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联资本医疗投资10年成绩单:投资50+项目,以顶尖企业构建行业生态

谭宵寒 2016-11-02 13:33 新三板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问,医疗投资为什么这么火?墙里的人笑而不语,墙外的人忙而不迭。

国内第一波医疗投资热从2008年左右开始。当时的市场释放着“国家要在医疗市场投下几万亿”的信号,医改将至成为心照不宣的共识,建银国际、中信、君联资本启明创投……这些如今已在医疗健康领域形成庞大产业链布局的投资机构也正是在那一时期率先入场,算起来,已近10年。

这10年,整个医疗投资行业也与从前大不一样。政策性机会接连凸显、社会需求持续增长、技术浪潮不断翻涌,长久的上升与积累,医疗健康早已成为机构投资组合的重要领域,且重要程度继续加强。

中国GDP增长已进入个位数时代,但医疗市场依旧保持着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而这种成长性也足以支撑投资回报率的继续增长。投资行业也由此呈现出新的特点:1.综合型基金设立专业行业投资团队;2.综合型投资机构设立专项行业投资基金;3.出现了专注细分行业领域的投资机构。

这些特点也体现在君联资本的医疗投资发展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2007年开启,当年3月,君联资本投资康龙化成,完成了医疗行业的首投,第二阶段,2010年医疗团队基本组建完成,在综合性基金中成立起专业的医疗小组,进行行业系统布局,综合性基金中第四期、第五期、第六期美元基金,第一期、第二期人民币基金陆续加大医疗投资比重;第三阶段,2015年9月君联资本成立了医疗专项基金,基金存续期为10年,开始新一阶段的医疗投资探索。在这十年间,君联医疗团队已投资50+项目,多个项目通过IPO或并购退出,在器械、医药、医疗服务、诊断等方面的投资布局日渐完善。

走向医疗:外包领域从IT向医疗的迁移

君联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倒有几分传承的兴味。早在2007年前,依托联想系背景,君联资本对IT服务外包领域已有较深认识,并开始将方法论横向迁移,医疗外包服务正是其选中的方向之一。“君联资本医疗投资的发展建立在过去多年积累与投资团队的逐渐成熟之上,包括早期和成长期经验的积累、品牌的积累、医疗服务投资的积累。”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欧阳翔宇介绍说。

君联资本在医疗健康的投资也由此渐次开启,投资领域从医疗服务到生物医药、基因诊断、医疗器械,投资项目从2007年的第一个到2015年9月的30+。当然,君联快速发展的背景是,整个行业也在加速更新,外在环境的调整与内部专业投资团队的壮大也由此催生了君联资本的医疗专项基金。

关于成立专项基金,欧阳翔宇介绍说,早在6年前就已有初步的构想和内部沟通。国外研究报告表明,早期风险投资基金实际上是有规模限制的,一旦超过5亿美金,决策效率下降、回报率下降,通过专业化的通道发展专业化基金是必然路径。

直到2015年,团队的成熟、品牌的建立、市场的发展、LP的认可,早已制定好的投资策略水到渠成。今年2月,君联资本医疗专项基金分别完成了美元及人民币的基金募集。

成立专项基金后,各项优势也逐渐显现。首先,决策效率提高,整个决策团队在前期关于项目行业信息、投资策略等方面就已充分交流,加快决策节奏;第二,吸引拥有专业医疗背景和资源的LP,在为基金提供资金之外,提供更多的行业价值,增强协同性;第三,为人才的引进和专业团队发展提供更大平台。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蔡大庆补充说,“君联资本医疗专项基金的设立能够让人事权、经营权更加灵活,最大限度授予决策权以及最大程度提高分配激励。”

医疗投资的黄金领域和泡沫领域

专者愈专,成立专项基金也能够让机构在不同细分方向愈加专注。2008年-2010年,是君联资本从服务外包切入医疗服务领域的延展期,康龙化成、金域检验、一心堂、美中宜和都是那一时间的代表项目。此后,又从服务领域向技术领域拓展,在不同领域也形成了不同的投资策略。

