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无法赶超中国的原因:体制、宗教和科技,是枷锁也是动力

2016-11-01 08:39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文中讲述了三个关键词,体制、宗教和科技,分别描述了印度的失败原因和机遇。体制上印度貌似民主,但没有打破旧制度对人的束缚,导致农村严重缺少购买力以及优秀的产业工人。宗教上思想的禁锢已非常严重。但科技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机遇,新秩序很大程度上是科技缔造的。本篇文章能让我们深刻理解一个多面的印度。

  关于印度,争议非常大。

  一方面,国内的小伙伴不舒服,『民族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说好的中国经济奇迹,怎么又来一个印度阿三搅局,滚粗!

  另一方面,从个人现实利益讲,谁都希望找到下一个中国,尤其是2000年的中国,一把梭,房地产ALL IN,吃一波主升浪,做更大的人生赢家。

  印度这个标的,让全球化资产配置的小伙伴们,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印度有10亿青壮年人口,是当之无愧的未来强国。

  恨,是因为印度作世界的未来强国,200年前就是潜力股了,还没有真正崛起。

  印度长期割裂,宗教多元,一度是超过500个土邦国整合在一起,比中国要碎片化得多,认知起来非常困难。我们试图通过不同的视角来帮助大家消除偏见,发现印度的真正价值。

  房价30年暴涨600倍,经常饿死人

  1887年完工的孟买维多利亚火车站

    孟买的天际线

  这是孟买,印度最大的城市和最大海港,是印度的商业和娱乐业之都。1370平方英尺(127平米)的三居室,月租金约9000人民币。在孟买房地产网站上有清晰的价格和租售列表(http://www.realestatemumbai.com)。

  整体而言,印度是一个月收入3000人民币左右就算中产的社会。但是,孟买房价已经与北上广齐平,平均每平米9163美元(约一平米6万人民币,相当于北京三环内房产),大概相当于全球TOP 10最贵的城市。

  和中国因素一样,由于社会阶层差异悬殊,人口众多,财富聚集于少数城市,虽然GDP总量离中国水平还很远,房价峰值已经足以比肩,豪宅价格也丝毫不逊色——孟买一些1000平米的豪宅,可以卖到3至4亿人民币。房价差不多的巴黎人均年收入3.7万美元,孟买人均年收入只有900美元,这是印度阶层差异的一个侧面。

  和繁华对应,是印度的另一面是残酷。

  印度坐落于南亚次大陆,从喜马拉雅山向南,一直伸入印度洋,平原约占总面积的40%,山地只占25%,高原占33%,大部分海拔不超过1000米。低矮平缓的地形,不仅交通方便,而且在热带季风气候及适宜农业生产的冲积土和热带黑土等肥沃土壤条件的配合下,大部分土地可供农业利用,农作物一年四季均可生长。

  但是,这里严重饥荒。

  全球饥饿指数,产粮大国印度仅次于朝鲜 (颜色越深饥荒越严重)

  从2016年的全球饥饿指数来看,作为农业大国,印度在亚洲的与朝鲜一样,名列全球最饥饿的国家TOP 20之列。天堂与地狱都在这里。

  印度的人均消费粮食低于朝鲜,更低于我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印度无法赶超中国的很大原因,是大量的农业人口无法从土地上解脱。中国的进步不完全是邓小平的功劳,毛泽东主席在建国之初兴建的水利基础、农业化肥项目和工业基础项目,实现了农村生产率的提高,帮助农村部门人口向工业部门人口的顺利迁移。

  正如某政治学教授讲过的,农业国家,哪有什么『盛世』可言。 一切都是靠天吃饭。更何况,还是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

  今天的印度,依然缺乏化肥——化肥缺口数千万吨,宗教圈住了大量的土地,无法推动农业的全面现代化,工业化进展加速的阻力要大于早年的中国。

  早年间的印度饥民

  为什么不修化肥厂?清末中国都开始干了。今天的印度还缺化肥。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干点事情难度很大:

  1、征地成本:需要面对宗教势力和地主。

  2、民族主义:当年500多个土邦国拼起来的国家,没有统一的市场。没有大超市,小商贩们集体抵制大商业实体的进驻。

  3、种姓制:化肥厂需要的是产业工人,可是,能够拿到教育资源的都是高等级的族群的子女,他们只去金融、IT、医疗等领域,不存在工人阶级。

  4、缺乏工业体系:虽然有投资,但是没工人,没市场,配套产业无法崛起。

  5、粮食出口: 印度饥荒严重,但却是粮食出口大国。泰国英拉总理的粮食期货就是被印度的大米给狠狠的打趴下了。原来这里虽然有全球33%的饥饿儿童,但是粮食生产,尤其是精制粮食是为了出口换汇的,用来购买工业体系的血液『石油』。


