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流浪汉到最顶尖的天使投资人,最欣赏的是偏执狂

周瑞智 2016-10-27 12:52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Pejman Nozad 是目前硅谷最顶尖、最受尊敬的天使投资人。他是 Dropbox、Lending Club 等很多知名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人,也给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投资过。然而就是这么一位顶尖天使投资人,他在 1992 年的时候曾一度无家可归。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1992年,我在硅谷无家可归了。好吧,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无家可归。我当时在一家酸奶店上班,并想方设法说服店老板让我在酸奶店顶层的阁楼免费借宿。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夜里很晚才回店里准备睡觉,结果却被警察拦住了,我竟然被警察误认为是要乳酸奶店行窃。

他从流浪汉到最顶尖的天使投资人,最欣赏的是偏执狂

  其实我并不怪那些警察,如果换作我是那些警察的话,我肯定也会去拦住我自己的。不过无论如何,那样寄人篱下的日子我终于挺过来了。

  而就在几个月前,我刚离开了自己的祖国——伊朗,只带了 700 美元只身一人来到了美国的加利福尼亚。那时,我不会说英语,在加州也不认识几个朋友。不过当时的我坚信,美国就是机会的象征,我是绝不会错失这个机会。当时的我正在热恋中,我在德黑兰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一位和我一块从小长到大的女孩。所以,刚来到美国的那段时间,我将自己身上几乎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打国际长途电话上。很快,我的口袋就空空作响了。

  在德黑兰的时候,我是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体育记者,当时主持一个在伊朗非常受欢迎的体育电台节目。但这一切在美国都起不到任何作用。后来我在美国的圣荷西找到了一份洗车的工作,同时为快速解决语言沟通问题,我还在一个当地的社区大学学习英语课程。后来我放弃了洗车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酸奶店工作。

  有一天,我正在酸奶店的阁楼上看电视,偶然看到了位于帕洛阿尔托的美达连地毯精品店的一则招聘广告,他们当时正在招聘销售员。我立刻打电话过去咨询,就有了下面这个对话:

  “你之前有过地毯销售经验吗?” 对方问。

  “没有。”

  “那你之前卖过家具吗?” 对方接着问。

  “没有。”

  “你之前有过任何销售工作经验吗?” 对方又问。

  “没有。”

  “那你打电话来想干什么?”

  在他就要挂掉电话之前,我恳请他给我一个机会。

  “对于一个你从未见过面的应聘候选人,你怎么能直接就否定而不给一点机会呢?” 我问道。

  接着是长时间的沉默。

  “好吧,那你明天过来面试吧。” 他最后说道。

  第二天,我就过去参加了面试,并成功获得了这份地毯销售的工作。一周后,我搬离了酸奶店顶层的小阁楼。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①

  来到美达连地毯精品店后,我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波斯地毯的价格真的是非常昂贵,每件地毯的价格都在上万美元。

  我学到的第二件事是,大部分顾客其实并不知道他们花这么多钱买的地毯是否物有所值。顾客们不知道地毯的制作流程,也不知道它的货源地,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地毯的合理价格区间究竟是多少,当然,他们也没有渠道了解其中的价格。这就是为什么销售高端的地毯需要相互间高度信任的原因了,因此这需要销售和顾客去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而这正是我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做的事情。

  我和我的很多顾客都成为了好朋友,我经常去他们家做客,并和他们的家人聊天叙旧,通过这种方式,我能够更好地去了解他们。我也因此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业绩。我一年最高的地毯销售额超过 800 万美元。

  我还会向他们提出有关他们的事业、品味以及对世界形势看法的一系列问题。在销售地毯的过程中,我了解了这个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这些人群正在改变着世界,而我也非常渴望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因此,在向他们销售地毯的同时,我开始咨询他们很多的问题。慢慢地,我对周围的世界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背后的公司、技术和和所实现的告诉增长,受他们的启发,终于有一天,我走进我们老板的办公室告诉他:我们需要成立一个科技风险投资基金。

  ②

  我的老板 Amir Adimi 是一个非常精明能干的人。他曾在伊朗一手创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伊朗革命后,他来到了美国并选择一切从头开始做起。他非常聪明,也非常相信我和我的提议里蕴含的巨大机会。

