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腾讯副总裁谈投资:我不碰这三个方向

思达派 2016-10-26 17:21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北京希尔顿酒店二层的餐厅外,远远就望见了他,一身灰色运动T恤,蓝黑色长裤,一双英式皮鞋。

他是吴军,清华校友,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计算机科学家,当前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前腾讯副总裁。

见到他之前,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通知:北京市空气污染黄色预警。望向落地窗外朦胧的钢铁森林,一秒之后,另一条新闻推送:航天员景海鹏和陈冬进入了天宫二号实验舱。

大多数人对吴军博士的印象来自《浪潮之巅》,这部著作以一种无比宏大的叙事书写了互联网及IT行业的沉浮百年。《数学之美》也广受好评,深入浅出之间,高深的数学原理在他的笔下化繁为简。

最近他又出版了一本《智能时代》。这本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机器智能革命的发生来自大数据量的积累达到质变的奇点。

人们常常惊叹于这位畅销书作家的生花妙笔,却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另一层身份,一位活跃于硅谷的早期投资人。吴军涉足风险投资早在8年之前,正值全球金融海啸。鏖战虽未扬名,单支基金最终却获得了近三倍收益,远高于当时的行业平均水平。

我们一同前往自助区域选餐,我选择了传统的英式早餐,吴军盛了一份绿色蔬菜。随着丰盛的食物上桌,话匣子也渐渐打开。奶与茶的香味混合在空气里,全然忘记了一墙之隔的雾霾盛宴。

吴军笑着说,先得毁一毁三观。

他见我有些困惑,马上解释道,世界上有两种投资人,一种是做预测的人,一种是做反应的人。任何好的投资人都不会预测,因为没有人能预测得准。从信息论和数学角度可以证明预测是没有用的。

“为什么很多人还要做预测呢?因为这样他可以有饭吃。”

“美国70%投资机构的回报是不如市场平均回报的。经济专家对经济形势的预测也有一半左右是错的。”

“我是做反应的那一类。”虽然是调侃,却能感受到吴军由内而外的自信。他也有一种吴军式的幽默。

吴军说,美国有一种药,这个药也上市了。后来被FDA勒令下架。说是治疗一种忧郁症。为什么下架呢?FDA说,你说的这种忧郁症好像不存在。你不能为了卖一种药,去发明一种“病”。

“很多创业,为了卖它的药,去发明一种病。去年比较多。”

访谈三不投

经济观察报:都关注哪个方向?

吴军:我投资方式很简单,不投的就3个:半导体、生物制药、新能源。

新能源不投,是基本上是依靠政府扶植的一个炒作。离开了政府扶持它就不能盈利。松下幸之助说,任何一个好产品都必须盈利。如果不能盈利,就是对人类的一个犯罪。用了更多资源,没有产生更好的东西。新能源,目前属于这样。

因为我投资在美国,半导体在美国属于夕阳产业。投资回报稳定,但是不高。

生物制药。周期太长,投资太大。任何一款处方药,从科研到上市,最后总投入20亿美元。从它的第一篇重要论文发表开始算起,真正的变成上市的药,这个需要20年时间。大家看到利润,没看到艰难。

经济观察报:有没有归纳一些,什么样的人一定不投?

吴军:不守信用的人,一定不投。有一种是没经验,这个你可以造就。

经济观察报:你们背景调查有没有特殊方法?

吴军:比如说,印度的人,我要求一定要有一个印度VC,你要去找你社区里的投资人,跟着我一块儿投。你骗了我一笔钱,我对你的圈子没有重复度。你骗了你圈子的同胞,接下来你的声誉就完蛋了。你找一个印度的VC跟我一块儿投。你骗了我,骗他,从此你声誉扫地。

浮躁的人工智能

经济观察报:我们调研过很多投资人,大部分看好人工智能。

吴军:如果这个行业所有人都认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大家都说要买这只股票的时候,他价格已经上去了。

经济观察报:都说2017年要怎么爆发。

吴军:我都不敢说这话。我是在全世界各大学术会议上,作大会报告人。我自己是交大这个商学院的教授。然后我是麻省理工学院,机器智能这个组的顾问。我都不敢说这话,我不知道这些底气从哪来。

经济观察报:所以觉得就是说,现在目前投资圈非常浮躁。

吴军:中国所有投资圈,不光人工智能概念,任何一个都很浮躁。不知道投了多少,今天剩下来就3家。投了200个,公布出来一个优秀。美国有一个groupon,有无数的团购,最后就剩3家。这些情况都是这样。社交网络也是这样。

犹太人做生意就很会做。一个十字路口,第一个人开了一个加油站,第二个人开商店,第三个人开饭馆,第四个开别的。中国人在一个路口开了一家饭店,别人看赚了钱,其他人一下子就在这里开4家饭店。这个创造力非常差。

经济观察报: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怎么样。

吴军:不要说在国内。我跟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的工学院院长聊过,全世界值得被并购掉的人工智能公司都不超过50家。全世界,大部分还集中在美国和英国。

第三眼美女

经济观察报:主要的投资布局方向?

