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一年独闯硅谷,武卿用调查报道解密硅谷创富荷尔蒙

武卿 2016-10-15 13:42 新媒体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2015年9月7日,整整一年前,我认识了硅谷投资人、创业家Joe Lonsdale。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个偶然认识的人,竟改变了我和奇霖传媒的发展路径。

640.webp.jpg

武卿在硅谷采访

整整一年后的9.8日晚8点,奇霖传媒耗时一年、投资200万精心打造的——中国首部针对硅谷科技创投圈人物的6集深度报道《硅谷大佬》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全网上线。

 

▍无知最苦 ▍


朋友说我创业后这一年干的最高调的事,就是特别低调,几乎人间蒸发、杳无音信。我不是刻意低调,只是喜欢一口憋住、沉在水底做事的感觉。在无知无畏的状态下选择创业,干了才知道,这事儿跟别的不同,创始人必须专注到封闭,专注到疯。

2016年元旦,城外爆竹零星,小有过节气氛。那时《硅谷大佬》项目启动近五个月,我初尝创业之味。在新旧年交替之际,我跪在卧室做了个祷告:上耶,是你给了我不甘平庸的灵魂,想要更加卓异;我想知道如果足够努力,自己这样的普通人可以走多远。创业这事,看来是个磨练人的机会,因此这一年,我愿接受任何来自你的捶打、熬炼。请你炼去我的渣滓,早日让我成为赤金。

此后近一年,当我因为跨界、跨国做项目受到质疑时,因为一人兼任总导演、总制片人、主持人而严重透支心生惧意时,当我因为无休止地修改节目、事无巨细地管理事务心生倦怠,因为愧对家人心如刀绞、痛哭流涕时——只要想到那次祈祷,就能归于沉静。说话总得算话吧?一切都是自己要的。在通向最终结局的道路上,一切磨练和痛苦,都是必经之路,增之一分太多,减之一分太少。

《硅谷大佬》项目整整延期三个月,千呼万唤,讲述全球股权众筹鼻祖Angellist团队创业故事的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终于要在9.8上线

上线前两周,我从被书籍和资料淹没的屋子里爬出来,脱下大布衫、大裤衩子,换上裙子、高跟鞋,扔掉眼镜戴上美瞳——为了这部6集深度报道的发行,我要去播出平台见人——自认一年磨一剑,《硅谷大佬》是呕心沥血之作,但是在当下,科技、财经内容依然属于小众,我不得不去一家家谈,试图说服人家给我更好的展示位置。

640.webp (1).jpg

▲武卿在拍摄现场

这是近来和朋友们闲聊的精华,虽然创业后经历不少人情冷慢,我的“真实”依然不想改。

:这一年你主要干什么呢?

武卿:除了工作——打磨《硅谷大佬》,别的真没啥。

:这一年,你都有哪些变化?

武卿:糙了,low了,狠了。“糙”是指心态,一颗敏感的水晶心,换成石头的了。Low是指生活上,不再那么精致、讲究了,洗把脸就敢出门。狠呢,既有菩萨心肠,也有霹雳手段,行事果决,不为善良天性所误。

:你觉得创业快乐吗?

武卿:痛苦多于欢乐。

:那你后悔了?

武卿创业好比生孩子,是个干了肯定不会后悔的事。痛苦本来就是生命常态,我对此习惯了,并不十分敏感。

:你遭遇的最大的困难是?

武卿: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你靠什么在困难中撑住?

武卿:本能和后天的训练。2001年来京,经历得多了,性格里没有“撑不住”这种东西,见了棺材不落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目前正在修炼一种我投资人老郝说的“事来则应 事去则静”的功夫。

:创业后,你最担忧什么?

武卿:身体崩盘,误掉儿子的成长期,没时间看好书。前不久做了体检,啥毛病没有,可以放心折腾了。至于家人和阅读……不管我忙碌,多认真,多成功,因为这两块缺憾心里永远都存着一个巨大的空洞。我说“痛苦”,多因这两个事儿吧,别的都不是事儿。

:你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武卿我要梦想实现,也要商业成功

:你的梦想是什么?

武卿改变人心,打捞灵魂

:商业成功……你似乎对商业很不齿嘛?

