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大裂变第三季:2016年,我们发现那些大佬也出来了,为什么?

谭宵寒 2016-10-13 13:45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自2013年底起,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第二次大裂变,几乎每月都有知名投资人离职设立新基金的消息传出。第一次裂变发生在2005年前后,沈南鹏离开携程入主红杉资本,徐新离开霸菱投资创立今日资本,张磊创立高瓴资本,张颖创立经纬中国……也由此改写了中国VC行业格局。

  而从2013年底至今,一大批知名投资人自立门户,显然,这一次,更加来势汹汹。2013年底到2014年,第一批出来的是果敢的先行者,以张震、曹毅为代表,我们姑且将其称之为“VC裂变第一季”。2015年,VC裂变进入高峰期,数十位中坚力量的明星投资人离职创立新机构,——这可谓“VC裂变第二季”,2016年,我们发现,离职创业的投资人开始呈现新的特点——“VC裂变第三季”。

  VC大裂变前传:吴尚志、阎焱、沈南鹏、徐新、张颖等大佬们当年是怎样革命的?

  VC大裂变:细数三十大离职自立门户投资人,谁最有望接班沈南鹏、熊晓鸽?

  或许,这一季行业大佬的离任不过是VC裂变的延续,当资本寒冬来袭,有底气出走的也仅剩这些负有声望的大佬们了;又或许,市场的冷静正是新一轮围猎的好时机,而这一次,他们将拥有比以往更多的主动权。

  美元基金体系中诞生的本土创投

  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目前市场上活跃的创投机构已超万家。至2015年中,投资人单飞潮的大浪虽不若此前凶猛,但也显现出新的特点,第一,几乎每一个消息都极具重量,连成了行业发展的另一条主线;第二,选择出走的大多来自外资基金。

  VC基金在今年不时传来中国基金高层变动的消息。至于去向,或荣誉退休、或关闭中国区业务、或关闭原品牌另起炉灶,总归都是设立新的本土创投机构。

  今年4月1日,IDG资本对外发布了一条消息:《23年,IDG资本有了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正式宣布IDG资深合伙人章苏阳成为IDG资本的首位荣誉退休合伙人。退休之后,章苏阳将以创业导师的身份继续为创业者提供服务,也会继续为IDG资本的发展建言献策。时隔两月,章苏阳宣布创立新的投资公司,取名火山石资本。IDG资本是最早承诺投资火山石的机构LP,在火山石资本至今已投资的多个项目中,也包括几个与IDG资本合投的项目。

  3月末,一场发布会的嘉宾名单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机构名字,沸点资本,代表沸点资本参会的是其创始合伙人于光东。而在当时也有业内人士向投资界透露,此沸点资本正是原高原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涂鸿川牵头与于光东共同设立的,涂鸿川已告别供职十年有余的高原资本。

  2005年加入高原资本,涂鸿川一手开拓了高原资本在中国的投资业务,这十年间其奉行着狙击手打法,只投了9个项目,成功率达80%,IRR更是高达62%。而在高原资本来华的10年间,几乎一直保持着两人的团队,早期是涂鸿川和叶冠泰,后叶冠泰加盟启明创投,姚亚平加入担任董事总经理,而据悉,姚亚平也有参与沸点资本的创立,这意味着高原资本中国基金已经关闭,高原资本退出中国市场。

  另一高层发生变动的是光速安振。6月6日,光速安振董事总经理曹大容发布公开信回应近期个人动向,宣布创立雲九资本,也表示并未离开光速安振,仍担任其董事总经理,并继续管理着两期基金的投资业务和投资组合。此外,宓群所负责的基金也更名为光速中国,6月初正式宣布筹备一期基金。曹大容此番创立新基金,还有原光速安振的一名执行董事和一名副总裁加盟。而这意味着两位合作多年的搭档也正式开始各自的投资生涯。

