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拉卡拉没有被二维码支付打败

2016-11-01 15:30 互联网金融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支付正在线下收单市场攻城略地,这看上去似乎侵入了移动支付老三、以线下收单业务为根基的拉卡拉的地盘。

拉卡拉此前正在筹备上市。10月11日,拉卡拉宣布正式改制为控股集团,集团架构拆分为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两大集团板块。拉卡拉支付集团已经进入上市辅导期,正在加紧IPO的步伐。

支付是拉卡拉所有业务的根基,目前收入占拉卡拉集团总收入的大约70%,未来也是拉卡拉开展金融业务的基础。可是,二维码支付是否正在动摇这个基础?

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的回答是否定的:“我们和支付宝、微信不是竞争关系。”10月28日下午,在拉卡拉位于中关村的北京总部,孙陶然回应。

拉卡拉的业务正面临重新调整和布局。2005年创业开始,一直到2014年7月之前,拉卡拉一直在专心做支付。2014年7月之后,拉卡拉的业务条线迅速丰富起来,涉及征信、贷款、理财、股权众筹、保险、电商、银行服务等。现在,拉卡拉的打法要进一步升级。

支付有升有降

所有打法的根基都在支付,现在支付正面临调整。

拉卡拉的支付业务分两大块:企业支付和个人支付。据拉卡拉公布的官方数字,在企业支付方面,拉卡拉在全国有数百万台POS机分布在便利店和超市,交易量排在银联商务和通联支付后面,位居全国第三,还有跨境支付和在线支付的业务。其中,百万量级的POS机是核心。在个人支付方面,有遍及全国便利店的自助终端,还有刷卡器、智能手环等支付硬件,以及APP拉卡拉钱包。

10月19日,新京报报道认为,拉卡拉在线下的业务受到了二维码支付的冲击。依据是: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商户们使用拉卡拉POS机的情况,在走访的12家店中,有4家使用的是拉卡拉的POS机,支付宝、微信二维码的线下推广已经抢占了拉卡拉原有的“蛋糕”。同时,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地区多家拉卡拉小店、特约商户,多位店员对记者表示,目前仍然有人使用拉卡拉便民终端,但数量跟前几年相比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孙陶然向网易科技回应,拉卡拉是线下收单市场(就是在线下布POS机)份额的老三,根据2016年初拉卡拉公布数据,POS服务商户数量为260万,艾瑞发布《2016年中国银行卡收单行业研究报告》指出,截止2015年年末,我国互联网POS机有2282.1万台。此前《新京报》报道,有记者走访的12家商户当中,有4家使用拉卡拉的POS机,横向对比可看出,《新京报》给出的调查数据,拉卡拉POS占比远高于拉卡拉公布数据,且《新京报》引用数据样本量过低,并不能说明拉卡拉pos实际市场占有量。另外,拉卡拉的便民终端现在在拉卡拉的整个支付业务当中只占很小的比例。

根据网易科技的观察,支付宝和微信的线下收单,有相当一部分原来并不是用刷卡支付的,而是用现金支付,比如菜市场和一些街头小店。拉卡拉和微信、支付宝业务重合的地方在于一些之前就用POS机的商户。这些商户,根据网易科技的观察,有一部分确实正在更换智能POS机。但是在使用当中,有一些个人小额支付,商户是让顾客直接扫店里贴的二维码的纸或塑料牌,这部分支付不经过POS机,对POS机上的支付有分流。有一部分商户是打开POS机上的二维码让顾客扫,这部分支付经过POS机。

孙陶然所说的“不存在竞争关系”,指的是后者,即这部分在POS机上刷二维码进行的支付,在这种情况下,拉卡拉和微信、支付宝实际上是各司其职,扮演不同的角色。

说二维码支付对拉卡拉的线下收单完全没有分流,应当并不客观。但是,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拉卡拉在线下收单的市场份额,目前还不确定。因为拉卡拉去年9月推出了智能POS机,智能POS机不仅会替代拉卡拉原来在小微商户铺设的传统POS机,而且目前看起来正在向高端市场拓展——而这原来主要是银联商务的市场,如果这部分市场迅速拓展,这可能使得拉卡拉未来的市场与之前大为不同。

孙陶然披露,过去拉卡拉的线下POS机收单业务主要在银联商务不做的小微商户,高端商户主要是银联商务的市场。可是,由于拉卡拉的智能POS机进入市场较早,现在一些重量级的商户正在成为拉卡拉的用户。

所谓智能POS机,不仅可以帮助商户完成刷卡收钱的业务,还可以为商户提供贷款、理财、客户管理等服务,多了许多功能,这是未来的趋势。目前有不少企业正在这个市场上竞争,根据艾瑞的报告,智能POS机正在以每年100%的速度增长。

孙陶然对拉卡拉智能POS机的力挺溢于言表:“在智能POS机的市场上,拉卡拉就是五年前的苹果,我们发明了智能POS机,我们会重新定义这个市场,成为这个市场的标准。”

孙陶然向网易科技透露,拉卡拉目前掌握的数字,拉卡拉的智能POS机占目前所有智能POS机的60%—70%,这个数据来源于POS机的生产厂商——拉卡拉采购了生产厂商POS机的60%—70%,目前已经有大概百万台的数量级,而且这个数量正在以每天8000台左右的速度递增。