武卿我过去脑子里有水……一年过去,蒸发得差不多了。前不久和罗胖哥做了次深聊,最后一滴水也被挤掉了。我要梦想实现,也要商业成功。这并不容易,也显得有些贪心,但是既然要就得付出代价,我愿意用痛苦交换。

:你怕失败吗?

武卿:不怕,如果失败了,我会认真写篇文章和创业者分享:《告诉你,我是如何把这家叫做奇霖传媒的公司弄死的》。失败不可怕,那意味着新的玄机圣经》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听你公司员工说,你从来不骂人?

武卿:骂啊,主要是骂自己  

:骂的最多的是什么?

武卿:SB。

: 为什么?

武卿:……有时候我真的会“恨”第一位天使投资人任老师。一年半前他说服我创业时,我是老老实实交待:自己除了会做好内容,别的啥也不懂。可他说这不是个问题。没错,我是善于快速学习,可是创业需要人懂得太多了,我越学越觉得无知,越学越觉恐慌。世界那么大,我来了,却被证明是无知、渺小的。你说生老病死皆苦,我却道,无知最苦。我这一年掉的肉,长的白头发和皱纹,都因无知所致。我已因之“不要脸”了,无论气色多难看、皮肤多粗糙,我都视而不见。

   ▍ 投资人我设计的“墓志铭” ▍

640.webp (2).jpg

我有一个主内姊妹,叫邓紫棋。创业七八个月后我才意识到,我创业的第一“因”,竟然是她。

 

2014年,我写了一篇关于邓紫棋的文章。之所以写她,主要原因是被他们做“产品”的态度打动。邓紫棋所在的蜂鸟音乐是一家创业公司,多年以来,公司只签她一个艺人。蜂鸟做音乐(产品)的路数,跟很多人不一样,沉心静气,不浮躁,极其注重品质。就像乐坛的一阵清风。

 

我敬重那些追求极致、注重品质的人。在这个破铜烂铁充斥、车水马龙不停、人心惶惶、浮躁成风的时代,你能慢得下来吗? 蜂鸟音乐能。他们这种静心做事的范儿特吸引我,因为我自己就是这范儿。正因为这个,我想采访邓紫棋。

 

可是当时我和紫棋、她经纪人张丹都不认识,我发出的采访邀请,迟迟没有回音。热爱,能给人以不竭的动力。为了这篇文章,我下了血本,把百度上能找到的关于邓紫棋的资料几乎全部找了一遍;紫棋的新浪微博当时有70多页,我也全部都筛了一回。一般人写这样一篇文章,一个礼拜应该完成,但是我边研究边写,做了一个月。花一个月做的活计,跟花一周做的肯定不一样。

 

文章写好后在我的微信公号“卿谈”上首发,当时微信粉丝量才七八百,这个文章获得了2000多的阅读量。但是被大号《灼见》转发后,阅读量达到了57万,再加上其它几个大号自主转发,单是在微信上的阅读量就有100多万。微博上更是,微信微博,刷屏好几天。

 

这样的文章,自然会吸引很多同道,我投资人任旭阳是其中一个吧。任看到文章后加了我微信。很奇怪,我微信从不随便加别人,但是居然通过了他。他发过些资料,我一看,牛人哪。我当时处于职业发展迷茫期,做了一个选择,但是依然迷茫不开心。也不知为啥,对这个人天然有种信任,于是就跟他敞开心扉。任在微信说:“职业规划正是我擅长的事情,咱俩见见吧。”

 

2015年4月29日,我和任在盘古大观七星酒店一层咖啡座见面。见面半个小时后他忽然说,武卿你创业吧,你要是创业,我投你。我有创业打算,但是根本不想在那会儿开始,一来孩子才两岁多,二来我觉得应该读几年管理学再说,三来,我已经答应一家境外媒体要去做高管,薪水也是个诱惑。

 

三四天后,我收到一封奇怪的电子邮件。任在邮件里说:你有没有设计过自己的墓志铭?虽然此前不久,我有过一段大难不死的经历,但是还远没到要设计墓志铭的时候。他说,我给你设计了一段墓志铭:武卿,是 21世纪上半叶中国最卓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刷新了人类个体生命成长的极限;因为她的存在,许多人的命运得到了改变。 


