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中如何「守拙成巧」?支付宝、阿里云创始人等15位创业者给出了答案

2016-10-24 14:42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jpg

10月21日,多牛资本邀请了几十家投资机构、近百位CEO ,以及正在关注陪伴多牛成长的伙伴们,在资本寒冬中一起聊聊「守拙成巧」。

他们在会上都聊了什么呢?

我们摘取了演讲中的智慧干货,与大家分享。


提示:文章较长,但值得每一位创业者深读并思考。

建议阅读时间6分钟

2.jpg

多牛资本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蒋海炳(老顽童)


老顽童:用资本去帮助那些理想主义者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是对于世俗最好的反击


【语录】在资本肆虐的时候,大家特别容易讲情怀。在资本寒冬时,大家容易蛰伏一点。在热闹的时候大家需要清醒,在相对比较冷淡的时候,大家是不是可以返过来再来谈谈情怀。我认为,资本去帮助那些理想主义者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是对于世俗最好的反击,我们愿意做这样的资本。


所谓守拙成巧,并不是鼓励大家用笨的办法,不是这个意思。守拙成巧,更重要的是坚守自己的初心,忍受寂寞。创业不是为了获得投资人的认同,也不是为了有媒体能够来报道。更不是为了周围人的眼光,不是为了有女孩子说创业是特别高大上的事情,不是这样的,创业是一件特别寂寞的事情。我们一直想着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一直这样想着、一直这样做着。那么,我们也就无所谓是寒冬还是热潮,那些事情就不重要了。


我们并非因为号召而来,也不会因为寒冬而去。做创投这件事情是我们多年来的梦想,是我们多年来的宿愿。多牛还非常年轻,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还会继续去经历更多的高潮,也会经历更多的寒冬,这都不重要。我们希望能去改变,哪怕一点点早期投资的玩法。我们希望继续去投资年轻人,投资未来。


今天在这边跟大家做分享,更像是一个宣誓。至少我觉得我们会坚持到在座各位,你们的孩子创业的时候,多牛仍然可以投资大家。我希望我们对未来充满善意,我希望在中国的土地上和各位一起创造。我也希望多牛能够为我们的孩子点一盏灯,创造一个更加开放、透明、充满善意的世界。这是我们的未来,也是孩子的世界,孩子们未来的世界。所以,我们在这边所做的点点滴滴会在未来看到,我们的孩子会体验到。我希望20年之后,如果在座各位的孩子要创业,请你们来找我。


3.jpg

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云总裁胡晓明


胡晓明:马云在云栖大会提了阿里巴巴明年将开始不再提“电商”这个概念,主要还是认为对于机会更多的在产业互联网。


在阿里巴巴我和老顽童是在支付宝的同事,我经历过四家创业公司,第一家是支付宝,第二家是做互联网金融,阿里小贷。第三是做北斗,还有现在在做阿里云,继续在创业,所以我和大家一样也很苦逼的在创业


今天上午微软公布了上个季度的财报。在微软财报当中关于云计算本身的收入,当季超过了60亿美元,未来股价上涨了大概6%不到一点。在这个数据里对于公共云计算1块钱的收入,会带来传统ICG收入下降6块钱。


中国诞生了50%的独角兽公司,会把数据放在阿里云上。阿里云的安全,由于每一天将近8亿次的攻击被攻击,反过来提供各类的安全产品。


阿里巴巴下一步在看的是和工业、制造、农业、社会治理,和本身基础设施结合。所以我们会进入到第三代,关于移动、共享经济、万物互联把人工智能作为最主要的目标市场向前推进。


4.jpg慧择网董事长、CEO    马存军


马存军:守拙十年,业已成巧。要想守拙成巧,首先必要的条件,我们不是为了守拙而守拙,一定是在拥有远见与定念的前提下去守拙。


提到互联网保险一定会说一个保险,退货运险。十年前我在保险公司里,老顽童在支付宝,我们一起开发这个产品。老顽童告诉我,我们好好做,争取三年之后在西湖边买一套别墅。我到今天为止才知道这个理想是多么伟大,按照今天,市值没有亿级的话根本无法想,这是当时我和老顽童的雄心壮志。