  所以我将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投入到了这个风投投资基金中,并开始物色寻找有发展潜力的早期创业公司。我承诺投入 20 万美元进去,但当时手头没有这么多钱,所以我将自己每个月销售地毯的销售提成收入都投了进去,获得该基金三分之一的股份。

  成立了这个风投基金后,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让人们相信我们是在认真做这件事的,同时让他们相信这个基金是非常靠谱的。

  和我们见过面的大部分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曾和来自 Sand Hill Road 的那些顶尖风险投资人见过面。在他们的印象里风险投资人都是在外人看来非常优雅的一群人。然而我们和他们的会面地点却选择在毛毯店的后院,提供也是波斯风味的茶叶,来见我们的创始人们心里肯定都惊呆了。

  不管怎样,我们总算走出了第一步。

  不过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先于其他人找到那些优秀的早期创业公司。当时,“天使投资” 和 “种子投资” 还不是特别流行,Y Combinator 和 AngelList 这样的机构也还没有出现。

  我邀请很多风险投资人和创业公司创始人来到我们的地毯店里来聚会,让大家相互认识。此外,我还花了很多时间用于自我提升,我会参加能参加的所有会议,同时尽可能多的认识投资人和创业者。此外,我还会通过阅读来学习相关专业知识。

  刚开始做投资的那段时间,我们投的很多项目都不成功,不过时来运转,后来终于有了起色。2000年 的时候,我们投资了 Andy Rubin,他后来开发出了 Android 系统。和 Andy 会面对我而言是一个转折点。在 Andy 身上,我发现了一些非常罕见的企业家特质,所以自那以后,我就会根据创业者是否拥有和 Andy 同类的特质而决定是否投资他们。

  我的第一笔大投资的对象是一家专门研究便携式数据交换设备的创业公司 Danger,这笔交易谈了好几个小时。我询问了很多 Danger 的情况,虽然对该项技术不太了解,但在后来担任谷歌安卓系统运营主管的 Rubin 进行了第一次业务会谈之后,我对 Adimi 说:“如果这个人是在兜售自己的激情和梦想的话,那我愿意给他投资。我相信他会实现目标。” 于是我们给这个公司投资了 40 万美元。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毛毯店和我们探讨科技问题,很多顶尖的风险投资者也越来越看重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投的金额也越来越大。我们是 Dropbox、Lending Club、SoundHound 和 Zoosk 等很多成功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人。如今,我投资过的创业公司的总市值超过 200 亿美元,其中的很多公司最开始都是在我们的毛毯店里做项目演示的。

  ③

  2013年,我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 Pejman Mar Ventures 开始单干,管理的风险投资基金有 5000 万美元,主要投资早期创业项目。

  我的合伙人是 Mar Hershenson,她是西班牙人,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电气工程的硕士学位。她之前曾联合创办过三家创业公司,覆盖电子商务、企业软件和半导体领域。

  我们坚持的投资理念是,投资时我们不光看技术还要看人。我们希望能找到那些解决的问题有很大市场的企业家,通过对他们进行投资让他们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并从此和他们同舟共济、不离不弃。

  如今我们已经投资了超过 30 个项目,包括外卖跑腿服务DoorDash、新兴医疗技术公司Guardant Health、薪资福利管理平台Gusto和智能深层链接技术公司Branch Metrics等知名创业公司。

  尽管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不同的特质,成功也没有神奇方程式能让你一眼就识别出优秀的创业者,但我在那些最成功的创业者身上找到了一些共同的特点,在决定是否对他们进行投资之前,不妨看看他们是否拥有这些特点。

  (1)伟大的创业者不会单纯去追求宏大的创意想法,他们解决的是真实存在的问题

  对于那些一开始就有 20 个创业想法想去执行并最终选取一个看似可行性更高的想法去做的创业者,我始终心怀警惕。

  相比之下,我更看好那些和自己的创业想法有深厚渊源的创业者。最伟大的创业者不会仅追求有趣并看似宏大的创业想法,他们解决的是那些切实存在的问题,而且都是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

  比如,将有车的人和那些需要乘车的人连接起来、在工作中创建更好的员工内部沟通交流方式或是更好的远程储存数据解决方案等,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有待解决的问题,而正在瞄准了这些具体的问题,才成就了 UberSlack 和 Dropbox 的今天。

