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势资本黄明明:我跨过三个年代 曾经赔的在厕所里哭 | 口述

2016-07-27 10:24 创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明势资本黄明明:我跨过三个年代 曾经赔的在厕所里哭

猎云网注:7月25日晚8点,黑马导师、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在黑马学吧联合一直播发起的大佬招徒第二季带来了自己的分享,最后同时最高在线观看人数达47.1万,最终累计观看人数达703.5万。本文经i黑马整理直播内容而成,原文链接。

我是明势资本合伙人黄明明,讲下我创业到投资这些年的故事。

99年,硅谷豪华跑车满街飞,我们却很沮丧

我们那个时候不叫创业,大一的时候很多大三大四的学生离开的时候,有很多旧书要处理,我们用一折的价格收购然后卖给大一的新生,一下子就赚了1000块,而当时每个月的生活费是60块。

1998年出国在美国念的芝加哥商学院,学的是经济和金融两个专业。

和我们现在直播的这个现场——中关村的创业大街上创业者齐聚的盛况相比盛况,我在1999年的硅谷看见的情形比这里还要疯狂5倍、10倍。

当时的硅谷满大街开的全是豪华跑车,各种各样成功创办了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很快套现买了法拉力、兰博基尼;还有无数像当时我们这样在商学院还在读书的一年级学生,手里捧着厚厚的一摞商业计划。

我们当时敲开了一家硅谷很顶级的投资公司的门(Matrix)——经纬创投,我跟我商学院的同学信心满满地做了大概30分钟的英文介绍,大概在我们讲到第15分钟的时候,经纬的合伙人睡着了。我们在台上讲得非常沮丧。而当我们讲完了以后老头醒过来了,跟我们说对不起不是因为你们不够优秀,也不是因为你们的idea不够有趣,是因为我们硅谷的VC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就是我们不投硅谷30英里范围之外的任何创业公司。

我想跟各位年轻一点的网友分享的情况是,大概仅仅过了15、16年,在中国就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管是红杉、经纬这样的硅谷最大牌的VC,或者全球其他最主流的投资机构,都已经在中国有了非常强的合伙人,或已经开始在中国开设了他们的分支。

所以过去十几年是中国互联网和高科技创业飞速发展的十几年。

04年,我认识了穿花西装的蔡文胜

我大概在2004年又回到中国,当时选合伙人也是非常有意思。

当时有一个行业里的老前辈跟我说,海归不要成天跟海归混在一起,我给你介绍一个非常草根但是非常神的一个人,他跟你的背景和经历是两个极端。

讲到这儿我估计资深一点的网友可能已经猜到了这个人就是蔡老板文胜——我回国的第一个合伙人。我们当时叫他:草根站长之王蔡文胜。

如果在座各位有跟他近距离地聊过天就应该会知道,老蔡的普通话讲得很烂。所以我认识他之后有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不光要充当他的英文翻译,还要充当他的普通话翻译。

我们当时见面也非常有意思,当时见面约在故宫东华门汽车站,下了车以后我看见马路对面一个穿着花西装的人。大家想想我在硅谷见到的所谓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创业者一般都是T恤、短裤或者牛仔裤。而老蔡穿着花西装,嘴里还在抽烟,这跟我心中想象的国内互联网创业者的情况非常的不同。

本来是想跟老蔡聊一聊、认识一下,结果我们大概从下午两点半聊到了凌晨两点半,聊了10个小时。大家会说你们俩干嘛去了,为什么能聊这么长时间。当时老蔡打动我的地方是,他上来就告诉我说他做的是一个非常低级的网址导航站。我回头就问了一个问题,网址导航为什么要用hao123、265这么Low的网站,当时大家不都用谷歌或者百度吗。

老蔡操着非常浓重的福建味儿的普通话跟我讲,他说你知道吗?第一,中国70%的网民不懂英文,所以他们记不住很多英文网站的名字。第二,有50%的网民当时连打字都不会,他们要用手写板。

通宵长聊以后,第二天我就跟我原来准备加入的几个海归团队说,对不起我不来了,我得加入一个非常土鳖的团队。我记得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2006年的4月1号,当时很多人以为我是愚人节跟他们开玩笑,他们打死也不相信,你怎么会加入这样一个团队。

实际上,老蔡非常了解中国真实的需求。我们刚开始合作的第一年,红杉中国和谷歌就同时找到我们想投我们。

2007年我们全资把265网站卖给了谷歌。之后,我又参与了一系列的创业项目。

14年,我自己的天使投资机构成立,曾经赔的在厕所里哭

大家经常看见我们好多做天使投资的老是在外面吹我们投了这个赚了多少倍,投了那个赚了多少钱。大家不要光看很多知名的天使投资人投了什么好项目赚了多少钱,其实有大量的项目,我们真是赔得自己躲在厕所里哭。

天使投资在非常早期的时候投资的项目,实际上是一个成功概率非常低的事情。我记得有一个老前辈在我刚回国的时候就讲了一句话,他说创业这件事情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所以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一个心理准备,不要轻易地去创业。再一个,我一直不建议一些在BAT工作的高管,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干5、6年,搞股票、期权挣了一些钱之后,觉得我是不是也能拿这个钱去做天使投资。好多我的朋友都跑过来问我,我基本上都建议不要做,除非你是官二代、富二代,否则大家挣点儿钱都不容易,别轻易扔进去打了水飘。

