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者出海:背着侵权的原罪枷锁前行

2016-09-13 21:36 文化艺术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一款主打日韩市场的音乐APP,为了迅速抢占市场, 每天凌晨三点开启下载功能,白天关闭。尽管海外用户选择了默许,但以小聪明打版权擦边球,很可能也会沦为饮鸩止渴,也成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争议话题。

这款中国创业团队的出海项目的运营策略和争议,是过去一年中国内容创业出海的小缩影。

在工具类应用出海之后,内容创业出海成了中国创业者的新浪潮。 海外版今日头条、映客、快手,创业者正在把国内火爆的内容类应用,搬到海外。

2015年,中国创业者们选择内容类产品出海,是为了避开工具类应用的激烈竞争和短暂的生命周期,以内容获取深度用户。

内容创业出海,却面临着更复杂的情势。相比工具,内容的本地化更复杂,同时,海外的版权规则不同国内。

对创业者来说,内容创业的时间窗口往往很短,分发渠道、优质资源都更容易被巨头收割。这一片内容创业出海的风口一旦扬起,中小创业者可能很快就会被巨头围剿。

这成了内容创业出海的困局:要把握时间窗口快速发展,但适应版权规则又耗时漫长。长期以来,中国内容创业者的运营能力多半是利用了版权规则不清晰的政策漏洞,但这一套打法到了海外,就会成为原罪枷锁。

顶着出海的风口,中国内容创业者的出海路将会如何?

中国内容创业者出海的必然

2015年,再次创业的张磊创业创办了YeeCall——一款网络电话,而同样出身百度的叶哲韡则创办了DailyCast,面向海外的视频版今日头条。

他们成了中国内容创业出海的先行者。

在此前,移动出海的概念已经火热了很久。猎豹移动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博雅互动和久邦数码也于2013年分别登陆香港和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更早之前,是UC、GO lancher、 ihandy、infolife,这是最早吃螃蟹的一批创业者。

出海,是很多中国创业者迫不得已的选择。现任红点创投合伙人吴峰曾在演讲中提到,2014年1月到2015年3月,整个移动互联网全网排名前二十的活跃APP,几乎没有变化,国内竞争已成血海。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们出海寻找机会,也因此最早尝到了海外市场的甜头。

从最早吃螃蟹的创业者开始,中国的移动出海几乎都是以工具打头阵,如今数得上名字的,以百度旗下Du系列、猎豹、微信(WeChat)为代表。

但工具出海的热潮,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2015年是中国移动出海的第五个年头,以工具打头阵的出海热潮突然刹车,先行者们发现,工具类产品出海碰到了天花板:以往,只用一个APP就能打遍天下,而如今,他们同样需要本地化、重运营。以往的海外蓝海,正在成为新的红海。

工具热潮消退,因为国外市场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新的阶段,也与互联网工具本身的局限性有关。

“使用即离开,很难建立足够的规模壁垒。”集结号资本创始人范黎说。

工具类要想维持活跃度,只能靠广告,不停地买流量。停留时间短,用户粘性低,左手新增,右手就出去,就像流水式的消失。

而内容恰恰可以弥补这个缺陷。

数据显示,内容类产品的使用时长是工具类的三倍。用户使用时长决定了一款产品的变现价值。为了提高时长,安全类、清理类工具需要不断弹窗,提醒甚至恐吓用户使用,用户体验差。

而内容即广告,用户体验无阻断,最典型的是APP STORE,即是内容,又是广告。

早期的工具出海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趋势。Avazu的创始人石一,在做完了wifi共享和输入法之后,开始向内容发力,推出直播和新闻APP,“工具切入口,内容切深度”。 

猎豹也是,近期关于内容的动作不断,收购美国版今日头条News Republic,投资短视频分享社区“musical.ly”,推出自有直播产品live.me。根据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海内外直播报告,live.me在AppAnnie上的日下载量已超过4万。还有SOLO,也从最初的Solo锁屏、应用锁、消息提醒、天气等,逐步向新闻、娱乐、社交的内容转移。

