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模式难破“美女”套路,集体走入死胡同?

2016-11-01 10:33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2016年上半年借着移动互联网红利,在火热的资本市场上,直播风口依旧。从YY、映客,熊猫TV,到BAT、360、陌陌等互联网巨头的纷纷杀入,有证劵分析师称,2016年直播市场规模达150亿,预计2020年将达600亿。然而,如此大的规模直播平台却面临着盈利的压力。传统的秀场直播在竞争日益加剧环境下危机重重。

  然而与国内视频直播市场火爆相比,美国移动直播应用鼻祖Meerkat却在前不久正式下线,其创始人发布了类似Snapchat的群聊视频应用Houseparty,开始发展基于亲友关系的视频群聊业务。

  直播经济的未来将走向哪里?面对门槛低、内容同质化、盈利模式单一的秀场模式,直播平台还有哪些发展路径?

  在直播中开发社交关系链

  被誉为美国移动直播应用领域的鼻祖Meerkat走红于去年的SXSW音乐节,一度成为2015年最热门的移动直播app之一,然而这个迅速走红的传奇故事却没能讲太久,终于在其诞生18个月之后走到了尽头。

  Meerkat所属母公司Lift On Air的CEO Ben Rubin(鲁宾)在其Twitter上宣布已将Meerkat从App Store下架,并称Meerkat团队没有解散,接下来会集中精力在新产品 Houseparty 上。

  Houseparty 是Meerka团队研发的一款多人视频聊天应用。The VerGE 上的数据显示,目前这款 Houseparty 已拥有百万用户。目前,Meerkat 的 Twitter 账号已变更为私人模式,官方网站也连接至 Houseparty 的主页。

  鲁宾希望Houseparty应用对用户来说不仅仅是像Skype那样的简单实用工具,而更是一个像Snapchat的休闲放松程序。这一理念促使Houseparty成为了一个包含许多聊天室的私人社区。

  不像Meerkat那样公开视频直播,Houseparty用户之间基于现有的朋友、家庭或是共同的兴趣相联系,其视频通话仅仅可以在一小群朋友之间进行。

  用户可以通过储存在手机通讯录里的电话号码添加朋友,也可以查找他们的用户名。一旦打开这个应用,你便可以随意进入聊天室和正在使用此应用的朋友进行视频聊天,每个聊天室最多只能容纳8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私人空间的视频直播。

  通过FaceTime或是Google Hangouts等群聊应用进行多人视频对话时需要提前预约,或是至少要协调一个统一的时间。

  相比之下,Houseparty的多人视频聊天应用更为随性,用户可以随时进入或者退出。

  事实上,Snapchat能够吸引人的关键也在于其所建立的私密关系。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帖子是公开的,但实际上用户有时仅仅希望在朋友之间显示自己的内容。

  此外,Houseparty还引入了Snapchat所拥有的公开发布以及私密发布可选功能。而当朋友的朋友进入视频聊天房间时,会显示相应的警告称“陌生人危险!”。

  早在Meerkat火爆时,就有用户表示,更喜欢家人以及朋友之间的私密性视频直播。

  更重要的是,鲁宾希望Houseparty能够成为一个规模化的社交网络,具备自己的商业模式。为了达到这一目的,Houseparty的创始团队将发展业务的重点首先放到了大学校园,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使用这款应用程序。鲁宾表示,这些年轻人会用聊天室作为朋友之间联系的纽带。

  当这些年轻人开始习惯这种热门事物之后,随即也能够吸引他们亲友的兴趣。同时,Houseparty创始团队也很高兴的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留存度令人满意。

  拥有流量的社区做直播离盈利更近?

  如果平台本来就有很多流量,那么做垂直领域的直播,盈利则更容易实现,全球最大的男同社交应用Blued就是典型代表。

  2016年1月,手握全球2700万用户的Blued开始商业化探索,同时上线了直播和移动营销(广告),两块业务都收到了不错的市场反响。虽然广告的营收也在以100%的月增长率上涨,但直播的发展速度更为惊人,其中直播和广告带来的营收比例为9:1。从2月份开始,Blued每月直播流水都达到数千万,公司也实现了盈利。

  直播上线后各项数据的持续向好,也使得多家投资机构开始接触Blued。今年“同志骄傲月”的第一天(6月1日),Blued宣布了C轮及C+轮共数亿元融资的消息。C轮融资由VentechChina领投,香港新世界集团、BAI和DCM跟投,C+轮由嘉御资本领投,中手游跟投。

