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跑VR"第六媒体时代"!这家公司口气怎么这么大?

2016-10-28 11:36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VR元年”推动者Facebook的一场开发者盛会,让十月成了科技圈里名副其实的“VR月”。

  扎堆发布产品的巨头中,谷歌首当其冲,抢在Facebook之前,在10月5日凌晨发布了旗下第二款VR眼镜盒子Daydream View,其79美元的“入门级”感人价格只比上一代“纸盒VR”Cardboard高了那么一点点。

  三天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Oculus Connect 3开发者大会上向全世界宣布,Oculus和Facebook在VR内容开发上的投入已达2.5亿美元——未来至少还要再砸2.5亿美元,还暗示称会在不久的将来发布一体机。

  紧接着,从年初开始备受期待的游戏巨头索尼,也于10月13日在全球发布PS VR,不负期待,其首发阵容的50款游戏中,由索尼自家工作室操刀制作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

  PS:还有全球最大色情网站Pornhub上的VR内容现在可以通过下载拷贝的方式在PS VR上下载啦!(索尼姨夫太阴险,互评狮什么也没suo,嘘~)

  本以为这将成为为巨头混战收尾的一款终极产品,没想到的是,IT软件巨头微软来了个“王炸”!昨天22点40分左右,在发布了Surface Studio一体机、Surface Dial配件、顶配版Surface Book的大会上,微软趁乱混入一只售价299美元起的Win10专用VR头显,并带出了PC阵营最强的联想、惠普、戴尔、华硕和宏碁等几个小伙伴。

  仅仅几分钟时间,搞得几大主机端VR厂商瞬间方了。

  然而,与这种“热闹”形成对比的,却是资本的冷却以及随之而来的焦虑气氛。

  上个月,紫牛基金合伙人、前央视女主持人张泉灵表示,“现在在投资界来讲,VR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家说得多,看得多,扔下去的钱比较有限”。

  国内一家虚拟现实创业公司的内部人士对互评狮说,“现在投资人基本不会投VR硬件了”,至于资本喜欢什么,他说,“有些投资人说可以先投一些优秀的VR内容公司,但也有些说投VR内容今年还有些早,明年看形势再说”。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很多人开始怀疑,所谓的VR元年会不会又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宴会?

  适时的冬天

  让这种“资本寒冬论”在国内达到一个高潮的,是20日晚间曝出的暴风魔镜大裁员消息。

  据悉,暴风魔镜此轮裁员几乎涉及其各个部门,部分部门甚至直接被裁掉。一名运营员工称:“整个致真大厦17楼快空了一半。”

  此事一出,有人惊呼,“估值曾达14.3亿的VR项目暴风魔镜开始裁员,你还看好VR的未来吗?”

  但互评狮认为,以暴风一家的状况来判断整个行业,未免有些过于武断。

  毕竟,曾凭借VR概念在去年一年124个交易日创造了55个涨停板的暴风魔镜,从一开始就有它的特殊性。相对资本市场的火爆,产品相对滞后,创始团队出走、侵权纠纷不断,暴风始终混乱不断。

  更何况,这家运营一个500人左右庞大团队的公司,最近一次公开的融资信息还远在今年1月份——公开资料显示,其第二轮融资2.3亿,至今接近9个月没有新的大幅度资本动作。对于VR这样一个烧钱的行业来说,确实有些负担不起。

  最重要的是,互评狮认为,资本狂潮中的降温不一定是坏事,它会让错觉中的创业者沉淀下来好好开发技术,而不是去讲下一个更好听的故事。

  更何况,这种资本寒潮并没有侵袭到每家公司。

  举个栗子,就在本周,蚁视获得A股上市公司联创互联3000万战略投资,魔视互动获得君联资本数千万投资,小熊尼奥完成B轮融资2.5亿元,无论是硬件、游戏还是应用,优秀的VR/AR企业一直都是资本追逐的对象。

  当然,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寻找原因,从VR元年到资本寒冬,到底是什么阻碍了VR的爆发?

