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行业并购:对手 or 朋友?

周瑞智 2016-10-27 15:47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整合正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一项重点议题:对于许多羽翼日渐丰满的互联网企业,兼并收购已经成为它们在核心领域保持优势地位并不断探索新兴业务的重要手段。


在中国科技界,旗鼓相当的企业之间进行平等合并在以往并不常见,而今这却成为结束“烧钱大战”的合理手段。“友商”们曾连续数年一掷万金、拼抢市场份额,而现在却被鼓励以结盟方式实现休战。停止敌对行动之后,企业的业务重点从争相向客户提供补贴转移到发展可持续商业模式上来,这也意味着双方的投资者不用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提供的资本金被挥霍一空。


过去18个月,有两项交易特别抢眼:分别由腾讯控股和阿里巴巴集团支持的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于2015年年中实现合并,并很快重新命名为“滴滴出行”;2015年年底,一度针锋相对的 O2O 服务网站美团网和大众点评网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合并后的企业均获得了更高的估值,甚至超过了合并前两家独立运营企业的估值总和,滴滴出行以及美团点评这两家巨头也由此获得了更大的融资。


考虑到目前投资情绪低落、IPO 大排长龙,中国的消费类科技公司预计还将进一步整合。但是,像滴滴-快的以及美团-大众点评这类巨头的合并交易却并未再度出现。驱动新一波并购浪潮的是一系列小额交易,其原因在于行业参与者正步步为营、张弛有度地拓宽其投资组合;在专注核心业务的同时,以更审慎的方式进行扩张。


“行业整合还将继续。”光速中国创业投资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宓群表示:“所有数据都表明,兼并收购在中国正成为大势所趋,投资者们也因而有了上市之外的另一条退出路径选择。这一点与美国市场类似。但是,大部分并购活动将与我们在过去一年多里所看到的两大竞争对手合并交易略有不同。我们将看到更多典型的收购交易。”


心态转变


Mergermarket 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科技行业已公布的并购交易达307笔,累计金额达707亿美元,涉及计算机软件、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等领域。2015年的交易金额超过了此前四年的总和。2016年前9个月,科技行业的并购交易额达612亿美元,上述几个细分行业仍占主导地位。


滴滴出行最新一轮融资73亿美元,其中包括45亿美元股权融资,公司估值已超过250亿美元(编注:以上数据来自AVCJ报道;据其他媒体估算,滴滴出行估值可能高达275亿美元)。美团-大众点评(以下称“新美大”)在合并后不久即完成33亿美元融资,目前公司估值为180亿美元。这些案例表明,并购不一定是件可怕的事。实际上,这些交易可能带来成本结构的改善以及新的市场拓展机会,对企业、投资者等各相关方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中国创业者的心态正变得越来越开放,他们更愿意考虑与旗鼓相当的企业合并,其中一方的创始人将留下,作为首席执行官管理合并之后的公司,而另一方则带着现金离开公司,放手让自己一手培育的企业向前发展。”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说道。现在,滴滴打车的高管占据了滴滴出行的最高层职位,该公司很快也将接手优步中国的业务;而新美大则由美团网创始人王兴负责掌管日常运营。


专车服务并不是唯一一个以竞争残酷和营销成本高昂为特征的行业;母婴电商和在线医疗咨询平台也在此列。但是,这些领域的并购规模会小得多,主要原因在于它们是相对小众的市场,其中并没有任何一家厂商实现了较大的经营规模。


在另外一些领域,即使存在着资金充足的优势企业,大规模并购交易也未必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去年点餐平台饿了么融资6.3亿美元,意在保持其市场领先地位,但该公司尚未进行任何重大收购。尽管本地递送服务(外带送餐和最后一公里物流服务等)的市场空间已经被认为足够成熟,到了进入整合的阶段,但整合交易也可能是战略性的:企业希望收购能够弥合自身技术缺口或服务缺口的小型企业,并获得可加速自身核心业务成长的合作伙伴关系。


