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金承志和他的彩虹合唱团,看魔都的“兴趣小组”如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2016-08-03 08:54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深度揭秘彩虹合唱团:一个魔都的“兴趣小组”如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大概是从7月27号那天的清晨开始,朋友圈再次被彩虹室内合唱团刷屏了,一首《感觉身体被掏空》击中了这个时代疲于奔波的年轻人们,有人看哭了,有人看笑了。

  B站上面,《感觉身体被掏空》被播放了231万次,弹幕一万多条,在秒拍等短视频平台上播放量有千万次,而网易云音乐上,这首歌下面的评论也有几千条。

  7月31日晚间,上海东湖路,娱乐资本论深入探访金承志和他的彩虹合唱团。我们也想知道,这个在魔都“恶意嘲讽”帝都小伙伴的神秘天团,究竟是什么来头。

  本以为去年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只是昙花一现,就像这个快餐消费时代其他意外走红的神曲一样,没想到,彩虹室内合唱团再一次出了爆款。

  两个爆款让彩虹合唱团声名鹊起,但娱乐幽默并不是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全貌,彩虹乐团是一个以创作演出严肃作品为主的青年合唱团,音乐会的主要演出曲目也都是严肃作品,《张士超》和《感身空》这样的作品只是彩虹合唱团返场表演时给观众的彩蛋。

  《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这两首作品都是由其团长金承志作词作曲,也许对于观众来说,《张士超》和《感身空》这两首歌在幽默自嘲的风格上并无二致,但金承志说《张士超》和《感身空》这两首歌是两种不同的创作思路,《张士超》是讲述一个人(张士超)的一小段趣事,而《感身空》则是一幅群像描写。

  《感觉身体被掏空》

  一位喜欢彩虹合唱团的粉丝说,之所以喜欢彩虹,是因为喜欢他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在高雅的大厅里,大家都穿着非常正式的礼服,用非常严肃认真的态度来演唱我们身边的囧事和囧人,不仅有逼格,而且还非常接地气。”

  按照金承志的说法,彩虹合唱团是一帮来自各行各业的一线城市年轻人,由于兴趣走到了一起。而彩虹合唱团刷爆朋友圈的《感身空》也是年轻人的故事,甚至在年轻人的朋友圈首先引爆。

  彩虹如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形式上的高逼格,内容上的接地气,也许正是这种阳春白雪外加下里巴人的双重打法击中了年轻人心中最脆弱的那个点。

  彩虹是一帮年轻人的兴趣小组

  彩虹合唱团创建于2011年,那时候金承志还是上海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到今年,彩虹合唱团已经六周岁了,上海音乐圈熟悉彩虹的人都说他们是一个严肃的合唱团,并非外界看到只会“恶搞”或者“解构”,而他们的走红也并非一日之功,金承志形容他自己的创作“不敢说厚积薄发”,“算是薄薄积薄薄发”。

  成立六年,对于金承志个人和合唱团来说,有3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第一个时间节点是2012年,金承志“那时候面临出国或者是继续读书的一个压力。想过要解散,后来也就慢慢把这个事情忘记了,因为我觉得彩虹是我的家人,这个团队搭建起来也十分不易,贸然地离开彩虹就不再存在了,还是心疼,坚守着一起努力,然后排练”,第二个时间节点是2014年,彩虹经历了一次改组——“综合性重建”,考虑到团员们来自各地,排练和演出时间都存在不确定性,合唱团扩招,成员从十几人扩展为几十人,“更加社会化”,尽可能减少因个别团员的原因造成的演出意外。第三个时间节点就是去年《张士超》走红。

  彩虹室内合唱团目前有团员40多名,因为合唱团这种“兴趣小组”的天然属性,组织结构较为宽松,合唱团团员来来去去,目前核心成员除了金承志,还有其他两位“合伙人”,叶澄波和许诗雨,分别负责日常运营、商务,和媒介。

