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对话众CEO:投资人最想用钱猛砸哪些创新项目?

初橙 2016-10-21 16:0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2015年10月31日,在由初橙创咖、福云创咖和蜂巢集创联合主办的中国创新创业暨拥抱世界互联网峰会上,圆桌嘉宾靠我CEO赵理辉(主持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bong CEO顾大宇、涂鸦科技CEO王学集、零零无限创始人王孟秋带来了精彩分享,视频如下:

以下是圆桌论坛实录:

赵理辉: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创新,我们今天探讨的第一个环节,在中国这样的背景下,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是不是符合国情,我们想听听看他们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

进可攻退可守,找准切入点驯服野兽  

顾大宇:我觉得这肯定是对的。我们的古训说“患寡而患不均”,如果不均匀的话,这个世界就会动荡。但我觉得若想获得未来的东西一定都是要冒险的,一个有能力去驯服野兽的人,那么在将来肯定也会取得一个阶段性的位置,或者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当年邓小平提出来让小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一种非常冒险的会对社会产生动荡的方式。但是通过强大的管理能力,中国还是走得不错。现在的万众创新,我认为是三十多年前的时候少数人先富起来的另外一个社会资源。少数人先富起来和万众创新其实是一样的,少数人先富起来强调的是要挣钱,现在强调的是要创新。这些和全球经济发展是有直接关系的,在三十几年前更多是资源导向的发展模式,现在实现了智慧产业,比如我们有些做软件的,二三十个人,没多少人就做出来了,但公司的价值可能就有几个亿。这些企业在智慧的矿上面做了更多的挖掘,所以阶段性被社会所认可。所以我觉得我们提出万众创新的想法,是在理念上面来说,实际上是更加强调创新这个点,和以前的资源性是不同的。就整个社会资源的调动角度上来说,和当年让少数人先富起来是一样的,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社会政策机会。

(顾大宇:bong CEO)

朱啸虎:中国的很多创新是模式的创新,近两年创业创新这么火,关健是移动互联网起来,给了很多创新和一些新的平台改造传统行业的机会,像以前PC互联网的时候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机会,非常方便地用PC互联网去上网,但是有了智能手机以后,让所有人都能很方便地上网。因为有了智能手机,所以有机会改变很多传统的商业,出现了很多商业模式创新的机会。你比如说汽车领域、交通领域、医疗、教育等等领域都有很多机会。但是有一个比较危险的地方,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最后成功的都是第一第二名垄断,几乎都没有后面的。商业模式创新,我觉得在创新的时候要在细分行业里面占据一个非常好的切入口,你的点必须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像易到专车他做起来就比较难,因为他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像滴滴从出租车切入他一下子就做起来了,怎么找一个切入点,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发现在传统行业里面,你在搞存量市场,依托于存量市场起来是比较快的,一开始作为新兴的力量,像易到做专车,若是没有做一个传统行业的革命的话,是很困难的。我们看优惠券在传统交易里面切入的点太低,这个点数是非常少的他养不了线下队伍,像美团、点评,他礼品交易点数提的点数就很高。如果没有竞争可以提5-10个点,甚至10个点以上,这样可以养得起线下队伍。纯粹做优惠券是守不住的,这是商业模式创新首先要考虑两个点,第一你怎么借助传统行业囤积现有力量,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展;第二个你(切入)的点必须守得住。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

王学集:早年的时候是PC互联网,在2010年、2011年的时候有一个移动互联网,但是终究来讲,某种程度上还是技术上的不断演进,PC就是网速加快,CPU加快等等。移动互联网整个载体都有很大的变化,所以其实从最早的时候,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最大变革就是沟通方式的变革,这当中就存在很多机会和创新。当然这两个阶段,从历史来看的话,最早的时候PC互联网是沟通方式的变革,从聊天工具的QQ,到后面的电影、娱乐等等,再往后电商等等,当然还有后面的功能机等等之类的。移动互联网其实也是有些类似的,最早从工具切入,然后再慢慢的有一些娱乐,然后社交,社交当然也是偏工具的,再往后的话,就是一些电商或者是现在比较火的O2O,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像手机这一块的智能化,或者是未来移动智能这一块。从创新的角度来讲,最根本的还是技术,有非常巨大的人群的互动。