我们当时觉得保险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互联网产品,保险没有物流,没有仓储,就是一张保单。那互联网的技术完全可以实现,而且保险人人都需要。看上去人人都需要的,而且又离钱这么近的金融产品。当我们踏入这个行业时,突然发现掉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坑,这个坑根本不是我们能填平的东西。当以为到自己踏上了康庄大道,其实我们走上了一条如此艰辛的道路。


2014年以前,我们创业团队没有拿到资本市场上的钱。我们最悲摧的时候,创业团队九个月发不出来工资,我基本上把四套房子全卖了,所以我就是那个在深圳的笑话。到现在还没有把卖出去的房子买回来,所以我在家里面非常没有地位。只要我说到公司,我的太太就说什么时候把房子买回来,再说我的破公司。


这个课题让我有很多回忆,当然这个城市也是我初心发起的地方。当初我们走上了这条艰难的路,而且这个坑,我们最终发现只有时间能够填平它。有些坑,不是创业团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有些东西要和时间做朋友。要想守拙成巧,首先必要的条件,我们不是为了守拙而守拙,一定是在拥有远见与定念的前提下去守拙。


回首往事时,我也觉得很幸运,亏得在08年前没有获得投资。否则,可能今天我已经早挂了。正是因为在这种行业里面艰苦的磨砺,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这个行业的本质在哪里,不得不把资源集中在针尖上,去做这个行业最本质的事情。所以团队在这个过程当中养成了这样的优秀习惯,锻炼出这种思维的能力,让我们始终去抓住这个行业的本质。那么我们在整个行业的过程当中,用十年做了什么。

回首在2011年,我就和赛富的阎总见了一面。刚刚还在春节的时候,严总对我们的项目提了半个小时,对我变得很客气,我就知道这事没戏了。从他的办公桌走出来的时候,北京正好在下雪,我说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兄弟们交代,因为已经几个月没有向兄弟们发工资了,过年的时候也是一分钱没有花。作为一个创始人,房子卖得差不多,最后一套房子老婆也不准我卖了,当时内心是极度的痛苦,不知道自己该向哪里走。


走在路上面,一直走一直走,最后抬头一看,大望路,我突然觉得精神一振,看来大有希望,只好自己给自己鼓励。我一直记得大望路这个名字,大有希望。当我从北京回去之后依然在这个行业里,我们在最没有钱的时候,创业团队不发工资,我们给一类员工发工资,给客服发工资。为什么?因为客服是直接服务于用户的,我们把仅有资源让给客服,培养客服。当2014年时,大家对互联网保险真正开始理解的时候,投资界看过无数的创业公司,当来到我们公司之后突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我们说的故事和外面许多创业公司说的不太一样。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好像也不太一样,但是我们的故事更符合这个行业。

 

今天在整个“守拙”的过程当中,我们终于可以快速的向目标去奔跑。至于未来对于中国互联网保险这样一个万亿级市场,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可以高速增长的金融行业里面。我们面对如此大的机遇,更应该守拙,期待那一份巧的出现。这个题目,尤其是对于那种面对巨大市场的创业团队更应该有这样一种精神,很好的洞察商业本质,让团队拥有对这种本质的追求,而不是跟风起舞。


5.jpg胖胡斐(卖好车创始人、CEO,本名李妍珠)


胖胡斐:你是否真的有勇气对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全部否定掉,并且从头再来。


我在开始赚钱时踩了一脚刹车,并让团队闭嘴,在行业里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做下去,沉下去、沉下去、沉下去。


一年之内我真的卖掉3千万辆车,销售额达到20个亿,我是一个很小的经销商集团,这是一个很好的业绩。但把所有数据都转过来时,发现之前想的逻辑错了。


我们从创业的第一天开始就说,我们要让这个世界上的车更容易卖得掉,需要让这个行业流通效率变得更高。结果我自己去卖,我发现这条路不对。我想知道的事情是,我是不是之前选择toC的路子是错的。你们知道那段时间整个公司有多么究竟,数字正在往上涨的时候,我说停。


我让所有合伙人,所有高管下到一线去,下到经销商那里去,去看经销商是如何工作的。然后他们回来告诉我说,我们是否应该选择一个B端的业务。那个时候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在C端整整做了十年,所有的荣誉,所有的口碑都是和C端营销相关的。我曾经在公司里拍着桌子和他们说,如果做B端的事情,你们可以做,我可以走人了。