  虽然组织相对松散,但是目前彩虹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人员流动与评估体制,最基本的审核坐标是出勤率,如果一个团员的出勤率低于四分之三,那么他就要接受专业审核,而一旦专业技能审核也不过关,那么就面临着被淘汰的结果。而如果出勤率低于四分之二,那就自动被合唱团淘汰。

  而专业审核一般会从音准、节奏、读谱能力、外语能力等多个维度进行考核,说到这里想必很多人都会想知道需要满足哪些条件才能加入彩虹合唱团了。

  最重要的当然是颜值高,许诗雨说“他们欢迎长得好看的人加入”,这当然都是玩笑话,最基本标准当然是对于合唱的热爱,其次还要识得五线谱,音准、音高这些都在考核标准之内。

  随着彩虹合唱团越来越走红,整个团的凝聚力也越来越强,金承志说,其实他们每一次音乐会之后都会问团员们有没有谁想退团?但是每一次都没有人想要退团。

  据了解,目前彩虹合唱团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50%以上是白领,平均年龄在二十三四岁,由于兴趣走到了一起。

  《感身空》为什么故事背景是北京?

  《感觉身体被掏空》的故事背景设立在北京,有网友“抱怨”为什么一个上海的合唱团要来“调戏”北京,回龙观的居民们更是表示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金承志是这么回答的,“因为北京是一个创业中心,有很多的企业与白领,北京也很大,许多人都在穿越城市上班,比如我自己有印象的,从国贸、到中关村、到上地啊,等等等等。我记得一个朋友跟我提起他眼中的四惠东,一面是高楼大厦,一面则是满地的自行车和如同蚂蚁一般的人群,他觉得这个反差非常魔幻,是高速发展的北京,我认为这同时也是高速发展的中国,所以这次选择北京而非上海是这个理由。”说白了其实这是一线城市年轻人的真实生活写照。

  这样的设定并不是特意为了讨好生活在帝都的北漂们,北漂和沪漂都一样,上海年轻人听得懂“回龙观”,北京年轻人也听得懂“五角场”,所谓的北漂和沪票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而《感身空》中的加班狗其实就是很多年轻人的真实写照。

  当然,《感觉身体被掏空》也是金承志本人的写照,他在创作这首歌曲时也正处于被掏空的状态,当时离演出只剩下十多天,团员一直催他,某一天,他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的一句感慨:“感觉身体被掏空”,顿时思如泉涌,创作欲望喷薄而出,“感觉身体被掏空”这句的旋律自动出现在脑海里,他想象着自己瘫坐在地上,“空”这个音正好表现出那个场景。

  说回歌曲创作,套用一个内容创业者最爱谈起的词,《感身空》是一个充满“网感”的作品,金承志并不否认这一点,他说“服用多年,深受其害”,彩虹合唱团的运营叶澄波也说“我们毕竟生活在互联网时代”,但是金承志在创作过程中并不会刻意想着去讨好互联网上的受众,他只考虑来听他音乐会的观众的反馈。

  “月抛戴了两年半”,“十八天没有卸妆”,这些心酸又好笑的细节全都来源于身边同事的生活日常,至于“爸爸来自于遥远的西伯利亚”是随口一说,“只是想要不加班而已。”

  “我自己的团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次我跟我的一个指挥朋友吐槽说,我们团这次暴雨,有七八个人没来排练,我朋友说,‘唉,志哥你这都算好的了,我每次一演出,每次一加排,我们团员家人的病逝率就非常非常高’,他们才不记得用家长请了多少回假,有个哥们的爸爸都过世了三回”。

  乌鸦叫的部分是金承志最满意的地方,合唱团成员的口技已经可以以假乱真,而到“恰似黑贝”这部分时,加入狗叫,“表现出老板监督工作的时候的冷峻。”