在其他细分市场,这种手段已逐渐显露趋势。6月,度假租赁网站途家网收购了一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专注于短期租赁的蚂蚁短租。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蚂蚁短租的控股股东58同城获得了途家网的少数股权。收购蚂蚁短租并与58同城合作,意味着途家网有了更强的能力,以应对美国 Airbnb 在华扩张所带来的威胁。


与此同时,新美大正集中精力扩展其产品体系,其最近对第三方支付提供商钱袋宝的收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初美团网曾推出过一款内部应用,为其平台所提供的 O2O 服务处理支付环节,但中国监管机构开始调查该公司是否在未获得相关牌照的情况下提供支付服务时,这项应用被撤销了。钱袋宝是拥有相关牌照的,但这并非上述交易背后的唯一推动因素。


“除了获得支付牌照之外,两家公司还可以产生很多协同效应,”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说。“钱袋宝有一支强大的产品开发团队,由公司创始人亲自领导,此人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此外,该公司已经实现盈利,并且有着稳固的用户基础,在小额商户等领域与美团网有业务交集。所以新美大要购买一家能够帮助其提高现金流的公司。”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财务交易咨询华中区主管合伙人袁皈泰也认为,即使并无资金短缺之虞的大型私营公司在收购方面也将保持谨慎。它们的重点将在于发掘与其发展战略相匹配的目标,而不是与核心业务无关或只能实现资产扩张和财务收益的新创项目。


重心转移


在这方面,最新一代互联网巨头们所采取的方式与他们的前辈有所不同。事实上,近年来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BAT)在“滴滴出行”和新美大等公司的发展中一直发挥着积极作用,它们希望通过将现金注入 O2O 服务、支付和电子商务等领域,实现自身业务的多元化。作为可以获得多种融资渠道的上市公司,它们确实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但是到了现在,随着中国互联网行业已高度渗透并且进入了整合模式,并购不再是一项“默认”的最佳解决方案。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兼并购业务部主管蔡伟定认为,BAT 将评估各自本已十分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并考虑分拆或将某些业务部门与外部竞争对手合并。这一战略的核心在于灵活性,它能够让企业在某些现有的垂直领域变得更加强大,同时又能够分配一部分资源来探索诸如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娱乐等新兴领域。


上述分拆可能分为两大类:主动与被动。京东到家原先是在线零售企业京东商城的O2O业务单元,该公司提供日杂品的送货服务,后来与由风投支持的众包速递平台达达合并,这就属于主动分拆。达达继续用其品牌经营原有业务,而京东商城则为该企业注入了2亿美元资金,并持有其47.4%的股份。


当母公司对某个业务单元不再持有股权或无法施加影响时,就会发生被动分拆。去年,作为培育创新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百度开放部分业务以接受外部投资。桌面应用91桌面、在线订餐平台百度外卖、教育类问答平台作业帮(原百度知道)分别被重组成为独立运营的公司。


“2015年可以说是‘合并之年’。展望未来,业务分拆将成为(中国科技并购的)一个新趋势,”蔡伟定表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日渐成熟,不论是对重点业务的判断,还是对并购、战略合作等手段的运用,它们正变得越来越讲求策略。”


即使对于第二代互联网巨头而言,无论是结盟、少数股权投资还是并购,灵活性依然是成功的关键要素。滴滴出行再次提供了一个有借鉴意义的实例:该公司对三家海外同行——东南亚的 Grab、印度的 Ola 和美国的 Lyft 都进行了少数股权投资,并与它们结成了全球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仍处于初轮机构融资阶段的小规模玩家们也纷纷接受了这一思路。安永主管合伙人袁皈泰说,她还记得一些仍在进行 A 轮募资的初创公司告诉投资者,所募集款项中将有一部分专门用于旨在强化核心产品的收购活动。


“不仅是大公司乐于收购,初创公司也在寻找更小的初创公司作为猎物,”她补充道:“在当今的竞争环境中,许多创始人意识到,他们需要通过并购来变得更强大,并实现更快速的增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