我们做的事情,守拙成巧,就是一个很笨的事情,把它记录下来,回来做review,我们做什么能帮到他们。我相信这个行业距离互联网特别远,互联网已经改变了很多行业,这个行业一定可以。所以怎么做,一定要去了解它,尊重它。我们在公司墙上写着,作为一个跨界团队要保持对这个行业的尊重心,尊重这个行业。


现在我们的状态是在很多个领域都是行业第一名,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迅速的在这么“冷”的天得到资本的认同。当我们憋到窒息时,我到底该干些什么东西才能活下去时,这时候你的选择不是停下来,而是沉下去。当你沉下去的时候会发现豁然开朗,我经常会说桃花源中的那句话,“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6.jpg

Rokid创始人、CEO     Misa


Misa:我们在最寒冬的时候拿了不少钱,估值也挺高,没有感受什么寒冬。反而前面特别春天的时候,没有人投的,因为钱全是追那些热点。


守拙成巧,我自己身边的,包括阿里创业者,一堆人,都有一个特点,不那么聪明。前段时间有人问我为什么做AR,人工智能。两年前抓住了人工智能的方向,做得还不错。我坚持了十几年,今年终于有一点起色,大家回头看的时候,可能看的只是你的起色。我一直觉得做事业很简单。认准一件事情,制定一个目标。在座的都是LP,你们心里有数,钱从来不缺,只是不敢投了。寒冬也好,春天也好,寒冬只是你选择路上的一道风景。


作为投资人来讲,追热点,尤其是后发追热点,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好的例子。在这个时代,你应该追捧一些有坚持,有坚守的,能够挡得住诱惑,抵得住恐惧的这批人。我们做融资时,投资人看到我们是捏着鼻子走的,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后来我们就自己投,投资人看到我们自己投,说明这个家伙心里有底,才敢自己投。作为创业者来说首先自己要豁的出去,守不守得住由创业者决定。


我当年把公司卖给阿里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花那笔钱,后来投入到一个新的事业。也有人问我,Misa,万一做失败了,前面钱全亏进去了,多不划算。大不了从头再开始,就是另外一条路。前两年我们估值4.5个亿,一堆人报道。守拙成巧的道理很简单,只要守得住,几乎都能成巧。


7.jpg

小萝卜王国创始人、CEO刘乾


刘乾:童年的阳光,将照耀整个人生


童年是不可逆的,童年是人生中最容易找到快乐 ,也是最重要的时间段,是形成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关键时期,所有成年后的习性都会受到童年时期的影响,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对整个人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有大量的研究证明,童年快乐的孩子,长大后,在抗压能力明显优于不快乐的孩子,而且,童年快乐的孩子更容易在生活的过程中,找到幸福……


父母的陪伴,是童年生活中最重要的记忆,孩子在父母的陪伴过程中,最有安全感,也是在父母的陪伴下,最能学到父母身上的一些优秀的品质。


在整个自然界中,人首先是灵长类动物,灵长类都是需要群居的。像猴子,都是带着小孩看整个族群怎么捕食,怎么团结,去战胜自然界的各种危险。


欲望是内心能量的推动力,而欲望就是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就是大人在陪伴小孩时潜移默化的传递给他们。


我们家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是湖北最西部农村的,在我父母的陪伴下,我们三姐弟,我姐是武大硕士,我弟是哈工大硕士,我是川大硕士。不仅如此,我们家族我们这一辈,一共有2个博士、9个硕士,并不是我们家庭很有财富,相反,父辈们经过文化大革命之后,所有财产,所有书籍都被一分而空,比贫农还艰苦,还饿死了两们长辈。但我父辈依然能够通过自己努力和坚韧,而且把我们一代人送上大学。后来我问父亲,为什么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家族还能做到这样。父亲说,因为他们从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也是这样教育他们的:从小要有修养,要有作为,而这种教育是隐形的,只能通过言传身教,不断的通过父母去引导孩子。


