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这些投资机会令人后悔终生

2016-10-24 08:42 社交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你或许不相信,大名鼎鼎如苹果、亚马逊和贝宝这类公司都曾经被风投家拒之门外。是的,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投资者,有时也会铸下令他们抱憾终生的大错。

  2004年,柏尚投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杰瑞米·勒凡花了一个周末待在公司寓所,竭力回避一位坚忍不拔的哈佛学生。这名学生反复游说勒凡投资他和别人在几个月前创立的社交媒体公司。最后,勒凡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给了他一些残酷的建议:“孩子,你没听过Friendster吗?走开,结束了!”

  这名学生是爱德华多·萨维林。那家公司叫Facebook。

  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风投公司之一,柏尚投资的投资组合星光熠熠,其中不乏诸如LinkedIn、Yelp和Pinterest这类大名鼎鼎的公司。不过,他们最值得骄傲的地方还在于“反投资组合”。当初他们拒绝投资的公司除Facebook外,还包括苹果(“贵得令人发指!”)和eBay(“邮票?钱币?漫画书?你在开玩笑吧!”)。

  看看以下这些错失的绝好投资机会,你会发现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投资者,有时也会铸下令他们抱憾终生的大错。

  投资机会:Airbnb

  错过者:克里斯·萨卡,弗雷德·威尔逊

  

  克里斯·萨卡:这位拥有亿万身家的风投家没有投资Airbnb,因为他认为租用一间房东仍然在家的房间“太危险了”。

  弗雷德·威尔逊:当Airbnb创始人拜访联合广场风投(Union Square Ventures)时,风投家弗雷德·威尔逊无法认同“在客厅地面上放橡胶气垫”的想法。他表示:“我们过于关注他们当时在做什么,而忽视了他们能做什么。”

  投资机会:亚马逊

  错过者:OVP Venture Partners

  

  OVP与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曾经达成过一项君子协议。这家风投机构将按照融资后1000万美元的估值,出资200万获取该公司20%的股份。然而在最后关头,风投家约翰·杜尔愿意以融资后4000万美元的估值,出资800万获取该公司20%的股份。这项口头协议最终宣告流产。OVP的网站上写道:“为了以牙还牙,我们后来只在Barnes & Noble买书。我们认为亚马逊没有注意到这点。”

  投资机会:苹果

  错过者:柏尚投资

  

  柏尚投资的尼尔·布朗斯坦本来有机会在苹果上市前投资该公司次级股票,不过他表示,苹果当时的估值“高达”6000万美元,“贵得令人发指”。

  投资机会:Dropbox

  错过者:克里斯·萨卡

  

  他没有投资Dropbox,因为他当时使用的是后来的Google Drive。他对Dropbox创始人说:“谷歌会摧毁你们的。”

  投资机会:eBay

  错过者:柏尚投资

  

  柏尚投资的大卫·考恩对eBay怎么看?他说:“邮票?钱币?漫画书?你在开玩笑吧。这还用想吗?拒绝投资。”

  投资机会:Facebook

  错过者:柏尚投资

  

  Facebook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曾在柏尚投资的寓所堵着杰瑞米·勒凡,拼命游说,而勒凡回应道:“孩子,你没听过Friendster吗?走开,结束了!”

  投资机会:联邦快递

  错过者:柏尚投资

  

  这家公司共拒绝了联邦快递7次之多。

  投资机会:谷歌

  错过者:柏尚投资

  

  大卫·考恩的大学朋友把自己的车库租给了谷歌联合创始人,让他们度过创立的第一年。当她试图把这些人介绍给考恩时,考恩对这个由学生创立的搜索引擎并不感冒。他说:“我怎么才能走出这个房子,而不去靠近你的车库?”

  投资机会:GoPro

  错过者:克里斯·萨卡

  

  萨卡听了尼克·伍德曼的游说之后,迅速拒绝了他。他表示,“GoPro无法与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厂商竞争”。

  投资机会:Pinterest

  错过者:克里斯·萨卡,凯文·罗斯

  

  克里斯·萨卡:在收到Pinterest的创始人本·希伯尔曼的“完美邮件”之后,萨卡出手了。但那是在两年以后。

  凯文·罗斯:在本·希伯尔曼给罗斯展示Pinterest平台时,他以500万美元的估值,给了罗斯一个天使投资的机会。罗斯说:“当时我觉得,啊,这个价格可真高。”

  投资机会:贝宝

  错过者:柏尚投资

  

  大卫·考恩在贝宝的A轮融资中拒绝了他们,因为贝宝的团队没有经验,还有可能遭遇“监管噩梦”。

  投资机会:Salesforce

  错过者:罗恩·康韦

  

  罗恩·康韦:这位风险投资家放弃Salesforce的原因在于“当时3000万美元的估值显得太高了”!

  投资机会:Snapchat

  错过者:克里斯·萨卡,乔什·埃尔曼

  

  克里斯·萨卡:他拒绝与Snapchat创始人会面,因为“不确定它是否会演变成一个传播黄色图片的平台”。

  乔什·埃尔曼:当被问到哪家是他放弃的最大的初创公司,为什么放弃时,Greylock Partners的乔什·埃尔曼表示:“是Snapchat。我当时写下了放弃的理由,但是那个理由已经不存在了。”

  投资机会:星巴克

  错过者:OVP Venture Partners

  

  OVP Venture Partners:当霍华德·舒尔茨在20世纪80年代末走进OVP的办公室,阐述他一杯咖啡2美元(当时一杯咖啡只需要25美分)的想法时,风投合伙人的表现如下:“当然,很有礼貌地听完了他的话,但当他离开时,都笑得摔下了椅子。”

  投资机会:特斯拉

  错过者:OVP Venture Partners

  

  柏尚投资:拜伦·迪特给特斯拉预付了一笔购车定金,但还是放弃了投资这家利润为负的公司的机会。他说:“这是一个双赢选择。我能获得一辆好车,让其他风投公司来为它付钱吧。”

  投资机会:优步

  错过者:本·勒雷,约翰·格雷特豪斯

  

  本·勒雷:尽管勒雷风投(Lerer Ventures)的本·勒雷从未正式拒绝过优步,但他也没有去努力追求这个机会。他说:“我放弃的原因在于,我不相信自己的直觉。我脑子里想的尽是不做这笔交易的理由,而不是单纯信任我的本能。”

  约翰·格雷特豪斯:这位风险投资家不愿参与优步的种子期融资,并拒绝倾听优步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游说。他表示:“我对亲爱的妻子说:下次如果有朋友带着亿万美元的机遇来找我,我会听的。我保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