  除了离任设立新基金,外资基金之间也正进行着高层流动。DCM中国联合创始人、董事合伙人卢蓉在5月透露,已加入原老虎基金全球合伙人陈小红担任中国区创始人的H capital。

  不止VC基金,外资PE基金今年也有重磅人事变动消息,这其中就包括两大全球顶尖私募股权机构中国区负责人的离任。2016年除夕前,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太区总裁黎辉离职消息传出。此时距离他在2015年7月从孙强手中接掌华平中国区不过半年有余,况且,华平还正处在它的高峰期。据新华网报道,从华平9号基金开始,华平在中国的投资回报率都高于其在全球的平均水平,并且始终处于增长的态势中。黎辉的这次离职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另一更为重磅的PE机构大佬也选择在今年离开。8月30日,KKR官方宣布KKR全球合伙人、KKR亚洲私募股权投资联席主管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刘海峰将于今年年底离任,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另一位全球合伙人华裕能,他们将共同创建自己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此前,一位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投资界访时,曾评价说:在超过二十三年的投资历史中,刘海峰和华裕能领导过多项富有开创性的投资案例,创建了中国市场历史上最长期和成功的投资业绩之一。

  从外资PE离任创立新机构这也符合此前外资PE基金大佬们离职后的常规路径。美国华平投资集团前亚太区主席孙强创立了黑土地集团设有黑土地基金,专注农业投资;更早之前,原TPG高级合伙人单伟建出任太盟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原TPG合伙人马雪征创立博裕投资。而黎辉则选择加盟被投企业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副董事长,负责其资本运作。

  外资基金的另一个现象是,LP似乎已经更早于GP离开外资基金。2015年底,雅登投资宣布,Yar-Ping Soo将承担领导公司亚洲投资团队的职责。此前担任此职务的Piau-Voon Wang(王彪文)已提升为高级顾问。直到今年4月,王彪文离任雅登后的去向终定,空降诺亚集团旗下以母基金业务为主的歌斐资产,出任合伙人。至此,名声赫赫的LP“四大金刚”去向皆定,或加盟老牌本土创投机构、FOF,或创立新的本土创投机构,从外资基金迈入本土机构时代。

  可以看到,无论是PE、VC,抑或是FOF,一批由行业内资历背景极其深厚的大佬们所创立的本土机构正应声而起。

  本土创投的自我调整

  外资基金体系正酝酿出更多的本土创投,而本土创投自身经过长久以来的积累发展,也正步入一个调整期与更新期。

  一个现象是,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二十余年的发展,行业内最早一批的探索者正迈进他们的退休时代,当然,他们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是退而不休,把机会让出来的同时布局另一番事业,整个创投业也开始它新老更替的生命历程。

  2015年7月16日,深圳国资委的一则人事任免通知: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将正式退休。这距离深创投召开100家被投企业成功IPO的发布会不足1月。从2004年执掌这家中国本土最大的创投机构,这是靳海涛在深创投的第十一年。

  在股改全流通前,靳海涛带领深创投在一片萧索的环境中摸索,熬过了本土创投的第一个寒冬;让深创投从命悬一线起死回生,靳海涛又以敏锐的嗅觉狩猎创业板,当2009年创业板开板,深创投成为了最大的赢家……这位已过花甲、被称作VC之王、PE泰斗的人物带领深创投走过了太多。

  同期离开的还有原景林资本执行合伙人黄晓黎,作为从二级市场起家的老牌私募基金景林的PE创始及管理合伙人,她曾带领景林团队进入一流PE基金行列。离任后的7月,她创立曦域资本,这是国内第一支专注于互联网金融领域股权投资基金。

  行至2016年,一家本土创投机构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在所有和平分手的离任中稍显激烈。5月,复星昆仲资本董事长王钧、复星昆仲资本总裁鲍周佳、复星昆仲资本联席总裁梁隽樟离职,同时走的还包括财务法务等6位团队核心人员。对于集体离职原因,梁隽樟曾表示,主要原因是对于基金长期经营和发展持有不同的理念。如今,由王钧率队组建的新基金已经成立,名为昆仲资本。

