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CEO”王凯歆说公司没破产 要起诉媒体索赔

2016-11-03 08:15 创业服务 来源:思达派 查看原文

“17岁CEO”王凯歆说公司没破产 要起诉媒体索赔

A轮融资后,盲目扩张了公司规模,最高时有百来号员工,招了很多不适合公司发展也不能够创造价值的人,这也是(“神奇百货”发展的)拐点。我又不太会管理,没有协调好,另外我们做的事情太多,一下子精力太分散了,不够专注。刚过去的10月,对王凯歆来说是一个“终结”。王凯歆的成名肇始于年初的一档真人秀节目。17岁的她以一身“二次元”装扮登台,她和她面向年轻消费者的电商购物平台“神奇百货”受到投资人的青睐,得到1500万元的A轮融资。

在异乡深圳只身度过18岁生日时,已是8月。王凯歆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成年礼”———B轮投资。相反,她的“神奇百货”已连续数月被负面消息笼罩:数据造假、非法解雇员工等传闻甚嚣尘上,公司经营形势似乎每况愈下;到了10月,她的公司再次爆出公司员工全部被清退的消息。随后,有用户发现“神奇百货”购物软件内容被清空,官网也已无法登录。

“神奇少女”跌落神坛似成定论。

此前的几个月,素来以高调示人的王凯歆保持了沉默。10月的最后一天,王凯歆终于露面,接受南都记者专访。

关于“神奇百货”的种种传闻未止,仍有细节尚待厘清,王凯歆似乎已准备往前看。18岁的她到底还能否续写“传奇”,时间将会给出最终答案。

否认破产:“神奇百货”不是破产是主动抛弃

“神奇百货只是公司开发的一个产品,产品不做了,但公司还在,能理解吧?”

在距离深圳创新谷约20分钟车程的欢乐海岸的一间茶室里,在榻榻米上盘腿坐着的王凯歆向南都记者再三强调,她的公司并没有破产。

她之所以被冠以“神奇少女”的称号,正是因为“神奇百货”,一款主要以青少年为用户群体的垂直购物软件。今年1月,获得千万元融资后,“神奇百货”和“神奇少女”声名鹊起。不过短短10个月后,“神奇百货”被曝因资金无以为继折戟。

“神奇”系列产品的消匿,被看作王凯歆破产的直接证明。不过,王凯歆否认了所谓的“破产说”。她表示,“神奇百货”的运营主体深圳大爆炸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爆炸公司”)仍在正常运转,而且即将被收购,“创业公司被收购,这个是很正常的”。

至于“神奇百货”,王凯歆表示已抛弃了这个产品,在大爆炸公司被收购后将由别的电商部门负责且会进行一些调整,但已与她没多大关系了。

王凯歆介绍,早在今年9月,她就“抛弃了‘神奇百货’”,由此开始“一拨一拨地辞退员工”。至9月中旬,“神奇百货”几乎全员裁撤。一名前员工称,从8月24日起,“神奇百货”官网和移动端的商品再未更新,“因为技术部的人都被辞退了”,到10月清退掉最后一批人员后,“神奇百货”呈空壳之势。

产品关停、公司被收购,这是王凯歆历经近两年的首次创业交出的成绩单。对此,她以“挺好的”三字评价,“谈不上失败,不能因为一个产品倒了就说失败,它(曾经)给客户创造了价值,而且现在的品牌价值也还不错”。

谈到“神奇百货”关停的原因,王凯歆认为既有自己管理的问题,同时也因为“神奇百货”为当前创投市场上的趋势所不容。

南都记者获悉,最早向王凯歆提到这一点的是她的商业导师、投资人林劲峰。两人在西安一家星巴克中相识,那是2014年8月,当时的王凯歆还是一个刚跨入创投圈的高二女生,到了2015年7月,王凯歆正式创业,林劲峰就曾劝诫她,“(做O2O )的时机不对”。

