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走来的独角兽,谁会是联合办公未来的巨头|杭州创业大街

跨星·二愣 2016-10-12 14:46 众创空间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文|二愣



111.png
(图片来源:Cowork Worldwide)

悄然展开的新战场

我们先来看一组融资数据:

3月,WeWork宣布获得弘毅资本及其母公司联想控股领投的4.3亿美元融资;
6月,优客工场完成3亿人民币的Pre-B轮融资,估值达到45亿元人民币,投资方是银泰置地和中融信托;8月宣布获得中国泰合集团等战略股权投资,完成B轮融资,估值近55亿;
7月,纳什空间宣布完成融资总额为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由永柏资本(PGA)领投,A轮投资人昆仑万维(300418)董事长周亚辉等跟投;
9月,方糖小镇获鼎晖投资、歌斐资产、华住酒店集团投资,完成近2亿元A轮融资。
……

是2016年前三季度联合办公领域的一些重要融资动态(具体数据来自IT桔子),当然我们还看到了其它获得千万级别的投资的空间类项目,无界空间、氪空间都在列。

在很多人看来“联合办公”界定的范畴过于狭隘,脑海中对这种办公方式的第一画面可能是各自忙碌的工厂式大通间办公,来自不同公司或组织的个人在共同的一个空间内办公,团队或个人拥有自己独立办公空间或工位,而共同使用公共空间和其他开放空间的部分。

然而,联合办公不止是表面看到的一种组织形式的改变,这种办公模式在节约空间和资源的同时,通过整体设计施工、互联网工具、线下创业及社群活动增加入住团队人与人之间,项目与项目之间的交流,更进一步的是丰富资源、增进合作的可能性。

在9月10日刚刚结束的全球最大的联合办公产业峰会——GCUC全球联合办公峰会 · 中国站活动中,workingdom的嘉宾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组数据:“2015年初我们仅有100个联合办公空间,不到两年时间,空间数量已增至10000量级,激增了100倍。”中国的联合办公已经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一个新的战场正在悄然展开。

222.png
(联合创业办公社上海创客中心来源界面林子人)

不同的模式,同样的竞争

作为共享经济领域新型业态联合办公的先行者,WeWork同Airbnb、Uber一样极快地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展扩张。2010年创立于纽约的WeWork,2015年,实现大约1.5亿美元的营收,营业利润率达到30%。截至2016年3月,WeWork在全球的23座城市拥有80个共享办公场所,分布在美国的纽约、波士顿、费城等城市,以及英国伦敦、荷兰阿姆斯特丹、以色列特拉维夫等,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已达160亿美元。

去年,当WeWork在伦敦绍森德(South End)开设办公地点时,一张办公桌的月租为350美元,一间64平方英尺办公室的租金为每人650美元,开放一个月就能完成80%的出租,这是传统写字楼办公租赁难以企及的。调查中上海的WeWork也是同样抢手。“成立仅一个月,WeWork便首次实现盈利,此后从未亏损”,这被当做wework的商业“传奇”被媒体津津乐道。

WeWork极早显露的独角兽潜质也让它成为人们冀望最深的行业未来巨头。没有Facebook、Sanpchat一样指数级增长的用户数量和互联网行业超高人气,也不同于Uber一样以疯狂补贴的烧钱模式在市场上跑马圈地。WeWork以非常平稳和有效的进击节奏在世界范围内的重要城市打上自己LOGO,如同楔子一般嵌入某一城市的核心,以点带面汇聚人气形的同时逐步形成社群和生态环境。
 
相较Uber,2009-2013四年时间的市场摸索,“到处惹麻烦”,2013开始在世界范围的扩张迎来爆发性的增长,同时开始在中国市场与“滴滴”大打价格战。2010年成立的WeWork在今年才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也必将面对来自本土势力的疯狂“围剿”,尤其在上海,与SOHO3Q、优客工场、P2等国内联合办公项目的面对面交锋或许会点起这个战场的第一把火。

333.png
(图片来源:Creative Spaces )

寻求转型的“老一辈”

随着补贴红利的消失殆尽,入驻率的持续走低,工位经济效益的下降,亏损和无法持续经营的问题开始困扰着众多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深圳地库、孔雀等孵化器的倒闭,3W转型“where we work”、氪空间重新定位自己为“办公空间提供商”……

目前联合办公行业大军中按照机构背景区分主要有3类:
1)地产背景,如毛大庆的优客工场、潘石屹SOHO中国转型的SOHO3Q等;
2)孵化器或加速器背景,如3W空间,或是创投服务、创业媒体产业延伸及众创空间转型,36氪的氪空间、IT桔子的桔子空间,创业邦DemoSpace等。
3)专注联合办公的外来品牌,有WE+,WeWork,国内有裸心社、P2(PeopleSquared)。

而以上3类,也将各自的优势体现了自己的产品设计和市场战略中,优客工场凭借地产背景迅速在北京等重点城市拿下大量物业资源;潘石屹的3Q可以将手中物业由售转租以极低的物业成本运营;3W空间有完整地为中小创新企业服务的生态链,包含种子基金、人员招聘、社群活动等;创业邦、36氪有其自身强大的媒体影响力,在创新项目挖掘、资源汇聚等方面优势明显;而WeWork、裸心、P2作为联合办公行业的土著,在空间环境打造、成本把控、社群运营、产业生态建设等长期积累的经验和品牌优势正在不断升值。
444.png
(图片来源:Roommag)

“创新+分享“的全力助推

这是一条不断延伸的战线。
 
从办公空间往其他功能空间及复合型或综合体空间延伸,优客工场的5LMeet,WeWork在美国的Welive,在考验资本匹配企业创新能力的同时,对于产品设计、科技应用和成本把控的优劣也在逐步体现。
 
从城市更新和消费升级理念,到整体生活观革新,当下包括未来在空间领域的组织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都是顺势而为。据公开数据,中国在联合办公领域一年间发展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国家总数。粗略统计,截至2016年初,中国联合办公空间数量已经超过2300家。
 
今年上海静安WE落户第一家门店,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说:“WeWork来了,就好比进入’高手过招’阶段,别人怎么做、我们怎样做得更好,都有了直接的参考对象。”

红杉中国全球合伙人沈南鹏在一次活动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可能大家都在关心下一个十年下一个风口是什么,我相信没有人能够准确知道答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追寻的创新与共享的理念。“这是当下商业的两个最主要的主题,而现在”联合办公的业态出现,让创新与分享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连接。“


高手过招时代,我们或许更应该关心,联合办公的将来会是诸侯各自占地为王,还是巨头出现一统江山


555.png
(联合创业办公社上海创客中心来源界面林子人)

鸣谢
在此感谢,调研过程中朋友们的帮助和支持。
特别鸣谢界面记者林子人、3W空间上海负责人周威青、3W空间杭州负责人王伊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