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中关村更有情怀的硅谷创业圈:傻子出钱聪明人花

Viya 2016-10-27 17:15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金山湾南端沿101高速公路,从门罗公园、帕拉托,经山景市、桑尼维尔到硅谷的中心圣克拉拉,再经坎贝尔拐到圣何塞,这条近50公里的一条狭长地带是全球科技创业者心中的耶路撒冷,也是各国渴望复刻的榜样。

这里每天都有公司诞生,每天都有缔造下一个神话的可能,却也有无数公司面临倒闭。如果说B轮是中国初创公司生死劫,硅谷创业者通常在A轮就体验到了。只有10%-20%的公司可以融到A轮,极个别幸运儿能成为伟大公司,而绝大部分公司终会走向死亡。

然而这正是硅谷自然的优胜劣汰,因此硅谷的创业者从不畏惧失败,迅速投入到下一次创业,让硅谷永葆创新活力。

两位硅谷投资人——NewGe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璐和LYVC的CEO Will Zheng向新芽NewSeed(微信公号:pelink)还原了硅谷创业的图景。

傻子出钱聪明人花

Google的办公环境一直让国内创业者心向往之,第一笔融资往往拿出一部分改善办公环境,车库风格、开放办公、茶点咖啡成为初创公司的标配。

事实上,硅谷创业公司在办公场地的选择上更为务实,而在中国,没有一个很酷的办公室,创业公司往往很难招到人。

“在硅谷创业不一定需要大量资金,需要资金的多少也取决于创业者做的事情。” Will说:“我们最近投了一个Y Combinator的创业项目,他们就是在车库办公。”

第一笔融资:FriendsFamily & Fools

“硅谷公司的第一轮融资有个有趣的说法,叫‘Friends,Family and Fools’。”张璐说。“大多数公司的启动资金来自家人和朋友,一些优秀的创业者,在产品初始成型并已得到一些用户反馈后,就开始启动第一笔融资。入账后,公司首先做的是自身产品市场的验证和人才雇佣,而不是考虑装修办公室。”

Will用一个开发2C行业的APP创业公司举例:“开销的重心不会在办公场地上,而是会在聘用工程师方面。未来如果团队扩张,开销便会加剧。而现在中国很多创业公司,能得到免费的办公场地。”

为什么硅谷创业者喜欢到车库去

几个人租个房子,吃住都在一起,这就是硅谷著名的创业文化之一“车库文化”。斯坦福就曾把惠普当年办公的车库拿到工学院展示,让学生从中获取灵感。张璐在斯坦福读书期间,就时常在工学院的车库会议室开会,和团队讨论创业项目。硅谷创业者心中,车库逐渐演化成一种情结,希望自己是下一个走出车库的神话。“我之前的公司被收购后,偶尔还会去工学院的车库怀念一下旧时光。”张璐笑称道。

比中关村更有情怀的硅谷创业圈:傻子出钱聪明人花

1999上映的电影《硅谷传奇》,还原了硅谷精英们当年在车库创业的情景。年轻的乔布斯和盖茨分别在自家的车库里,与各自不着调的伙伴们研究着怎样颠覆世界——那时,乔布斯留着小胡子,盖茨的发型逊毙了。

硅谷的办公环境是生活方式的映射。和东海岸“Old Money”们不同,硅谷的新贵们更喜欢轻松随意的生活方式。他们认为,既然一起创业,开放的办公空间有利于一起分享。

除了车库,他们还会去这些地方

在创业公司经费紧张但又需要工作场地大环境下,也促成了一些联合办公空间的诞生,让创业公司可以花较少的钱,得到更舒适的办公环境。

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创业者喜欢到旧金山去。以前,硅谷的中心是南湾,聚集着苹果、Google、Facebook等老牌企业的办公室,想和大公司做邻居,就要付出不菲的租金。“尤其在大公司工作的工程师,工资水平较高,愿意在离公司距离近的地方买房,所以大公司附近的地价自然而然就涨起来了。”Will解释道。

新一代创业公司AirbnbUber等,倾向招聘年轻的员工。年轻人爱玩,旧金山市内好玩的地方相对多一些,所以办公室多选址于旧金山市内。此举也导致了市内的地价的迅速上涨。

永不缺钱的创业生态

和我们的举国双创不同,美国政府对创业的政策扶持并不多,但却为创业者创造了有利条件。比如简便的公司注册流程、丰富的公共资源、严格的风投监管。这些都对硅谷的创业大环境形成正面影响,让各方参与者可以尽情探索。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硅谷高科技公司常被政客拉拢。因为他们对美国经济影响巨大,拥有强大话语权,所以选举期间各政党都会出台一些针对高科技产业有利的政策。

谈梦想,硅谷更有情怀

张璐为我们描述了硅谷的创业生态:

