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经纪公司与直播平台相爱相杀 斗鱼直播或要玩脱?

读娱 2016-10-25 14:17 干货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作者:毛利小二郎

斗鱼为了估值也是蛮拼的,一边布局各种直播娱乐生态,一边又陷入跳槽、欠薪、喝茶、架空经纪人……搞了这么多事,斗鱼直播还行不行?

 近期读娱君收到很多网红经纪公司吐槽斗鱼撬主播的事情:经纪公司把自家的主播放在斗鱼,结果斗鱼发现主播不错,就想方设法撬掉,跳过经纪公司跟斗鱼直接签约。

关于主播,这并不是斗鱼第一次遭非议


此前,因斗鱼平台人气LOL主播阿怡大小姐代打事件成为整个行业的焦点,而斗鱼轻描淡写的处罚,造成玩家极大地不满。近期微博又爆出游戏主播lol小楼谴责斗鱼直播长期拖欠工资,导致很多主播不得不出走。

 今年年初,江苏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发布微博称,网络直播平台斗鱼直播有人直播色情“造人”内容,并表示斗鱼如果做不好内容审核,可以关停服务器整顿几个月。在《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发布后,靠着色情镜头积攒人气的主播在斗鱼的“好日子”到头了,多位人气主播因此被列入黑名单,作为平台方面更是遭到了文化部方面的查处,斗鱼为此也没少“喝茶”; 

6月,“台柱子”炉石主播会长安德罗妮和板娘萌太奇也退出斗鱼从而加盟其竞争对手虎牙直播,更导致旗下游戏主播方面“人去楼空”,用户流失现象极为严重。

似乎,斗鱼每一次问题的表现都直接或间接与主播有关。


主播的产能机制:流量、人气、融资


的确,主播是一家直播公司的核心,知名主播能给平台带来的价值是显性的。据了解,斗鱼的做法是这样的:融资——快速签主播——拉高主播价格——钱用光——融资/舍弃部分主播。

这种捧当红主播模式下的红利十分可观,斗鱼凭借集中资源拉高主播的方式,提升平台估值。据网络资料显示,斗鱼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估值从2014年的5000万元飙升至今年的55亿人民币:

 

虽然账面上,估值数字是惊人的,但细想一下,这一模式很明显是单向的竭泽而渔式运营模式,读娱君认为,其有几大漏洞:

第一,万一遇上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容易崩坏。烧钱过度、融资没有到位、流量有问题……任何一个小问题都都会导致名角流失,用户不买账,直接导致流量锐减,影响整个平台发展。

第二,高薪破坏了电竞生态,平台陷于烧钱的恶性竞争状态。很明显的是,公司融到钱就能大规模挖人,因此主播集体跳槽就成为行业内的周期性规律事件。极端的案例就发生在前不久:2015年,斗鱼以均价6000万从虎牙挖走六人;2016年6月虎牙以“三年一亿”的承诺挖走了安德罗妮和板娘夫妇,这些浮夸的数字,虽然让相关平台赚足了眼球,但是财报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虎牙直播营收人民币1.177亿元。也就是说虎牙相当于用一个季度的营收来换取这两位主播。

第三,本玩法打破了主播和玩家之间的情感信任,这种事情在直播平台上屡次发生,每一次的主播跳槽事件中,都有大批玩家流失,网友们骂得多。红如板娘夫妇,跳槽时迫于压力,也都在新浪微博上道歉。

主播需要平台挣钱,平台也需要主播拉流量,造势,本来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但是斗鱼的这一模式是建立在主播能持续产能,给公司带来流量的良性发展的假设基础上的。可实际情况是,自从斗鱼无线端产品改版后,游戏主播,以及很多大主播获取不到流量,数据不好看的大主播如果继续续约,势必会遭到压价,这时候也是友商们挖角的极佳时机。

这时候,很多主播选择去别的平台,甚至降价去别的平台。这也是斗鱼最近遭到的另一个窘境。

挖角始祖斗鱼的窘态:大平台“围殴”斗鱼

虽然斗鱼曾以恶意挖角提起申诉并取得胜诉,但挖角始祖的称号无异需要戴在斗鱼头上,如早在2015年年初,虎牙直播一大批主播跳槽到斗鱼。洞主、55开、萝莉都是从虎牙跳到了斗鱼,且挖角金额高达6000万人民币的天价。

 如今,各大平台相继奋起反抗,实施“一起挖斗鱼”的大戏:2015年9月,斗鱼就出现过一次集体跳槽事件,跳到刚刚起步的熊猫tv,老公王思聪应该是花了大价钱的,主播有囚徒、王师傅、sol君、弱鸡、冰蓝飞狐、星苏等;

 2016年5月,秋日、中华毅力帝、不二、超老板四大顶级炉石主播同时宣布在全民TV开播,每位主播身价大几千万;

 第三批主播集体跳槽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月,6月7日,虎牙tv以“三年一亿”的价格挖走安德罗妮和板娘萌太奇,直接上线当晚19点的直播。

无独有偶,因为主播的事情,斗鱼陷入尴尬的竞争局面。

 另一种竭泽而渔:架空经纪人

在同行竞争加大时,斗鱼把挖主播的魔手伸向了经纪公司。

斗鱼签约主播有两种,一是直接与那些名角签约,二是签约经纪人或者经纪公司,间接控制主播:与斗鱼直接签约的主播要求高;那些新主播以及一般的主播,就需要经纪公司打理。

直接签约经纪人公司也有两大好处,一来可以通过经纪人公司不断给平台提供新鲜血液,维持平台的发展;二来可以从新鲜血液中进行筛选,优胜劣汰——斗鱼的做法固然没错,但当主播集体跳槽,经纪人公司经济受损,严重的甚至被架空,这个生态就发生了病变。有经纪人抱怨,斗鱼几乎堵死了整个直播的下游端,很多经纪公司没有主播,下游端快被干死。

之前,经纪人公司与平台有协议:经纪人签约的主播不会遭永封。不像那些“裸奔”的小主播,三次遭封就永封。这次的经纪人架空事件,势必会让一些有侥幸心理的小主播被封杀(参考“造人”事件),接下来又没有经纪公司能给平台提供新鲜血液,平台的继续发展都可能受到影响。

斗鱼的这些“自杀式”做法,将自己置于四面楚歌的境地,虽然目前尚未遇到大的风险,但是读娱君觉得,斗鱼如果没有处理好与主播的关系,让平台、经纪人公司、主播、流量之间没有一个良性的循环,很可能会栽在这个坑里。

结语:

不仅是斗鱼,其他游戏直播平台,甚至整个直播领域,主播与平台之间的关系都未梳理清楚——从主播集体跳槽的周期性就能看出来,没有归属感的主播们,在金钱面前很容易被挖走。平台怎么留住主播,主播怎么在平台实现自己的价值,经济公司如何创造主播归属感,并为直播平台造血,三者之间如何相得益彰才是大家该思考的问题。


读娱微信ID:hanguoxingyule

本文属原创,转载请注明

读娱:泛娱乐商业新媒体,围绕“娱乐+互联网+商业”。关注影视、音乐、动漫、体育。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读娱已加入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已入住虎嗅、钛媒体、界面、蓝鲸TMT、百家、I黑马、UC媒体服务平台等,读者可通过以上平台查看更新文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