我们家族的家训,是从小就植入脑海,一代代传承,即使没有了房产,没有了钱财,这种能量是永远无法消失的。而这种家族的精神,只有通过陪伴才能最好的传递。


现在很多家长把希望寄托于培训学校,希望通过技能让孩子羸在起跑线上,其实,如果孩子能传承到父母优秀的习性,就是最强的技能。


现在的快节奏时代,让亲子时间异常难得,亲子内容的匮乏,也让亲子时光乏而无味,小萝卜王国致力于通过乐高这一优秀的品牌,通过租赁的方式,传播乐高文化,为家庭亲子提供丰富的内容,让亲子时光更有趣。


8.jpg

吃几顿创始人、CEO胡忠


胡忠:吃几顿也可以写出历史,因为我们想改变这个行业。


美国康乃尔大学凯文教授,他在美国调查了13家消防站,访谈了395名消防员。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经常在一起吃饭,吃那种小饭桌,团队的一起吃的,比不经常一起吃饭的消防队同时派出去作战的时候,发现:经常在一起吃饭的团队作战协调程度,超过不经常一起吃饭的2倍。


这个就是今天绝大部分创业公司面临的一个团建问题,所以我的观点是,小饭桌是最好的团建。一年前我拿了多牛资本的投资,老顽童和我说不要追求风口。只要你的初心是让客户吃得更好,更放心,我就愿意投资你。


历史是人写的,吃几顿也可以写出历史,因为我们想改变这个行业。未来我们吃几顿要扶持1千家像“一休麻麻”这样的特色美食,开出线下体验店。我们要服务1万家企业,坚守初心,守拙成巧。


9.jpg

领蛙创始人、CEO 胡双勇


胡双勇:创业者,重要的是踩坑。你不踩坑时,别人怎么跟你说教,你都是听不进去的。


第一个,失望。招人也难,管人也难,业务也难,数据增长也难,到现在融资也难,每一件事情到现在都不是当初创业时想象得那么简单,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不断的失望、失望,一直失望。失望的过程当中不断的就会有员工离去,有一般的,也有优秀的员工。最后发现留下来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是不能离开。我自己在想怎么办,只能去为团队为自己寻找希望。


我们团队有保守派,也有进取派。由于运营不断深入,业务不断推进时,在看法意见上非常不一样,就导致团队之间,人和人之间的怀疑、对抗、争吵。作为一个CEO来讲,我支持哪一个人都不好。所以我只有两个字,就是无奈。直到我们自己开发了自主配置系统。通过在企业里设置零食货架、冷柜等设备,打造自己的极致便利店。阿里现在零售通刚做,也是瞄准了这一块,为线下零售店进行服务。所以我们认为这一块业务将来一定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所以逐渐从失望、沮丧慢慢走出来。到现在振奋,坚定,到现在很淡定了,因为我们看得很清楚。


10.jpg

纸箱哥创始人、CEO 王佳荥


“纸箱哥”王佳荥:经过6年艰辛,我们成为了全网最大的包装零售商。事后归纳起来,竟只有4个字。那就是运气,努力。


07年的时候我们学校当时是2千多个同学是做淘宝的,所以我也开了网店。不过我不太一样,我开网店是卖纸箱给这些同学。应该说他们都是淘金的,我是卖水给这些淘金的人。最后这些淘金的都没有赚到钱,我这个卖水的挣到钱了。


我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我卖纸箱卖了八年,很多人是不知道我的。其实卖纸箱很挣钱的,现在我开始卖电商包裹上的logo广告,它比卖纸箱更挣钱。这种事我一开始不太愿意让很多人知道,后来我也明白,这个赛道是足够大的,虽然我们是第一个领跑的选手,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更多选手进来的。今天你说还是不说,肯定会有人来copy你的。


我今天要大声告诉大家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是纸箱上的广告能绕地球一百圈。


11.jpg果酱音乐创始人、CEO 邹扬


邹扬:既然这个圈子这么浮躁,我们不如做一只安安静静不混圈子的小猫咪。


创业初期融资的时候,我接触了很多投资人。当然无一例外全都把我拒掉了,原因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音乐行业赚不到钱;你们的团队没有背景;做音乐是一件很激烈的事情。


果酱音乐有一个例行的活动,就是每个月都会去北京、上海,北上广办一个中小型的演出。我们的粉丝非常热情,每到一处城市几乎场场爆满。这件事让我们变得更有信心了,即使融不到钱,但发现这么多人和你站在一起,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在我不抱任何希望的情况下,老顽童的天使投资就这么来了。当天晚上我就拉上所有合伙人去吃一顿烧烤,我清晰记得烧烤边上合伙人说了这样一句话,踏踏实实做事,总有一天会被看到。