  在互评狮看来,VR“不温不火”的最根本问题,在于它并没有足够多的内容。

  回顾智能手机的发展史,除了打电话、发短信,它真正吸引人们的是它得以取代游戏机和MP4的娱乐功能,诸如听音乐、玩游戏、看电影,而类似于《疯狂的小鸟》这类简单、趣味性极强的手游的出现,为早期的智能手机带来了市场。

  显然,在VR领域,并不存在这样的内容,让VR硬件被人们所需要。

  并且,VR内容的封闭性一直为业界所诟病,被认为是VR发展的巨大阻力,伴随而生的是Oculus Home平台与Steam平台的“市场争夺战”。所以,即使像Facebook和索尼这样的巨头,已经用重金砸向内容,但看起来依然进展缓慢。

  然而,这样的现象有可能在这两年被打破。

  以刚刚获得联创互联3000万战略投资的蚁视为例,其在10月19日的一场“VR生态战略发布会”,让业界看到了希望。

  蚁视同时发布了VR相机和VR眼镜两款新品,希望VR硬件的C端消费者同时成为VR内容生产者,用一个开放的平台手机更多人们喜闻乐见的VR内容。

  在发布会后的群访环节,当联创互联总裁齐海莹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蚁视”时回答,“因为国内最大的短板在内容,内容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恰恰这个时候蚁视已经推出它的产品能满足所有内容,补齐短板”。

  有趣的是,当蚁视创始人兼CEO覃政被问到“为什么选择联创互联合作时,覃政的回答有异曲同工,“因为齐总他们擅长内容”。

  这更加印证了互评狮的观点,资本寒冬只是因为催发VR硬件大众化的内容还没出现,而打破它的唯一方式就是面对自己的短板。

  这个看似简单的答案,真正实践起来却没那么简单,真正能让VR形成一个具有生长性的行业,其背后还有更深的逻辑。

  脱离”VR资本寒冬“的“内容生产”逻辑在哪里?

  无法忽视的一点是,在中国,内容生产已经发展到专业年代。只有具备将好的点子从UGC变成PGC再变成IP的能力,才能占领平台并拥有可持续变现的能力。

  在这方面,蚁视拥有绝对强势的资源,从蚁视选择合作伙伴的逻辑中可以判断出来。

  发布会上,蚁视与蜗牛移动、派格影业、淘梦影业、理想传媒、新华网、康泰纳仕等确立了合作关系,关键的一点是,从合作伙伴所属的行业来看,其覆盖了五个细分的传媒领域。

  首先,在网络直播方面,蚁视早就拥有成熟的运作模式,此前曾与花椒直播平台合作上线了全球首个VR直播专区,为人气主播、花椒用户提供VR摄像头及VR眼镜,其中,柳岩作为VR专区首位明星主播的直播节目,成功吸引了600多万粉丝的关注。

  此次蚁视与蜗牛平台的合作,聚焦于数据采集、拼接、上传、存储、分发和VR视频点直播整体解决方案等方面,如此一来,可以共同为国内外数量庞大的各类网络直播平台提供VR直播解决方案及相关支持服务。

  其次,院线电影方面,蚁视之前就曾与元力影业达成战略合作,生产过多部VR影视作品,并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涵盖软、硬件的VR影视制作标准。此次与派格影业的合作,将重点放在精品VR电影的拍摄和利用VR电影进一步丰富电影宣发环节等方面加强合作,一方面通过VR让观众有更好的观影体验,另一方面更好地让观众可以通过VR了解电影。

  除此之外,蚁视还有诸如银狮影业、光线传媒、大道维辰影业等众多机构合作伙伴,单从院线电影方面,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小产业链。

  第三,在网络影视剧方面,由于更贴近网友喜好,微电影、网络电视剧等已经吸纳了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去年年底的《太子妃升职记》更是成为爆款网剧,带动了一波网剧热潮。而蚁视与淘梦影业以及华烨影业、天狼影业等网络影视剧领域的多家公司达成合作,借助VR模式,可以极大地丰富网络大电影、网剧等作品的内容。

