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VR、AR、人工智能,大家都在“乱炒”

善缘街0号 2016-06-19 22:15 创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讲述/熊晓鸽

编辑/梁园园


GP得适应市场变化


 大家早上好,很高兴参加第十届中国有限合伙人峰会,有限合伙人你们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每次跟你们交谈一下,是非常重要的。

 我 们做GP挺不容易的,好像一天到晚要去找项目,提供什么样的增值服务,然后想办法在什么时候上市,是在国外上市,还是在国内上市,还是并购退出等。做来做 去挺不容易,做到最后还是要回到给LP有一个交代,尤其在融资的时候,当时说和我们后来做的是怎么样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做的也是一个苦命活。

像 我稀里糊涂进入这个行业,做了20多年,打造了中国第一个团队,觉得特别的容幸,觉得我们确实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又赶上了几个技术进入这个市场,又 在中国全世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用户最大的市场,我一直说我们是属于运气好。当然我们的团队都很了不起,都非常能干,而且特别愿意学习,做一个成功管理团 队,我们的很多优点都存在。

市场永远是在变化的,20多年间,我算了一下,经历了四次比较大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所以能够经历了四次,还能 活下来,还请我在这里做演讲,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一些东西想跟大家能够分享一下。这个行业怎么能够把它做得好一点,其实来讲我们听到最多的一点,都是在谈每 个公司做了哪些好的项目,做了很多这样的一些事情,这当然也是应该说的,但是对于LP来讲,我觉得其实中国出现LP的时间也非常短,今天台上在座的这些都 是老朋友了,之所以是老朋友,他们进入LP的时间也非常短,因为中国这个行业就非常短。可是为什么中国又成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之一呢,中国市场的钱最 多,关注度也非常多,所有的投资都要求回报的,作为一个基金运转下去,怎么使这个基金能够很正常往下走下去。

还有GP这个团队能不能适应市场上的变化,找到他的招法,来保证我们管理的机构,能够把它走下去。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

我也经常在想,最近也经常跟人在说,其实做投资就是一份工作,首先你得喜欢这一份工作,第二你每天得应对这个工作,所以是一个常态的事情。我喜欢做投资,因为老在学习一个东西,你只有学习新的东西,你对这个事情才能保持一个敏感,同时也有一种挑战。

既 然是一个常态,我觉得态度非常重要,你面对这些挑战和生活态度是怎么样的,我觉得很值得大家一起来研究一下。LP也是同样的,他也希望他的工作是一个常 态,每天工作非常多,生活也不太好,每天只有24个小时。但是市场上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我有一个习惯,也是比较好的习惯,就是每年的清明节前 后一定要回一次家乡,然后去母校,去给母亲扫墓,同时到一些学校,尤其是最近的几年,我和倪总都是湖南人,搞了一个湖乡会,找出在湖南并没有做出很好的互 联网公司,在互联网的行业里面,有很多的湖南人,这三年湖乡会在湖南开这么一个会,很多创业的人到湖南去扫墓,去见亲人,我们开一些研讨会。所以这几次清 明节期间,跟很多的年轻朋友们,尤其是有志于创业的朋友们在家乡聚会,我觉得确实中国的下一个创业的成功的热潮正在到来,成为下一代的BAT,可能那个时 候在想你怎么能够超越,看来越来越多的公司有这么一个趋势,能不能做得那么大的规模,不一定的。但是我觉得再过几年,尤其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时代,我觉得 很多东西都有这种可能。

风浪是常态


今年去了一趟韶山,离我们家很近,那天晚上还到毛主席的故居去转了一圈,到了晚上韶山特别热闹,青蛙的叫声特别大,毛主席喜欢写诗,他的第一个诗就是写咏蛙,青蛙的声音给人产生很多的灵感,在韶山走出了一个改变全世界和中国命运的人物,我觉得是有道理的。

我 就想起来做风投,我们有什么样的一些体会和感觉呢,我从小喜欢看毛主席的诗,我就想了一句话,我就觉得今天来做演讲,把它作为一个题目,利用这个诗来作为 一个开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这对做风投是非常重要的,对LP也是非常重要的,态度要好一些,琢磨一下,其实就是那么回事。

