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好的创业者得是头牌按摩师,不仅要按到痛点,还得能按得持久

2016-08-04 10:30 创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徐小平:好的创业者得是头牌按摩师,不仅要按到痛点,还得能按得持久

  “发现一个千亿级的项目,投到下一个BAT或小米,是我不变的梦想。”

  7月28日,刚刚见完创业者的徐小平真格基金位于北京国贸的办公室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专访,分享他眼中的移动互联网、创业风口和成功。

  “投资项目就是投资牛人,”这些年阅人无数,徐小平生动地形容一个优秀创业者的标准:“好的创业者要像按摩师,还得是按摩师里的头牌,按到行业痛点,手法要精、准、狠,在此之外,还要有足够的耐力,持久地按下去。”

  VC的寒冬是天使的春天

  今年60岁的徐小平,曾经是创立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之一。在电影《中国合伙人》中,邓超扮演的海归孟晓骏,原型就是徐小平。

  与电影中情节不符的是,徐小平在演讲时从不会紧张怯场,他更像一名演说家,唐诗宋词与英文单词混搭在一起,不时像个顽童一样哈哈大笑,极富感染力。

  在新东方上市之后,徐小平选择离开,从一名教育工作者转身成为一名投资家。真格基金创立之前,徐小平和王强在2007年开始以个人身份进行咨询及天使投资。

  2011年,大家熟知的真格基金正式成立。徐小平曾坦言,直到现在,他依然是看到项目就激动,“只要创业者能忽悠住我。”几乎都可以从他手上拿到天使投资。

  真格基金最为密集的投资出现在2014年和2015年。这两年里,真格大约投资了近200个项目,管理了五期美元基金和四期人民币基金,团队成员也不断扩充。目前真格团队有近四十名正式员工,除了投资团队外,还搭建起了包括法务、财务、公关、市场和HR在内的一整套投后服务团队。

  据新浪科技报道,截至今年3月,真格基金一共投资了300余个创业项目。其中天使轮投资占75%,36%的项目进入下一轮融资,5.7%的公司过了“C轮死”门槛,其中还包含2个独角兽级别的企业。这些项目分布领域广泛,有移动互联网领域的O2O、B2C、C2C,也有偏向传统行业的B2B。

  喝着星巴克咖啡,徐小平字斟句酌地给自己界定身份,“天使投资人,其实就是创业者中国梦……(等下,这样说政治正确吗?好像不对……)应该是创业者‘创业中国梦’的支票签署人,用资本来给创业者的梦想做证明。”

  一个经常被徐小平提及的案例是2014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聚美优品。这家靠化妆品起家的B2C网站的成功上市,让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在短短4年时间里收获了数百倍的账面回报。

  其他较为知名的投资还有世纪佳缘、51Talk、蜜芽等2C类项目。此外,在更偏向传统行业的B2B领域,真格基金还投资了美菜网找钢网、棉庄、化时代等项目。

  “投一个10亿美元的项目也是梦,但相对比较容易实现,但投到一个千亿美元规模的项目,就是一个比较狂野的梦了。”徐小平感慨。

  最近一次追求狂野梦,是真格基金豪掷数百万美元在美国投了一个时速可达1200公里的超级高铁项目Hyperloop One,真格也是这个项目最早的中国投资方。这个号称“从北京到纽约只需要2小时”的高铁项目的构想提出者,是那个同时在玩特斯拉、火箭和太阳能的埃隆·马斯克。

  徐小平并不认为外界所称的资本寒冬会对天使投资有任何不良影响。“资本寒冬可能大多指风险投资VC的寒冬,VC的寒冬其实是我们天使投资的春天。”徐小平称,正因为今年其他机构出手慢了,出手更紧了,项目估值也低了,天使投资人才有可能拿到更多更优质的项目投资机会。

  “我们平均每年会投100个项目左右,今年上半年投资的项目数量比去年同期还多,整体上速度也更快。”徐小平称,他希望在别人都不敢出手的时候,主动去拥抱未来5-10年里最伟大的企业。

  看好B2B、人工智能、供应链整合

  那么未来5-10年中,最伟大的企业可能在哪些领域诞生呢?

  徐小平认为,类似滴滴大众点评这样针对大众消费层面的2C领域,很难从商务模式上有颠覆性的创新并找到新的空间。但在一些传统行业的B2B领域,供应链的整合和创新还有很大空间,“例如钢铁、石化等传统行业,至少还有50%到60%的整合创新空间。”

  徐小平例举他在2011年投资的找钢网项目。“第一次见找钢网创始人王东和其他两位创始人,他们对钢铁贸易这个领域有深刻理解。三个人也是好兄弟,都有做互联网的经验,所以当天聊完我就决定投了。”

  同一天晚上,另一家天使投资机构险峰长青(原“险峰华兴”)的创始人陈科屹也见了王东。聊完之后陈科屹给徐小平打了个电话,双方商量好一起投资找钢网。就这样,王东拿到了天使轮的1000万人民币,并由此开创了一个B2B电商“找X网”的现象级创业风潮。

  投了找钢网、棉庄、化时代等多个B2B创业项目之后,徐小平已经把“找X网”的“找”总结成了一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哲学:“找准产业链上的痛点,去中间化,缩短交易流程,让信息更透明,减少中间环节的加价”等,徐小平称找钢网所创立的理念和模式,是完全可以复制到其他传统行业中去的,“去中间化等这些标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互联网理念。”

  “一个好的创业者,应该是痛点问题的解决者,要成为那个传统行业痛点的按摩师,还得成为按摩师里的头牌,不仅指法精准,还得有持久的耐力,一直按下去。”徐小平哈哈笑着打比方。

  但徐小平也坦承,移动互联网发展到现在,仅仅靠商业模式的创新,已经很难对现有互联网BAT三国鼎立的格局进行大的改变或者颠覆,“你很难再做一个微信打败这个微信,也很难再做出一个滴滴。”

  在徐小平看来,只有跳出现有微信的维度,靠技术的进步创新带来智能硬件的更新换代,才能“让马云、张小龙都望洋兴叹,或者只能花钱买回来”。他个人更看好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VR、AR、大数据等领域,“试着设想一下未来,街上都是无人驾驶的汽车,每个屋顶都是一个太阳能发电机。”

  真格成立五年了,徐小平称,真格和他本人都需要“归零”,努力寻找下一个独角兽项目。“能否投到回报率高的项目,是衡量投资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在这个层面上“我依然不满足”!徐小平称,他现在依然会有一种焦灼感,驱动着自己每天保持与3到5个创业者沟通交流,此外还会看10多个创业项目BP。

  徐小平婉拒了21世纪经济报道提出的聚美优品私有化目前面临哪些困难的提问。对目前互联网创业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的IPO门槛变高及借壳难度增大的问题,徐小平回应称,“我一般不对政策发表评论。但我觉得不管是投资机构还是创业者,都需要在政策允许的框架里做好自己的事。中国的商业环境很棒,但还可以更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