吴军:机器人刚开始,在未来十年肯定是方向。但是第一波肯定就死掉了。一定所有东西都要死两波,必须死两波。

我在《硅谷来信》里有写。有一个理论,叫“第三眼美人”。

第一眼,美女可漂亮了。但她跟你没关系啊。大多数老百姓是接近不了她的。你也没机会。她是科技圈子里自己人的事儿。

第二眼,很重视打扮,比较精致。苹果就做了,最早失败过。

第三眼,windows出来了,全能用了。看了3眼,你还喜欢,一定有满足你需求的内在价值。价格也低。大众才开始接受。这才是第三波。

经济观察报:所以人工智能您是看好了。

吴军:当然了。我写了一本书。可能会有两波会死掉。大公司自己也在做。大公司项目也可能停掉。也可能过几年捡起来又做。现在深度学习的核心是人工神经网络。

人工神经网络在世界上已经死过两波了。人工智能也死过两波,今天用的人工神经网络的方法,70年代就已经有雏形了。90年代,觉得有希望的,也死了。

今天大数据出来,云计算出来,这才可能做得规模比较大,迭代深度比较深,才有可能做。第三波了,才显示出一个生命力了。

50年代末是一波高潮,很多死掉了。70年代,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都不支持了。80-90年代又活跃,第二波,又死了。10年前,你要说自己学人工智能的,都找不到工作。

经济观察报:既然已经死了两波,那现在机遇是不是比较大了?

吴军:是这样的。我一个很老的朋友,纯技术科学家,这个领域内最权威的技术专家,别人耐得住性子,他就做下来了。一度他也放弃了。

90年代中期,全世界开学术会议,专栏由人工神经网络,一进去他就很难过,100个人的会场,第一排座7-8个人。他说,你们别走,走了就没人听我的了。下边的人说,放心吧,我不会走,你也不要走,因为下一个就是我讲。

现在他在微软,还做得不错。为了搞清楚一篇paper写得是怎么回事。他把人请来,一起工作半年,一年时间才搞清楚。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人很少。几年前,3-4年前,他去微软很晚,在微软说买几个GPU来做这种事儿,微软说还花个万把块钱,干嘛啊?3-4年前还这样。

鸡年将至,送客户什么礼物好呢?

“double down”

经济观察报:聊聊您的投资逻辑。

吴军:这个投资,看投谁。

最近VR比较热,就去投VR,已经晚了。晚了以后,你就成了给人接盘得了。关键来讲,信息有用,能够让我们了解未知,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假设1000家公司挑200家投,经过了12个月到18个月。让他自由地发展。12-18个月以后,第二轮融资以前,可能有一半死掉了,一半还生存。不要管那一半死掉的。

对于生存的,你可能很高兴。这个不够。有一个词,在赌博领域叫“double down”。这个不是说输了一块钱,再押两块钱。关键是你赢了一块钱,再押两块钱。

对于好的公司,你第二轮的时候一定要double down。两倍的。第一次给了他1000万,第二次给他2000万。

又过了大概18个月,也许时间短一点。他们这个公司又分化了。有30个比较好的,剩下70个不太好。不太好的也别管他。有些看不太好的资产,能清理的就清理了。能拿回来一点是一点。但这不是你最后回报的主要来源。

对那30个比较好的,再double down。如此下去。最后可能有两家上市了。你一定是把最多的钱,给了最好的两家。所以你这个回报是最高的。

几乎任何一个创业者,他一开始想的事情,它做成事情是两回事。他转得不够快。你看那个上市公司的财报,去对照一年前的他做的预估,一半是不对的。

他们有稳定的客户,有稳定的收入,他们在市场上一个很主动的地位,上市公司一般都是相对同行业比较好的。有这么多钱,有技术力量,团队也比较稳定。即便如此,他的预测也就一半准确,还不到一半。

