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凭什么这么牛?真相是......它是个破坏性极强的熊孩子!

2016-11-01 18:12 文化艺术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皮埃罗·斯加鲁菲是硅谷观察家,著有《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被誉为硅谷精神的布道师,在欧洲、美洲、亚洲等多个国家对硅谷精神进行传播,并为欧洲、中国的一些公司提供相关咨询。

  一、今天的硅谷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讲:硅谷是如何从1950年的一无所有,变成今天的全球创新核爆地。

  在全球互联网市值最大的公司中,前五名硅谷占据三家。硅谷的个人收入也非常高,在福布斯百万富翁的资本净值城市排名中,硅谷所在的帕罗奥图市排在第七名,而前六位的城市,都是人口众多的超大型城市。旧金山人口不到一百万,而帕罗奥图市只有五万人,却有这么多的百万富翁、亿万富豪聚集在这样很小的市镇上。麻省理工大学的一份“2016年最具智慧公司数量的排名”,中国排名第五,如果硅谷单独出来排名,可以排到第九。

  二、半个世纪前的硅谷

  我们回顾一下1950年,所有的资本都在欧洲。当时斯坦福大学还是非常小的学校,重量级的大学都是美国东岸的麻省理工、哈佛等。所有大名鼎鼎的实验室都在国外,大部分诺贝尔奖的得主来自英国和德国,晶体管和电脑都是在东岸和欧洲发明。

  在1950年,很难预料到当时的硅谷能够在今天的科技和资本上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我写了《硅谷百年史》,今天如果写一本关于什么扎克伯格、乔布斯或者微软的书不太难,但是写一本说明硅谷现象的书还是挺难的。

  三、实际上,硅谷什么都没有发明

  先说一个简单的事实:实际上硅谷从来没有发明过什么东西。所有人想到硅谷,会认为硅谷会发明了什么东西,但我们熟悉的很多东西都不是硅谷发明的,电脑是在英国发明的,晶体管是在新泽西,万维网是在瑞士,AI(人工智能)是在波士顿。这些东西都与硅谷高强度相关,但是没有一个是在硅谷发明的。

  那硅谷对科技做了什么呢?

  硅谷实际上不擅长发明科技,而是在“破坏”科技。破坏性的特征,使硅谷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因为破坏比发明还要重要。

  四、硅谷的核心精神是“破坏”

  为什么破坏性的现象会发生在硅谷呢?

  比如像音乐家、艺术家、游行抗议的人员或者一些运动和小公司,它们远远比大公司和政府更具有破坏力,在1950年的硅谷,政府、大公司、大学并不是举足轻重的。

  看看一些重要科技从发明到形成改变社会浪潮的演化过程与路径,如今天AI(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的技术,我们通常听到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因为缺失了对破坏方面的讨论。

  当年的硅谷是不毛之地

  如果你1970年走在纽约大街上,不会想到科技,会想到的是一些疯子:疯狂的艺术家、疯狂的音乐家、疯狂的政客,非常具有破坏力。科技来到硅谷之前,硅谷已经非常有破坏力了,当科技来到硅谷之后,硅谷依旧有着强大的破坏性。

  硅谷为什么这么有活力?是因为来自全世界受教育的年轻人都愿意蜂拥到这样的地区。他们被什么吸引呢?不是被技术,而是被破坏式的思维所吸引的。我们今天看到拉里·佩奇、扎克伯格、乔布斯都非常富有,但是真正硅谷最多数的是哪些人呢?应该说是在车库里拼命干活的年轻人。

  玩电脑的人和玩摇滚乐的人穿着打扮是一样的,就是他们发明了在桌面上使用的电脑,正是基于当年他们的基础性研究,才有了今天的PC机和手机。这些人要通过技术手段改变世界,这是他们的初衷,最后确实也改变了世界。

  笔记侠注:易宝支付副总裁余晨通过漫长的观察,感叹的不是硅谷的技术和创新,而是人文精神和思维模式,这些才是硅谷的精髓。终究而言,硅谷不是一个地点,而是一种思维方式。

  五、大公司不是硅谷的全部

  我们看当年的硅谷是不毛之地,现在却有不少名声显赫的公司。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硅谷并不是关于技术的,而是关于社会的。这个社会的思潮是不一样的,最初他们考虑的是艺术和诗歌,后来又用这种不同的思路来思考科技。大家总会搞错,一提及硅谷,就想到苹果、谷歌这样的公司,那些不是全部。

  我的一位朋友在苹果的多媒体实验室工作,他是硅谷当地很有影响力的一位作家,他正在研究他的时光机。

  我们问他你为什么要研究时光机呢?

  他回答说谁又不想要一个时光机呢?