虽然这一年和任有过争吵、不快,但是因为这封信,我永远感激和信赖他,永远不会和他真的生气。我的人生只有两个终极追求,一个是不停地突破自我,一个是坚定利他、为他人创造价值——这个只有一面之缘、深谈不过一小时的陌生人,竟然知道如何击中我。

 

第二次见面,我和任旭阳对节目细节做了沟通。我们都对“人物”“思想”“价值”感兴趣,确定用我做《“起底”邓紫棋》的路数,做人物类纪录片,给人们提供好的精神资源。此后,我开始做节目的前期策划,为了做周鸿祎特别是柳青的节目,和他们的团队做了大量沟通。又过了不久,因为我又写了两篇文章,奇霖传媒意外得到了另外三笔投资。一切都按部就班。只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2015年9月7号认识的一位硅谷投资人,完全改变了之前设计好的那一切。


▍帮助美国政府抓住本拉登的硅谷富豪 ▍


2015年8月底,任旭阳说,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整整一年前的今天——2015年9月7日,我在北京认识了硅谷投资人、创业家Joe Lonsdale,并于当晚做了首次关于他的采访。 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人,改变了我和奇霖传媒的发展路径。

640.webp (3).jpg

《硅谷大佬》资料:Joe Lonsdale 在家中工作

 

2015年9月8号上午,牛文文邀请Joe 在黑马营做演讲,我和任旭阳、任的朋友海涛等在台下听。

 

Joe在演讲中说:“在美国,医疗保健、教育、政府、能源、金融这些大的行业,其实都没有达到本应达到的那种状态,这是很大的问题---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些大问题,这是我创业的动力。”

 

中文互联网上找不到多少和Joe有关的信息,可见他在中国并不为人所知。借助有限的外文资料,我终于勾勒出关于Joe的简单画像——

 

Joe Lonsdale,出生于美国硅谷,2003年20岁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2004年21岁时,和彼得蒂尔等人创办全球第一家大数据公司Palantir,这家神秘的公司曾服务美国中情局、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据说是帮助美国政府抓住本拉登的主要力量,目前估值200亿美金;


此外,Joe还有Addepar和opengov两家高科技创业公司,以及一家名为formation8的投资公司。这位现年仅32岁的年轻人,还被美国媒体评为硅谷排名第二的投资人。

640.webp (4).jpg

▲Addepar欢迎奇霖传媒


Joe的履历、业绩和财富确实耀眼,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我好奇的是,他是怎么做到的?Joe在黑马营的活动中曾说,他们的思路和技术对中国和中国的创业者、投资人意味着巨大机遇。像我这种学文科的人,老实说,过去二十年互联网发展的好处,可是一点儿也没赶上。我想知道,这机遇到底是什么?对于中国、中国的创投界人士特别是我自己、我的奇霖传媒又意味着什么?


640.webp (5).jpg

 《硅谷大佬》资料:Joe 和未婚妻在家中

 

因为这个,我和团队放弃已经着手在做的人物纪录片项目,用了整整四个月时间,一边大量看书、看资料、做研究,一边不停地和硅谷方面沟通。

 

这四个月的功夫,一点不白下。我由浅入深地理解了科技、互联网,跳出跳进地打量自己。我是一名文科生,拥有中文、新闻、法律、MBA学习背景和在教育、企业、传媒领域的工作经验,此前的人生,和科技从来没有交集。当我开始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找到了久违的“痴迷”。一种寻寻觅觅凄凄惨惨多年,终于觅得如意郎君的归宿感油然而生。

 

2015年秋冬之交的某天,我在工作笔记上认真写下这样一句话:我要跨界,转型,也要跨国。奇霖传媒——一定要成为中国最好的科技类视频新媒体公司。我们不再做人物纪录片,而是要去关注中美科技、互联网领域的人物、企业、技术、产品。这个战略确定后,再没有过任何变化。

 

12月5日,奇霖传媒五人摄制组经过11小时的飞行,来到了硅谷。此后近一个月,我们在每天只有四个小时睡眠的情况下连续采访、拍摄。


▍发现雄性硅谷成功的“荷尔蒙” ▍

 

“The future is here.”这是用来描述硅谷(Silicon Valley)的金句。

640.webp (6).jpg


在过去,这个地方曾创造无数神话。

 

