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你啥事!我做VC,有10大理由!

2016-10-31 10:57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在当下的市场里,回归扎实的长期运营和盈利,是生存的要诀。优秀的人总是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楚,同时又保有一些好奇心和“天真”。比如投资人要明白一个公司成与不成 99% 都在团队本身,投资人的作用是他们背后的军师,运用经验及思考,帮助创业者去做战略上的讨论和梳理,以及为他们提供高效优质的投后服务,帮助他们找对人,找到钱,打好仗;而好奇心和天真则是说在一个比较长期的角度,去看到未来的趋势,敢于做出决定,以及有一些情怀。

  今天的文章是 Capital & Growth 的编辑 Jasper Kuria 和西雅图资深投资人 Jon Staenberg 之间的访谈。我们觉得他在投资人与创业者的关系以及面对当下市场的心态等方面分享了一些不错的观点。历史的尖峰时刻总是需要太长的酝酿时间,每一桩影响深远的事件亦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难以置信的时代”。

  吉尔·佩奇那(天使名单中排行第一的天使投资人)说他意识到一件有关于投资的事,就是他对结果的控制是多么无力,你也有相同的感觉吗?

  当然。我很清楚,大多数投资人总是装作他们贡献了许多价值和专业知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我的价值就在于和创始人保持了足够好的关系,所以一旦事情进行得不是那么顺利,他们会第一时间告诉我。然后我会打开名片盒,去联系能提供帮助的人。

  一个投资人能增添什么价值?帮助雇用、解聘、业务拓展和融资,以及在不多见的情况下,还能提供一些指导。但是如果你问大多数投资公司,它们的投资人有多少会真正参与企业的运营,帮忙拨动“指针”?大多数公司会告诉你没有多少投资人会这么做。

  贡献价值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一件事情。我如何才能成为一名更好的董事会成员?我如何才能了解一个特定的领域和生态系统?在哪一领域我要更加深入?这一切都很难得出结论,因为如果你不持续更新,你就会变得落后。在这个层面上说,大多数人都是陈旧过时的。如果我能坦率地说出企业的一些小小成功是因为我的支票以外的一些帮助,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能让我感到高兴。

  专家们都在描绘一幅创业公司在短期内会变得非常萧条的景象。你对此有什么想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情况的出现?

  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新闻评论。这全取决于你的时间跨度。如果我们讨论的是下一年的萧条和寒冬,这绝不是我的时间跨度。

  我已经入行 30 年了,人们总是跳上船,预测行业趋势。我们已经有了一个5~6年的繁荣发展期,所以会有所衰退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倾向于去看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像他们说的一样系好安全带,但是如果你的目的在于长期发展,那么还有很多很好的机会。关于我们能玩出什么结果,我真的很期待。

  对于在如今充满挑战的时代下正费尽力气融资的创业公司,你有什么建议吗?

  有,而且很简单。如果融资困难,去寻找不必融资的办法­——获得盈利。

  这个准则是非常健康合理的。很少有公司能够高速发展到允许它们在短期内放弃盈利的地步。不管它是 Facebook 还是 Youtube,很多人都错误地把那些例子当做标准和规范。

  我想加入一个能有很大增长的公司,但是搞清楚你的商业模式真正是什么也非常重要。我不会投资给那些光说自己要获得 1000 万用户的公司。

  ▌让我们谈谈独角兽。有些估值过高的公司会突然修改他们的估值。如果你是这种公司的一名早期投资人,你会为此而抗争吗?

  以下是非常实际的答案:我不是一个基金而是一名天使投资人。我没有这个分量来抗争,但我对人为地去抬高估值的行为非常反感。

  市场会说话,它是健康的体系。只要早期投资人没有完全耗尽精力,他们就应该对公司的价值有清晰的认识。

  风险投资人说他们正在寻找 100 倍的回报,因为这才是一个投资基金里促使指针转动的东西。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你寻求的是相同的回报率还是会很乐意加入中型高利润的企业?

  每个人都这么说,但是有多少 100 倍的回报是真的?我从事这一行业很长时间了,可以说,没有多少 100 倍的回报是真的。

  和基金不同,我没有流动性、时机和需要 100 倍回报的压力。如果我能持续地得到5倍到10倍的回报,我会一直做下去。

  如果一个创业者告诉我:“我们将会销售一年,你会得到双倍的钱”,这才会真正成为一个好的内部收益率(Internal Rate of Return,简称IRR)的结果。

  但是如果这是唯一的道路,否则就会闭门歇业,这样是行不通的。我要的期权风险的确切数目,这不仅意味着公司可以卖的出去也可能意味着公司壮大到可以上市或者和其他公司合并。

  预言一下未来吧。你觉得什么产业将会发展壮大,产生巨大的投资回报?

  我不想和大家在虚拟现实、大数据、无人机和健康产业里竞争。我有企业背景,我感兴趣的是云技术将如何改变企业。对食品科技我也同样怀有兴趣,投资了食品配方公司Kitchen Bowl。我为科技和食品的结合以及像“如何供养地球上的 100 亿人口?”这样的问题着迷不已。

  有一句棒球界的俗语:“专找对方的空子打”。长久以来我都这么做,明白下一个大事件不会像人们期待得那样很快发生。因此,我很乐意放弃 100 倍的回报而要那些更加肯定和近期项目的10倍回报。

  一个创业者或者公司向你推销时,什么会让你感到反感?

  当我遇上向我推销自己的人时,我要弄清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们的销售人员有多好?

  对我来说,无论是为了赚取资金、顾客还是为了雇到优秀的员工,这一切始终都关于某种形式的销售。然后就是基础:你最好了解市场,有激情和在必要时能够脱离原设的脚本。

  创业者在向投资人推销的时候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大多数投资人会给你开放式的答案。(我被评价为比大多数人都要诚实的投资人。)他们会说:“这看上去很有趣”或者“让我随时了解你项目的更新进程”。我倾向于让人们知道他们的项目是否可行以及为什么对我来说不行。

  你认为创业者是否应该在和投资人见面的第一次会议中表现得更加强硬以获得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不让投资人保持开放式)?

  这取决于你认为你的时间有多么宝贵,但是我会告诉你的。如果我是那个投球的人,我需要知道我该站在哪。如果你的时间对你来说并不宝贵,那为什么对我来说就是宝贵的?作为一个投资人,我希望创业者可以问我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如果你来挑一个决定创业是否成功的最大因素,它会是什么?为什么?(马克·安德生说是产品的市场契合度,比尔·格罗斯认为是时机,丹·列维坦相信这个关键因素是团队)

  实际上我不认为只有一个因素可以决定创业成功与否。马克·安德生有相关的产品背景,所以他从产品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那比尔·格罗斯是做什么的?他就在一个时机产业之中。

  其他风险投资人可能会说这和团队有关,因为他们非常社会化和善于与人交际。这是你眼镜的实际滤镜。这就不只是一个因素。每一个单一的因素都会产生影响。如果只能说一个因素,那就是一个简单的生意!

  你还有没有一些零星的想法或者建议可以对创业者说的?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难以置信的有趣时代。

  变化的速率正在爆炸式地增长,没有比现在创业更加简单容易的了。世界接受新的商业模式的意愿也空前高涨。我想要鼓励更多人来创业,我对在创业领域看到更多变化尤其感兴趣,无论是性别还是种族方面的变化。如果这些群体中有任何人在寻求建议或指导,我非常乐意和TA见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