  这就是硅谷的精神,它们首先是想人们想要什么,而不是先去想赚一百万、一千万。这个就是“破坏式的思维”发挥作用的地方,而不光是技术。这个视角也在大学里得到一些重视,斯坦福大学着力打造T型人才,T型人才的学识既专又广。

  跨领域的这种思维能力是被大学所重视的,硅谷更是具有这样的思维能力。

  因此我跨界研究过摇滚乐、人工智能、爵士乐和大脑科学。早在1987年,我就在旧金山开始组织科学与艺术相融合的活动,这类活动现在在美国多个地方都有所举办。两年前我开始策划每年一度的L.A.S.T(Life生活, Art艺术, Science科学, Technology技术) 节,这些都是硅谷成功基因的一部分,而不仅仅只是技术。

  表面上看,硅谷模式是“政府+大学+风投机构”,但这些特别容易被模仿和复制,因此世界很多国家和城市都借鉴和模仿了这样一套东西。但如果只是做到这些,根本无法做出第二个硅谷。

  六、从开源运动,看未来趋势

  我非常看好的一个东西就是开源的运动,我更愿意跟你谈论开源,而不是新的苹果手机。新的苹果手机一点都不硅谷,因为它们都在是台湾和中国内地生产的。

  如果想预判未来的趋势,我不会看苹果和谷歌,我会到开源的平台上看它们到底在干什么。

  GitHub是最大的开源分享网站,这个平台上很多年轻人创造或者写一些软件、脚本或者硬件,然后免费发布。在GitHub上,有一百万人愿意免费做这样看起来很“傻”的事,是这些人告诉我未来趋势在哪里。三到四年以前,开源分享网站上讨论的是VR,而不是人工智能,所以Facebook收购了Oculus;后来才是人工智能,因此谷歌又收购了阿尔法狗的研发团队。在这个论坛上,未来的趋势是如此明显。

  七、技术是社会的一部分,

  硅谷模式不能照搬

  所以我跟大家说一下结论:技术所依托的社会非常重要。

  技术是社会的一部分,像硅谷存在破坏性的特性,是在技术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互联网最初是美国用来对抗苏联的,而到了硅谷,已经把互联网用于与最初想法完全不一样的目的,硅谷就是做这样一件事:把一个东西拿过来,然后把它彻底完全地用于不同的目的。

  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那些想模仿硅谷的例子,成功了吗?

  当然没有,因为社会不一样。

  我最喜欢举的例子是日本。日本是一个完全与众不同的社会,它也从来没有想模仿硅谷,但日本这方面也做得很成功。像CD、随身听、数码相机、二维码等都是日本人发明的,所以硅谷的创新模式不是唯一的一种。

  我在中国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复制硅谷的模式吗?我的答案是当然不行,因为社会不同。我来中国很多次,像上海离杭州如此近,但是它们之间又是非常不同的社会。记得我在北京时,有人问我“能在北京复制硅谷吗?”我反问他“能在硅谷复制北京吗?”当然是不行的。

  那我们能够从硅谷学到什么样的经验呢?

  八、深圳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硅谷

  硅谷离权力中心非常远,很多人问我北京、硅谷有什么异同?当然不一样,因为北京是以权力为中心,北京肯定不能成为硅谷。离权力中心远,为什么是一种优势呢?我们看看施乐实验室和SRI实验室,施乐当时是被东岸资金援助的,SRI是有着军方资金支持的。它们两个都远离自己的扶持机构,非常自由,这是很关键的一点。

  如果你让我说一个在硅谷当地出生的好朋友的名字,我还真说不上来。大家要么是来自美国其它地方,要么来自中国、印度等其它国家,他们的贡献相当的大。这些移民们成立了初创型的公司,不同的文化互相碰撞,产生了很多破坏性的现象。

  大家现在想一想我的问题,中国哪一个城市更像硅谷?深圳。因为远离权力中心。发明创新并不只是关于科技,数千年以前是西方在模仿中国。

  古人有什么特性呢?杜甫、李白这些人是一个复合体,他们又是知识分子,又是发明家又是诗人,又是艺术家。数千年以前,中国就有了T型人才,中国就在破坏性地影响世界。

  九、大公司引领时代潮流

  硅谷非常擅长创造一些世界性的品牌,为什么世界性的品牌这么重要?

  • 人工智能已经大约有60年的历史了,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谈人工智能?因为谷歌创造阿尔法狗;

  • VR(虚拟现实)至少有30年的历史了,为什么我们在2016年还谈论它?因为Facebook收购了Oculus;

  • 智能手机早就存在了,但在苹果推出iPhone之后,智能手机才真正引起了人们的议论。

  一些品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公司的行为,决定了我们今天到底聊点什么。打造这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品牌,是硅谷所擅长的。

  最后一点:不要忘记历史。很多人总是问我:今天的硅谷和明天的硅谷,其实,大家更应了解的是过去的硅谷。如果不以古鉴今,你不会理解今天的硅谷为什么会出现苹果、谷歌这样的公司。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希望大家能重视这段历史,并学会从中汲取养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