  如果一个创业者对自己要解决的问题有深入的理解,在创业遭遇困境的时候,他们往往能挺过难关,同时也会更加了解在这个市场上妨碍别人解决这个问题的结构性因素所在。宏大的创意想法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然而如果一家公司仅仅建立在这样一个宏大的想法上,这样的公司的失败率往往会更高。

  最优秀的公司解决的往往是创始人亲身经历过的具体现实的问题,他们之前甚至被这个问题严重拖累、困扰过。正是基于对所要解决问题的亲身经历才让他们更有动力去解决这个问题,而在此基础上的创业的成功率也会更高。

  (2)毅力和韧性很重要

  想打造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并非易事,因此创业者决不能轻易动摇,要有足够的毅力。

  在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那时的每天晚上,伊拉克战机都会在德黑兰的上空飞过,由于忌惮伊朗的防空武器,伊拉克的战斗机会在很高的高度就会投下炸弹,导致地上建筑的玻璃会因此震裂。这样的事情每天晚上都会发生。

  有一天在太阳下山之前,我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挨家挨户去销售胶带,这样居民可以把胶带粘在窗户的玻璃上,避免玻璃被震裂。我不仅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不幸的是,没人愿意买,所以我很快就放弃了。其实一位真正优秀的创始人是不会这么快就轻言放弃的,他们会尝试其它的销售方式,或许尝试销售其它种类的胶带,亦或是尝试销售其它可以防止玻璃震裂的产品。

  多年以后,我曾和一位年轻但灰心丧气的创业者聊过,这位创业者表示自己正在寻求融资,并表示硅谷其实就是一个战场。在我看来,硅谷并不是战场,因为我自己就在战争的环境中长大的,我知道真正的战场是什么样。我坚信:想要成功,不屈不挠的韧性和毅力是不可或缺的品质。

  (3)他们是船上的船长

  一位优秀的船长对船的航行方向了然于心,为了达到目的地会想尽各种办法。

  一位优秀的船长不仅对自己船上的伙伴会保持忠诚,对自己的目标使命也会保持绝对的忠诚。一位优秀的船长愿意与船共存亡。

  (4)创业合伙人太重要了

  如果一家创业公司的几个合伙人之间没有太长的共事经验,我是相当警惕的。

  根据我的发现,那些成功的创业团队在联合创业之前都曾在别的项目上共事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对彼此的优点与不足都非常清楚,也知道该如何带领公司安全度过各种艰难困境。这种创业团队成员相互间的关系是非常和睦的。

  这种创业合伙人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创业初期,你可以改变创业方向,你也可以选择融更多的钱,但却很难换一个联合创始人。

  (5)他们有正确的创业初衷

  相比鼠目寸光的创业者,我更欣赏怀有长远目标的创业者。他们追求的是否是想尽快发家致富?他们追求的是不是做出让用户满意的产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打造一家能实现长远发展的公司或是彻底变革一个行业?

  创业者不能眼高手低,要从解决实际的问题入手。与此同时,他们还应该思考自己希望打造一个怎样的未来,而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往往在这个时候发生。

  (6)他们是友善的偏执狂

  我欣赏偏执狂型的创业者,这里所说的偏执狂当然是正面的意思。我欣赏那些对自己项目的发展远景有足够的自信和认识的创业者,同时对自己所做的每个决策都能再三思考来确保正确无误的创业者。

  只有充分考虑到每一种情景和可能产生的后果后,创业者才能对自己所做的决策是否正确充满自信。

  偏执狂并不是说为人不好相处或是不友善。我欣赏那些将公司和团队成员的利益置于自己个人利益之上的创始人,他们为人是非常友善的。我也欣赏那些拥有不同寻常经历的创业者。

  ④

  对于我而言,这一切都源于我曾经工作过的那家酸奶店的阁楼上。

  那时,我身上没什么钱,也没有什么希望。不过那时我坚信,如果我能顺利度过这么艰难的时光,今后我就能克服任何艰难险阻。我也相信,只要我乐于牺牲奉献,能够埋头苦干,终有一天我能成就一番属于我自己的事业。

  还记得那个我情愿花掉所有积蓄也要和她打国际长途的女孩吗?今年的 6月 就是我们第 22 个结婚纪念日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了 2 个孩子,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之所以分享我自己的故事给大家,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只要永不放弃,成功终将属于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