  第四,综艺娱乐方面,蚁视将与理想传媒集团一起,也将借助VR技术将线下的演艺活动更好地与线上结合,同时使观众能够有身临现场的感受,进一步提升观众的体验。

  举个例子,最近,在张涵予、彭于晏领衔主演的警匪商业大片《湄公河行动》首映礼上,蚁视VR相机全程参与拍摄,影迷们可通过蚁视VR眼镜“亲身体验”众多明星的风采。在此之前,蚁视还曾经为徐静蕾导演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华视影视《新步步惊心》等提供支持,打造出特别的VR版电影发布会,赚足了眼球。蚁视在综艺娱乐方面的专业技术实力和经验积累,也将为其在与宝华时代、安达兄弟、GOLA帅女孩、合纵音乐等众多伙伴的成功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最后,媒体报道方面,蚁视早先与央视、解放军报等媒体都有过成功的合作经验。

  其中,在今年的欧洲杯期间,央视2016年欧洲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首次引入VR技术,蚁视双目VR相机全程参与拍摄《豪门盛宴》,歌星张碧晨还在《豪门盛宴》现场向观众赠送欧洲杯定制版蚁视VR眼镜;通过与解放军报的合作,蚁视为中国军网VR频道提供专业的VR技术支持。

  而在这次合作的小伙伴儿——新华网、康泰纳仕中,新华网旗下互联网+小镇公司将通过与蚁视的合作,共同打造VR采编设备及平台;康泰纳仕是全球知名的国际期刊出版集团,拥有《纽约客》、《时尚》、《智族》、《名利场》、《悦读》、《连线》等知名杂志,也将推动VR技术在新闻报道领域的应用,尝试用VR技术从内容策划和新闻报道方面,开辟新的媒体视角和展现方式。

  耐人寻味的是,现场使用的话筒上贴有“蚁视VR播报”的标签,或许意味着蚁视也正在组建VR报道团队。

  虽说“无合作、不生态”,双方甚至多方合作也已成为现如今各类生态发布会的必选项,不过,像蚁视这样在一场发布会里同时“牵手”众多合作伙伴,确实比较罕见。

  实际上,除了前面提到的诸多合作伙伴,包括华烨影业、千载传播、风格盛典、派对星球、捧丝儿、《时尚先生》杂志等在内的各类传媒机构也已经与蚁视达成合作,全面覆盖网络影视剧、院线电影、网络直播等众多传媒领域。如果算上此前的乐视、爱奇艺、开心麻花等拥有过成功合作经历的公司,其目前已形成了由几百家公司组成的VR产业生态体系。

  蚁视CEO覃政在谈到蚁视VR生态战略时有一句很简洁的话,即“以用户为核心、以技术为半径、以合作为周长、以内容为容积”。也就是说,技术支持覆盖的范围越大,蚁视能够服务的合作伙伴就越多,从而产生更丰富的VR内容,这也就不难理解蚁视为什么有那么多合作伙伴了。

  而覃政在提出听起来过于不切实际、实则很符合蚁视风格的“生态战略”的同时,提出了一个更庞大的概念——开放生态,为第六媒体时代奠基。

  即使拥有这些合作伙伴,“第六媒体”的概念听起来也未免太过遥远,它到底有多少可能性,又将如何实现?

  第六媒体的生态版图?

  发布会上,蚁视进行大胆猜测——

  一直以来,人们按照传播媒介的不同,习惯将以纸张为媒介的报纸称为第一媒体;将以电波作为媒介的广播、基于电视图像传播的电视以及以计算机为载体的互联网,分别称为第二媒体、第三媒体和第四媒体。近十年,由于智能手机以及便携式个人电脑产品的日新月异,移动互联网发展迅猛,因此也有人将其称之为第五媒体。伴随着VR(虚拟现实)技术的出现,人机交互能够以一种更自然、更具象化的形态出现,而这种可以让人与机器完全融为一体的方式在不远的将来将会彻底改变人类获取信息的方式,由此第六媒体诞生。