在这里,几乎每十天就有一家公司上市;在美国排名前一百强的公司中,来自这里的公司占了四成,包括惠普、英特尔、苹果、思科、雅虎、谷歌等;在世界前二十大估值达到百亿美金的创业公司中,有超过八成来自于这里。这里还拥有世界上顶级专业数量排在前两名的——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大学。科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这里的创业者们充满无穷动力;全球各地、心怀梦想的顶尖人才,汇聚在这里。

 

在我心目中,硅谷是个神奇而又神秘的地方,这里充斥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和令人咋舌的财富故事,很多中国创业者都渴望一探硅谷大佬们的成功秘笈,——这是中国大量企业家、投资人组团前往硅谷的原因。

 

不过,我之所以要来硅谷采访企业、大佬,并非直奔“成功”而去。我想弄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总是能够创新?他们的“创新”,到底有多新?到底是什么在决定一个人或企业的创新意志、能力?他们身上有哪些有利于中国社会进步、企业发展、个人完善的因素?奇霖传媒可以为中国和硅谷科技创业者的连接,做些什么?

640.webp (7).jpg

 ▲ 《硅谷大佬》资料:某硅谷孵化器


在硅谷的主要工作就是拜访各路豪杰,我们走访了十五六家企业、孵化器、投资机构,采访了30多个人,他们大部分都是所在领域的顶尖人物。

 

经过整整一年的精心打磨,这部名为《硅谷大佬》的深度报道系列终于完成,首集、讲述全球股权众筹鼻祖AngelList故事的《神秘的天使名单》,即将于2016.9.8率先推出。


在原来的计划中,关于人物的6集长片项目《硅谷大佬》和关于硅谷企业、技术、风土人情的30集短视频项目《硅谷荷尔蒙》要同时推出。但是因为公司人手少,为了保障《硅谷大佬》的品质,几个月前我决定搁置《硅谷荷尔蒙》,把所有人力都投在一个项目上,率先推出偏重把人物当做支点的深度报道《硅谷大佬》。

640.webp (8).jpg

一年前去硅谷时带的问题,绝大多数已经有了答案——我完成了工作,也学到了东西。在我看来,硅谷人有三个群体性特征,对作为创业者的我特别有启发。


首先,他们信仰科技改变世界我采访了硅谷排名前三的增强现实眼镜公司Meta的创始人,他是位以色列前军方人士,非常聪明、有魅力,他告诉我,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要把人变得更像人,而非恰恰相反。八个月前我体验到的产品还像大头砖一样沉,现在他们的产品已经进化得非常轻便,比我们平时戴的眼镜只重那么一点点。我采访的另外一位泰国籍虚拟现实技术专家说,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将会颠覆目前我们目前已知的所有行业。想象一下,简直觉得莫名兴奋,未来世界,到底会是怎样一个世界?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着。

 

其次,在硅谷,是个人就梦想改变世界 —— 他们有种真诚的精英救世情结


我和顾问们开会时,大家对情怀有争议,他们通常会提醒我,这组系列报道,不要过多涉及人的梦想、情怀,显得很虚很空。可是,我是这三十个人组成的团队中对人物、素材最了解的人,是投入精力、时间、心血最多的人,作为一个前新闻人,我觉得“准确”第一。


按照我的梳理、分析,真心认为,梦想、情怀,是他们能够变得卓越的最本质、最大的原因。 至于观众觉得讲梦想是空对空,那是人家的认知,我无法干预。我只负责做真实的呈现,准确的分析,和忠于事实的评论。


硅谷有来自全球各地的精英,他们如果仅仅为了赚钱,以相同的智商去做律师,做金融,会赚得更多更快。这么多精英之所以聚集在一起,以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为刻度,一点点努力,没有改变世界的梦想是支撑不下去的。我分析《硅谷大佬》这部作品里头的人物,他们有很多理由走弯路、不成功,正是因为没有忘记梦想,他们在人生的岔路口总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640.webp (9).jpg

▲ 武卿和丰元创投联合创始人吴军


这对我启发很大。首先,我也是有梦想有情怀的人,不管谁开玩笑、谁来喷“情怀”,我都不以为然。我会比较严肃地说:对自己的梦想,我是慎重和认真的。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硅谷人不急于求得成功——我喜欢这一点。当初写邓紫棋,是因为这一点。后来转型做科技媒体,是因为这一点。跑到硅谷、用一年时间做《硅谷大佬》也是因为这一点。