内容出海:需要“海陆空”联合作战

可是,内容的打法和工具完全不同。

在工具时代,只需要空军,不需要地面部队,一款APP打全球,不同国家最多只用翻译,以及UI做优化。所以经常能看到,一款产品推到全球很多市场,却并没有在海外设置一兵一卒。

内容却不适用这个打法。每个国家的媒体不同,法律环境不同,广告主不同,受众阅读偏好也不同,比如巴西人更喜欢足球类新闻,而中东地区对此却未必感冒。

这就要求出海公司必须一个国家一个国家打,海陆空联合作战。以海外版的“今日头条”为例,印尼有Baca,印度有NewsDog,土耳其有GÜNDEM,都是扎根在一个国家。

直播也是类似,猎豹的live.me选择了美国,百度旗下的直播平台Cliponyu选择了印尼。一家位于上海的公司,则将网红直播搬到了中东。

在运营上,内容需要更重的本地化。比如海外版的“快手”小影,在不同的国家,采用不同的运营推广策略。

在巴西,小影推送桑巴舞、足球等当地人感兴趣的内容。而萌萌的贴纸和美颜功能,在东南亚收到追捧,但在美国就会失去拥趸。东南亚用户更喜欢把视频分享到Facebook、微博微信这样的社交平台,但许多美国用户都会上传至Youtube,所以对视频的清晰度会有更高的要求。

“出海总的趋势是,越来越偏重运营,跟当地线下结合。这是移动出海逐渐深化的过程,和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很像。” 梅花天使吴世春说。

虽然中国出海团队运营能力强,但在海外市场,运营天然不是优势。因此有创业者认为,最好用技术解决运营问题。比如深链技术,因为政治新闻而下载APP的用户,会看到更多的政治新闻,而因为色情图片拉来的用户呢?呵呵,你懂的~

带着“原罪”的出海路

内容出海要求扎根某一个国家,但值得扎根的国家有多少?

首先是人口足够多。目前地球上人口过亿的国家只有十几个,所以出海者扎堆严重,集中在印度、巴西、印尼等少数几个国家。资本也瞄准了这些市场做投资。阿里投了印度的“支付宝”Paytm,滴滴投资印度的打车软件Ola,日本的软银、中国的红杉,都将投资触角伸到了印度市场。

创业者和资本的涌入,正在加速催熟这些新兴市场。“中国六年的发展历程,在印度可能只需要三年。”SIG合伙人闫丹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微信ID:xjbmaker)。

业界共认的一个观点是,内容出海还在早期,尚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形成优势地位。但内容出海时间并不宽裕,最迟在今年年底,窗口期就会关闭。

另外要参考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

DaillyCast曾趟过一个坑,非洲的尼日利亚有1.79亿人口,而且是全英文用户,看上去是理想的市场。但进去以后才发现,WIFI和高速移动网络不完善,导致播放成功率很低。

另一个问题是同质化。一位相关领域的创业者称,海外版的“今日头条”有几十家。直播类就更多了,除了上文提到了live.me、Cliponyu,还有musically旗下的live.ly,以及欢聚时代(YY)旗下的BIGO LIVE、云游四海公司推出的Hallostar等,各家都在急着瓜分有限的海外市场。

最大的挑战是版权。一位出海创业者告诉寻找中国创客(微信ID:xjbmaker),涉及内容的中国出海团队,有相当一部分在侵权。如果按照规则谈版权,合理合法逐步扩张,这是大公司的玩法,如果是创业公司,可能早就死在海外了。

据说,有一款主打日韩市场的音乐类APP,为了规避侵权可能带来的法律风险,每天凌晨三点开启下载功能,白天关闭,而海外用户也默认和接受了这一点。

版权问题,究竟该如何对待?Solo联合创始人李平说,如果在海外不尊重规则,产品遭到封杀,可能会前功尽弃。张磊也认为,不遵守规则,前几年可以,但现在谷歌和苹果会严打和警告,生态警察的存在,会维护和制定新的竞争规则。

从国内的经验来看,视频网站、新闻聚合网站,都经历了侵权带-起诉-赔偿-购买正版的路,海外市场会不会同样如此?总之,带着“原罪”的出海路不会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