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资产配置,会玩黑科技才行!

付少 2016-08-17 18:36 游戏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一、

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累计贬值2.67%,美联储加息预期带来了美元的升值预期,中国在经济增速放缓、货币上涨幅度较大的情况下,有美元加息的带动,人民币的持续贬值预期不可避免。
 
人民币的持续贬值,使得国内投资者开始思考如何重新进行资产配置。在目前外汇背景下,美元处于加息期间并逐渐走强,美元资产成为了当前取代人民币资产的优质配置资源。
 
人民币贬值引发本币资产估值下降,金融、地产等相关领域的投资热度也逐步下降。人们的预期形成,导致大量热钱开始流出,投资回报率较高的股权投资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针对美国的股权投资成了各类基金和中小投资者争相追逐的对象。


与国内的“模式创新”相比,美国的创业创新更偏向于“科技创新”。后者的干货价值更多,同质化创新较少,较国内的创业项目而言具有更好的投资价值和投入回报比。
 
美国的项目往往专注于具有超前价值的技术研发方向,并选择把基础研究和用户体验做深做透 ,且相信优秀的科技项目一定能吸引来充足的资金及投资人。投资高科技的美元资本变成了国内的民营企业家、个人投资者投资的趋势。
 
无论是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契机,还是美元资产本身的优势和潜力,通过可靠诚信的平台对美国的初创项目进行投资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下正是国内投资者进入海外资本市场的最佳时机。


二、

在美国,初创企业投资门槛一般在2.5-5万美元之间。对理性投资者来说,风险资产合理配置区间为5%-10%,但要想分散早期投资风险,一般要有10个项目以上投资组合,所以只有很高端的高净值的人群才有能力去投,瓶颈非常高。
 
如果选择公开发行的公募股票作为投资偏好,在目前看来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美国一直沿用一套成熟而严格的证券发行制度,美国企业整个IPO的平均费用为250 万美元,IPO之后的年平均维持费用为150 万美元。这样高额的融资成本导致很多优质的科技创新企业和资本市场对接严重受阻,纷纷选择门槛更低的融资方式。


最近几年在互金领域兴起的股权众筹的方式,其实在美国已经发展地比较成熟了。从最初Jessica Erin Jackley 创立的ProFounder,到AngelList、EquityNet等股权众筹平台,它们在市场的需求与监管的夹缝中生存了下来。这些股权众筹的实践者及支持者推动着美国金融监管层的思考,一方面是希望促进小微企业的发展以刺激经济复苏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对于放松管制所可能带来的秩序混乱的担忧。
 
目前美国对于股权众筹的法律法规、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对投资人利益的维护手段都更加完善和成熟,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公开股权众筹模式发展更好。


美国在2012年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审议通过的一部法律——JOBS法案(《创业企业促进法案》。奥巴马政府颁布的这个JOBS 法案,解除创业企业不得以“一般性劝诱或者广告”方式进行非公开证券销售的限制;允许创业公司通过“小额、公开、公众融资”(股权众筹)的方式来筹集资金,众筹参与者获得融资企业资本所有权;豁免网上小额众筹融资的注册程序,降低中介机构参与交易的门槛,减少了融资企业的融资成本和交易成本。
 
JOBS法案采取分期生效、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开放股权众筹的限制。JOBS法案的第一部分于2013年9月生效,并解除了对公众募股的限制,但仍限制募股对象(即投资人)为合格投资者,而和股权众筹息息相关的第三部分于2015年10月生效,该部分允许全部投资者参加公开募股。
 
 
在我国,股权众筹在其诞生初期起法律地位不确定的阴影一直伴随着其发展。公开出售股权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向来是上市企业的专利,股权众筹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募集投资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原有的法律限制。因此各界对于股权众筹是否是非法集资、是否是非法公开发行证券的讨论不绝于耳。


中证协对公开募股模式的探索还比较谨慎。最近几年兴起的股权众筹的融资方式,虽然号称是股权众筹,但在国内平台性质只能定位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募资。