  手工作坊主导的工厂形态

  所以,对比印度,再回顾中国的改革就会发现,我们有统一的市场,我们有建国初期的重大水利工程——刘家峡,红旗渠等等,推动了农业的发展,从根本上规避了今天的印度窘境。今天的印度貌朝气蓬勃,但是还是饿得腿软。发展IT行业,与其说是自然禀赋,不如说是无奈的选择,恰好可以出口创汇。

  印度今天的尴尬,另一方面,也有一点点要怪罪英国人。殖民地时期, 因英国法律的力量只限及英属印度的11个省(中央省、旁遮普省、西北省、信德省、联合省、阿萨姆省、孟加拉省、比哈尔省、奥里萨省、马德拉斯省、孟买省),对565个印度土邦国是无权干涉的(换句话说就是不干涉内政),无法形成统一市场。

  同时,为了便于统治,英国人大量拉拢印度土邦大君,导致大量的陋习一直遗留至今。 而民主化后,为了选票,上台的国大党更不愿意触动灵魂和既得利益,完全如和稀泥一般,混到今天。

  这也是印度的城市和贫民窟,另一个侧面

  抛尸恒河边,又饮恒河水

  从卫生角度,印度确实是最脏的国家之一,甚至没有之一。

  从宗教角度,印度可能是心底最温暖的国家。

  造成这种现象的,是印度教。

  作为超过10.5亿信徒的人生操作系统,印度教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指引:

  核心目标:追求灵魂自由,返回最纯净状态,远离俗世的虚妄、劳苦、欲求。

  关于等级:拥抱种姓制度,接受不平等的社会现实。

  关于修行:凡人一生的业,决定了转世重生时,能否升级为更高等级的人,还是沦为禽兽和昆虫。 特殊的虔诚和修行,可以不堕入轮回。『苦行僧』成为一种常见现象。

  关于生死:印度教认为,生命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并不是起源于出生,也不是终结于死亡,生生死死只是若干次轮回中的里程碑而已。

  关于其他宗教: 兼容并包,不断影响。

  正是因为这种宗教理念,在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印度北方邦东南)无数信徒,苦行僧和濒死者来这里等待火化,以此净化灵魂。

  从瓦拉纳西漂入恒河的浮尸 宗教上这是干净的

  蓬头垢面希望超越轮回的苦行僧

  在一片垃圾中沐浴清洗灵魂

  被污染的恒河但依然是母亲河 清洁灵魂

  由于印度教的存在,苦行僧们崭新的修行行为不断挑战肉体极限,整个印度呈现出一种令人惊悚的污浊的画面,但又散发出一种超越生死的宁静与安详。从宗教角度看,这又是无比圣洁的。

  为了让大家不要去河里泡澡,扔尸体,印度当局操碎了心,邮局开始出售瓶装恒河『圣水』,一瓶『圣水』价格约为15至22卢比(约合人民币1.5至2.2元)不等。

  于经济发展而言,宗教的存在约束人的行为,温和、神圣、深邃,认为一切生命都是神圣的。 但是,也大大限制了人的现实欲望,人们不急于在这一生中兑现理想,反正生生死死无穷尽,修行并超越轮回,更有意义。所以,某种意义上的『懒』,也是普遍存在的。

  正如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指出了新教所倡导的精神世界帮助了美国的繁荣,今天印度教,其实给印度拖了后腿:虽然人口众多,但不太可能具有中国效率,每一个人都在完成自己的宗教修行,对于现实的享受和个人成功并不那么饥渴。

  新教的核心理念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关于财富:新教认为,财富本身没有善恶之分,关键在于财富是如何获得和如何使用的,手段要正当。

  关于时间:新教不允许消极无为、空耗时间,认为时间是无价之宝,损失时间就是损失为上帝增光的机会,浪费时间在原则上是最大的罪孽。

  关于职业:新教伦理笃信『自助者天助之』,倡导『恪尽职守、努力工作』的敬业精神。


    服务业与移动互联网,短期唯一出路

  著名的战略学教授迈克尔波特曾说,在现代全球经济下,繁荣是一个国家自己的选择,竞争力不再由自然条件决定,如果一国选择了有利于生产率增长的政策法律和制度,比如教育投入、基建投资、低税率小政府,它就选择了繁荣;如果一国允许破坏生产力政策存在,则选择了贫穷。

  这一次,印度政府选择繁荣。在《印度出了个邓小平》里我们谈到,金砖国家之一的印度,在莫迪总理的带领下,正努力踏入『黄金时代』。

  印度的潜力有多大?