风浪 的出现一定是一个常态的事情,你对它来讲要找出一种规律,其实还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全球的经济周期和VC和PE回报率还是有一定的关系。大家听我也说 过,市场上的冬天,尤其是股市的冬天永远是投资者的春天,在这个时候确确实实我们要有一个好的心态,不管是创业者也好,还是投资者也好,要就一个很好的心 态,对产品和服务有比较清醒的分析和判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合理的估值,这是非常重要的。

其实你在想,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把过去 LP管理的基金,因为LP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你把数量和频率跟做股市的走向,按照时间你做一个判断,我估计你们也做,你就会发现一定符合我现在讲的这个 规律。在股市特别热的时候,投得也特别快,每个人好像都说马上能拿到钱,能上市。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一定不太好,反而当在市场很冷的时候,我们每次说的泡沫 到来之前,尤其是股市泡沫到来之前,在之前投的时候,投得早的时候,是你有远见,有眼光,进入得比别人更早。

那么在下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完 完全全就是说你对一个市场的判断是不是合理的,同时你的手中还有钱,而且LP愿意给你钱,这样的基金才能管理得比较好。那么作为一个优秀基金来讲,我们觉 得很重要的一点,一定要有审慎的态度,对任何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尤其是说还有一些新的技术出来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审慎。现在大家都在谈VR和AR,还有人 工智能等很多新的技术,一些简单技术问题我问他们,他们也没有搞明白,大家都在乱炒。这种时候,我个人觉得尤其需要审慎,新的技术不怕不懂,就怕你不肯学 习的。作为GP来说,永远要去学习。所以很多新东西出来,你到大学学过,上过MBA,都没有什么用,这个新的技术出来在什么时候能够达到一定的规模,对投 资人拿到回报,对基金管理人来说要做审慎的分析。

在泡沫到来之前,或者在别人没有看到,你看到了,能够早期的进入之前,我觉得也非常重要。 当然我们在说做前瞻性,要有一个基金专门来弄一个天使基金来做,有这样做的,但不是很多,因为你要有这种前瞻性,也不太容易。很多东西的判断,我就觉得作 为一个基金来讲,我们也会要参与,听一些研讨会,跟一些搞科学的教授们,多打打交道,也参与一些天使基金,我们去做LP。这样保证对新的东西出现得比较敏 感,我们在硅谷这一方面也参与了,同时也参与了美国很多一些同行举行的会议,也都去参加一下。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结合中国的市场,因为我们在想在很多领域 里面,美国的今天可能是中国的明天,但是有些领域可能中国比美国还走得快,尤其在移动终端方面,我认为很多东西中国比美国走得快。高铁方面中国比美国走得 快多了,美国的铁路是最长的,历史也是最久的。中国在技术产业领域方面,其实我们有很多地方走得比较早,可是有一些地方又比较晚,最近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 退出,就是传奇影业公司,我们在五年前投的,今年卖给了万达。在创意这些方面,我觉得在中国市场上,大家都知道中国电影市场成长得很快,但是你觉得中国现 在很多好的电影在国内票房卖得很高的电影,你觉得这些电影之所以卖得好,是因为中国的市场大,看电影的人多,电影院的屏幕越来越多,设施比美国还更好。并 不是说电影有多了不起,而且这种电影在国外是没法去卖的,也卖不掉的。全世界都愿意看电影,为什么中国电影走不出去呢?所以我觉得未来电影一定有很大的发 展市场,尤其是跟内容的结合。

大家看到很多食品公司和内容制作公司在一起结合,我想未来电影会出现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方法跟不同要求的关 注,一起来结合。做这种市场好像看起来门槛非常低,其实门槛非常非常高,对于投资者的管理来讲,投钱的风险也很大。前瞻性和审慎要结合起来,永远要做技术 方面的投入,这是需要考虑的。

我觉得创新也非常重要,因为中国的钱一多,管理的基金一多,我们谈到创新,无非是两个,一个是技术方面的创 新,一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我现在看到的一点,我们看到更多的都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我一个节目叫合伙中国人,做完赢在中国以后,做了三年的评委,我做 了三年,马云做了两年,史玉柱也做了两年,当评委特别费时间,深圳卫视搞了合伙中国人,筹备了很久,开拍前一天我勉强参与这个,为什么要参与呢?很重要的 一点,因为我看到很多的项目,90%多以上都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很快被人抄去了,所以觉得很难做大,很难做这个事。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个节目的参与,尤其 在深圳正好有一些朋友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做这个评委。这一次我也看到很多的项目,质量比当年赢在中国会好很多,赢在中国当时讲的是立志,今天中国没有人 谈立志的事,每个人都想创业,都想拿到投资者的钱,更重要的是找到技术的创新,找到有门槛的技术是比较难的。你投进去了以后,能够保证它的领先性,你不能 说24小时不睡觉,这样的公司也不敢投。