  在母基金领域,也有负责人离职的消息传来。4月份,有业内人士称,苏州元禾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林向红已经离职。元禾控股管理资本量近300亿人民币,截至去年12月底,共投资近400家创业公司,近50家已经上市或过会。此外,林向红还掌管着的国内最大的一支母基金——总资金规模高达600亿的国创母基金,在2010年由元禾控股与国开金融公司共同发起设立。

  在传闻后的十几天后,林向红以苏州民营资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的身份亮相该公司的开业仪式,这位FOF领域重量级人物的下一站似乎已经确定。据相关资料介绍,苏民投系苏州首家由政府引导组建的民间投资公司,采用“投资控股平台+股权投资基金”相结合的运作方式,以“并购重组起步”。

  人民币母基金等待爆发期

  而无论是外资基金还是本土机构,可以看到的一个趋势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人民币母基金。

  从深创投董事长的位置上离任的靳海涛就是如此。退休消息公布后,有传闻称靳海涛正在募集一支百亿规模的母基金。后来,靳海涛也回忆说,“当时定的标准就是100亿人民币,有人问我,如果募了50亿做不做,我说,不做。”2016年1月8日,前海母基金创立大会正式举办,凭借215亿人民币的总规模,前海母基金成为国内最大的商业化募集母基金,股权行业单支规模最大的基金。

  反观美元FOF,LP“四大金刚”磐石基金(Pantheon)(香港)合伙人黄永忠(Vincent Huang)、摩根凯瑞(Morgan Creek)董事总经理张震(Jason Zhang)、尚高资本(Siguler Guff)董事总经理谈庆、雅登投资(Adams Street Partners)王彪文曾经管理着700亿美元,其背后的四家机构曾投资了鼎晖投资、上海永宣、今日资本、纪源资本等多家知名VC/PE。

  但如今,“四大金刚”早已散伙,除去年年底刚从雅登投资离任加盟歌斐资产的王彪文外,另几位也早在几年之前离开所供职的机构。黄永忠离开磐石基金后创立君同资本;张震离开摩根凯瑞后加入鼎晖投资主管现代物流投资;谈庆离开尚高资本后创立辰德资本。他们的离职也呈现出两个特点:第一,LP与GP的去中间化趋,第二,由外资机构进入本土创投机构,美元FOF正向人民币FOF倾斜,人民币母基金正迎来一个最好的时代。

  “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将至。”靳海涛判断。早在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时期,靳海涛就曾成功预判中国创投行业的春天将至,而这一次,他的眼光锁定在了母基金上。“中国整个私募行业募资较难,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合格的投资人,前海母基金起的是示范作用,引导更多人从事母基金业务。当大量的合格投资人出现,募资难的问题将会改善。从国外的经验来讲,当创投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母基金将迎来大发展。”

  他们因何出走?

  他们出走的背后,似乎包含着这样的原因:

  一是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在中国市场上的不平衡地位,美元基金正遭遇尴尬处境。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市场2008年外币基金共募集3059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基金共募集1617亿元人民币,而受金融危机影响,VC/PE也随之进入寒冬,2009年外币基金共募集445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基金共募集840亿元人民币,而此后创业板的开闸让使得人民币退出渠道被逐渐打开,人民币基金的募集逐渐回暖,正式取代美元基金,整个募资市场进入“人民币化”时代。至2015年,数字差距进一步拉大,当年外币基金共募集1551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基金共募集6298亿元人民币,相比前一年的3474亿元人民币,增幅超80%。即便是二级市场的冰冷已彻底反馈到一级市场的2016上半年,人民币基金募资总额也达到3610亿元人民币,外币基金仅达到475亿元人民币。募资市场的人民币时代进一步加强。