“现在想想,他(林劲峰)看得很透彻。”王凯歆说,但当时,为了证明自己的创业想法没问题,她仍旧坚持开办公司。

不过,后来资方对垂直电商领域的创业项目一冷再冷的态度,很快让王凯歆看清现实,“虽然我们拿到了A轮融资,但B轮融资迟迟没着落”,她认为,“神奇百货”错过了创业窗口期的机会,“现在再有人做O 2O是必死无疑的,因为资方拒绝投这个领域”。

创投圈流行一句话,“天使看人、看理想,A轮看产品,B轮看数据,C轮看收入,上市看利润。”

止步于A轮,王凯歆承认“神奇百货”的用户与订单数据并不好看,“它的生命周期就到这儿了,一般互联网产品的周期就是3到6个月,最多9个月,做不起来就没戏了”。

对王凯歆而言,如今的“神奇百货”是一款老旧的、不合时宜的产品,“消费者已经对它没兴趣了,淘汰是很正常的事。”她告诉南都记者,自己已开始筹备下一个创业项目。“是一个新的、更好的机会,如果做出来,影响会比‘神奇百货’大很多。”王凯歆称,拥有了创业新机会,也是她放弃“神奇百货”的原因之一。

“神奇百货”折戟不言而喻,但对于大爆炸公司随后被收购的细节,王凯歆表示暂不便透露。

面对非议:称传言不实欲状告媒体索赔

“神奇百货”成为自己商业计划里的一颗“弃子”,在面对南都记者描述这些时,王凯歆神情平淡。这与外界的声音不尽相同。

早在今年6月,网上就有王凯歆“挪用公款600万、卷款逃美”的声音。从那时起,笼罩“神奇百货”的负面消息不断,如非法裁员、数据造假等多次被提及。“神奇百货”前员工也在6月份爆出“公司换场地,半数员工遭非法解雇”的消息,“神奇百货”的劳资纠纷问题一直颇受外界关注。

“神奇百货”前运营人员张丽(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从9月起,王凯歆无限加大员工的任务指标,“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而不达标者就被“驱逐”出去,包括张丽在内的多名前员工称,那时王凯歆给人的感觉就是“故意找茬,赶人走”;也有另一前员工表示,即使工作过了3个月,有些员工也无法签订转正合同,“总说过几天,把转正事儿一直拖着。”

7月6日,王凯歆曾在个人公众号上撰文回应,称非法裁员的消息不实,但承认自己快速裁员,没有做好善后工作,导致纠纷,还表示裁员是为让公司实现盈收平衡。面对这几个月以来前员工的“控诉”,面对南都记者,王凯歆再次否认自己非法解雇,“有异议可以去法院告”。

她表示,7月爆出的公司员工纠纷已经解决,“只有五六个员工去了仲裁,而且最后都是我们(公司)赢了。(说没拿到钱的员工)瞎扯,其实都拿到钱了,但媒体来问就说没有拿到。”王凯歆声称,在“神奇百货”,只要过了试用期的员工都会有补偿,这已高出一般的创业公司。

“很多人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为了找下家而排除自己的能力问题,把问题都推到了公司头上”,王凯歆坚称,员工被开除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能力不达标。

“神奇百货”关停后,面对自己被描述为“创业神话的破灭”、“登高跌重的反面教材”,王凯歆也表示全不在意,“正常思维的人是那样想,但创业人的不是,不然就玩完了。”

“我是一个商人,扔掉不合适的,再抓住新的机会,仅此而已。”面对南都记者,王凯歆解释,她并不担心“神奇百货”影响她的履历,“资本市场,投资人看的是能不能赚到钱,谁在乎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但有一件事,王凯歆耿耿于怀。

10月18日,有创业媒体刊登了一篇关于她的报道,这篇文章称,该媒体收到一封包含有13个附件的举报邮件,报料称“神奇百货”公司上报的财务报表“均经过王凯歆之手亲自造假”,而王凯歆个人挪用公款近600万,并称她“准备逃往美国以躲避法律追究”。另外报料还提到,王凯歆间接导致其最后一任助理的过劳猝死。

