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之父讲述幕后故事:当年差点被谷歌放弃 | 口述

2016-07-28 14:09 游戏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Pokemon Go之父讲述幕后故事:当年差点被谷歌放弃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络版今天发表署名瑞恩·麦克(Ryan Mac)的文章,讲述了在全球广受追捧的《口袋妖怪Go》背后的故事。作为这款游戏的开发商,Niantic曾经险些成为谷歌内部的弃儿,但最终还是凭借这款游戏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以下为文章全文:

要找出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游戏的玩家并不困难。他们都有一个明显特征: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用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面前。这个结论来自《口袋妖怪Go》之父约翰·汉克(John Hanke),我们当时一起在圣迭戈海港村的岸边散步,他第二天就要出席圣迭戈国际动漫展(Comic-Con),面对7000名粉丝发表演讲。

“他们都在玩游戏。”49岁的汉克说,他指着几个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的人说,“那个背着背包站在那里的人,还有那些坐在那里的人。”

《口袋妖怪Go》是Niantic Labs开发的一款免费的增强现实(AR)游戏,玩家可以在现实世界中利用手机捕捉虚拟精灵。自从7月发布以来,它迅速红遍全球。苹果表示,这款游戏第一周的下载量超过App Store历史上的任何一款应用。而根据App Annie的调查,10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每天都玩《口袋妖怪Go》。SurveyMonkey估计,该游戏每天仅通过美国的应用内购业务便可创收约600万美元(该游戏已经登陆37个国家或地区)。

除了这些惊人数据外,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arry Clinton)也在竞选中利用了这款游戏,而流行歌手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也在中央公园寻找精灵,甚至有一名记者因为在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玩《口袋妖怪Go》而遭到公开谴责。

但鲜为人知的是,这样一款红遍全球的游戏当初却险些遭到“枪毙”。12个月前,身为谷歌员工的汉克越来越感到焦躁不安(他曾经推出了谷歌地球等产品),而作为谷歌内部的一个失败的“臭鼬”项目,他的游戏公司Niantic也不再受到重视。随着谷歌重组为Alphabet,Niantic似乎会被归入Android事业部,或者干脆关闭。但谷歌还算明智,它允许汉克寻找外部投资人,并主动分拆出去。正因如此,汉克才找到了任天堂和Pokémon Co公司(后者负责口袋妖怪系列的知识产权),并达成了有史以来最明智的手机游戏交易。

对谷歌来说,这种安排显然起到了作用。谷歌仅持有Niantic不到30%的股份,但麦格理证券分析师预计,该公司的游戏有望实现50亿美元的年营收。

“如果谷歌始终将其控制在自己手中,我不确定《口袋妖怪Go》还能否诞生,至少无法这么快诞生。”Niantic董事吉尔曼·路易(Gilman Louie)说。

汉克一直热衷于视频游戏,他在Atari 400电脑上自学了编程,而他当时居住的得州小镇Cross Plain只有1000人,整个镇上甚至只有一个交通信号灯。自称“土包子”的汉克毕业于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后来考入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希望在那里创办自己的游戏公司。来到伯克利不久,他就加入了同学的创业公司Archetype Interactive,那家公司的唯一一款游戏是《Meridian 59》,很多人将其视作首款3D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他们毕业时卖掉了那家公司。)

在2000年创办并卖掉了另外一家游戏公司后,汉克与他人共同创办了Keyhole,那是一家地理空间软件公司,为用户提供各个地区的卫星图像。那项技术引发了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兴趣,他当时非常迷恋地图。在与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其他高管开会时,布林使用Keyhole放大了卫星图像,展示出在场人员住宅的后院,希望以此说服董事会收购这家创业公司。2004年10月,刚刚上市的谷歌用价值3500万美元的股票收购了Keyhole。

汉克以为他只会在谷歌工作几个月,但他一待就是十多年,并长期担任该公司地理团队的两大主管之一。在此期间,他帮助谷歌在2005年发布了谷歌地图,并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展开谈判,让谷歌地图成为了第一代iPhone的预装地图。不仅如此,他还帮助谷歌地图成为了流量仅次于搜索的谷歌第二大业务。

