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 | 新美大裁员2万人? “带血”O2O的一声叹息

豆豆窦 2016-10-28 14:45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最近,朋友圈被新美大招募代理商的H5刷屏。而在招代理商的背后,新美大的又一场裁员风波拉开了序幕。

品途商业评论从知情人士那里获悉,年底前美团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市场推广将全部从自营转代理,这意味着,此前的员工发展改进计划已经作废。一旦坐实,被强制离职的美团员工将可涉及1000多个城市的近2万人,裁员比例或可达到50%。还有爆料称,美团的品控和摄影师已全部被裁,这其中还甚至包括哺乳期的员工。

无独有偶,也许为了先发制人稳定民心,美团点评昨天开始大范围铺设稿件《美团点评的兄弟们:裁员与否,不用抱怨,拥抱变化就好》,解释其裁员的原因,现在的公司已经不足以支撑3万多员工的人力成本,这次也是没有办法之举,请各位兄弟们理解,你们也别埋怨公司,还贴心的给了两条出路:要么留在圈子里去同行或竟对,要么跨界,但前者发挥不了大价值,后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新美大也是为员工们操碎了心呐。

在新美大裁员事件中,最有可能被裁掉的是谁?

据爆料地推的可能性最大!“市场推广将全部从自营转代理,O2O地推时代已经结束。”可是,回首新美大的来时路,美团能够在百团大战胜出并且战胜点评,其制胜法宝之一便是地推。

那么,地推到底是个什么职位?

其实,地推一职是伴随着互联网O2O时代兴起的行业。大众点评、美团把线下拓展团队称为“地推”,主要负责签约新商家,公司则有专门团队负责为这些签约商家提供物料方面的支持,比如餐厅内的宣传海报、餐盒等宣传品,以及筹划促销活动。

PS不是所有的线下推广团队都叫地推。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则将地推称为“BD经理”(或商圈经理)。

2011年加入美团的原COO干嘉伟是这样评价地推在美团原始积累中的意义:“本地商家IT互联网意识比较弱,能力比较差,它需要一个庞大的线下团队或者叫地推团队去发展和维护。因为团购业务发展非常快,需要有一个标准化的建模的过程。这就像部队一样——一开始揭竿而起,乱打,但如果要成为正规军,就要出操,练刺杀,一个基本动作练很多次。”

在美团要从“小白”历练成“正规军”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一位在二线城市服务过的美团地推刘更(化名)向品途商业评论透露:“美团地推员工招聘的标准之一就是喜欢苦大仇深型的员工,特别是家里条件不太好的,因为这样的员工很听话,而且很肯吃苦,一旦加入团队就很快被吸纳,而且很听指挥,不分昼夜的加班,加班到凌晨1、2点那是常事。”

这么养一个庞大地推团队的管理就更加不容易。

干嘉伟经常打的比方是,管一家公司跟管一个国家本质上一样难。作为国家而言是教育,对企业而言,就是招募和训练员工,给他们最大的训练。

辛苦厮杀历练出一只强有力的地推军队,让美团迅速在团购领域占据头把交椅。类似于美团靠地推做起来的互联网公司不在少数,滴滴出行,趣分期,饿了么,糯米,瓜子二手车等等,尤其是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大批公司都曾延续过地推这条路。

可以说,地推满足了O2O企业的原始积累诉求。但是随着线下业务基本定型,劳动密集型特点的地推行业渐渐成为“累赘”。

美团前地推刘更(化名)感叹道:“我们在前线血拼,也是希望有一天公司强大了自己作为一个老员工能有一个好的位置和发展。没想到,等来的结果却是未来的某一天,元帅在大营里说,你被裁掉了。这不是我们要的结果。”

“倒霉”的可不仅仅是普通地推员。

正因为地推的边缘化,导致昔日帮美团打造一支铁军的阿干(干嘉伟),逐渐被边缘化。今年7月30日王兴通过内部邮件宣布:设立人才培养平台“互联网+大学”,任命原到店餐饮事业群总裁干嘉伟担任首任校长。至于目前干总的地位是否还位于美团的核心高管层,我们不得而知。

O2O公司在原始积累后都曾大面积裁员

的确,在公司战略的分岔口,完成O2O原始积累的公司一方面要面临的是合并,另一方面就是裁员,而裁员范围远非小职员那么简单。很多高管甚至创始人也会被迫离开。

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就是一个例子。她在离职前表示:“在UBERCHINA的熔炉里历练后,打着烙印的我们将会在新的疆域里再续征途。”如今她已加入今日头条。

而在类似的合并事件中很多更可怜的创始人则都被“踢出”自己的团队。

去年,10月份张涛挥泪告别大众点评。离别的画面,让人分外揪心。

20151123113758578191x.jpg
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也在滴滴合并后离职,据说他目前在创办小美快购等项目。

去年,携程宣布与百度置换其所拥有的去哪儿股权,交换后,百度成去哪儿最大股东,消息称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黯然离开,目前不知所踪。

相比于没有核心竞争力的普通员工,出局的高管和创始人往往更“可悲”。

一位已经从新美大离职的员工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成为VP,他对品途商业评论透露:”从大公司出来找份工作其实不难。关键心态要放平,可能找到的公司平台未必有原来的好,但是职位一般会比原来的高。至于高管么就难说了。“

对于高管尤其是创始人离开后的选择确实有限。虽然公司未在最后关头胜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也是成功的管理者,他们不太可能去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未来的选择一般有3种:像柳甄一样加入另一家知名公司效力;像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一样再创业;或者干脆改行做投资。然而,最有可能的却是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

他们最大的可悲在于,辛苦养了多年的“孩纸”归了旁人,从此相忘于江湖,毫无瓜葛。

结语

2016年,与其说是O2O资本寒冬,倒不如说O2O从爆发期进入了冷静期。在互联网公司完成了原始积累后,死的死,合并的合并。但是O2O血腥的战场并没有随着合并而告终。从O2O原始积累阶段地推人员为抢市场而争得你死我活,到成为O2O赛道老大后不断借势资本迅速吞了老二,再到合并后的大规模裁员。O2O一直是“带血”的。

然而,在互联网变革潮中的每个垂直领域,这样厮杀与阵痛不可避免。新美大的裁员就像一面棱镜,让你认识到商业的残酷,决绝的决定如何执行,个人理想如何妥协于集团利益;他也让你感受到一群真诚、高效、带着强烈自我驱动的人如何被梦想所吸引而汇集成军;了解商业,你或许可以理解这最后的结果。

就如同柳甄在离职UBER的时候说的那样:

“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

  送给所有看星,摘星,追星的人–

  你们的故事,远远还没有结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