一个细节是,该创业媒体在这篇文章末尾声明,“爆料部分直接引用报料人提供的材料,本杂志并未证实。”

“没有证实,完全出于对我个人和公司的诽谤(就报道)。”王凯歆回应,该报道中的爆料内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不属实,她已准备好包括公司财务审计报告在内的相关证据,将对此提起诉讼,“到法院去,拿证据说话,我这边(证据)都有”,她说。

王凯歆向南都记者提供的一份律师函显示,她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向该媒体提出三点要求:一是撤稿;二是要求其在移动平台上刊登道歉声明一个月;三是索赔50万元。

对话王凯歆:盲目扩张是“神奇百货”的拐点

10月31日接受南都专访的王凯歆承认,“神奇百货”关停除了后期不再受资方关注,也有自己管理上的原因。

承认“神奇百货”关停有管理因素

南都:“神奇百货”关停,这件事对你的生活有影响吗?

王凯歆:我的生活圈子比较窄,没受到太多影响,也没什么可郁闷的;资金方面挺充裕的,本来自己就赚了钱。新公司也要在这几天注册了,董事长、C E O和企业法人都是我,这一次的项目和互联网关系不大。

南都:“神奇百货”走到这一步的原因是什么?

王凯歆:有我自己的原因,比如管理上,没协调好团队;另一方面,现在资本市场的趋势不允许它存在了,垂直电商创业已经不合时宜了,而且我也有了新的选择,干吗一个产品一定要做个四五年呢?

南都:管理上的问题,具体是指什么?

王凯歆:A轮融资后,盲目扩张了公司规模,最高时有百来号员工,招了很多不适合公司发展也不能够创造价值的人,这是拐点。当时挖了很多有专业背景的人,但各有主张,我又不太会管理,没有协调好,另外我们做的事情太多,做产品、技术、客服、公关、行政……还做了漫展,各种商务合作,一下子精力太分散了,不够专注。

南都:在负面新闻爆发后,你曾在朋友圈称要反思自己?

王凯歆:对,问题主要是在管理方面,还有如何与人打交道的经验,但这些只能是逐步提升,毕竟我的年龄还小,不可能就像有资历的人那样,有管理上百号人的能力。当时我对自己的预判出现问题,一下子招那么多人,管理不过来。

南都:盲目扩张带来哪些影响?

王凯歆:大牛都跟不上我的思想速度,我想得太快,他们没能理解我的想法;其次,有的人的背景吸引了我,但本身是不符合我的要求的。最后导致团队的效率极低,(扩张)前两周就能更新一个版本,后来两个月出不来版本,这不气人吗?我的投入产出比极低,投进去的钱不能得到回报。

南都:你说的反思是指什么?

王凯歆:我应该找一个副手,经营比较厉害的,把公司经营交给他管;商业事务交给我,而不应该是我直接面对员工,我只要和这个副手交流就可以了。

高中生创业大多“必死无疑”

南都:你在高二的时候辍学从商,这在外界看来需要很大勇气。

王凯歆:从上小学起,我就对经商兴趣浓厚,对学习兴趣不大;而且我整个家族都是做生意的,有天然的基因,就是好斗,就是想去商业场上去拼。真正做(起生意)是在高一,那时候做淘宝买手,通过手机做生意,每天晚上2点睡,早上10点就起床,很忙,但比读书好玩多了。淘宝买手做了4个月左右,规模四五十万,利润十多万。

南都:作为一个高中生,为什么要赚这么多钱?

王凯歆:我从小对赚钱有很大欲望,父母是做贸易生意的,一年(挣)上百万,但他们对我管教很严,一周只给5块钱的零花钱。我看同学每周都有几百块,但也不能天天伸手问父母要啊,就想方设法,赚同学的钱,没想到越做越大。但也因为父母很严,不会给我很多东西,养成了我喜欢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取东西、自理的性格。淘宝买手做到后来,我接触了互联网,觉得要去做更大的事情,刚好在那时遇到了天使投资人,也就是创新谷创始人朱波,当时一拍即合。

南都:父母同意你辍学创业吗?