但到2010年,汉克却希望离职创业,将地图和游戏整合到一起。在谷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极力挽留下,他还是留在了谷歌,但却获得了足够的人手和资源,在谷歌旧金山办事处内部秘密创办了一个游戏部门。汉克将那家公司命名为Niantic Labs,这个名称来自1849年淘金热期间向湾区运送旷工的一艘轮船。

他们最初的增强现实产品可以帮助用户通过移动设备和谷歌眼镜了解城市的地标建筑,后来又在2012年末发布了《Ingress》。那是汉克首次尝试基于地理位置的游戏,游戏中的两个团队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机占领世界各地的不同地点。虽然获得了一些游戏玩家的青睐,但《Ingress》在谷歌内部并没有被视作一项突破性技术。

到了2014年春天,Niantic CEO汉克梦想着将基于地理位置的游戏与老牌IP整合到一起,从而吸引更多用户。他曾经考虑过马里奥和大金刚,但最经常浮现在他脑海中的还是口袋妖怪,这个系列的视频游戏、卡牌、电影和动画片曾经在1990年代末俘获了大批千禧一代玩家。截至2016年5月,口袋妖怪系列产品累计销售额高达450亿美元。

一个偶然的机会,谷歌地图部门的一位名叫野村辰雄(Tatsuo Nomura)的工程师围绕口袋妖怪规划了一个秘密项目,但出发点却与汉克截然不同。随着愚人节即将到来,野村希望移动用户可以在谷歌地图中追捕口袋妖怪精灵。通过朋友的介绍,他得以与Pokémon Co的负责人会面,那家公司有一部分股份归任天堂所有,他们还在东京六本木地区与谷歌共同使用一个办公楼。“他们的CEO当时就很喜欢这笔交易。”野村回忆道,“我们其实并没有进行真正的谈判。”

那个愚人节玩笑的成功吸引了汉克的目光,他也找到了野村,希望能够借助他的关系再次与Pokémon Co的负责人会面。2014年5月,汉克在一间会议室里见到了Pokémon Co CEO Tsunekazu Ishihara,并通过翻译展开了沟通。身为一名资深《Ingress》玩家,Tsunekazu Ishihara立刻意识到将地理位置元素与口袋妖怪融为一体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在已故任天堂CEO岩田聪的祝福下,汉克于那年夏天着手开发《口袋妖怪Go》,并同意与Pokémon Co和任天堂分享营收。(汉克拒绝披露具体的条款。)

与此同时,Niantic在谷歌内部的地位变得越来越不重要。随着该公司决定重组为Alphabet,谷歌的负责人也在考虑汉克这家公司的去向。他们曾经希望将Niantic整合到Android事业部,但汉克并不想重新回到谷歌庞大的官僚组织内部。

于是,他提出了分拆计划,希望获准独立发展,并寻找独立企业的资助。他会见了多家风险投资公司,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和KPCB——但Niantic大约1.5亿美元的估值令这些公司望而却步。其中一位曾经参与谈判的投资人回忆道,汉克当时只提到了《Ingress》,并未透露即将发布的《口袋妖怪Go》。最终,汉克以更高的估值(大约1.75亿美元)获得了谷歌、任天堂、Pokémon Co以及部分天使投资人提供的3500万美元投资——但却没有一家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参与此轮融资。

不过,《口袋妖怪Go》发布至今还不到一个月时间,而历史经验表明,Zynga(《FarmVille》开发商)和King.com(《糖果粉碎传奇》开发商)等一夜爆红的手机游戏公司都未能延续长期的成功趋势。汉克目前的任务是保持服务器的正常运转。由于操劳过度,他已经长出了大大的眼袋,没有太多时间处理其他事情,甚至连玩游戏的时间都没有。他自己的《口袋妖怪Go》打到几级了?

“我大概5级。”他不好意思地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