  整个词曲当中金承志最喜欢赋格段,也就是副歌部分,“因为我个人觉得这一段是整个情绪的制高点。赋格段,是跟现实特别脱离的一段,在音乐上我们叫赋格段,有很多声部,每个声部都在唱一个主题,我们很多时候是口是心非的状态,仿佛是在精神分裂一般,比如‘我不累’,其实已经累到要死了,但又恰恰是压力爆发的场景,跟老板说‘我不喜欢吃饭,我不喜欢睡觉,我热爱学习,我喜欢工作’,但是脑海里的就是弹幕上的那些话,就是加班的时候跟老板说过的那些话,口中念念有词,仿佛欲言又止的状态,虽然有人觉得这一段是最滑稽的,而我自己却觉得是生活中最真实的写照。”

  曾经的香港四大天王之一黎明的友情献声也是团队一时兴起,“我们当时在讨论这首歌曲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朋友随口说了一句‘加班到黎明’,我觉得这个点很有联想性”,“然后我们动员一切力量,就去邀请黎明先生和我们一起玩”,据说黎明为了帮他们录“宝贝,加班吧”这句话,还专门跑到录音棚录制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然后我们就挑选了一个比较温柔的”,与老板惯常严肃的面目形成反差。

  当然,青年合唱团不只是彩虹这一家,别的高校也有各种各样的合唱团、社团,但是这些合唱团大多以翻唱其他作品为主,彩虹不但可以原创,还能够相对连续高产地产出,这也是他们最终能够被大众捕捉到的原因。

  《感身空》让人笑又让人哭,这种自嘲自黑的态度正暗合了当下年轻人的精神世界,古典优美的曲风加上接地气的歌词创造出一种反差的美感,而这种特质恰好令审美疲惫的的大众倍感惊艳。

  目前听众听到的彩虹的作品都是音乐厅live版本,不做录音棚版,金承志给出的原因是“我相信现场演出的音乐是非常真实的,是有活力的,有生命力的。在录音棚是可以改掉很多毛病的,可以一次又一次录的。我之所以做音乐会的演出,是因为我相信一期一会,那一瞬间传递出来的音乐,呼吸,包括所有的东西,都是永恒而真实的,所以我喜欢音乐厅的演出。”

  所以舞台表现也是彩虹作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演唱《感身空》时,“我们必须非常投入,必须坚定地相信我就是那个主人公,我就是那个要加班的人。如果我们在舞台上出戏了,如果我们笑得很厉害,一旦出戏了,整部作品也就失去了生命力。”

  不过在作品立意上,“这不是一首骂老板的歌,要知道老板之上还有老板,老板的老板就是用户。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剥离社会单独存在,我们在面对这些诸多关系的时候,能否理性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加班与不加班实际上是我们与老板之间的尴尬的默契”,“我从未鼓励过大家辞职,因为工作本身就是你的一种选择,我想跟大家传递的是你心有所想,就努力实现,你想要追求理想,势必会付出很大的努力;你想要快意飞马,势必也要做出牺牲”

  把年轻人与领导关系通过戏谑的方式表现出来,不经意间引起了很多年轻人的共鸣,这也许就是很多加班狗听到这首歌而不由转发的理由。

  “这并不仅仅是月亮和六便士的关系,而是我们作为自由人在追求自由时候,是否能把握到其中的节奏,做到让自己满意。我的确希望通过这首歌给我们每一个为生活所奔波的人以一种关注,通过音乐来告诉彼此,你并不孤独。”

  金承志说,如果非要给《感身空》这首作品定性,他觉得它“更像是一首应援歌,而不是一首吐槽歌”,“有很多人说第一遍听笑,第二遍听哭,我相信第三遍听是会带来勇气。”

  虽然要胡说八道,但是更需要一本正经

  今年彩虹合唱团已经举办了七场音乐会,下半年,他们将要减少音乐会场数,但是门票收入依然是有保障的,“上座率在没有走红之前也是爆满的,只是上次是15天卖空的,这次通过网上预约,43分钟,在购票速度上有非常大的提升。”

  彩虹合唱团每年有春秋两次招新,“从上一场专场结束后,报名招新人数上增加了很多,我们可以挑选更多优秀的团员”。

  因此演出场地的预订一般是提前半年,而在场地规模选择时,大的可以有一千九百多人,小的就只有几百人。在节目编排上,“整体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次也是14首严肃作品和几首返场曲目,《感身空》就是就是返场曲目中的一首。”