其实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以后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发现音乐这个行业特别的浮躁。用“人心险恶”来去形容这个圈子毫不夸张,当我们在圈子里面小有名气之后,这个行业里面各种老炮开始攻击我们,各路媒体和乐界人开始嘲笑我们。当时我们作为一个互联网氛围比较年轻的团队,根本应付不来音乐圈里的派系斗争,我们只会扎扎实实做事,做产品,不去理会那些所谓不公平的对待。相比传统音乐圈的这帮人,这反而是我们身上的优点。


果酱音乐的使命是应该去帮助音乐人更好的创作作品,并把他们的作品推向到各个有价值的渠道去,以及能帮他们推向更好更大的舞台。回顾这一年多的创业经历有一个最深的感触,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阶段,踏实一些总没有错。只有脚踏实地才能看得清商业的本质,只有脚踏实地才能在行业当中找准自己的位置。而我们这样一个没有太多天赋,没有什么行业背景的团队,其实就是凭着这样一股踏踏实实的精神才能慢慢向前,一步步解决用户需求,并在这个行业当中站稳脚跟。去完成一件件我们曾经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并且这样的“不可能”还在延续。


12.jpg

序列魔方创始人、CEO孟亚


孟亚:知易行难,我本人是做销售出身的,我非常喜欢一句话,叫做“相信的力量”。


我自己认为创业就像是一种修行,我们只有不断的去修行,不断的去创新,才能达到成功的彼岸。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创业者自己和团队是不是能够始终如一的相信,像信仰般去相信。我爱人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每天早上6点钟雷打不动准时起床,打坐颂经,我没有看出来她是刻意坚持这个东西,她是非常快乐的,非常认真的去做这些每一件的小事,这是因为她相信。


我们从5月份成立这家公司以来,也遇到了很多问题。但我们只是把它当做一个平常的事情去看待。在这里遇到了这么多问题,不管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外面的噪音有多大,我们团队始终坚持如一,始终相信只要我们能够打造出有价值的产品,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为用户创造价值,用户一定会买单。


13.jpg

百答创始人CEO王啸枫


王啸枫:这辈子真的某一天走完人生,闭上眼睛的时候想还能留下什么。我觉得不止是钱,真正要留下的,是整个这一生到底做了什么,这是最宝贵的。


我的工作界面永远是一个电脑里一个黑色窗口,里面是一些代码,只有这些东西。


我们小的时候都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个人,我说句话它就能懂,这就是机器人。


2014年的时候,我们刚好赶上2013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这么多用户可又不赚钱,我们是否要坚持下去,我和另外一位合伙人一直在互相安慰。在想着只要用户有需求,我们就一定能够找到一些商业模式,这也是很多人在坚持的,但坚持的同时又特别迷茫。突破2千万之后,大概在2014年下半年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广告变现,于是我们就用这2千万用户,大概经过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从每个月一千块钱直接到每月几万块钱。公司人数还少,收支平衡。大概到2014年年底的时候,大概收入就已经达到每月几十万,这个时候我们才感知得到做的事情原来就是人工智能,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之前没有风口,我们只是觉得用户有需要,我们就去做。


我认为守拙成巧一直是百答这么走过来的。如今我们又开始做企业服务,当前很多人说都生存不下去,很多传统企业都倒闭了,原因是什么,就是所有人力成本太高了。我们就又开始想了:人工智能为什么不能替代人类呢?