  为何在多数直播App仍在烧钱的当下,Blued却能迅速实现盈利?“直播其实就是个流量游戏。如果平台本身就有流量,其实就是主播在依赖你。如果你本身没有流量,就要依赖主播来给你拉流量,那毫无疑问就要贴钱去做了。” Blued直播运营负责人储浩表示。

  对于Blued直播来说,一方面,由于目前社会状态下同志人群与直人之间有天然的区隔性,使得Blued在直播功能上线之初就建立了人群上的一道壁垒,且这一壁垒会长期存在。

  另一方面,其2700万的用户基础,不仅有效地解决了主播的来源问题,也为这些主播提供了现成的、精准度极高的观众。这些观众的主体为二三线城市中既需要娱乐出口,也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人群。

  据储浩称,Blued直播目前带宽成本仅占营收的15%~20%,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高出市场上其他直人泛娱乐直播软件20%以上。

  目前,在Blued数百万的日活中,直播业务能占到四成以上,高峰时期甚至可以达到一半。“一方面Blued主App给直播间带来了很多流量;另一方面,直播上线也让Blued的日活有很大的提升。目前周用户留存率基本能高出其他直播平均10个百分点。”储浩称。

  尽管如此,创始人耿乐认为,对于Blued而言,直播只是社交的一个维度,直播的内容会由目前的UGC(用户生产内容)转向PGC(专业生产内容),各个领域,比如综艺、教育、医疗行业会通过直播的形式进行用户的沉淀,增加用户的黏度和深度。

  投资人说:直播领域依然有创新机会

  自述人:联基金创始人邱浩

  目前在我看来,直播行业整体还处于秀场阶段。在PC上面秀场已经发展了很多年,在PC上的秀场排名第一是YY,后面像酷狗的直播秀场,基于PC的秀场,虽然围观还是在手机上围观,但是主体是基于PC的秀场。走到今天以映客为代表,映客花椒,YY出的ME,腾讯出的NOW这些都是手机的秀场。基本形式还是没有变,目前主流还是一个秀场模式,秀场就是一对多秀的状态。

  其中变化的是,一个是人群变化,原来PC上的秀场人群是偏二三线甚至三四线人群,是非主流人群,跟网游的人群非常接近,屌丝加上土豪。

  今天的手机市场进入一流的主流年轻人看秀场或者自己播自己,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变化,因此人群的量比以前大。但是它的形式还是一个秀场形式,不管那个人是原来唱个歌卖个笑,到现在我吃个饭,其实核心没有变化。

  今天来看,几乎所有的秀场都还没能完成社交的沉淀。所谓主播和土豪之间的关系沉淀现在也是沉浸在微信里,你给我打赏多少我给你加我的微信。这个沉淀不是在它的APP里面沉淀,如果没这样的一个沉淀的话,它的量永远最终是一个流量变现的过程,在PC时代这些直播其实是流量变现,本身不太具有沉淀流量的能力或者自我吸引流量的能力,这是为什么像YY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因为它作为一个语音工具起来本身有大量的用户群落,YY上的直播平台成为它的流量变现工具。

  所以靠买流量把流量变现,就是低买高卖的过程,像现在的直播平台如果没有社交沉淀的话,用户没有任何的忠诚度,今天我们玩映客,明天玩那个,最终还是一个流量变现。

  但投资机会依然有,我们也在关注。

  第一个,是垂直领域的直播,深度互动的交互方式。在一些比如影视类等垂直领域,可以利用直播产生变现和用户之间的互动等。比如51vv、以及我们投资的一家影视类的垂直直播,还有一个发展很不错的男同app blued。

  第二个机会就是我一直在看在期待,但是目前市场上尚未完全出现的——实时视频社交。可以想象一下,今天的社交无非是用微信、QQ、微博,那我们在这些社交平台上干什么?发消息、图片、评论图片,这三个行为都是非实时的。我们真正群众平时的社交行为是干什么?是要一起吃饭、聊天、唱卡拉OK或者看电影,而这样的行为,利用我们手机里的摄象头、麦克风、视频,以及我们背后整个基础设施,我们有可能模拟这一类刚才我讲到的社交行为。而且在我投资的几家企业里,无论是PC还是手机上,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一种行为出现。当然,要实现这样的平台,创业者也要思考两点,第一流量要进得来,第二流量要留得住。形成社交关系,形成人与人、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固定关系,这是一件最难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