王孟秋:我很认同刚刚朱总说的,我见到了大多数中国的创业公司,基本上都是商业模式驱动的,技术导向的创新是需要积累和沉淀的。并不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随便叫一批人就可以去做的事情。刚刚学集也提到,过去的40年,75年的PC到90年代的互联网,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缔造了很大一批的公司,但是都是以技术驱动作为地震的震源,包括谷歌包括阿里都是巨大的互联网产业,现在跟很多移动互联相关的,都是智能机把互联网装到口袋里面。我们在寻找的是下一个像PC、像互联网,像移动互联网这样体量的创新,真正能够解放生产力,能够改变人和设备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很幸运,生在这样一个时代,有很多得天独厚的大环境造就。我们现在所处的时间点就是两股力量的交汇点。我自己博士时是搞这方面的,但是我不太相信在未来的5-10年我们人类能够在这方面取得很大的突破,但是有一些热点问题,你假设一个小宝宝,他在不能认出来爸爸妈妈之前,他已经有一个环境和周遭的物体交互的能力,他有基础的视觉。那这些算法或者这些东西,包括我们现在在做的东西,都是05、06年就提出来了。过去十年里面成熟了很多,效率也高了很多。

另外一个原因,过去三四年里面,手机行业发展得实在太快了,甚至可以改变大家经常在互动的一些事情,也是有可能创造一个很大体量的行业。

自己选的产品,跪着也要走下来

赵理辉:在我们思想领域当中,创新的概念应该是软件跟硬件集合起来去突破的,这是创业最具有代表性的,像乔布斯,他就是软件和硬件集合在一起。今天在座的各位也是软件和硬件的集合体,朱总是投资领域的,那么在创业路上应该具备怎样的情怀才能走得更远?

顾大宇:10月15日我接触到一个事情,在深圳的安卓威尔开发大会,我特别欣喜地去了,就是去砸场子的,想捞一批开发者过来。我们自己做了手表和OS,发现这个世界上面只有两种手机,一种是一千元的,一种是五千元的,这是一个非常畸形的市场,五千元的就是苹果,一千元的就是除了苹果之外其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不是品牌的问题,是因为这些手机厂商都把自己做成了零器件的厂商,你4核我8核,而且没有贵反而便宜了,把自己当成组装商,那就只能赚组装商的钱。苹果不是一个做硬件也不是做软件的公司,他们做一个用户体验的公司,他们内部其实做了电视,做了三年,整个项目又撤掉,因为他们觉得在电视上面做不出更好的用户体验。所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产品——他们的产品终极来讲的话是用户体验,来负责。

所以回应赵理辉的问题,软硬结合是一个手段,我们之所以自己做手表OS,是因为我们觉得安卓威尔,包括OPPO的理念都是错误的,我们认为手表的理念不是这样的,对我们来讲理所当然的。听起来好象是说怎么会有技术资源做这件事,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也不是说要特意地标新立异我们跟安卓的区别,仅仅是因为我们觉得他的东西做得不对。所以软件也好,硬件也好,其实都是一样的,哪怕我们今天是做沙发做桌子做水的。其实做产品就是为大家服务,不管是硬件软件技术还是怎么样的,有一些小的东西,最终都是为用户体验服务的。从这个视角上来说,我们选择了软硬结合去做,并不是有什么技术上面的求新,只是因为我们想做出一个更好的体验。

王学集:我相信提到创新,还是要走到一个将来要做的一个方向,刚才有提到,技术或者是说类比性等等。其实,我们团队创业也比较长,创新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自己认为还是要有一定的基础。因为没有任何基础的创新,其实就象在大学里面漫无目的的奔跑一样。创新肯定是要有竞争力,归根结底没有思考的创新力是没有意义的,创业还是要做最有基础的或者叫最擅长的事情。我认为,创新一定是要积累在你之前所有的有竞争力的基础之上,所以我们现在做了智能化的方向,我们做一个智能化的解决方案,做通用型的产品。因为你要面对非常多的不同客户群体的使用。我认为,任何一个创业者的创新,可能都只是一种大范围的总结。针对到每一个创业者或者每一个创业公司来讲,就是做你最擅长的事情,这可能对你来讲是最大的意义。

(王学集:涂鸦科技CEO)