在我看来,信仰、梦想和慢创业的心态,就像硅谷体内的激素一样,是它能够保持旺盛创新力的重要原因。这是短视的、浮躁的中国,缺乏的东西。


我自不量力而又一意孤行,想要刺激他们。以准确但是柔软的批评醒世,以美好的人物立言,这是我和同事们参与改变世界的方式。


640.webp (10).jpg

武卿采访AngelList合伙人Kevin


 ▍想要搔到——浮躁的中国消费互联网 ▍

 

一位相熟的记者朋友问,你认为中国科技、互联网界和硅谷科技互联网创投圈有什么不同?

 

我一时感慨万千,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硅谷大佬》立项之初,我和总策划齐骥经常讨论这个问题,甚至这是我们要到硅谷去的原因之一。那时,我们常常坐在喧闹的馆子里,从下午坐到半夜,他要着一瓶又一瓶啤酒,我手捧一杯热水,酣畅淋漓地聊。


我们希望中国的消费互联网领域,不要再这么浮躁、喧嚣;希望政府更多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家们沉下来真正做科技创新,真正做创新的人能活得安稳、有尊严;我希望中国投资界,能多些真正想成就创业者梦想的大佬投资人,多些对创业者保有尊重和善意的正派而聪明的资本。

 

中国互联网界,多的是商业模式创新,而少真正的科技创新。商业模式的简单复制,使得一些企业越长越壮、几家独大,很多中小企业不得不生活在他们的羽翼之下,要么去死,要么去卖。他们丰富了我们的选择,可能最终我们只有他们一个选择。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一个声音,需要改变一小下。

 

这是“旧的互联网创业生态”。

 

那么我想,什么是新的创业、创新思想?什么是该有的、新的互联网创业生态?有一些模式更值得尊崇,有一些成功更值得复制。

 

作为科技视频新媒体奇霖传媒的创始人、CEO,我把是否有益于实业和可持续发展,是否具有突破性科技,是否有利于改变普通人的生活,作为判断科技、互联网项目好坏的标准;将是否对创业者保有善意和尊重、是否愿意成就创业者梦想并影响世界作为判断投资机构层次的标准我要找到这样一群人,虔诚地低下身子,服务甚至服侍他们。成全他们的事业,就是成就我们自己的梦。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我确定,未来十年、二十年,要带领奇霖传媒以超越此时此地局限之大视野、不急不慌不浮躁之沉静状态,深度沉浸于科技、互联网领域,为这里的人和他们的企业做点事情。

 

我希望重新定义成功,重新定义新的创业浪潮。

 

在研究、访问硅谷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中国以及自己企业的机遇,每一天都为此激动——这是支撑我创业并一定要成功创业的驱动力之一。因为这个,即使我有10000次因为身心疲惫想过放弃,就会有10001次因为热爱而重新振作。

 

长大后的奇霖传媒,会是思想启蒙者?新技术解释者?新生态倡导者?信息报道者?智力输出者?不知道,且慢慢走,自由生长。我只是想为中国的创新、科技创新做点事,同时做一个疏阔而有趣的人。道路阻长,《硅谷大佬》项目结束后,我们将继续深潜,缄默,克制,释放全部的野性,并且极致努力。(武卿)

▲《硅谷大佬》之《神秘的天使名单》

《奇霖榜》

奇霖传媒首个科技类视频内容品牌,关注中国、美国、以色列三国科技互联网创投圈、真正想推动社会进步的顶尖人物。他们影响世界,我们解释他们,重新定义成功。2016年9月8号推出年度特别节目——《硅谷大佬》。

 

《硅谷大佬》:

是由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带领30人团队、耗时一年、投资200万,精心打造的中国首部针对硅谷科技互联网创投圈人物的深度报道。项目共分6集,每集45分钟,讲述6位硅谷科技创投圈拥有较大影响力的投资人、创业家的故事。这些节目,涉及五个中国科技、互联网圈高度关注的领域:股权众筹、 高科技项目投资、 新能源、 大数据、 新型交通工具。节目首集《神秘的天使名单》定于2016年9月8号上线。

奇霖传媒出品:守正出奇 霖润众生

图片1.pn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