你对一个只有两三个人的公司,产品形态还不太清楚的,市场前景也不是那么清楚的,指望5年后做预测能准确?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讲的投资的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说“人比项目重要得多”。

你如果这个人比较好,你就能够走过这个关键的这个节点。四五个坎儿,或者甚至更多,你能走过去。你人不行的话,你一个坎就给你撂倒了。最终是把最好的资源,最多的资源,给最好的公司。

就是说,职业做这个的,他常常是理论上来讲,投资是一个,心是一个很冷酷很冷静的。没有感情色彩,没有喜好。你没有喜好说这个人好还是不好,项目好还是不好。你是一个像机器似的在工作。当然你跟人沟通啊,这个技巧是另一回事了。总体做决定像个机器似的。

“脑子比手脚要值钱”

经济观察报:您投项目最终聚焦在?

吴军:机器智能大数据。企业级IT软件和服务。大数据医疗,一点点。还有类似于,可穿戴式设备,智能设备,能够收集数据的。

我不投智能设备。你造一个东西,我不投。纯硬件我基本不投。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例,越来越少。任何一次工业革命,都让东西越来越不值钱。这是一个趋势。任何一次,都是实体物质越来越不值钱。这个趋势要走下去。

以前全世界最值钱的公司,GE、石油,都是造东西的。今天,值钱的公司都是提供看不见摸不着的服务。苹果主要还是提供硬件上面的附加值。主要是设计的附加值。谷歌、微软、亚马逊,都不做什么东西。做那点儿东西都很小。

这么说吧,你的脑子比你的手脚要值钱。摩尔定律,硬件价格一定下降,这是一个很清楚的趋势。所以半导体我不投。半导体,过18个月,价格就降价一半。你得永远比同行要快。

从一个小点做起

经济观察报:我们看到一个垄断的趋势。

吴军:垄断是一定的。人和人的智力不一样。能力不一样。约束力不一样。

经济观察报:所以,未来大数据领域,不会有平民创业机会了?

吴军:有啊。比如你做医疗的。医疗有垄断性,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很清楚目标和价值。发现在外边请几个人来就可以把医疗大数据做起来。但是医疗存在问题,就是医院不敢把数据给我。一定得是医疗系统的人出来做。

任何一个平台公司,都是从一个小点做起来。不要想一开始就做平台。这取决于你们的能力和抱负。一定要非常脚踏实地去解决实际问题。不要说你们这些大公司挡了路。机会有的是。

经济观察报:展望一下未来,有哪些行业可以?

吴军:现有行业,不应该叫传统产业。现有行业是我们人类的需求。如果忽视人类的需求,自己去创造一些“病”。有很多人,听了几个概念,他其实没做过这些概念,觉得你们这些老土企业家,现在去忽悠人的钱。

但是现有行业的问题,需要解决。真正成功的人,都是深入行业。我们遇到的创业者,为了了解这个行业,要花去一年的时间。看有什么问题可以解决。要踏实,得做功课。巴菲特花十年时间了解一只股票。

过程的意义

经济观察报:过程的意义反映在哪里呢?

吴军:你要换一个逻辑的思维方式。一个错误方法,可以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但这是一个偶然。一个正确的方法,可能会得到一个错误的结论。但是没关系。因为只要按照这个逻辑来,他就会改进。

我们现在的科学的发展,就是说它有一套正确的方法。这是古希腊的文明和中华文明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差别。

就是说,你有一套正确的方法的过程,你发现一个新的东西,你就加到原有的知识体系上了。他就不断往前发展。

就像欧几里得的几何。5个公理,5个公设。10个东西推导出所有的东西。这个过程很重要。你每发明一个新东西,就要发现一些东西,加进去怎么办?

但是呢,中国是告诉你一个结论,你不知道这结论怎么来的。这结论可能是他凑巧碰出来的。可能各种原因,比如说我们做瓷器,我们的老祖宗发现他能上釉。很偶然的发现草木灰溅到上边了。

为什么我说这个过程很重要?你找到的这个过程可以,我张三李四来都可以。那么你这个人死了以后,这就永远的传承下去了。在这基础上,科学就发展了。

所以,中国的这个知识体系,就是一个工匠型。一个发现体系。他不是一个科学家的这种发明。这个过程非常非常重要。

为什么叫做好投资人?他实际上是有一套系统的方法。要有一套,总结出来,只要你掌握了这套技能,你就都管用的一套方法。

为什么中医被一些人诟病?就在于它的悟性很难传承。你今天不敢说你比500年前的一个中医强。你不敢说这话。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转自经济观察报。作者:高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