王孟秋:我们已经做了18个月,最近一直在做东西,说实话,现在回首18个月,真的是无知者无畏。我觉得做软硬结合的东西有很多挑战,除了刚刚听到的多软件迭代很快,消费者反馈地很快。我觉得有两点,基本上若真想做实际的有创新性的东西,那么所有的人都可以去做。有一个创意,他有一个现成的方案,你拿来能用的,那不是创新。你做事情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价值。所以到最后,我们团队有自己的ID,有自己的结构,自己的电子这整一块,你所有的东西都基本有了,除了IOS  安卓之外。另外有一个天生的矛盾,在别的大型公司的经验,有可能会有两种文化的冲击。所以我觉得真的挺有挑战的,我们也刚刚起步,还没有见到曙光。最近听到有一个人说,如果你没有强大资金池积累的话不要一开始就做硬件,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我觉得很幸运,第一赶上一个好时点,这么有耐心的投资人,允许我们花两年时间憋着去做一个东西,这在一个相对来说浮躁的市场环境里是不太可能发生的。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回到我最早的话题,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这个事儿,其实有很多不应该来创业的人,但在这个大环境里面都会选择冒风险来加入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我也觉得是很庆幸很幸运。现在是一个好时机,但是也是很困难的时期。

(王孟秋:零零无限创始人)

软件打前阵,硬件后围包抄

赵理辉:我有好几个朋友,特别是做硬件的,在朋友圈都能看到他们的那种孤独那种煎熬,因为不像其他产品,今天上市了直接怎么样,他是每个阶段都要默默地雕琢,所以付出的艰辛会很大,孟秋18个月还在迭代,所以我相信一定有内心的坚守在支撑他往前走,在创新这条路上有这样的心态才能走得更远。

   最后想听听朱总的看法,目前很多人已经上路了,朱总作为一个投资人,你希望看到是哪些创业者,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或者最看好、最关注什么样的方向?

(赵理辉:靠我CEO ——主持人)

朱啸虎:说实在话,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软硬件结合难度是非常高的,一般的创业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软硬件结合是九死一生的3次方。所以理想是很性感,现实是很骨感的,本来你想得很好的设计,但是在实现的时候必须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包括现在的老罗,他的团队都是摩托罗拉过来的,硬件已经很熟悉,但是还是会看到非常高的难度。我觉得硬件和软件是跨界的,DNA也是不一样的,跨界的难度是非常高的。而且如果运气非常好,成功了,我觉得要尽快做上市。智能硬件很少有能够成功两个时代(四年一代)的,只有一个苹果。HTC智能手机出来是成功的一代,第二代就没有了。三星现在也远远不行了,小米也现在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在第二个四年能不能继续保持成功,现在还是未知数。所以智能硬件有个问题,你在前面领跑很难,大家不知道你这个一定要怎么样的,但是做成功了以后,后面会有很多的抄袭者,防守是非常难的。我们以前最喜欢看到的是靠软件把市场占住,占住以后智能硬件做一些辅助的产品,能够把这个软件的市场占领住。靠软件来迅速占领市场,靠硬件来防守。

顾大宇:我觉得创新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往往创新是由一群人来完成的,未必是你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创新工作。所以加入到创新的团队,或者是和创新的人在一起,我觉得也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

   朱啸虎:我觉得创业确实非常难,在动手之前,真的要想清楚,在想做的方向、到底什么样的切入点才是最好的。

王学集:创新就是把你最擅长的积累,朝最有机会的点上去发挥。

王孟秋:我真的觉得创业并不适合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有太多东西不由你控制,所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能少,在创业之前一定要把事情想清楚,我相信在座的大多数同仁们都跟我一样很有激情,但是有再多的激情也经不住再三的打压,所以保持自己创业的激情,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环境和人,去做一件对的事情。

    赵理辉:每个人都分享了他的一种心得体会,就我来说,我觉得今天很有缘分,跟四位大佬在一起探讨这些话题。我也希望给我们未来一个遐想,四年以后顾大宇的bong的手表可以打败苹果,王学集的智能硬件结合起来可以打败小米,希望孟秋做的无人机四年以后可以真正干掉大疆。这样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彩,也是因为这样才可以驱使在座的每一位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断往前走。作为朱总来讲,我也希望四年之内他能投出大量的、能控制整个全球、整个硬件的终端。通过时间来证明,我们确实在创业创新的路上,我们如果坚持了,我们会收获希望。所以我也希望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学,如果想好了,就坚持梦想一直往前走。

转载请注明出自“初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