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少女派”CEO:辞职创业 从自媒体里挣扎而出 获450万投资

2016-08-10 11:36 文化艺术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92年少女派CEO:辞职创业

  今年6月30号,胡辛束公司的银行账户上多了一笔钱,来自真格基金和罗辑思维联投的450万人民币。92年出生的胡辛束成为了继papi酱之后这两家公司联投的第二人。在罗辑思维的办公室里,罗振宇曾和她长谈两个多小时。

  单打独斗

  晚上十点十八分,胡辛束端坐在电脑前,打开微信公众后台的网页,先检查有没有问题。她从九点半就开始感觉到紧张,此刻不停地看表,盯着时钟,22点21分35秒一到,胡辛束按下发送键,微信后台近50万粉丝又会像往常一样,在22点22分准时收到她的推送。

  这个有点“特别”的习惯,至今她已经坚持了一年零七个月。

  2015年1月1号,胡辛束正式开始打理她的同名公众号“胡辛束”,“一个人的少女心贩卖馆”正式开张。每晚一篇文章,她用幽默逗趣的文风讲述女生之间的小故事,配着简约软萌的漫画小人,以一句晚安结尾。“就像深夜准时开演的小剧场。”

  公众号刚开始运营时,粉丝不过数千,用她的话说,都是从人人网追随而来的“遗老遗少”。第一篇推送,胡辛束仅仅整合了一些从前人人网上的评论,阅读量就轻松突破十万,她兴奋之余冲劲十足,但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无论她多么认真创作,每篇的浏览量都停留在不温不火的几千上。

  2015年3月2号,晚上九点半,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胡辛束还在公司,她想起白天花一块钱买的《超能陆战队》的特价票,待会要先看电影再回家。第二天下班后,她照常没有走,想到前一晚电影里的大白,仍有触动,顺手写了一篇《像机器人一样爱你》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胡辛束完全没有料到,一个半小时,文章阅读量突破10万+,三天时间,已达330万。

  这篇意料之外的“爆款”,给胡辛束带来了3万多的粉丝。从那以后,胡辛束的粉丝体量迅速增涨到五万人,广告主陆续找上门来。她用软萌有趣的语言让文字和品牌巧妙结合,文章通篇读起来毫无违和感。也因此,很多人评价她的公众号是“粉丝定着闹钟来看广告”。

  从那以后,胡辛束进入了马不停蹄写广告的状态里,每日推送也由原来的一条变为两条,彼时,她还在环时互动做杜蕾斯小编。在胡辛束正式辞职以前,工作和公众号运营重合的八个月里,最多的时候她每天要写7篇稿子。

  “感觉灵魂被掏空”,胡辛束回忆那段日子时这样调侃道。

  辞职创业

  去年九月,胡辛束正式从环时辞职,专心打理公众号。她每天一登上QQ,就会同时有六七个广告主过来询问报价和排期,谈好的广告她都用小本子一一记下,合理安排。

  在多个场合里,胡辛束不止一次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们团队有多少人?” 每次她都答一句,“只有我自己。” 的确,她一个人对接商务,一个人创作内容,一个人画图,一个人排版。胡辛束说,那是2015年她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

  随着广告越来越多,沟通创意,商讨合作,回绝广告主,胡辛束每天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甲方交涉,她很清楚这不是一个内容创作者该干的事儿,但她不得不自己做,很痛苦。

  胡辛束“单打独斗”了将近11个月,焦虑感与日俱增,也是在此时,她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刘小斯。

  刘小斯此前曾在罗辑思维的社区电商部工作,去年5月离职后创业做过电影营销公司,之前代理客户在胡辛束的公众号上投放过广告,效果很好,刘小斯被她特别的植入方式所吸引。11月份,正式加入成为胡辛束的合伙人。

  刘小斯包揽了商务方面的工作,让胡辛束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内容上。之前很多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被刘小斯分担过去,胡辛束的焦虑感有所缓解。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胡辛束变得越来越忙,参加活动、演讲、代言。。。。。。长期原创内容的持续输出让她觉得灵感枯竭,对外应酬和创作内容的情绪难以转换带来严重的割裂感,胡辛束写不下去了,她开始倦怠。

  那段时间胡辛束的状态非常不好,和客户沟通起来阻碍重重,不想干活,不想看书,只想一个人呆着,她还在公众号里写道,“烟酒咖啡茶都是我们拉长一个人相处时间的借口”。

  她不止一次的问刘小斯,我是不是江郎才尽了。

  去年冬天,刘小斯和胡辛束一起到韩国参加某品牌的活动,原本行程就非常紧,偏偏四天的时间里两天都有广告,晚上,刘小斯只能一直催她写稿。“她不想写,也不搭理我,一直沉默着”,刘小斯说她们用冷战来对峙,但她深深理解胡辛束那一刻的焦灼。

  从那时候开始,刘小斯意识到,公众号要逐步团队化,流程化,要能持续不断的产出内容。

  今年三月,她们注册成立了公司。

  机遇

  四月的一天,生煎袍子(自媒体人)和刘小斯一起吃饭,聊到真格基金有意向投资她,但她目前没有商业化的打算,要不要给胡辛束牵一下线。第二天下午,刘小斯就和真格基金投资经理刘元约在了国贸的一个餐厅吃饭,两个小时里,刘小斯从业务模式讲到运营想法,再到行业判断,刘元一直没怎么接话,末了说了句,“你们准备准备吧,明天上投委会,徐老师正好在”。