首先,名校和大公司的人才是创新的基础。斯坦福的文化和生态圈,就积极鼓励学生创新,并且教育学生:创新得到的不仅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和财富回报,还可以真正借助硅谷的技术,去“make a difference”,改变世界。

其次,优质活跃的资本,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虽然美国硅谷的VC资本只占经济总量的千分之二,但是投资带来的GDP占美国经济总量的21%。全美有一半的VC都在硅谷,资本充裕。美国的上市公司中,有一半是经过VC投资的。

第三,硅谷对创业公司积极的正向反馈,加速了创新。很多公司迅速得到行业认可,IPO或者被并购,得到实质的回报,得以继续进行再次创业和深入探索。

此外,硅谷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地方,创新体系的完整、以及整个大环境对创新的支持,让硅谷成为了一个充满了机会和梦想的地方。

钱多却不是谁都能拿

有报告称,全世界60%-70%的风投的钱都在硅谷,这是一个永远不缺钱的地方。

全世界对风投行业有需求的人,都会来到硅谷标地。

“除了本土美国资本,最早的境外资本来自日本和韩国,随后出现了欧洲和俄罗斯人的钱。中国资本在最近四五年涌入。此外,硅谷也不乏来自沙特的资本,因为其本土缺乏创新创业项目,沙特人来到硅谷进行投资。”Will说。

除了VC,硅谷最普遍的是个人天使。这些天使投资人往往身兼数职,比如工程师。

“但是,钱其实并不好拿。因为硅谷VC不容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张璐说。硅谷VC在评价公司的时候,拥有完善的标准和成熟的评价体系。A轮的高死亡率考验着投资人的判断力。

比较出色的硅谷投资人,除了对创业者为人本身的基本判断外,还会考量创业者的年龄。太年轻的不敢信任,年龄太长也不喜欢。夫妻创业、兄弟创业同样难以入他们的眼。

“还有一些VC更喜欢硅谷的一代移民,因为一代移民大都是工作狂,相比之下,二代移民没有一代努力。”Will说道。

  比中关村更有情怀的硅谷创业圈:傻子出钱聪明人花

追逐风口也追逐泡沫

硅谷的热门创业领域,是全球资本追逐的风向。对于当下最有前景的创业领域,张璐关注智能工业,网络安全, 系统升级,人工智能和健康医疗等领域。而Will同时看好AI、Robotic、VR和AR。

在中国,这些同样是创业者聚集和资本瞩目的领域。然而面对创业泡沫,两地创业者却有不同的心态。“和国内不同的是,硅谷的泡沫经济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张璐说:“泡沫是硅谷创新的动力之一。比如,泡沫可以帮助一个创新公司迅速膨胀,增强影响力,甚至打破行业的垄断者,是行业推陈出新的方式之一。”

“泡沫经济推动了一波又一波创新的浪潮,这也是硅谷周期性变化。” 张璐强调到。”硅谷的投资方往往跟着泡沫规律进行投资,他们称之为“take advantage of the bubble”(充分利用泡沫)。”

多年来,硅谷始终站在创新前沿,这也让不同年代,不同创业者,始终都有机会。

中国创投圈教会了硅谷什么

“能做中国创业者的老师,也只有在硅谷才有了。”李开复在游历硅谷后说。作为世界冉冉升起的创业新星,中国在学习硅谷上已经越来越少,而相互借鉴的越来越多。尽管硅谷仍有底气喊出“不可复制”,仍会形容中国创业是C2C(copy to China),它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来自大洋彼岸中国的挑战。

中国创业者对硅谷的影响在于商业模式创新优于美国,“有的美国公司会向我询问网络直播、虚拟网络礼物,或者其它特殊的、模式创新的玩法。美国人对这些中国新兴的商业模式十分好奇。”张璐说,她也看到在国家政策大力扶持下,一些华人选择回国创业。

而中国投资界的一些特色也影响着硅谷,“比如投人不投项目。” Will介绍道,如果投资人投的某个创业项目失败了,创业者再度进行创业时,原投资人会在新项目中持有相同股份,这就是一个股权平移的概念。

比中关村更有情怀的硅谷创业圈:傻子出钱聪明人花

访谈的最后,张璐和Will为我们勾勒了硅谷创业者的画像:

张璐:硅谷的创业者可以是任何样子。这也是硅谷的魅力所在,因为这是一个思维开阔,成见很低的地方,所以让不同背景和特点的人都有机会获得成功。如果一定要说,大部分优秀的创业者都有偏执狂的特质。

Will:硅谷创业者千姿百态,不过男性居多,大部分都有工程师背景。一般年龄在20-40岁,性取向也很自由,但他们大多都是有情怀的人。

(来源:新芽NewSeed  Viya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