐和他的格来云来说,它只是需要覆盖到的终端之一。云技术对于VR,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推手。因为VR的普及非常受制于终端的能力,VR需要的渲染能力、计算能力、存储能力都会比现有的平面游戏要大好几倍。很多顶级内容,电脑都不一定跑得动,更何况VR的内容。


但VR吸引人,正是这种沉浸式体验,那么对于发烧级的顶尖玩家来说,他们一定会把装备配齐去体验最好的效果,但是对于更多的大众,他们可能需要一个低沉本的体验方式来带他进入这个世界,那么我们的云和入门级的VR产品的结合,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blob.png


作为一个五岁女儿的爸爸,公司周六上班,自己平时回到家也很晚,晚上9点多回家都算早,属于典型的创业生物钟状态。不过,解锐早上会送女儿上学,这样每天都能见到,而且能保证比较早来公司,他每天8点多就会到公司。


面对很多创业者, 我都会问,这样的工作状态,肯定事业和家庭会失衡,如何面对家人那边的怨言?


解锐说他做了很多沟通工作,“其实要是上一个班、做一个生意做成现在的状态,我觉得他们是不能理解的”。


“但是我现在选的这个方向,做的这样一个事情,更多的是想让这个技术让普通人感受到变化,是一个追求梦想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说,更容易得到家人的支持。”

动视云团队目前入驻位于中关村的优客工场海龙大厦社区,我们还会继续带来更多关于解锐团队和动视云的故事。


另外,关注优客工场,我们将带来更多创业积极份子的故事,敬请期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