  世界银行2016年GDP数据

  从GDP总量看,印度超越了俄罗斯,逼近英国。从人均看,如果印度人均产出稍稍再提高,总量上逼近中国并非不可能,毕竟很快人口基数要全球第一了。

  潜力诚然大,但是,总统的任期是有限的,莫迪上任后:

  产业:先后推出『印度制造』、『清洁印度』、『数字印度』等计划,从制造业、环境、互联网等多方面入手治理改造,推动印度经济的飞速增长。

  互联网:莫迪总理希望成为必须成为互联网世界的领导者,并提出的『数字印度』计划,从宽带基础设施、公共网络、电子政务、手机通讯、电子化服务等9大方面加大了举措,推动全国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

  军事:与美国结盟,印度得到了美国军工企业的全面加持。

  计划看起来都很牛逼,但是,现实很残酷。

  任期内大力发展工业是没有成果的。从莫迪任期角度考虑,唯一值得重金押宝出成果的,其实就是移动互联网:

  速度快:与工业基础设施不同,移动互联网的增速快,不必受制于过去的 网络基础差,直接跳过有线互联网,直接跨域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将大量农村人口纳入进来。

  用户有保证:印度人口在2015年已经达到13.1亿,根据预测将在2022年超越中国成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印度25岁以下的年轻人口有6亿,约占国家总人口的一半,35岁以下的占人口的三分之二。到2020年,印度人口的平均年龄将为29岁,而中国和美国的平均年龄为37岁,西欧为45岁,日本为48岁。从使用习惯上讲,年轻人是互联网用户的主力军。

  技术领先:印度人称霸硅谷恐怕是对此最好的解释。众所周知全球的『码农』中印度人起码占了半壁江山。印度大部分人口教育程度低,但是码农是全社会最骄傲的职业了,梦寐以求。

  行业周期:过去的十年,印度的手机用户从4000万激增到10亿,十年间25倍的增速,并且预计继续增加,其中智能手机2018年在印度销售预计是3.69亿台。

  互联网+服务业:人多,码农多。 在缺乏工业大量吸纳劳动人口的国家,印度只有提高服务业来实现GDP的跨越式发展。

  而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们,也早已开始了在印度市场的布局,『火力全开』追求最大市场增量:

  亚马逊:贝佐斯计划在印度投入数十亿美元,他希望印度成为亚马逊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

  阿里巴巴:投资了Snapdeal和迅速崛起的支付服务提供商Paytm Mobile Solutions,对后者的累计两笔投入已经达到9亿美元。

  Google:印度市场是『下一个十亿』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其Android系统占据了印度85%以上的智能手机市场,与中国市场碎片化状况不同,几乎所有印度销售的Android手机都预装了包括Google搜索、地图、应用商店等Google核心服务。

  苹果:在印度南部的海德巴拉建设了新的研发中心,专注于地图开发,在班加罗尔也将建设一处新的设施,专注于软件优化。

  其他大企业:德州仪器、甲骨文、微软和IBM在内,已经有多家美国大企业在印度建立了软件、芯片设计和产品研发中心,希望充分利用该国庞大的工程师资源。

  部分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印度投资


  印度市场的缺点与优点都非常明显,我们不能轻视印度崛起的可能,也不要高估印度的潜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福布斯》杂志的宏观经济预测认为印度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到2030年它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实际上,《福布斯》甚至认为就经济增长而言印度可能超过了中国的速度。这些预测是根据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作出的。过去两年,印度GDP一直以每年7%以上的速度增长。另一个对印度有利的因素是其谨慎的财政政策和干实业的宽松环境。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0月18日报道称,然而,一个更大的问题是GDP是否是决定一国人民福祉的有效衡量标准。印度正缓慢走出中国的阴影,这是事实,但将教育、医疗卫生服务、住房、环境等其他社会指标考虑进去时,会发现印度是落后的。

  在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本月公布的《2016年全球饥饿指数》排名中,印度在118个发展中国家中位列第97名。这凸显了印度普遍存在的饥饿状况的严重性。甚至连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国这样的国家,排名都高于印度。实际上,印度的排名在过去20多年里已从第83名滑落到第97名。《全球饥饿指数》的排名结果应该给印度敲响了警钟,如果它想要被认为是一个崛起中的世界大国的话,它就需要更关注与“所有方面的不平等(包括地区、种姓和性别)”相关的问题。

