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毕业,只卖一款单品年入1.5亿,郑渊洁之子是怎么做到的?

2016-07-29 11:39 互联网金融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小学毕业,只卖一款单品年入1.5亿,郑渊洁之子是怎么做到的?

  郑亚旗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父母多半希望孩子刻苦读书,勤奋学习,名列前茅,考清华、上北大、从商参政、出将入相,最终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光耀门楣,垂名宗祠。

  而郑渊洁无疑是家长里的“奇葩”,对于儿子郑亚旗,从不要求他争鳌头、居庙堂:考试及格便可,小学毕业就行,18岁之前不让单独出门,第一份工作“放纵”他扛鸡蛋……

  这个全国最知名的小学生,其掌舵的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皮皮鲁),在只有30个员工的条件下,仅图书业务一年就能实现1.5亿码洋的销售;且在纸媒发行量断崖式下滑的大环境中,“皮皮鲁”的营收每年增长25%。而这个公司,只卖一款单品:《皮皮鲁总动员》丛书。

  交出如此可观的成绩单,“小学生”的大奥秘是什么?“源于老郑(郑渊洁)的封闭式教育”,郑亚旗说。

  住家交房租,18岁赚60万

  1986年,3岁的郑亚旗进了幼儿园,一个全新的世界在眼前展开。只不过,这个世界并未给他留下好印象。入学一周,因为在上课时说话,班主任把他关了一下午的小黑屋。“学校”,在郑亚旗的心中,成为一个贬义词。

  上小学第一天,班上另一位同学没有带课本。班主任对其破口大骂:“吃屎都接不上热的!”回到家,郑亚旗问郑渊洁:“老师为什么这么说?热的口味更好一些吗?”

  在这种教育体制下,郑渊洁并不指望郑亚旗能从学校获得多少知识,只要求他考试及格就行;郑亚旗对学校也颇为失望,因此在小学毕业后,郑亚旗不愿再去学校,老郑也顺他心意,担当起“私塾先生”的角色,编写了十套教材,在家亲自给郑亚旗教学。

  但念“私塾”的郑亚旗并不轻松,老郑约法三章:18岁前要什么给什么,18岁后要什么都不给,还要交水电房租。

  恰在此前,网络联通中国,郑亚旗深深陷入其中,玩得一手好游戏。于是,有人找他写一篇《阿猫阿狗》的游戏攻略。通过遗传的良好文笔与灵活思维,郑亚旗赚取了第一桶金。

  1995年,网页的概念扎入了郑亚旗的大脑。在当时,中文网页不超过5、6个。郑亚旗那时候很喜欢咕哝网页,机遇巧合一名北大计算机系的学生找到他,希望可以一晚上教会他做网页。他告诉该学生:“一个晚上你是学不会的。这样吧,我教你做网页,以后我们一起做网站,挣到的钱咱俩平分。”

  大学生没想到13岁的郑亚旗有如此的经商头脑——那个时候制作网页一万元一个。后来他们还组了个小团队,该学生负责拉活,郑亚旗负责技术,还有一个美编。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做了100多个网页,挣了30多万。

  此外,在当时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到交易所开户炒股。所以郑亚旗在16岁拿到身份证后便开始进入股市,学着炒股。2年的时间里,他发现自己对于股票并不热衷,于是在18岁前就把股票卖了,赚了30多万。郑亚旗说:“每7-8年就是一个牛市,当巧他炒股那两年是个牛市。”卖完股票后,股票市场就大跌了。

  小学毕业后,直到年满18岁,郑亚旗没有一次独自出门,俱是在老郑的陪同下逛街、吃饭、“谈客户”。在封闭的环境里,依靠一根网线,郑亚旗培养出了对商机的敏锐嗅觉;同时,付房租的经历,培养起了他为人处世的责任感:不管在怎样的工作环境中,都应该对所在职位尽职尽责,偷奸耍滑没有活路。

  多年的封闭式学习、生活,会不会对郑亚旗造成内心、社交上的负面影响?“没机会早恋,可惜啊”,郑亚旗佯装叹气。 

  扛鸡蛋的“5毛党”

  成年后,做网站的黄金期过去,股票也卖光了,老郑更是“成年后不给一分钱”,没了经济来源,郑亚旗只得出去找工作。

  21世纪初,社会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看本事看文凭。一纸大学文凭,走到哪儿都是宝;郑亚旗的小学文凭,则没人要。

  不知找了多久,终于碰上一家学历不限的企业。等了两个小时,轮到郑亚旗面试。面试官坐到郑亚旗身边,用手不断摩挲着他的腿。后来他终于开口:“你有没有残疾?”郑亚旗说没有。他惋惜说道:“哎,你要是残疾人我们就招你了。”原来,残疾人是可以使用人单位免除很多税的。

  没多久,“虎口脱险”的郑亚旗终于正式工作——朋友介绍他去超市当鸡蛋搬运工,扛一箱5毛。如果父亲不是郑渊洁,肯定早跑来闹了;如果儿子不是郑亚旗,估计也转身走了。一天扛了几十箱、赚了几十块,郑亚旗非但不觉尴尬,还挺开心,“至少我挣钱了,而且还能摆脱‘摸腿阴影’”,郑亚旗打趣说。

  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月。这天,他看到某报社重组的招聘信息,就立马放下鸡蛋,来到报社。报社见他电脑技术过硬,就让他在技术部试试。这一试,就是三年。其中,在第一年里,他就晋升到技术部主任职位。

  彼时,正是报刊纸媒的黄金期,企业、商家络绎前来投广告,报社坐等收钱,这就造成里面的工作人员鼻孔朝天、态度恶劣、办事效率低下、勾心斗角冲突不断。这与郑亚旗的性格相冲,看不惯此间种种,不喜欢这样的体制,于是他毅然选择离职。