大家觉得人工智能就是机器人,人工智能除了机器以外,它应该还有情感。我们之前APP名字就叫“聊天女仆”,能把你逗乐了,心灵上满足了,同样需求也满足了。我们的理念是想打造一个有情感的,能够懂我的机器人。这里面还提出一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真的某一天会不会爱上机器人。我们坚信只有情感才能使得人工智能变得更好。


14.jpg

云霁创始人CEO智锦


智锦:当时在支付宝做运维时,我选择去银行。到了银行之后,领导很高兴,说这么多年只有支付宝挖银行的人,没有支付宝的人来银行。


IT运维这行很拙,整天和机器打交道,战战兢兢守护着业务运行,一直很辛苦。最近几年,通过云计算的技术变革和“双十一”的业务变革,IT运维逐渐从支持部门变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我在在支付宝的6年,真的是守拙成巧的一个历练。


很少有人像我一样从支付宝去传统银行。当年到银行后,领导高兴的说说这么多年只有支付宝挖银行的人,没有支付宝的人来银行。传统银行在大家的印象中是落后传统的地方,但这这意味着需求和空间会更大。我认为,“互联网+”就是拿互联网思维去变革传统行业的过程。但是要变革传统行业,光有互联网思维是不够的,还得有传统企业思维,加入传统行业是第一步。在建行的几年,我的收获很大,把互联网技术和传统金融IT技术相结合,参与了建行重构整个IT系统的工作,开发出了中国第一个金融行业私有云,获得了2013年科技风险课题一等奖。


为什么又要从银行出来创业?中国的企业级IT市场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但长期被国外公司所垄断。2014年开始,国家越来越重视自主可控,用户也有强烈的从传统IT架构向云计算架构转型的需求。包括阿里云这样的公司,也开始服务整个传统企业。但大型企业尤其是大型金融企业,对于安全稳定的要求很高,历史包袱很重,转型的困难很多,很难直接照搬互联网的解决方案。我们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迫切的需求,以及行业洗牌的巨大机会,在建行的实践刚好让我们积累了行业罕有的成功经验。因此我们觉得,与其改变一个传统企业,不如去改变一个传统行业。


我们这家公司的名字也想了很长时间。今天用户对云计算和云运维的需求很强,但是空谈云计算往往会陷入人云亦云的误区,我们希望能“化云为雨”,帮云计算落地,真正解决用户的痛点,真正所以起了“云霁”这个名字。我们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运维的数据中心”,一看就是阿里出来的,但这确实是我们的创业初心,帮助大型企业建设和运维云计算数据中心,加速传统企业的”互联网+”。


15.jpg

赢加TV创始人、CEO 李梦迪


李梦迪:我的创业初心,只有当企业做到一定影响力,你才能把一个哲学思想去传播。


我一直觉得商业社会是男性的,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因为商业首先是个逻辑性非常强的事情,女性,你就发现她是不可理喻的。我平常也会这样,女性创业者的状态是什么,你们家媳妇更年期的状态,可能就是女性创业者创业的状态。


还有一点,在商业社会里信任非常重要。这个信任基于男性更多是,俗一点就是吃喝嫖赌,大家一起扛过枪,干过啥。这种信任的建立对于资源的获取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女性天生的弱势,没有办法,你想做都做不了。但现在会有越来越多女性来创业,原因是什么,并不要是做多大的事业。比如母婴的,某些公司里负责产品的,因为产品是偏女性化思维,和市场接轨。比如做一些时尚类设计的等等,这是有她很强的优势,特别在企业文化当中。


这是我一直的观点,不是男女歧视。女性也有优势,女性思维里第一点不是对抗,而是合作,或者是借势,这是非常好的思维模式。领导的男性,或者被你们领导的女性,你们可以很好利用这个优势。


16.jpg

菜根科技创始人   李真


李真:我想引用对面邻居马总的一句话,他说一百个人创业有95个人怎么死的,他们还不知道。大数据也显示创业的成功率是非常低,自然而然提高创业的成功率就是我们公司努力的目标之一。


今年我们也在美国、德国、以色列,还有瑞典等国家设立了菜根的海外创业服务站。由此可见,菜根可以定义为创业全链的服务特种兵。我本人也是一个创业者。1999年时我在北京五道口开始了创业生涯,经历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才能体会,那时候只有梦想,其它一无所有。


正因为如此,才坚定了我对于创业者服务的决心。我们为创业者扫清障碍,让创业变得简单,让创业者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创业本身。前几天云栖大会上轰动了整个世界,马总讲新零售、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新制造,我想站在巨人肩膀上大胆加上一个“新服务”。我们属于创业创新服务的一种,之前退二进三是国家调整经济转型的手段,今天的创新服务业应该是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核心。我们一端连接创业者,另一端连接政府,我们将创业者与创业者无限连接,梦想是连接全世界的创业者,让创业者不再有边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