  此前,原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曾表示,“真正优秀的适合中国企业的市场不多。过去我们做过实验,德国、韩国、台湾、新加坡,现在再让我去德国上市,肯定不去。除了A股市场,唯一还可以的就是美国和香港。另外,我认为中国企业的诚信不好,和国际有差距,包括做假、不规范运作、不遵守契约。所以中国企业海外上市流通性不好、估值不高,包括唱空中国概念,所以美元基金对于企业来讲就没有那么火爆,另外还有一些外资限制等。”

  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在退出机制上有许多不同,即便如今的A股市场已经不似2015上半年拥有极高的市盈率,但对企业来讲,相比大部惨淡却被堵在回归路上的中概股而言也依旧更具吸引力,许多项目为A股上市而放弃美元基金,甚至清退早期美元基金投资方,诸多原因也最终使得人民币基金的地位与美元基金也因此出现互换。

  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看到了市场上的巨大转变,主动调整其外币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比重,包括这些美元基金的掌舵人,这或许也意味着市场上将出现更多的本土创投。据清科研究中心的市场调研,对于2016下半年,样本中75.6%的GP计划仅募集人民币基金,8.9%的GP计划兼顾双币基金;仅有7.3%的GP计划仅募集美元基金。这种人民币与外币基金的配比差异也反映在了这批新成立的基金上。章苏阳在退休两个月后宣布创立的新投资公司就是如此。火山石资本首支基金规模预计为十几亿人民币,并计划以2:1的比例来配置美元基金。

  二是虽然外资机构的中国团队的话语权相比决策权大部保留在总部且流程冗长的拓荒时代已经好转许多,但自然,创立自己的创投机构将更主动、更灵活。当然,本土机构也是如此。

  在过往外资基金本土化的进程中,也有因决策权执行权分离而设立的新基金。2006年,曹大容加盟光速安振开启其中国投资业务,但其决策主导权依旧保留在总部,中国团队不掌握主动权且决策时间长,效率低下。直到2011年,曹大容与宓群联合创立光速安振中国创业投资基金,完全由本土团队管理,投资决策完全独立,但与全球基金保持着紧密合作和资源共享。

  一位美元基金在华的负责人就曾表示,前几年总部对中国团队的审核甚至包括其接受媒体采访的稿件。总体来讲,大多数外资机构集中在2005年左右入华,随着机构的不断本土化与战略的调整,决策权被隔离在总部的情况的早已大幅度向好的方面推进,但在一些情况下,外资机构总部依旧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团队,尴尬和无奈依旧存在。

  三是,这些人拥有足够的行业声望,在二级市场的冰冷反馈到一级市场的募资,市场观望情绪浓重时,他们依然有资本出走,何况,市场的低点或许就是新一轮围猎的好时机。

  轰轰烈烈的VC2.0已延续至今,2013年底,戈壁投资童玮亮创立梧桐树资本、达晨创投合伙人、副总裁傅哲宽创立启赋资本,IDG资本合伙人张震、高翔、副总裁岳斌创立高榕资本……他们是行业内最早的一批试水者,也因此享受了先行者所应拥有的最佳时机与市场红利。

  轰轰烈烈的VC2.0已延续至今,2013年底,原戈壁投资合伙人童玮亮创立梧桐树资本,原达晨创投合伙人、副总裁傅哲宽创立启赋资本,原IDG资本合伙人张震、高翔、副总裁岳斌创立高榕资本……他们是行业内最早的一批试水者,也因此享受了先行者所应拥有的最佳时机与市场红利。

  而到了2016年,甚至从2015下半年开始,它又呈现出新的特点,从VC到PE,越来越多的行业大佬加入到创立新基金的行列中,而它们过往的眼光、业绩,以及深厚的行业背景与实力都暗示着,中国创投行业将继续进行它的大变革。

(来源:投资界  谭宵寒)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