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骄傲的Uber年轻人

2016-08-03 10:48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滴滴和Uber的合并,注定是八月的第一个大新闻。

  摒去各类商业分析,热点风向标杜蕾斯也发了一条微博:D+U=Dudu。这条合并讯息瞬间刷爆朋友圈,上周双方都还在辟谣,瞬间两家公司就化身相好。有媒体说,滴滴公关部的辟谣都会变成现实。


  这时,一个在Uber的朋友给我发来一条微信:我挺不开心的,准确说,很心痛。

  漫天都在谈论这是一场多么牛逼的合并,滴滴一下子被拱上神坛,朋友圈里不乏有人说:看,这就是中国本土互联网的胜利。

  公司的97后实习生翻了个白眼:滴滴那么牛逼,但是我也不care啊,我是Uber死忠。

  很快,在 Uber 工作的朋友们都开始发九张图,感觉应该是 Uber 内部的价值观。看到那句Born to be Proud,突然泪奔,虽然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 Uber 粉丝。

  一场合并,不过是高层们的金钱游戏,但背后,却是很多 Uber 年轻人关于热血与创造的一丝执念。

  

  

  (一)

  P姐是我大学社团里的主席,毕业之后去了Uber,一年跑遍4个城市,她说团队的名字叫做launcher,开拓者的意思。

  她说有一次她被一大群恶意刷单的司机围一圈,一个司机的妈妈突然倒地,说如果不恢复,她的高血压发了会马上死。她说那个时候她心里唯一一个念头就是保护书包里的电脑,因为那里面都是公司的资料。我问你不要命了,她说这叫ownership.

  她说这不过是众多事情中的一件,还有被交管大队调查被叫进局子,她说自己从小就是尖子生没想到一辈子会和局子扯上一点关系,我问她怕不怕,她说不怕是假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其实挺有意思,她说这份工作有时候会满足了她内心关于“女侠”、“女土匪”的心愿。

  她说虽然市场竞争激烈,但是每一次刀光剑影都让她着迷。她现在随时可以拎包去到任何一个城市,从零开始战斗。

  真酷。

  我问她为什么如此拼命,她说很简单,“Champions Mindset”这句话真的太燃了。

  每一次和P姐打电话,我都挺羡慕的。我也想当这样的土匪,满身匪气,野蛮生长。

  但是昨天,我小心翼翼给P姐打电话的时候她哭得很厉害,我安慰她说,算啦,我们都是小虾米,做好自己的事情别浪费自己的时间就行。

  她突然像个小女孩一样被抢走气球一样说:合并了之后,不好玩了啦,都不知道要打败谁。

  年轻的我们,好想赢。真的好想赢。

  (二)

  狮子是在一次聚会中认识的学弟,聚会时他一共没有说超过十句话。

  我唯一记住的就是他来自 Uber。但是他和P姐完全就是两个风格。P姐是女土匪,而狮子真的就是 Nerd.

  我脑补的画面是,如果围过来一群司机,瘦瘦的狮子估计很快会被抡起来。

  吃完饭后他陪我散步,我问他学计算机的他为啥选择在Uber做运营管司机,我知道这份工作并不轻松,背后是一大堆琐事。至少我知道他每周有三天深夜要做表到深夜。

  他说他的大学在长沙,当 Uber 长沙招实习生的时候他就去了,最开始就当着一份实习做,但上线那一天,他坐上一辆 Uber,司机是个四十五岁的大叔。司机和他谈天说地介绍这座他呆了四年的城市,但是依然有很多地点他从未去过,下车的时候司机说,以后有空出来溜两圈,就当认几个新朋友,那一刻,狮子说内向的他找到了些对于生活的热情。

  他说,理工科的他其实满文艺的,他觉得行走的车流正在创造这个城市。

  Celebrate Cities,为城市喝彩,这个公司是最让他心动的,没有之一。

  来自广东的他,突然对一个陌生城市如此有归属感。他说,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想,他的城市团队最开始只有三个人,但是因为这三个人,这座城市的人都多了一种出行选择,我笑着拿出手机点开铜钱Logo,那一瞬间觉得这个app如此生动。

  昨天我给狮子发了好多消息他都没有回我。

  晚上十二点,他给我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优步今天没有什么大新闻》。

  后来刷到一个 Uber 朋友的状态:

  是的,消息确认。

  大家可以不用私信我了。

  山河湖海。

  都是我们造梦的地方。

  狮子第一个点赞。

  (三)

  今天在一个职业群里冒出一条消息。

  说 Uber 中国的员工会获得6个月的基本月薪+6个月的股票价值。一群人@一个在 Uber 工作的朋友说,恭喜他一下子可以领这么多钱。

  她回了一句:你们有病啊。

  大家才意识到我们太像个看客大家连忙道歉,但这也没有办法弥补我们的肤浅。

  后来她转发了一张图到群里,应该是她一个同事的朋友圈:

  她随后说了一句:不打扰,是最基本的尊重。

  我突然想到五月份我给老板提辞职要来创业公司的事情。

  我这个在大公司成为总监的老板问我,这家创业公司给我多少工资,问我真的觉得他们有希望活下去上市么。

  于是他举出了5个从大公司跳去创业公司失败的例子。苦口婆心告诉我跳槽要谨慎,要看package,要看下家是否能帮助你跳到一个更好的平台。

  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对话特别,cheap.

  我笑了笑说,可能的确会失败吧,但是我的确想去做,我觉得人生中不后悔最重要。

  其实内心想说,如果职业只能用钱去衡量,太 low.

  如果我提前认识那个群里 Uber 的朋友,我觉得我可能会直接白眼回一句:

  你有病啊。

  (四)

  读微信新世相一篇文章。

  作者说世相有一句挺流行的口号,叫:“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如今,他想改把口号改成:

  “我们够呛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还是要试试”。

  昨天早上开晨会,CEO 分享了一句话:

  “不要把这个世界,让给我们看不起的人”。

  巨燃。

(责任编辑:DF207)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