大概到了2014年的时候,我周围的一群朋友和我说,黄明明你不应该这么松散地拿自己的钱去投资,你应该做一个机构点儿的基金来做这件事情。

但是谁的钱赔了都不太高兴,我自己也一样。比如说我的钱如果投给一个基金,我和他们说,我相信你,赔了就赔了,咱们就干点儿好玩儿的事儿。但是如果真赔了我心里一定也要不高兴的。

但是我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做一个正规的天使机构呢?很简单,2005到2015年我这回国的十年,恰恰是上一波互联网发展最迅速的十年。我亲眼见证了一波创业者从零到一、从无到有,做成了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金的公司。而我相信未来的十年会有更多这样的机会。所以在2014年,我就下定决定去做了明势资本这样一支早期投资基金。

2005年,我们做了中国第一次的站长大会,我记得当时我们请了全中国Alexa排名1000名以内的最顶级的站长。这里面有做出hao123的李兴平,还有今天YY的李学凌,58的姚劲波,雷军也去了,几乎都是一时的互联网豪杰。

我一直讲的一个段子是,十多年以后我跟老蔡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说,如果咱们俩当时知道今天这些人能做出这么多、这么牛的上市公司,我们俩当时砸锅卖铁也应该闭着眼睛投来参会的每一个人,那么今天我们可能不光是全中国最牛的早期投资人,可能是全世界最牛的早期投资人。

但是为什么没有?我觉得我们做创业也好、做投资也好,大家经常去复盘,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我认识的很多非常优秀的创始人、创业家,在这方面都是有非常好的复盘的习惯。

老蔡投了暴风影音、投了58的姚劲波、投了美图的吴欣鸿,我也侥幸投了汽车之家、VeryCD,这都是当时非常成功的网站。

但是为什么没有每个都投。从复盘来看,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看到了中国的互联网包括中国的经济会有一个快速的发展,但是我们确实没有想到中国移动互联网这个行业,在过去十年能够有这么快速的发展,这是第一点没想到的——我们低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第二点我们低估了什么呢?就是我们很多做天使投资、早期投资的,我们讲所有的模型、模式都可以计算,唯一不能被计算的就是年轻创始人的成长潜力。

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对十年前的情况一个最深刻的复盘。而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预见中国未来5到10年,可能会有比之前10年更大的一波创业者,他们会有去颠覆很多行业、改造很多行业的机会。所以这个也是我们下定决心来做明势资本最核心的一个原因。

未来,人工智能和大健康能穿越资本寒冬

大家知道前一段互联网圈子、创业圈子里流行的一个段子是说,经纬的张颖同志的内部讲话流出,王冉同学的评论就马上跟上,最后就等着华兴资本的包凡同学开始做总结性的发言。

其实这确实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创投圈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一个情况。

第一,中国的经济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进入到一个下行的周期。这个周期可能是两年,可能是三年,也有可能是五年。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基本上核心的问题就是随着中国一胎政策在过去30年的持续,中国未来的年轻人口,不管是劳动力的供给还是年轻消费人群的供给,都会面临快速的下降的情况。

第二,互联网发展了将近20多年的时间,基本解决了信息不对称性和快速流转,人口红利和技术红利都即将消失殆尽。

因此,我们看见,今年有很多在过去两年发展得貌似还比较快的创业公司,甚至一些独角兽的增长都遇到了很大的一个瓶颈,他们的估值在快速地下调,甚至我们认为可能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还会有相当一批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也会面临生存的风险,甚至会挂掉。这种情形在今年的下半年,可能会以批量的方式爆发。

那么,下面一波的创业方向是什么,创业者怎么渡过这样的寒冬?

我们对全球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周期进行了研究和复盘,发现其中只有两个大的行业可能能够真正地穿越经济的低谷期。

第一,颠覆式的创新型的科技和技术。

第二,医疗和大健康行业。

医疗和大健康坦率地讲不是我们明势资本擅长的行业,我们看到的更多还是技术驱动的一些创新型的行业,而在当前看,就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个行业将穿越经济的低谷期,而且会深入地改变每个行业的运营效率。它对每一个行业带来的影响会不亚于,甚至会远远地超过移动互联网这一波。

而现在恰恰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一波创业者开始起来的一个原点,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会花很大的力气去认真地研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方面的硬科技,它们会对每个行业带来颠覆式的创新和新的机会。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朋友会说,我不是学人工智能的,也不懂大数据,难道我就什么都不能干了吗?我的建议是,如果你不懂就加入一家优秀的创业公司先去学习。原因很简单,你现在不去学习,将来你也会被逼着学习。

我们过去一两年间可能在工业机器人方面有投了大概十几家公司,现在发展得都非常出色。

在更多的一些涉及到人力的一些行业,我们分析可能未来的5到10年,它的发展可能会有更大的颠覆性的改变。打个比方,律师这个行业可能在未来的5到10年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码农也可能在未来的5到10年被人工智能所替代。

70多岁的任正非,是我最尊敬的中国企业家之一。他讲到过,人类创造的新人类,会慢慢地代替很多的旧人类。美国奇点大学的校长也大胆设想,在2029年,人类可能会彻底获得永生,因为很多芯片级的纳米机器人会植入到人体,我们在很多方面都会发生变化。

所以我觉得各位一定要去认真地研究大数据、研究人工智能。它们在未来会对我们的生活和整个世界产生巨大的、深远的影响。可能你在短期内还看不到,但是在不远的将来,所有这些势必会引发社会学、经济学和伦理学的巨变,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每个人的生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