三、

国内的众筹平台也一直在积极寻求与成熟的美国众筹平台进行合作的机会。这样的合作不仅能加深国内对美国行业环境和管理模式的了解,还能借鉴美国众筹平台的成熟风控体系,形成非常好的差异性互补。
 
那目前限于美国股权投资的手续、信息不健全等因素的影响,如何才能进行恰当的股权投资呢?其实目前已有平台尝试为国内投资人搭起这座连接海外项目的桥梁,如聚募众筹,已经在自己的股权众筹平台上上线海外众筹平台Propel(x)的深科技项目。


这将是国内投资人与美国股权众筹项目对接的崭新开篇,不仅为国内投资者筛选项目,且还提供项目全流程的跟踪,这将极大的便利国内投资者,并有效扫除以上种种投资障碍。
 
Propel(x)是一家专注于深科技初创企业的在线投融资平台,2014年8月上线。平台于2015年6月获得150万美金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有Lending club高层、峰瑞资本,真格基金,TEEC Angel基金等。2016年6月又获得100万美元追投。截至目前,帮助27家创投公司融资共605万美元,目前平台上有19个项目。
 
其平台上已有“Positron Dynamics”(反物质能源应用)、“Sensulin”(胰岛素精准释放技术)、“Aromyx”(味觉嗅觉电子数字化技术)、“Neocis”(医疗机械手臂技术)…等深度垂直的高科技技术项目。Propel(X)还拥有大量的投资界明星为其支持者,如:Salesforce公司现任CTO,史蒂文·塔姆(Steven Tamm);通用原子公司现任CSO,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Coverity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安迪·周(Andy Chou)等,目前Propel(X)自上线以来成绩可观:已上线项目75个,成功融资共610.6万美元,成功率超40%。
 
Propel(x)平台与美国多个高质量的深科技加速器和孵化器建立了联系。Breakout Labs (突围实验室,隶属Thiel Foundation旗下)就是合作方之一,还有一些领先企业级孵化器。此外,平台还与美国国家实验室、直接出项目成果的高等院校诸如斯坦福、加州理工和MIT合作,选择那些有商业化条件的项目。
 
Propel(x)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平台,在尽职调查这一环节中尽可能的将信息披露。平台邀请了外部独立学科专家来帮投资人分析优势和潜在风险,他们是某专门领域有科研成果的学术大牛或者业界权威。据了解,这个模式一定程度上参照了美国科研领域实行了几十年的peer review机制。
 
Propel(x)的创始人王黎晟,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他是微软上海技术中心的早期员工,2002年就读于MIT科技管理与公共政策专业硕士,毕业后就职于美国KeyBank企业战略部门,美国富国银行风险管理部门,有多年金融服务和咨询经验。他有一个长远的愿景,希望让一切对人类社会有深远影响的技术创新在平台上被发现,被评估,被投资。


目前聚募平台上已经上线了Propel(x)的最新项目——DynaOptics,这个项目希望借助自由曲面透镜技术,超薄、连续5倍的光学变焦装置,打造智能手机的“圣杯” ,切入智能手机的内嵌摄像头模块市场。
 
DynaOptics团队成员来自于诺基亚、LG电子、松下、富士康、浙江大学、豪威科技(Omnivision)、Heptagon、罗技(Logitech)、新加坡国立大学、纽博特(Newport)、  通用原子(General Atomics)等知名公司,2015-2016年,该项目已经募集到了150万美金和950万的投后估值。


在美国,小额公众集资的行为必须通过经纪人或专业机构(即众筹平台)来进行,由此可见众筹平台和专业的个人在股权众筹中所应当承担的较大责任。在这样的环境下,聚募众筹通过借鉴美国众筹平台的发展方式,迅速提高自己的平台的融资能力和传播准确性。
令国内的投资者也能轻松享受海外高质量项目的红利,甚至在将来投资更多其他发达国家的项目,将投资放眼全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