  回到家,百无聊赖的郑亚旗随手翻开一本老郑的《童话大王》。看了一会儿,不禁陷入沉思:《童话大王》1985年创刊,老郑是该刊唯一撰稿人。1986年,月发行量突破100万册;累积起来,总发行量逾2亿。这些精彩故事,可以装下几间屋子。如果只是装进屋子,以前的故事不能让后来人所知,那未免太过可惜;如果通过我的手将其盘活,以崭新的面貌重现读者面前,那将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郑亚旗觉得老郑的这些作品不运营太可惜了。于是就管老郑要版权。老郑当时不给:“你没经验,你给我玩没了,我找谁去,我的收入也就没了。”后来郑亚旗拿到了一个尚未授权出去的门类,即不影响郑渊洁的收入,也可以试试手。父子对于工作的事儿也是一码归一码,签署了正规合理的商业合同。

  2005年,《皮皮鲁》杂志问世,郑亚旗以漫画形式让皮皮鲁、鲁西西等经典童话人物再度活过来。那个时候老郑没有任何资源,他就到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一家家挨个敲门,终于找到一家愿意发行的书商。但对方在合同书写明:亏了全部由郑亚旗承担,挣了双方平分。

  然而,一语成谶,只三个月,郑亚旗亏了,80%的积蓄打了水漂。

  皮皮鲁:最值钱的童话人物

  亏损原因,一是郑亚旗自身没有运作经验,一是郑亚旗一力承担后果,对方没风险,即便有经验,也没把运作放心上。

  郑亚旗想起成年之前的经历,对“责任感”更加深信不疑。合作,不只是其中一方的事,哪怕少了一克砝码,天平也会倾斜。

  再度踏上寻找合作之路的郑亚旗,对合作伙伴“约法三章”:其一,有挣钱的本事;其二,有成功的运营案例;其三,重视项目,有责任感。

  同时,郑亚旗在2010年成立了皮皮鲁总动员公司,围绕“皮皮鲁”等郑渊洁的童话人物,进行品牌开发、运营。

  公司成立的时候,新的合作也开始了。由于双方有共同的价值观与责任感,这年,丛书卖了400万册;2011年,达到1000万册,获得北极光创投5000万融资;在2011年联合国评出的世界十大图书中,郑渊洁的《皮皮鲁总动员》和《哈利·波特》并列全球第四名; 2012年,丛书突破2000万册,郑渊洁再次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

  “每年都会比前一年增加25%左右的营收,这即便是老郑也无法办到的”,感觉自己能超越老郑,郑亚旗有些得意。

  在纸媒急剧下滑、人们不爱看书的今天,皮皮鲁公司是如何实现这样的盈利增长的呢?

  首先,郑亚旗把功劳归为父亲:郑渊洁写作的坚持与技巧。

小学毕业,只卖一款单品年入1.5亿,郑渊洁之子是怎么做到的?  

  郑渊洁与郑亚旗  

  “每天早上,老郑四、五点就起床写作,一直写到中午。这一写,就是30年”,说到这里,郑亚旗的声线有些颤抖。 

  皮皮鲁、鲁西西的故事,即便大人去读,也会被流畅的文笔、环环相扣的情节所折服,这其中郑亚旗说了2大奥秘:一是接地气,这让所有读者阅读无障碍;二是写别人没写过的,满足读者的好奇心。“所以不管书刊竞争再激烈,不管碎片化的东西再多,我相信,只要是好内容,而且这份内容润泽了一个笔耕不辍的老人的情怀,它就一定会销量长虹。”

  其次,营造全国最强童话IP——皮皮鲁。

  在《童话大王》的所有人物中,皮皮鲁无疑是含金量最高的,其相关文字多达200多万;而《皮皮鲁总动员》中,皮皮鲁也是当中最酷的男一号。

  此外,除了系列丛书,皮皮鲁公司还制作电子书、语音故事、话剧、动画片、电视剧、电影等周边产品,所有产品都围绕皮皮鲁的成长线索展开,浑然将皮皮鲁作为总动员中最强IP。其中,话剧《皮皮鲁送你100条命》已上演过百场,场场爆满。

  不仅如此,郑亚旗正着手于皮皮鲁的电影策划,目前正谈风投。“我们将自己定义为中国的Marvel(漫威),他们在《蜘蛛侠》问世以前,同我们一样。蜘蛛侠成为了他们的强IP,皮皮鲁也将是我们的绝对IP”,郑亚旗说。

  为通过文字、影音等形式,为产品营造一个强IP,这样的好处,是消费者无论在何处,举手投足间,都能接触到该IP,从而将兴趣和猎奇心融入到这个IP矩阵里来,为产品产生利益长尾。

  再次,用一群能做事、有共同目标的人。

  皮皮鲁公司有这样一个现象:没有前台,没有库房,公司总员工只有30人。“前台拿来干啥?并不能产生实际价值;库房也用不着,我们的丛书从来是供不应求。没有作用的陪衬,我们公司都没有”,郑亚旗说。

  在生活中,郑亚旗每天不到6点起床,晨读后到公司,做文案性工作,验收员工工作绩效,然后做运营、谈合作;合作伙伴会打通线上线下各种渠道,努力销售丛书及周边产品;公司员工各司其职,将服务最优化。“只有全体员工上下一心,有责任感,公司才能存活、发展、成长壮大”,郑亚旗说。

  尾声:未完成的《魔方大厦》

  小时候,有这么一部动画片《魔方大厦》。给很多80、90后的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成为了大家童年的残破回忆——它并未拍完。那么究竟《魔方大厦》是否还会重出江湖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