有升有降,拉卡拉的支付市场最终会有怎样的数量和格局调整,目前还缺乏具体的数字。

外部可以看到的信号是,多位银联前高管加入拉卡拉。这其中包括:中国银联前总裁助理舒世忠、银联原核心骨干肖波、袁晓寒等人。孙陶然的判断是,未来3-5年之内,所有的POS机必将更换为互联网+POS。孙陶然对内的要求是三五年之内拿下这个市场,“三年是卓越,五年是优秀,五年拿不下,这个业务就不由你来做了。”

手环推进缓慢

个人支付业务瘸腿,是孙陶然一直担心的。他在去年11月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表示,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虽然位居第三,但是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差距太大。之前他认为,拉卡拉在个人支付上还有一个机会,是“手环”。但是,目前看来,拉卡拉手环进展比较缓慢,“实际上我们对手环的进展并不满意。”他说。

去年9月,拉卡拉推出考拉手环,可以支持公交、地铁刷卡,还可以绑定食堂饭卡、住宅门禁卡等电子卡,并且内置中银通电子现金卡可在全国670万个支持闪付功能的终端上完成消费。

拉卡拉手环选择的刚需场景,是公交地铁的充值和刷卡。设想中,如果人们可以用拉卡拉手环给公交和地铁充值、刷卡,就可以省去排队充值、买票的麻烦,也不用每次都在包里找卡,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在公交地铁这个场景中站稳,拉卡拉将会有大批个人用户,还可以延伸更多的金融服务。

彼时,二维码支付和近场支付的发展趋势还不是十分明晰,孙陶然认为手环是移动支付的终极解决方案,其比二维码支付更为安全。

但是,一年过去,拉卡拉手环的推进却显得比较缓慢。一个让拉卡拉感到骄傲的数字是,拉卡拉手环签下了全国所有主要城市的公交地铁,能够覆盖全国80%的公交地铁人群。因为每个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都不一样,需要一一对接,甚至有一个城市,对接用了三年,但这些城市整合好后,将会是国内鲜有的资源。

与此同时,拉卡拉并没有完全放弃对手环的期许,一旦所有主要城市的公交地铁都可以用拉卡拉手环进行充值和刷卡,这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还有待时间检验。

好在,手环并不是拉卡拉个人支付的全部,还有APP拉卡拉钱包。孙陶然透露,目前拉卡拉钱包的月活是500万。这是什么概念?他解释:“一般来说,月活100万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银行了。”

构建拉卡拉帝国

支付之外,拉卡拉目前的业务条线迅速增加。孙陶然将此视为拉卡拉超过十年数据积累之后的“爆发”。

“拉卡拉支付集团”,主要业务包括收单业务、支付手环、积分、考拉征信、联信证券(与联想合资)、消费金融公司,未来还有可能申请民营银行牌照。

“考拉金服集团”的金服板块包括拉卡拉北司、天津的互联网资产交易中心、广州的融资租赁公司、北京的中北联企业评级公司等一系列公司。

“我们现在已经拿到了金融牌照20多张,所以拉卡拉控股正向全牌照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体方向发展。”孙陶然总结,获得海量用户和海量数据之后,“我们为用户的服务是全方位的,不仅是支付、借款、还有理财。所以我们必须让自己成为一个全牌照的综合性的金融服务公司,才能留住我们的用户,并且更好的服务好我们的用户。”

在支付之外的业务当中,互联网小贷已经成为拉卡拉盈利的一个主要部分,其收入占拉卡拉所有收入的大约20%。孙陶然透露,考拉金服在今年10月10日当天,一天的贷款超过了1亿元。

“我们的资金其实是分成几方面的,一方面是我们的自有资金。另外一方面我们和银行联合放贷。中国邮储银行下面有一个中邮消费金融公司,拉卡拉是它第四大股东,我们和它也有很多的联合放贷的合作。我们和很多银行也有这方面的合作。我们的余额现在应该是80亿,每个月都在增长。这个数据应该在市场里面排到很靠前了。”孙陶然介绍。

整体而言,拉卡拉拿出的数据令人感到“惊艳”。拉卡拉承诺,今年整体税后利润要达到4.5亿元,孙陶然预计今年年底拉卡拉整体利润应该会超过6亿元。这个数字在去年是1.26亿元。

孙陶然解释,拉卡拉利润增长如此迅猛的原因是:

去年1—6月份每个月都是亏损的,只不过亏损越来越少,6月份达到盈亏平衡,7月份开始挣钱。下半年挣的钱把上半年的亏损都填进去之后,拉卡拉挣了1.26亿元。

今年的1月份相当于去年的第13个月,从今年的1月份开始的收入和利润就比去年12月高,之后每月都比前一个月高。按照去年12月份当月的收入和利润水平简单的乘以12,拉卡拉今年就可以有3个多亿将近4个亿的利润。如果算上增长,今年做到6个亿,包括明年再翻一倍都是很正常的。

拉卡拉帝国的构建还在继续,孙陶然用“共生系统”来概括这个体系。实际上,就是给所有业务条线充分的自由,由竞争来决定资源投向谁,而不是人为设计。

“我们能不能成功,关键在人才,关键在每个业务板块能不能找到合适的领军人物。”孙陶然说。寻觅良将,几乎是他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