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法庭裁决 Uber应视司机为正式员工

2016-10-31 10:15 O2O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最近,英国就业法庭的一纸裁决让Uber震怒。英国就业法庭称Uber应该将司机视为公司正式员工,而不是独立的合同工,这意味着Uber司机将可以享有带薪休假以及最低工资保障等福利。

灵活用工为什么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美国纽约理工学院教授JoshuaBienstock引用数据称,2015年已有1550万“自雇”的灵活用工者,预计到2020年,将有40%的劳动力会变成自雇形态,而当下有64%的雇主希望标准工时制后还能让员工工作。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大家对灵活工作的要求也有所增加。除了跳槽,灵活用工给压力巨大的员工指明了一条光明的道路。80%~90%的雇员都希望在未来灵活用工。”

这也是为何这一裁决被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它不仅会影响到数千家Uber这类的互联网公司,而且还会对整个“零工经济”(gigeconomy)下的灵活用工模式造成打击。

全球性抗议

今年7月,两名司机将Uber告上了一家就业法庭,称Uber的行为不合法,将他们当作独立的合同工,不向他们提供正常雇佣关系下的员工福利。最终英国法庭判决两名司机胜诉。英国法官裁定,Uber应该向司机支付最低工资(超过21岁的英国人最低工资为8.80美元/小时,而工作时间则是从大部分司机在Uber注册那一刻起计算。两名Uber司机的代理律师表示,法庭还将对此案举行进一步听证,以计算他们在节假日应得的报酬,以及Uber所应缴纳的养老金比例。

对此,Uber表示将进行上诉。Uber坚称,在“零工经济”中,个人可以同时为多家公司工作,不与他们签订固定的劳务合同。“在英国4万名Uber司机享受着弹性工作机制的便利,可以选择一份平均收入远高于最低工资的工作。”Uber英国业务总经理乔·波特拉姆(JoBertram)表示,“尽管此次预审听证会只会影响两个人,但我们会对裁决进行上诉。”

英国大部分企业员工都享有最低工资保障,但自由职业者并不享有这种待遇。作为此案的两名原告司机之一,詹姆斯·法拉(JamesFarrar)表示,在2015年8月,他的时薪低于6.70英镑(约合8.80美元),这也是英国当时的最低工资标准。

66岁的史蒂文·洛维(StevenRowe)过去四年一直在使用Uber打车,他说:“如果整个商业模式被改变了,Uber必须聘用专职司机,然后承担为他们创造就业的风险。这种模式就不管用了,我就不会再拥有像现在这样灵活的生活方式了。”洛维表示,他最大的担忧是Uber可能最终退出英国市场。”

Uber应视司机为正式员工

Uber在世界各地都面临着各种抗议。法国一家法院在今年早些时候曾对Uber作出80万欧元(约合90万美元)的罚款,理由是它雇用非专业司机经营不合法的出租车服务,同时还在欧洲第一个与专车有关的刑事案件中对两名Uber高管作出罚款。

在美国本土,Uber也面临着大量诉讼。2015年9月,旧金山地区3名优步车主获准以集体诉讼形式起诉优步,以确定他们究竟是优步的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最终加州监管部门作出裁定,称Uber应将一名司机当作正式员工,而非合同工,不过这一裁决并不适用于加州所有的Uber司机。

今年4月,Uber同意向包括加州在内的38.5万名司机支付不超过1亿美元,欲和解,但8月18日美国旧金山联邦地方法庭拒绝了Uber提交的“1亿美元和解协议”。法官认为这一协议是不公正的。这件事也被看作是最有可能颠覆共享经济模式的事件。

Uber在美国有60万注册司机,在全世界有150万注册司机,当前估值达到62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高盛及谷歌创投等。美国前国务卿、2016年总统选举竞选人希拉里也在今年6月的选举演讲中表示,一旦她当选,将严厉打击“错把员工当承包商加以剥削的不良商人”。希拉里承认这类运营模式可以为经济注入创新动力,但也会对从业者正当权益保护带来严峻考验。

德国明斯特大学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Heinz-DietrichSteinmeyer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灵活雇佣是未来的趋势,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怎样让灵活用工更好地平衡和保护雇员们的利益;同时要限制临时用工的滥用,但也别把限制设定得太死板。”

雇佣双方的博弈

英国法庭的这一裁决还将对其他“零工经济”公司带来影响,令当前互联网的“轻模式”受到威胁,比如英国的送餐服务Deliveroo。由于采用不利于工资和就业安全的合同,包括运动产品零售商SportsDirect在内的一些英国公司已经遭到批评。GMB工会法律事务主管玛利亚·路德金(MariaLudkin)表示:“这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胜利,将对Uber司机及其他众多‘零工经济’的从业者带来巨大的影响。”

那么互联网经济中的用工关系究竟是雇佣关系还是合作关系?在近期劳达(Laboroot)举行的一场劳动法与员工关系论坛中,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常凯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Uber司机到底属于Uber公司的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判断标准需要考虑众多因素,但并非每个因素都具备相同的权重。其核心原则,在于雇佣方是否有权控制工作的各项细节。”

常凯认为,互联网经济并未改变劳动和资本的关系。尽管互联网经济下用工的形式和内容都发生了变化,但互联网经济下雇佣关系仍是基本的用工形式。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零工经济”的大背景下,如何应对“灵活用工”带来的压力成为了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Bienstock教授表示:“我们发现,生活工作一体化的人,拥抱‘灵活用工’;而生活、工作分开的人,抵触‘灵活用工’。如何缓和负面情绪,让‘灵活用工’更适应高科技的社会,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