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查之下网络订餐乱象为何依然频现?

2016-11-02 09:06 在线教育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对网络订餐平台开展巡查和专项整治。10月1日实施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与新食品安全法呼应,对网络食品交易各方法律责任和义务进行了严格规定。

  但是,“新华视点”记者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调查发现,严查之下,一些商家以模糊证照字迹的方法瞒天过海,“幽灵餐厅”、超范围经营等问题仍然频现。

  新规之下营业执照造假花样翻新

  网络食品安全查处办法规定,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交易的食品经营者在其经营活动主页面显著位置公示其食品经营许可证时,相关信息应当真实、准确、画面清晰,容易辨识。但记者登录各大主流网络订餐平台和实地探访发现,新规之下,一些商家以花样翻新的造假伎俩逃避监管。

  --以店铺实景图片代替证照。在百度外卖和美团平台上,标明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建国西路641号的“南京汤包馆麻辣烫”、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附近的“满香园餐馆”、长椿街30-3号的“那年小馆”、达智桥胡同6号的“食尚客”等店铺,在商家详情中没有公示经营证照,有的仅附有3张餐馆内外实景照片;地址标示为广州市中山六路100号的“飘香麻辣烫”、中山八路10号的“千里香混沌王”等店铺,仅公示一张营业执照,没有许可证。

  --模糊证件蒙蔽消费者。在百度外卖平台,北京、上海、广州一些已经公示经营证照和商户实景的餐户,却只能看到分辨率很低的小照片,无法点击放大。在美团外卖上,名为“食尚客”“赛百味(庄胜崇光店)”“同乐居家常菜”等店铺,公示的餐饮服务许可证图片字迹模糊不清,还不能放大。

  在“饿了么”上,记者看到一家名为“大胡子先生”的商家,其公示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字迹完全无法看清,且不能放大查阅。该商家的登记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顺河三巷10号,记者根据地址实地走访发现,该地址并没有这家餐馆在经营。根据用户提供的评论信息和商家上传实景图片,记者发现该商家实际经营位置,是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12号院附近的一家名为“巫山烤鱼”的餐馆。

  --许可证过期仍然照常营业。记者在美团外卖上发现,一家名为“麻辣诱惑(汉光店)”的店铺餐饮服务许可证早在今年6月就已经过期。“饿了么”平台上一家名为“赛百味”的店铺去年12月就已过期。百度外卖一家名为“京味斋”的店铺,其公示的餐饮服务许可证截止日期为今年8月1日,营业执照年度检验情况也是只到2012年度。位于北京西单北大街133号的“CoCo都可”店铺,营业执照和许可证有效截止日期均为今年9月24日。但截至10月20日,记者发现,这些店铺依然在平台上营业,其中“京味斋”月售2710份,“CoCo都可”月售991份。

  专家指出,按照法规,持过期的许可证经营等同于无证经营。

  “幽灵餐厅”和超范围经营问题依然突出

  除了新规之下的新问题,记者发现,一些过去曾被查处的网络订餐老问题依然普遍存在。

  公示地址与实际经营场所不符的“幽灵餐馆”屡见不鲜。百度外卖上一家名为“粉滋源”的店铺,公示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大柳树路13号。但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里确实有家商铺,但不仅没有挂出任何店名牌匾,也没有在餐厅明显位置挂出营业执照。记者查阅这家商户的评论发现,近几个月来,有数位顾客留言表示送上门的外卖食品味道不对,吃了以后出现拉肚子等症状。

  此外,不少商家还在超范围经营。百度外卖上一家名为“楚将军旗舰店”的大闸蟹商家,“8只全母,全网首发,限时特价秒杀”等商家介绍字样格外醒目。但记者查阅发现,该商家食品流通许可证上经营范围为“零售预包装食品、乳制品”,而大闸蟹是属于生鲜类的活体水产品,并不在其经营许可范围内。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商家玩猫鼠游戏,每次媒体曝光后,网络订餐平台便将无证照商家下架,可没过多久,新的类似问题又重新出现,周而复始。

  曾被曝光过有多个无证照餐饮店的上海市宝山区方正路,这里的餐饮店大多只有几平方米。当时这条街上的“菜饭骨头汤”“葵姨瓦煲饭”“正宗四川麻辣烫”等商户在“饿了么”平台标识的地址和证照,一律写的是“上海市长宁区仙霞新村街道茅台路462号”。而事实上,两个地址相差30公里。而如今,记者发现,除“正宗四川麻辣烫”被下架外,“菜饭骨头汤”仍使用这一地址,“葵姨瓦煲饭”则未公示新的证照。

  北京食药监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光百度、美团、“饿了么”、到家美食会四大网络订餐平台共有北京地区店铺5.8万家。相比实体餐饮,网络订餐交易环节复杂,交易链条长,容易给不法分子掺假使杂提供更多机会,也给职能部门的监管带来更大的难度,而且餐饮生产的随意性给监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订餐平台对商家并非没有治理能力,应收紧审核关口

  虽然查处办法要求入网餐饮生产经营者必须亮证公示,但是不少商家公示的证照模糊,订餐平台甚至设置了不能放大的功能,使公示沦为摆设。

  对于公众质疑,美团、饿了么对记者表示不予置评。而百度外卖平台依然声称,其自成立伊始就已要求所有入驻商家必须亮证公示,还设置了品控部门不断审查商户资质,从源头把控质量。

  记者调查发现,网络订餐平台对商家并非没有治理能力,技术上也可以实现,但操作中却进展缓慢,甚至有的网络订餐平台间形成“逆竞争”:这家平台刚清理门户,那家平台就照单全收,导致“谁清理谁吃亏”。

  专家认为,今年以来相关管理部门屡出重拳,但网络订餐平台上黑作坊猖獗依旧,一个重要原因是板子没有打到平台上。

  “黑作坊能成群上网,源头在线下但根子在平台。”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认为,无证照商家不是新出现的,但是网络订餐平台的出现让无证照商家的数量迅速扩大。网络订餐乱象之所以频现,一是平台把关不严,一味追求规模;二是平台投入不足,管理人手有限;三是平台运营不当,有的地方生产经营者与平台管理者是同一伙人,存在“监守自盗”隐患。

  上海市食药监局局长阎祖强说,从准入到送餐,应该有一套完整的质量体系和行业标准。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表示,对网络订餐平台的监管,应该收紧审核关口,从源头端过滤黑店。这些工作有待食药监、网信、工信等部门主动作为、联合发力、除恶务尽,更有待于网络订餐平台和线下餐饮企业忠实履行食品安全主体责任的法律义务。(记者周科、乌梦达、周琳、胡喆、李劲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