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业公司要经历多少生死时刻,才能真正地赢?

2016-08-03 18:39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滴滴就是一辆250迈高速行驶的汽车,在路况异常复杂的路上,还有人来撞你。任何一个细节操作的失误,任何一个弯道甚至一块石头,都很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

  昨天,滴滴宣布与 Uber 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收购 Uber 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业务。疲惫的对手彼此妥协,绵延两年的出行领域大战正式落幕。

  决胜的一步何以走到今天?让我们还原滴滴堪称艰苦卓绝的成长历程。赢得打车大战,对抗国际巨头 Uber,滴滴凭借的是中国式的生存智慧——以不知疲倦的重复和耐心去消磨对手,穷尽可能地生存。

  我们想回忆这两年以来,滴滴所经历的生死时刻,对于创业来说,这些时刻是让一家公司不断蜕变,成长为真正优秀公司的时刻。创业维艰,我们向成功者致敬,也向所有走在创业路上的创业者致敬。

  滴滴与Uber中国时间轴


信息来源:网络   制图:盈动资本

  背后是囊括几乎世界上所有知名基金的战场

  滴滴出行背后的投资方不完全统计(包括被合并的快的):

  王刚、阿米巴、金沙江创投经纬创投腾讯阿里巴巴中信产业基金、环球老虎基金软银DST淡马锡、平安、招行、民航、中信、中金甲子、北汽集团、赛领资本、苹果、中国人寿蚂蚁金服等。

  前后融资85亿美元,估值350亿美元。

  Uber背后的投资方不完全统计:

  高盛、Menlo Ventures、杰弗瑞·贝佐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百度、海航、中信证券太平洋保险中国人寿广汽集团等。

  前后融资129亿美元,估值680亿美元;

  其中Uber中国融资12亿美元,估值80亿美元。

  也就是说,这两家要改变人类出行的伟大公司,在这场创业大战中砸进去了差不多近1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出行补贴教育市场。

  “稍不小心,滴滴就可能死掉”

  有投资人评价程维是一只“土狼”,显然并无贬义,这是滴滴的竞争力。滴滴成立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竞争的市场,作为创始人的程维没有时间优雅。

  只身一人拎着箱子离开纽约,那是两年前的感恩节,鹅毛大雪裹挟着程维和这座陌生的城市。彼时,滴滴的C轮融资遭遇阻击异常艰难,纽约所有答应给Offer的投资人都以各种理由放弃。程维失望地转战旧金山,那天纽约大堵车,他赶到机场时,连续晚了几个航班,最后夜间航班飞往旧金山,到了旧金山,所有投资人都不见他。“那就拎包回来,在国内继续找(钱)。”坐在中关村软件园的滴滴办公室,程维苦笑,“挺悲凉的,往事不堪回首。”

  漫天大雪中这样的濒死时刻,程维很熟悉,“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被放弃、惶恐、极度不安的经历没有把程维变成一个脆弱的人,杀不死他的让他更加强大,面对重大决策与潜在危险时,他更加谨慎和小心翼翼。

  在导演罗伯·科恩的电影《速度与激情》中,洛杉矶的年轻人热衷于街头赛车,马达的转动声总能勾起他们的激情。在这里,只要你拥有速度,你就拥有一切。

  程维常说一句话,“每三个月,滴滴就是一家全新的公司。”在他眼中,今天的你和昨天都是不一样,是全新的。任何时候,程维的能量值都是满格。“外表是他的修炼,他可以很柔软,这是情商。但内心很彪悍,他有一颗冠军的心。”

  两年大战终于告一段落,对于滴滴出行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为什么互联网领域频繁出现合并事件?

  美团大众点评美丽说蘑菇街、滴滴与快的,以及现在的滴滴出行与Uber中国,这类并购的特点是高度竞争的对手之间的戏剧性合并,且都发生在广受关注和争议的细分行业里。究其原因,恶性竞争和恶性补贴不可持续,长此以往企业自身缺乏动力,外界资源也没以前多,从资本效率角度讲也不合理,并购就成了自然而然的现象。

  合并时间不断出现,也从资本市场的角度验证,互联网领域商业模式创新的红利已经走到尽头。所有合并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几乎100%同质化的公司,而互联网是一个靠规模化取胜的领域,“要么垄断,要么死掉”。这也就导致业务相近的公司必须不择手段地抢夺用户,而价格战则一直是互联网公司获取用户最快捷、也最有效的手段。但对于资本来说,这种作战方式却是不断地消耗,为了更有效地配置资源,合并是最好的方式。

  滴滴和Uber的价格战策略一度刷新了很多人对商业的认知,也让“烧钱”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口头禅。在此之前,很少有哪些公司将“烧钱”的策略贯彻得这么彻底。与前两年两家伟大公司的恶战相比,我们更期待合并之后的滴滴和Uber中国将会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当然,任何一次互联网巨头的合并都会引发人们对“垄断”的恐惧,我们这里也想分享一些我们认同的对垄断的一些看法。

  垄断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基本上,在世界范围内,绝大多数人,对于垄断都是警惕的。所以,一说起“反垄断”,天然地就“政治正确”,天然地具有“正义性”。但很少有人思索过:市场自发形成的垄断的“恶”到底有多可怕?

  说起这个,自然就会有人以百度为例。很多人都认为百度的商业模式有恶的成分,而百度之所以能“作恶”,是因为垄断。现实中,任何人都有作恶的冲动,如果作恶能够挣钱而且不被惩罚,作恶便会大有人在。不垄断的企业就不作恶么?奶粉市场竞争充分,可还是有三聚氰胺这样的案例在前。

  至于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之后,会做什么坏事,很多人已经想到了:涨价,以前的便宜,不会再有了,以前的补贴,恐怕难有了。

  那么,涨价是作恶么?其实不是。只要不是强制消费,涨价就不是作恶。它涨价,你卸载它就是了。数年前,这个世界上没有滴滴和Uber,我们不也日子照样过了么?所以,涨价并不能伤害到你,并不是作恶。

  可是你会说,以前确实便宜啊。其实,以前便宜是滴滴Uber“学雷锋,做好事”。但Uber如果常年坚持在中国每年亏10亿学雷锋,它一定会死的。

  Uber不是圣人,它是来赚钱的,它烧那么多钱,是为了占领市场,而不是补贴用户。总之,无论是早已经开始涨价,还是未来涨价,滴滴和Uber都不是作恶,而是恢复本来的面目。你总不能说,一个人做了两年好事、突然不做好事了,就是作恶。

  滴滴Uber合并后肯定会产生垄断,但这个垄断并不会导致作恶。相反,垄断之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垄断地位“100年不动摇”,这个合并后的企业,会继续努力讨好用户的。它若不讨好大家,会有其他的企业进入这个领域的。不是还有易到吗,不是还有神州专车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