  目前彩虹的盈利由广告、内容合作、门票收入三部分组成,同时合唱团的开支相对较少。一直以来,彩虹合唱团都处于一个收支恰好平衡的状况,参与商业演出的团员也会获得一定的收入。

  彩虹合唱团目前还没有成立公司,不过,在《张士超》之后,就已经有投资人开始和他们接触了,虽说成立公司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这四个年轻人看起来并不着急,原创内容是他们最为骄傲的资本,他们也不乱用这个资本,谈到未来内容的创作、推广和合作,其他三人一致表示以金承志的内容创作为优先,“作品开路”。

  如果说《张士超》的走红是意外,那么《感身空》的走红他们已经开始做了一些推广的动作,比如他们跟微博合作,发起了热门话题,和杜蕾斯以及同道大叔进行了内容合作。

  不得不说,合唱团这样的存在形式已经淡出大众的视野很久了,彩虹走红让大家重新认识了这种形式的内容创作团体及其社会化运作。

  虽然走红,资本对于彩虹的认知依然是一知半解,在投资人看来,彩虹只是一个可以制作爆款内容团队,所以目前彩虹合唱团对于资本是抱着“谨慎而友善”的态度。

  金承志曾经对媒体表示,觉得自己和阮籍有契合的地方,他说“我们俩找不到路的时候都会哭。我自认为是一个较为豁达的人,我现在更能够理解王维、陶渊明的想法。年纪渐长的时候心境会变得更为平静。”

  在这个创业者热衷于自比于成功商业人物的时代,彩虹的团队显得尤其“特别”,他们不着急进行大规模的商业化操作。

  目前。在内容合作方面,彩虹只和斯柯达、百度都有过合作,还有就是为电影《陆垚知马俐》的主题曲做了改编推广。

  金承志不希望彩虹合唱团被标签化,被脸谱化,他形容彩虹合唱团的风格就是多元,外界可能会因为某一首作品对彩虹产生固定印象,但是彩虹合唱团会不停地尝试去打破外界对于自己的刻板印象,“不断崩坏”。

  在商业化和公司化的道路上,彩虹会走得慢一些,如叶澄波所说,持续稳定的内容产出需要团队的磨练。

  虽然彩虹被大家所熟知是因为“胡说八道”,但是对于团队而言,“一本正经”才更为重要。

  金承志的美学理念就如他们的团训,叫做“造化随顺,风雅之诚”,而严肃音乐也一直会是彩虹音乐创作的主要方向,虽然《感身空》走红,但金承志表示不会专门做一个这种幽默风格的音乐会,“如果没有严肃作品,那么这些‘解构’类型的作品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彩虹不只有“张士超”和“感身空”,还有泽雅集。

  《泽雅集》就是彩虹合唱团严肃作品的代表,包含《竹林》、《月亭》、《夕烧》、《山坡》、《海岸》、《湖上》、《小溪》八首作品,而在接受采访时,金承志又表示自己不久就又要进山里闭关了,集中精神创作新的作品集《落霞集》,取意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叶澄波说“还有好多曲子,我们还没放到网上,我们会在随后带节奏的放到网上”,金承志还说,“我还是更希望的是观众到剧场来看我们的演出,这样的听跟视觉都会有更大的刺激,跟在电脑、手机端看还是不同的。”

  金承志是个学院派,注重音乐的艺术性,同时也不排斥商业,“我觉得自古以来这两者就密不可分。如果你一味地去追求月亮而不顾及六便士,我觉得这是不对的,艺术一定是跟生活发生紧密关系的,”

  对于金承志而言,“胡说八道”仅仅是彩蛋,“一本正经”的玩创作音乐才是他真正的初衷。这也许就是年轻人喜欢彩虹的理由,虽然需要接地气的东西,但是追求一定要在,否则剥掉阳春白雪的外衣,纯粹的下里巴人并不能打动年轻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