  要想探讨VR能否成为第六媒体,互评狮首先要梳理一整个媒体发展的逻辑。

  一个很有意思的规律是,人类最核心的主流媒介,每隔三十年会更新一次。

  19世纪90年代,1895年12月28日,法国摄影师路易·卢米埃尔在巴黎卡布辛路的大咖啡馆,用活动电影机举行首次放映,获得巨大成功,标志着电影的诞生;20世纪20年代,1928年,美国纽约31家广播电台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电视广播试验,电视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20世纪50年代中期,晶体管的出现使计算机生产技术得到了根本性的发展;80年代,1983年,世界上第一台手机摩托罗拉DynaTAC8000X重2磅,通话时间半小时,销售价格为3,995美元,在当时是名副其实的最贵重的砖头。

  刚刚好,30年后,2014年,Oculus为“虚拟现实技术”点了一把火……

  VR到底能否颠覆手机?

  按照《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所说,颠覆性技术通常有三个原则:

  不是来自本行业;

  没有突如其来的颠覆,所谓的突然爆发只是因为新技术在一开始不受人关注;

  创新来自于不被看好的行业。

  历史证明,取代IBM的不是另一家计算机公司,而是一家软件公司,叫做“微软”;取代微软的不是另一家软件公司,而是被微软忽略的搜索引擎公司,叫做“Google”。

  而根据三原则判断,早在上世纪就出现,却直到去年才开始爆发的虚拟现实行业,或许就是下一个取代智能手机的媒介形式。

  那么,具体到蚁视,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到底有什么能力“为第六媒体时代奠基”?秘密都在这张图上。

  从这张VR生态示意图上可以看到,位于中心位置的是用户,这也是蚁视“以用户为中心”理念的体现。围绕用户的是蚁视的VR设备,包括PC端的蚁视VR头盔、移动端的蚁视VR眼镜和蚁视VR运动相机,这些设备均为蚁视自主研发,在全球VR领域属于顶级配置,能够创造完美的VR应用体验,为用户进入VR世界提供了硬件支持。

  在VR内容方面,蚁视拥有更为丰富的生态体系。例如蚁视VR运动相机的用户,可通过蚁视拍客APP平台拍摄照片、视频等VR内容,然后上传到平台上,形成与其他用户分享的UGC(用户生产内容)视频,其中优质的UGC视频还将被推荐到蚁视VR APP平台上,获得更多的流量,而用户也可以从普通人转化为VR自媒体。PGC(专业生产内容)视频则是由更专业的人群或机构产生,其中就包括派格影业、淘梦影业等上文提到的合作伙伴,蚁视将提供VR视频技术支持,帮助合作伙伴创造出VR电视剧、VR电影等优质的PGC视频,充分发挥VR技术对提升传媒内容品质的价值。

  由此可见,蚁视的VR生态内容,包含VR电影、VR电视剧、VR综艺、VR报道、VR广告等五类PGC视频,以及由VR图片、VR视频、VR直播构成的UGC视频,形成了六大VR传媒内容版块,再加上VR手游、VR端游、VR网游等等,构建出完整的VR内容大生态。

  需要指出的是,从VR终端、平台到VR内容,再到各种工具,均有蚁视技术提供的支持服务,蚁视称之为技术服务的“半径”。例如在拍客学院里,蚁视集成了拍摄VR视频、制作VR动图等方面的教程和教学视频,帮助普通用户生产更专业的UGC视频;面向PGC视频生产者提供的VR视频技术支持服务则更加复杂,包括前期拍摄、后期剪缉、制作等各个环节的技术支持,全程助力合作伙伴推出更专业、优质的VR内容。可以看到,“半径”越长,蚁视VR生态版图就越大,从而与更多合作伙伴一起推出更为丰富的内容,这样一来,“第六媒体时代”听来确实并不空洞。

  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所谓的VR元年会不会又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宴会”,答案显而易见。

  互评狮听过这样一种说法,“我们总是高估新技术的短期价值而低估它的长期价值”。

  而VR行业,正在经历这样一场适时的冬天,讲了一整个秋天故事的公司会在寒冬中死掉,而储满谷物的公司会在并不那么温暖的洞穴中安然等待下一个春天的绽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