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糊涂蛋的“鸡与蛋”悖论

农场盒子 2016-10-28 21:04 新媒体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一个糊涂蛋“鸡与蛋”的悖论



早上六点,
当人们还在梦中的时候
鸡妈妈已经飞上枝头锻炼体魄
1.jpg
鸡妈妈是勤快的母鸡
它是家鸡中的放养野鸡,
野鸡中的IMF国际货币组织。
11111.png
山林中,桔园里,
原生态环境是我们白天的活动场所。
2.jpg
我们一般以食用谷糠玉米蔬菜,
虽然鸡妈妈产量低但不挑食,
鸡妈也会食用其他野味。

 我是一个糊涂蛋,
至今搞不清生命起源“鸡与蛋”的悖论?
从一只稚鸡到一只蛋,
最少是120日龄左右,
人类的生命历程大抵如此吧
7.jpg
不过我还是认可达尔文的生命进化论
毕竟底层NDA决定我们的发展高度

其实我的学名叫大自然绿壳鸡蛋,

4.jpg

从百岁老人到世界拳王全民都热爱我。
别人都叫我糊涂蛋(胡图蛋),
其实我一点不糊涂。
我对生活品质要求一点不讲究

内在有内涵,外在档次,怎么也是优等生。

6.jpg

不信比比
有图有真相,
我和一般的鸡蛋
蛋清纯,浓度高,而且颜值担当。



文字内容及视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