王凯歆:刚开始不同意,父母想让我好好读书,我妈一直劝,最后劝不动就算了,不过我爸脾气比较暴,有一次还想拿棍子打我一顿呢(笑)。不过我没听他们的话,读到高二就不读了,后来做得还算不错,他们也就没说什么。其实我也不建议普通的高中生创业,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成功率,大多数必死无疑,但我不是(普通高中生),平台、人脉、资源、机会,这些都是我获得的东西。

南都:可一旦失败了,会有人认为你荒废了时间和学业。

王凯歆:我不会放弃学习,虽然高二以后没有读书,但有考试我都会去的,目前过了会考,拿到了高中毕业证,如果还有机会,我就继续创业,如果发现没什么机会就去提升自己。现在有去美国读书的计划,预计会在2018或2019年的时候,去读金融方面的学科。

从一开始就是强势领导

南都:“神奇百货”在创业初期势头如何?

王凯歆:朱波给了投资,基本没有管我们。招聘、组团队、开发A PP、做产品推广都是我负责。创业之前,我在北京考察了一段时间,在3W孵化器、车库咖啡等创业人多的地方找人聊商业方面的东西,比如怎么做P P T、计划书,理解一个想法是怎么落地成功的,后来这些都完全复制到了我们的项目,所以刚开始完全没有坑。大爆炸公司在2015年7月完成工商注册,一开始10个人的团队,发展挺好的,用不到两个月,苹果端、安卓端的A PP都开发上线了。

刚开始都说IO S系统过审周期较长,我逼员工搞定,本来排队要两周的,结果5天就上线了。

南都:从一开始,你是不是一个强势的领导?

王凯歆:是的。因为你不逼员工想办法,他们是想不出办法的,那工作就不会这么快地完成了。

南都:年龄会给你在创业过程中会带来不便么?

王凯歆:一般不会,从小我和父母去应酬,都是和比我大很多岁的人接触,我都觉得正常,(和他们)在一个水平上的。当然偶尔也会有不便,但那其实证明对方是一个没有“空杯心态”的人,不能接受比自己小的人却懂得更多。

业内声音

“不应立王凯歆为创业典型”

不到一年,曾一度在创业圈被津津乐道的“神奇少女”迅速褪色,是资本寒潮的殃及,抑或年轻创业人固有的局限,创投业内的说法不一。

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表示,从目前披露信息来看,王凯歆的确有不应该犯的错误:没有协调好团体和员工、拖欠工资,在媒体上撒谎等,“可能是小孩子不太成熟的表现”。

不过,黄渊普表示,“神奇少女”只是创投界的个别现象,不能因此打死一群人,不只90后,80后也有这样的创业人。无论什么年龄层,都有很多靠谱的年轻创业人。

黄渊普告诉南都记者,即便是“神奇百货”最终失败,也不能说王凯歆因此荒废了自己,他表示,不得不承认,王凯歆的创业经历超越了同龄人,“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还年轻,如果能好好吸取一下教训,未来仍有想象空间”,黄渊普表示。

至于资本寒潮来临导致创业产品折戟的说法,黄渊普并不认同。他表示,大多创业公司失败的问题出在内部,且占到80%以上,“所谓资本寒潮,死的是那些玩概念的人”。

即使认同王凯歆的经历已超越同龄人,但黄渊普并不赞同将其立为典型,“从身边一些例子来看,未完成学业或者刚完成学业的人出来创业是很不靠谱的”,他解释,创业需要长时间的沉淀,而大多年轻人眼界和阅历没有积累,有些人创业不过是卖个书或帮人请家教,很难持续发展。

黄渊普称,创业新人在创业之前,先学好社会的规范准则、妥善的人际关系处理以及基本的社会道德,学好了再去创业,才会靠谱。

另外,“从资本的角度想,投资人也要反思,不应为了名气、只要有噱头就去投。”黄渊普说。

为您推荐: