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我选择做天使投资,完全是因为13年前的那场精神崩溃!

投资界 2016-10-31 11:21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0月29日,宜信财富在京举行“宜信财富2016全球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探索未来二十年高增长高回报之路”。会上,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表了演讲。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速记(有删减):

真格基金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的首次深入接触

唐宁跟我们之间真正深入的关系是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成了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当时正如刚才唐宁所说的,他每一次要给一个基金投资,一定要见这个基金的老大,而在真格基金我实际上是不管融资的,我们有几个合伙人跟投资人谈,后来因为唐宁我们是老朋友,我说“好”,约到我家里吃早饭,唐宁答应给我们五千万人民币,吃完饭给了我们一个亿,聊的非常嗨,给了超出我们想象的投资。我非常感谢,后来我问阿姨你在早餐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呢?说什么都没放。我坚持下次找融资吃一模一样的早饭,还在我家里谈。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做我们的LP,我的压力很大,我必须为投资人赚钱,母基金背后也是千千万万的高净值人士,据说还有超高净值人士。所以我希望大家通过我们的努力,都成为超高净值人士,我跟着也变成超高净值人士,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这是我跟唐宁的渊源。

站在这里和唐宁对话、和宜信对话,本质上是每个宜信的客户、宜信朋友、合作伙伴们对话,我们是同一个领域里面都追求着一个梦想,借中国机会的东风让我们的事业、财富能够进入一个新的高的阶段,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整个中国的财富、中国的社会也就会同时起飞或者反过来中国起飞我们都能起飞。我们起飞也是整个中国经济起飞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徐小平为何选择做天使投资

我这里想讲一讲我自己为什么做了天使投资。2005年新东方准备上市,毫无疑问一上市我们也会有很多很多资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新东方的前同事,在2003年投了一家公司20万人民币,24个月以后这家公司就登陆纳斯达克,20万人民币变成2000万人民币,这家公司是上市最快的公司,就是空中网。两年赚了100倍。我当时精神崩溃了,因为有一句俗话说“能够忍受敌人成功的人是伟人,能够忍受朋友成功的人是圣人”。我还不是圣人,看到身边比我穷的朋友突然之间比我有钱了,我精神崩溃了。这时候我想怎么办?因为那时候新东方每年分红虽然不少,但这是每个股东辛苦一年的收入。可是我的前同事投入20万,什么都没干就赚这么多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私募股权的魅力,天使投资的神秘以及财富创造的伟大。所以我就思考怎么把我的20万变成100倍甚至更多。可以说我做天使投资符合了新东方的那句口号“绝望中寻找希望”,是在朋友赚了大钱的绝望中得到了启蒙,这是2005年的事。

2006年新东方上市了,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个高净值人士。到了2006年的年初,许多人听说新东方上市了就找我们要投资,新东方的学生从国外学习回来说有一个梦想想做一件事,徐老师能不能给我十万、二十万美元?就是这样我们一步步的走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我跟王强,联合创办了真格基金,我们自己有自己一套投资哲学,在将信将疑之中,在对自己不断的怀疑挑战与否定之中,我们走到今天,做的不错。但是至今在我们心灵深处我是依然认为投资是一个专业的事,我高度认同唐宁所说的,做投资一定要有专业人士来做,为什么有那么多基金还要有个母基金?我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可以直接投一个项目?当然可以。但是为什么要有基金呢?分散风险。为什么还要有母基金呢?以我粗浅的认识,风险的分散之再分散,最后有一个母基金的投资里边是最有把握的。

经常有好朋友,我有很多朋友说“小平,这个项目我多放点钱吧?”我非常不愿意,我愿意让他放钱,我一定会说,你少放点,如果这个项目亏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允许我把本金还给你,因为我丢得起钱丢不起人。但是我希望我的朋友都能投资真格基金,因为我们有很多项目。虽然一个基金永远不可能每个项目都有100倍回报,但是综合起来它的风险就小了。这样有个相对于市场高或者高得多的回报。母基金实际上是帮助高净值人士选择那些优质的基金比如像真格基金。谨慎之再谨慎,尽调之再尽调,最后帮大家在风险控制和可期待的回报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