  晚上回去,她们连夜写好BP(商业计划书),第二天的投委会很顺利,徐小平当场问要不要投,因为和罗辑思维的一个基金问题,他们当时犹豫了一下,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刘元拿着TS(投资条款文件)赶过来找她们签字,三天以后,罗辑思维决定跟投。

  “很简单,也很快”,这场融资被刘小斯形容的云淡风轻,但短短几个月里,成立公司,融资完成,焦虑感早已从内容标准化流动到创业本身。罗振宇花了2个小时向她们论证“为什么不能再发广告了”,罗辑思维CEO脱不花也告诉胡辛束,要在“人格化”往上更进一步,做到“品牌化”。

  对于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的探索,她们每天都陷入“这样做到底行不行”的重复和推翻里,“颤颤巍巍往前走”,刘小斯说道。

  商人气

  “胡辛束的商人气挺重的,你们可以聊聊”,今年5月,朋友生煎袍子把她介绍给真格基金时这样形容。

  胡辛束的公众号里有一栏名叫[赏饭给我],点开后上面写着“要赏饭的大爷里边请”,在许多账号对发软文讳莫如深的时候,胡辛束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把“求广告”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胡辛束说,她一开始就做好了接广告的准备,所以要尽早放出消息给甲方。

  胡辛束非常期待自己的内容被商业化。

  当很多人都用理想来包裹在金钱外面时,她更喜欢聊些直接的东西,胡辛束说,一篇好的内容不容易,具有商业价值的好内容就更厉害了。她曾梦想为每一个喜欢的品牌都写个广告,兰蔻、宝格丽、卡西欧、麦当劳星巴克……一年多时间里已经完成了200多个。

  胡辛束说自己这一年半里变得平和多了,“我的改变很大一部分源于金钱带来的安全感”。

  胡辛束毫不掩饰自己对钱的喜欢,她在自己的文章《生无可恋就喜欢钱》里写道,“曾经听年长的人指责我,说现在90后都把对钱的渴望写在脸上,这样一点也不好,但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啊,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岂不是更糟糕”。

  看起来商人气息浓厚的胡辛束,却并没有太大的物欲。她曾在淘宝上花三十块钱买过一件条纹T恤,穿了三年,很多次自拍都是这件衣服,到后来粉丝都崩溃了,直接微博喊话“辣辣(胡辛束昵称)你能不能换件衣服?”

  她甚至觉得自己本质上是个特别抠的人,“记得有一次特别想喝奶茶,热的17,加冰块的18,我买了热的,并不是因为不想喝凉的,而是要省一块钱”。

  胡辛束说,去年写《像机器人一样爱你》那晚,其实是因为公司过了九点半打车报销,才留在那里写稿子的。

  刘小斯形容第一次见到的胡辛束,“风风火火的北京大妞,对什么都无所谓,挺糙的”。

  辛里有束

  今年4月,胡辛束租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办公室,屋子里还没有家具,她盘腿坐在木地板上,开心的“满地打滚”,刘小斯给她拍了几张照片,胡辛束拿去发了个朋友圈:我司装修前吉祥物打滚留念,地点标记是“辛里有束工作室”。

  北京华贸公寓9号楼1501室是胡辛束团队的办公地点,相比其他商用办公楼,这里的租金要便宜很多。150平米的房间分成办公区、会议区还有休息区,对于十个人的小团队丝毫不显拥挤,还有足够的空间养一只猫和一些花草。

  “我不想再做一个叨逼叨的姑娘了”,如今,胡辛束厌倦了无休止的表达情绪,她更想展示一个生活化完整真实的自己。

  几个月前,胡辛束带着她的公众号逐步转型,目前有四个固定的话题栏目:直男有话说,评测类,情感类,推荐类,编辑每天都会写出稿子作为内容储备。公司在不久前签下了一些垂类内容微信大号,希望通过扶持这些细分领域的内容生产者来建立自己的自媒体矩阵。

  融资完成后,很多人好奇胡辛束是否会按照罗辑思维的“套路”打造爆款事件,转战电商,刘小斯透露,暂时还在做产品,考虑到仓储物流客服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团队没丰富起来之前,短时间内不会做电商。

  从内容创作者到CEO,这种角色转变对胡辛束来说也是痛苦的。原来只用执着于笔尖上的事,现在需要管理内容,管理公司,管理很多繁杂琐碎。“刚开始大家差不多,都是平的,后来我得飞起来”。

  胡辛束每天不停的在说话,晚上也在办公室呆着,跟每一个人聊天,从公号推进,到公司发展,再到个人价值观,聊到凌晨三四点是常有的事。

  “她以前最喜欢看的书是东野圭吾的,现在看的都是《硅谷》《浪潮之巅》”,刘小斯形容胡辛束,“慢慢长大的小女孩”。

  “辣辣,你怎么还不去写稿?!”刘小斯又一次催促。

  “知道了!”隔壁房间传来胡辛束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其他人的高声讨论,窗外,天色慢慢暗下去。

(责任编辑:DF207)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