在医疗服务领域,锁定医疗服务消费需求、公立服务体系改革、支付方需求三大投资主题。在消费需求主题下,布局重点疾病谱与病种变化,立足中产阶级需求,谋篇重点专科连锁;在公立服务体系改革主题下,力求运营效率提升,寻找公立医院外包服务、分级诊疗下的基层医疗、新技术应用的机会;在支付方需求主题下,重点布局医保费用管控与商业保险服务等领域。先后完成了对亚心医院、德济医院、爱耳时代、雅恩教育、强森医疗、盖睿科技、瑞华心康等项目的投资。

在医疗器械领域,君联资本已投资了瑞奇、澳华、康达国际医疗等企业,提出了器械企业的“要么唯一,要么第一”的投资理论。即在研发阶段,求专业化,找唯一;在市场化阶段,求平台化,找第一。

此外,医药领域也存在着诸多机会,技术的不断升级,国际合作“带进来”与“走出去”的模式创新,平台化转型,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及措施,都为创新药带来利好消息。君联相对较早地在创新药领域大胆布局,投资了信达生物、珅奥基、瑞博、派格、和美等一系列优质企业。这些企业在单抗、小核酸天然植物药、小分子药物领域都有着很高的市场地位和核心技术优势。

至于市场热议的新药投资是否存在泡沫?蔡大庆解释说,市场上不同人对价值判断的标准不同,是否存在泡沫要从更长远的周期来看,“分析市场是否存在泡沫要考虑现今新药市场的供求关系,以及供求矛盾是否能够平安地化解掉,供求矛盾以及高估值能够持续的时间,从而将时间拉长如今的节点是否是估值高地。”

而从现今市场情况来看,市场依旧存在着几大利好消息:一是国家产业政策鼓励技术创新的新药;二是在生物医药领域相对空白的方向,国外公司正强力投入,行业顶尖药企在获得新的行业突破方面也有更大的赢面,资金聚涌到这些企业和领域其实也是市场的理性选择。

在三大体系下,君联资本在基因技术,诊断等细分方向也多有建树,同时围绕中国的健康产业发展的疾病谱,重点布局了心脑血管疾病、肿瘤、妇产科等细分领域,此外,也密切关注医疗与互联网相结合,寻找“医疗+互联网”项目,从种子期到A轮、B轮、C轮,在各个领域内都投出了具有行业影响力的项目。

以顶尖企业构建生态

经过十年积累,君联资本投资的这50余家企业也已渐渐形成体系,形成产业链、价值链和资本链的“三链协同”。这也恰反映出其发展之初的布局路径:瞄准每一个细分领域的顶尖企业,以顶尖企业构建行业生态。

欧阳翔宇举例说,在诊断领域,君联资本投资了国内最大的第三方医学检验中心金域检验,遍布全国20多个省级中心,覆盖10000余家医院。围绕其上游可以投资诊断耗材类公司,如此即可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其一,从前瞻性来看,可以更早了解前沿市场需求;第二,当新技术出现,是否会满足市场需要,可以通过交叉印证;其三,与上下游企业形成资源和行业互补,比如组织联想系诊断类项目,进行行业研讨。“作为投资机构,组织行业进行行业观察、企业观察,可从中挖掘投资机会,也可为被投企业提供业务的协同。”

甚至,未来的协同效应也将体现在一家被投企业并购另一家被投企业上。而并购,是医疗企业发展的重要一环。医疗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并购成为其扩张的基本路径,而非扩充产品。同样,对投资机构来说,这也是退出的重要渠道。

现今,君联资本投资的50多个项目中,明德生物贝瑞和康、凯因科技、康达国际等多个企业已进入上市通道,一心堂通过上市退出,滇虹药业、美中宜和、PHARMARON等则通过并购退出。提起医疗投资长周期带来的投资风险,欧阳翔宇表达了不同的观点,相比其它行业,医疗行业有监管壁垒,任何一个器械、诊断、药品都需要通过CFDA认证,拥有了认证也就拥有了一定的市场价值,也就拥有被并购的可能,如果继续独立发展,也有上市的可能。“行业内经常提到医疗投资持有时间过长,但事实上,投资医疗项目退出的节点非常多。”欧阳翔宇总结说。

(来源:投资界 谭宵寒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