所以从新东方走到今天,我做真格基金天使投资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为了梦想而投资,这个梦想假如用数学指标就是一定要有很高的回报率,但是假如用情感呢?我想说人格的指标,就是要每一笔投资都要对我们的投资人负责,要为他们资金的安全率、可能的回报,永远做谨慎的、负责任的,但是又非常大胆的操作,这就是我们每天每人做的事情。我经常说天使投资是世界最难做的事,为什么?因为创业者来找我说“徐老师,我要建未来的阿里巴巴,未来的宜信”。但是他什么都没有,他只有一个梦。所以我们称自己是梦想投资人。

天使投资更看重什么

我们投人才,我们投想象的资产。创业者带着商业计划书来给我们路演,我们虽然看计划书,但是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这个人怎么样。这个人是不是做过这件事,是不是懂这个行业,是不是有相应的人才。是不是你觉得他的过去能够证明他的未来。有时候我们的同事会说“这个市场已经饱和了,这个机会政府不允许”,但是我们最终总要回归到我们投人的哲学,想想这个创业者过去做过什么,跟他的同辈比起来,跟他可能的竞争对手比起来是不是足够优秀。通过这一点你就可以做一个判断。

天使投资的灵魂是投人。在人和事之间,我们只看人—创业者。人比商业模式还要重要,人比市场规模、人比所谓的方向还要重要。当他站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不看未来会怎么样,我们只看他过去怎么样,也就是看他这个人做过什么成绩,这是我们做天使投资的可以说最高最难的一种东西,想说投人不容易,因为当一个人走过来,如果他背后已经四五个投资基金要给他钱,他每天的收入在急剧增长的时候,我们的判断很容易被这件事情本身而不是这个人而左右。但是想一想有多少企业早期有几百万几千万的收入,最终没有走到纳斯达克、没有登陆华尔街、登陆A股呢?

创业是一个长跑,创业是对一个人综合素质的全面挑战,所以只看眼前几个月的数据、只看有可能的那种一个表面的现象,实际上很有可能失败。或者你的企业做到一定程度了,遇到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你能不能顶得住,你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把团队召集在一起,这种都全部体现在创业者的综合素质的体验。所以我看的是人。有时候创业者到我这里来,我一直盯着他看,直到看得他发毛。对方会说,徐老师你在看什么?我说在看你的面相。有的媒体报道望文生义,说徐小平也就会看面相。实际上我看的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看他的心灵世界,看他的意志。

你想想一个CEO如果要把事业做好的话该面对多少艰难时刻,只有通过他的品格、能力以及过去的track

record才能预测他未来在遇到挑战时的状态。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意思是什么呢?当你要想做点天使投资,钱多,难受,想投出去的时候,就看人,不要装模装样看事儿,没什么用,因为绝大部分企业做到最后他们的模式已经不知道变了多少次了。

何时何事让徐小平从新东方转做天使投资

从新东方的老师变成真格基金的投资人,有一个重要的转折点。2005年新东方上市前夕,我们到香港进行筹备。走在灯红酒绿五颜六色的香港大街上,我突然想,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高盛美林、摩根史丹利都追着我们,新东方一年销售七八亿人民币,利润两三亿人民币,P/E十倍、二十倍,我突然之间对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产生了怀疑。

后来我找到了结论,就新东方而言,它的所有的资产和价值其实都来自于一个个的学生愿意掏钱交给俞敏洪俞敏洪让老师教他们上课,这样一个行为之中。麦当劳是千亿美元的公司,它的基础是一个个的汉堡。星巴克这个几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源于一杯杯咖啡,源于星巴克创始人对咖啡的激情。

世界上的一切价值归根于一件事就是企业家的创造性行为,企业家想创造一个事提供一个服务,提供一个产品的最最基本的行为,把这个事做好了以后资本市场就会给你最大的回报。所有今天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企业其实都有这个瞬间,就是你找到能让万丈高楼平地而起的那一块砖、一个木桩,一个基点。真格基金所做的就是支持所有的创业者去找到这个基点,我们在财富和价值创造的源头,为我们所做的真正为社会带来价值的事业感到无比自豪。

(来源:投资界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