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适不适合做VR行业的“老革命”?

2016-08-05 17:48 V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盗梦空间》里有一段情节,一个地下室里,很多人通过药物令自己沉浸梦境逃避现实。某种程度上未来的VR可以做到一样的沉浸式体验。真正的VR创业者们,喜欢用“脑后插管”来描述最优秀的VR体验,而VR创业是所有智能硬件创业中最接近科幻,或者说未来的。

它就像今天的互联网+,几乎所有行业都可以来搭便车,VR购物,VR看房,VR旅游,VR婚恋……

在科幻作家刘慈欣看来,VR会引发一场关于人类生存状态的“革命”,它将促成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大迁徙,从现实世界迁徙到未来的虚幻世界中。

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开启全球VR投资时代,中国市场迅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VR投资大国。越来越多不玩VR的人开始讨论VR,A股上市公司热炒VR概念,越来越多创业者开始通过VR融钱——有统计显示2015年国内VR项目融资总额已高达10亿。

其实人们热爱VR跟热爱跑步背后逻辑是一样的,他们都融合了人类两个最基本的渴望——逃离恐惧和奔向美好,投资人希望逃离落伍恐惧,创业者希望拥抱未来。VR大潮来势汹汹,但就像巴菲特说的,“大潮过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对创业者而言,VR是一个坑?

近年来,科技行业有不少新概念被热炒,像LiFi、Google Glass、模块化手机、全息投影、可穿戴设备等,但不少都成了炮灰,那么VR会不会是一个坑?

昨天那一期深圳卫视的创投节目《合伙中国人》,其中的一个叫郑小霖的创业者带来了一个叫“VR play影院”的头戴式VR设备,出让1%的股份融资200万。这样的估值令导师之一的贝塔斯曼合伙人龙宇咋舌,随后节目中其他几位导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IDG资本熊晓鸽,58同城集团姚劲波,当当网李国庆也纷纷退出。

这样的结果可以预料,对于当前的国内创业者而言,VR确实是一个坑。

首先是VR本身的技术壁垒高,体验成本高,研发周期长。一个小白用户,从得知VR概念,到得到虚拟现实设备,再到熟悉设备,体验内容,在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是门槛,如果没有很强的动力和吸引力,普通人很少会去主动尝试。而它本身的资金投入和研发周期也注定了创业者不适合入局,索尼的PSVR从布局立项到测试机面世就历经6年时间。

其次VR并不是刚需,而且用户体验不好。目前90%的VR设备会导致眩晕,或者在一定范围内出现恍惚、失去方向感。用户可能宁愿斜靠在沙发上看电影也不会去使用笨拙的VR设备转来转去。

目前国内的VR设备推广沿袭的是智能手机行业的打法,目前国内市场上,已经有几百个不同形态的VR眼镜盒子产品,主流价格在一百到几百元之间。先用低价普及用户,比如以容易普及的VR产品价格低廉的眼镜盒子做前锋,但用户很难为体验粗糙的VR产品买单,这招可能不凑效了。

而现在VR创业的环境很像不久前的O2O,资本方其实是以创业者作为试错棋子,一旦时机成熟,资本方背后的巨头则可能会将平台、资本、技术、团队全力推进,呈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思维。而缺乏核心竞争力与技术优势的创业公司或将在巨头资本、技术、资源满载的战车疯狂推进下被碾压。

高盛有一份报告说,VR未来十年规模将超过电视,鼓舞人心,尤其是许多VR从业者都high了,但他们忽略了这份报告还有后半句:这个行业发酵远比想象中更慢。而创业者明显不适合做VR行业的老革命。

资本提前卡位会带来什么影响?

虽然在《合伙中国人》中熊晓鸽、徐小平都没有投资那个VR项目,但事实上他们像很多投资公司一样早就在VR领域提前卡位。

经历了60年代的探索,80年代的火爆,90年代的沉寂之后,去年,VR真正受到资本广泛关注是在去年的年末,在VR的分享会上,来的投资人比项目还多。

而这种商业跑赢技术其实是相当危险的,甚至这种急于市场化的行为可能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大量资本进入,让一些初创型公司快速融资,拿到钱之后不是推动技术的进步或者C端应用,而是急着市场化。资本是一把双刃剑,用得不好直接伤害真正的VR种子企业。

而资本对于VR的狂热是因为人类已经有二三十年没有出现这样一个流量入口、流量出口、计算中心、社交、交互、医疗、教育等集合到一个产品中的技术,上一次出现时以苹果为代表的的手机、电脑系统。

但是风投对VR的态度已经开始变得理性了。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初到2016年上半年,VR行业投资案例已达95起,总投资规模接近40亿元。其中2015年全年投资案例为57起,投资规模为24亿元,硬件设备方面投资占比为53%,内容制作为36%,分发平台为11%。2016上半年投资案例为38起,投资规模为15.4亿元,硬件设备方面投资占比已降至29%,而内容制作和分发平台的投资分别上升至50%和21%。

不难发现,相比于2015年,资本对硬件青睐开始下降,这对改变低端硬件驱动市场前进的现状将产生不小的影响,从而使VR市场的发展趋于良性。

其实对于中国的创投圈来说,现在跟进VR其实是太早了,因为连实质性的基础突破都还没完成。行业标准和生态体系都没有,像VR这种行业比拼的是基础科学和路径、理论,可以说这是技术大咖的舞台。

资本追捧更多的是出于投资人的“局外人困境”,他们有着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情,他们最害怕的词是OUT,如果这种心情被同行的激进感染,就会出现跟风追投的状况。

日本有调查表明,大拇指已经成为日本人最灵活的一个身体部位。因为手机时代改变了人类的进化,而VR也很有可能是另一个会影响人类进化的产品,它很有可能会是我们的未来,但现在拥抱未来为时过早,VR时代的奇点还没出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