再说乱拳打死师傅


再 就是能够比较早的进入一个行业领域,不仅投一些像样的公司,还有一点比较早的进入这个行业,建立自己的一个关系网。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们其实来管,好像我们 是管钱,其实我们很重要的是管理关系,这个关系当然我们跟LP的关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跟业界的关系,还有在中国有关管理部门的关系,上市也好,也不 要去靠政府做关系,不靠做送礼,但是业界这些领导觉得你这一方面确确实实是有研究的,懂得这个事情,他会愿意给你支持,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做到 行业领域的领头。

我们过去投的这几个项目,这些方面我们还是做了很多的研究,才能在里面找到比较出色的标的公司,然后进行投资。

还 有一点就是创新,我们也有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做什么样的事情也需要走得非常早一点,去年三月暴风科技上市,这是我们最早拆了VIE结构,在国内回归A股上 市,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回报,当时我们想在海外上市,前两轮都是用美元基金投的,五年前融了一个人民币基金,以社保为主要的LP,社保成立基金的时候,还请 了人做评估,他们也在成为一个很好的LP,用这个基金拆了VIE,其实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拆这个钱用的人民币的钱,也是我们管理的,也是冒着很大的风 险来做这个事。你对这个东西比较熟悉的,双方LP都能理解你,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关系管理,通过一些合法的程序,然后做成这个事情,取得了比较好的回报, 三月份我们在比较好的价格上做了部分的退出。

另外一点我也谈到在任何一个新型技术出来的时候,当年的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当时看中了PC市场, 成就了他们这一代。像马克这样一代人看重了PE互联网的市场,出现了谷歌和脸谱这样的公司。我们也是看到移动互联网这个技术在中国的普及,我们觉得90后 极其有潜力,所以我们有推出了一个90后的基金。

现在看来提到这几个公司,我们觉得非常好,这些人正好随着技术进入市场和普及成长起来的,而且他们确实对这个比较敏感,而且这一代人在很多的时候,代表了他们喜欢玩什么样的东西。这几个公司也是非常好,是90后的基金投的。

前 面三点一定是团队要关注的,这也是IDG团队的经验。刚才公布了100位投资人,一看我们公司的人最多,也挺高兴的。作为基金管理人一定要不停的学习,努 力的学习才行。所以中国是一个做投资的很好的机会和时代,另外也是一个非常难找的,基金太多了,钱太多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有人说是不是老了,过期了。 我曾经也讲过,尤其是过去一年多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时代,价钱也不太讲规律,我们是老师傅还是对的,老师傅怎么办?我很小的时候就跟一个武术师傅学过武术和 打拳,两个多月以后,班上老欺负我的不敢欺负我了,你要想自己强,碰到乱拳的时候,不跟乱拳打,自己要勤学苦练,拿出自己的一套招法,跟专业的玩,这样才 能玩得好。

乱拳打死老师傅,尤其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社交的时代,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说现在讲美国的竞选,川普就是乱拳打死老师傅时代的一 个人,他的竞争对手融了很多的钱,钱还没有准备花,就被打败了。时尚集团在美国的合作伙伴叫赫斯特,他们有27个地方电视台,有很多地方的报纸,每一次选 举年,要大发财的时候,各个地方拉选票,一定要去电视台打广告,到地方报纸打广告,前不久来时尚集团开董事会,我说今年广告是不是特别好,共和党和民主党 那么多候选人,是不是广告很多,他说今年惨了,生意不好,没有广告,川普不花广告,用社交媒体来做,美国最恨宗教不平等,还有种族不平等,偏偏谈一个,人 家愿意报道他,他就是乱圈打死老师傅。希拉里也是一个老师傅,能不能挡住川普的乱拳,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我们做基金来讲,碰到了乱拳,不要跟他打,我们自己要好好学习,我自己也要参加打拳,所以给大家看一看我最近打拳的视频。谢谢大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