  该研究表明,“2016年底,印度约15%的人口营养不良,尽管与2009年的17%相比已有所下降。”该报告表明印度普遍存在的儿童消瘦和发育不良仍是一个严重问题。印度在《全球饥饿指数》中只得到28.5分,低于它的所有其他邻国,除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外。此外,“报告认为即便忍受饥饿的人以自1992年以来同样的比率下降,印度在2030年仍会得到‘中等’到‘令人惊慌的’饥饿分数。”中国,尽管其人口规模十分庞大,因“很低的饥饿水平率”一直在《全球饥饿指数》排名中位于第20名。

  报道称,相反的,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在贫困、教育、医疗卫生、住房等许多社会指标上都强于印度。这些结果表明单GDP一项不足以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实际上,与中国的任何比较都令人讨厌,因为他们在脱贫、提高教育标准、使其大多数公民获得医疗卫生服务方面都取得了非凡进展。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印度5岁以下儿童中有超过6100万因营养不良而发育不良。报告说缺少足够的食物是引起儿童死亡、营养不良及发育不良的主要因素。食物不够,再加上缺水、卫生条件差,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这些是导致儿童生病及患上痢疾等威胁生命疾病的主要原因。报告还说50%的营养不良不是由缺乏食物或日常饮食差引起的,而是由水质差、卫生条件差、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引起的。

  世界银行最近出版的《2016年贫困和共同繁荣:战胜不平等》表明印度各邦之间存在巨大悬殊。例如,印度两个人口最多邦(北方邦和比哈尔邦)的人均收入不到印度平均年度人均收入(1410美元)的1/4至1/3。调研发现印度是世界中等收入国家中最穷的。

  报道称,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今年10月3日在世行年度会议上说:“世界银行集团的使命是:结束极端贫困。”并表示自1990年以来10亿多人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的状况。他还特别提到中国,说中国因贸易及向全球竞争开放其国内的行业而在消除极端贫困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中国取得巨大进展的一个原因是它向外国投资开放了经济。外国投资使今天的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中心之一。

  就健康状况而言,联合国大会在其刊物《衡量188个国家与健康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对2015年全球疾病负担的基础分析》中,将印度,尽管其经济增长率很高,排在其调查覆盖的188个国家中的第143位。印度在医疗卫生方面的进展令人忧虑。在亚洲国家中,印度的排名远远落在新加坡(85分-第2名)后面,然后是日本(76分-第27名),韩国(73分-35名),马来西亚(69分-46名),印度尼西亚(60分-91名),中国(60分-92名),泰国(56分-112名),缅甸(46分-135名),菲律宾(50分-127名)。在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中,印度在达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最小。

  在教育领域,印度也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在使所有人获得素质教育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印度则需要在这方面投入巨资,因为印度人口中仍有大量人是文盲。

  在最近公布的2016年社会进步指数中,中国在143个国家中排名84,被纳入“中低级进步”类,印度则排名98,被纳入“低级社会进步”类。该研究考虑了下述各种指标:基本人类需求(营养、水、卫生、避难、个人安全),健康的基础(获得基本知识的途径,获得信息和通信的途径,身心健康、环境质量),机会(个人权利、个人自由、选择、容忍和包容,获得高等教育的途径),这些都是决定单个国家排名的重要指标。在涉及人类发展指数时,甚至连泰国、印尼、斯里兰卡、尼泊尔之类小国都比印度好得多。该报告推荐用对国家、社会和环境表现健全、整体的衡量标准来衡量成功和加速的进步。

  最近发表的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多达780万印度儿童在上学期间不得不自食其力,同时有8400万儿童没有去上学,这在享受到义务教育的儿童中占近20%,这些数据是《教育权利法》提供的。教育(特别是小学教育、尤其在农村地区)的质量极其糟糕,主要原因是缺乏好学校和训练有素的教师,基础设施差。值得指出的是印度没有一所高度教育机构进入了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学术机构名单。

  报道称,许多出名的国际组织的研究发现,单独一项GDP不足以衡量一个国家的进步。只有通过将教育、医疗之类其他人类发展指数——它们对衡量一国人民的幸福至关重要——考虑进去,才能算出一个国家取得的真正进步。在这方面,印度应该学习澳大利亚模式。澳大利亚还追踪教育和医疗保障的结果。

  正如2016年社会进步要务调查报告显示的,印度应该开始重视教育、医疗卫生服务连同经济增长之类重大问题。以社会进步为代价,只强调“增长”,只会使印度社会的不平等加剧。这就要求对教育和医疗卫生行业投入巨资。对印度而言,目前在GDP中约占1.14%的投资需要增加两倍才能在这些行业取得重大进展。最终,对印度总理莫迪的领导班子的评价将依据下述情况作出:他是否能够给数千万被剥夺了教育、医疗和住房利益的印度人的生活带来质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